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没有一点点防备

第三百五十五章 没有一点点防备

凌霄的护卫没有想到楚朝阳会主动动手,他们的注意力也被刚才的问题岔开,突如其来的剑光,就像一团绚烂的烟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炸开。

没一点点防备,眼前一片雪亮。

惊呼和咒骂声混杂在一起,护卫们纷纷施展他们最强的防护招式,有的面前亮起光幕,有的用武器护在身前。

无人后退,身后就是公子。

凌府规矩森严,保护公子不力,回去等待他们的是极其严厉的惩罚。

绚烂耀眼的剑光中,一双眸子漠然没有波动,握着银折梅的手稳定精准。顺着剑势,收腹弓背,就像光华的yīn影下潜行的黑猫,没有半点声息。

绚烂繁华迷离人眼乱人心的大多虚幻假空,朴实无华不声不响不惹眼的多半有真意。

剑光是虚招。

冲到近处的艾辉,就像虎入羊群,伸出利爪,露出獠牙。【摘星】手套不仅能够提高他十指的灵活度,还大大提高了他对元力的调动。

他的出手比平时要快了两成,到了他这般境界,快了两成意味着质的飞跃。

银折梅一抖,犹如闪电蜿蜒,【六道月】!

六道巴掌大小的弧线剑芒,倏地从剑尖喷涌而出。

艾辉手腕倒转,剑柄转动。

银折梅就像指针一样倒转,六道弧形剑芒就像有一根无形的细线,牵着它们转动。

艾辉新领悟的【北斗】!

护卫们脖子后面一凉,锋锐剑意透体而入,他们身体一僵。

每人脖子后面都抵着一道巴掌大小的剑芒。

他们面sè如土,一动不敢动,锋锐的剑意刺激的他们浑身汗毛直树。他们毫不怀疑,稍有动作剑芒就会把他们的头颅从脖子上切下来。

没有人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转眼间形势颠倒。

凌霄呆若木鸡,还没回过神来。

同样没有回过神来的,还有傅思思,她的嘴巴微张,脸上满是不能置信。

这……

楚朝阳的实力她觉得还是不错的,否则的话怎么能够得到叶夫人的青睐?能战胜桂虎和苏怀君她也不是很奇怪,连学生都打不赢,怎么当夫子?

实力不强,是没有在世家豪门做夫子的资格。

但是她没想到冲突结束得如此之快,凌霄身边的护卫,不是无名之辈。凌霄从小就嚣张跋扈,惹事不断,凌夫人担心他的安全,给他配置的护卫虽然没有大师,但是实力都非常强悍。

回过神来的凌霄脸sè大变,眼前的楚朝阳看上去就像换了一个人。

楚朝阳的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那丝笑容之中,没有半点温度。更让凌霄感到心悸的是,对方浑身散发的危险气息。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家伙。

凌霄定了定神,开口道:“你到底是谁?”

“楚朝阳啊。”艾辉神情还和刚才一样。

但是放在此刻凌霄的眼中,却是异常的讽刺和扎眼,但是他城府颇深,此时冷静下来,神情恢复自若:“这么好的身手,可不像一位夫子。”

艾辉收起银折梅,抵在护卫后颈的弧线剑芒崩散在空中,他笑眯眯道:“在下是叶府的剑术夫子。”

叶府!

凌霄的瞳孔一缩,许多事情立即联系起来。他看了一眼傅思思,道:“难怪思思会去叶府,原来因为阁下在叶府。不过,一个夫子和我争,叶府也庇护不了你。”

艾辉也不生气,信口开河道:“说不定我哪天就成了剑术大师了呢?哎,你要想想,我总是得有点优点,要不然思思怎么这么死心塌地跟着我?”

凌霄的脸sè微微一变,楚朝阳所言,却恰恰说中了他最担忧的地方。

按照他对傅思思的了解,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喜欢一个无能之辈。倘若对方真的极有天赋,那一切就会不同。

一个年轻、天赋异禀,又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人,只要入赘傅家,对当下日薄西山的傅家来说,意味着新的希望。

而且此人是叶府的夫子,身后是叶夫人,是大长老。凌霄虽然素来对自家家世自傲,但是在大长老面前,却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

换一个时候,哪怕一个大师,在凌府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这到底是不是大长老的意思!

如果是,那一切都要重新衡量。如果不是,那只需要解决掉楚朝阳,问题便迎刃而解。弄清楚凌府真正要面对的是谁,快刀斩乱麻。不能让此事再拖下去,免得再生变数。

“如此说来,我们要公平竞争了。”凌霄展颜一笑,气度不凡:“我凌霄对思思一片真心,岂是半途而废之人?我相信思思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说罢,他面带微笑,朝两人微微躬身致意,带着护卫转身离去。

走出店铺二十多米,凌霄脸上的笑意消失,寒霜密布:“去查一下,这个楚朝阳到底是什么来头?”

“是!”

回叶府的路上,艾辉喜滋滋地清点了天勋,嘿然:“货款两讫!”

如今他身上总共两千六百点天勋,这是一笔真正的巨款。元力池的图纸需要一千点天勋,而像刚才那把玄铁墨剑,艾辉现在已经有能力买下来。

艾辉没舍得。

马上就要去蛮荒了,需要用到天勋的地方很多。

艾辉沉浸在身怀巨款的喜悦之中,走路都轻快了许多。身边的傅思思低着头,一路默不作声。

叶府的大门遥遥在望,傅思思冷不丁问:“有没有兴趣做傅家的姑爷?”

艾辉愣了一下,接着转过脸,一副看白痴的神情看着傅思思:“难道你觉得我傻?”

傅思思接着道:“一万点天勋。”

艾辉满脸鄙视:“吓唬谁呢?把你卖了都不够一万点天勋。”

傅思思神sè沉静:“傅家虽然比不上凌府,但也不是一般的家族,老底子总是有一些。没有天勋,总是有适合你用的宝物。如果你不喜欢我,婚后你大可自己在外面寻欢作乐。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名义。”

刚才楚朝阳的出手,让她大为震惊,她意识到所有人都低估了他。如今的傅家,缺乏一个能够支撑起傅家的顶梁柱。

她在楚朝阳身上看到巨大的潜力。

楚朝阳的剑术天赋极高,比她想的更高,如果加上傅家的财力物力,极有可能在段时间内突破大师的境界。

最重要的是,她能用这样的理由,说服家族。

“今天这件事到此为止,咱俩这是一桩生意。我呢,对你这种没胸没屁股的女人没兴趣。再说我吃多了?去招惹凌府?欺负我刚来银城不懂行情?帮你挡一次,那是看在天勋的份上。回去咱们就宣布分手,我可不想半夜被凌府的刺客干掉。”

看到面前的傅思思被说得哑口无言,他心中大爽,眼角的余光瞥一眼身后。他早就发现后面有人远远跟踪。

艾辉深吸一口气,忽然满脸悲伤,手指着傅思思,带着颤抖,音量陡然拔高:“入赘?早就说过此话休提,我楚朝阳顶天立地男子汉,岂可入赘?好好好!我楚朝阳有眼无珠!错看了你!从今天起,你我别过,恩断义绝,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傅思思先是一呆,但是转眼间,就反应过来,满脸冷笑看着他。

艾辉眼角余光瞥见街道远处的人影骚动,显然他们十分非常兴奋,顿时心中松一口气。那凌霄临走之前,绝对没有半点善罢甘休的意思。凌府可是这里的地头蛇,得罪了他们,自己就休想安生。

赚钱归赚钱,但是他可不想为了赚钱惹下大麻烦。

他的时间很紧张,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在典籍院寻找笔记,哪有时间陪这些公子小姐们玩过家家?

演技有进步啊!

艾辉得意地朝傅思思眨了眨眼睛,终于扳回一局。这个女人心机深沉,今天差点被她摆了一道。这要是不赶紧撇清关系,今天晚上估计凌府的刺客就要摸过来。

傅思思yīn沉着脸,冷冷盯着艾辉。

就在此时,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你们这是……”

只见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正欲回府的一行人之中,叶夫人满脸疑惑地看着两人。

艾辉心里咯噔一下,暗呼不妙。

傅思思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紧接着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眼珠子啪嗒啪嗒地往下流,她带着哭音朝叶夫人冲去,扑进叶夫人的怀里泣不成声。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思思不要哭,说给叶姨听,叶姨给你做主!”

叶夫人拍着傅思思的背柔声劝道。

“呜呜呜……”

“呜呜呜……我和他认识很多年,感情本来挺好呜呜呜……”

“他一直没个正经出路,呜呜,我也没嫌弃他,给他买剑典,帮他修炼。好不容易他剑术有些出头,就喊他来银城,想着以后能和他在一起呜呜呜……”

“他……他要和我恩断义绝,要……要和我阳关道独木桥……呜呜呜……”

无数充满杀气的目光齐刷刷刺向艾辉。

艾辉目瞪口呆,身体僵住,就像一座雕塑。(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五十五章 没有一点点防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