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06 管你爸爸是谁

106 管你爸爸是谁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说唐心好几天没来上课,每天都泡在网吧里玩游戏,我确实没压住心里的火,一方面是对她失望,另一方面是因为当初将她带到游戏里的是我和李娇娇,所以我觉得自己也该承担一部分责任。

我都没计划好好和唐心说话,就准备强行带她回到学校再说,结果刚把她从网吧拽出来,就有一声愤怒的大吼传来。

放了我老婆?

这什么鬼?

我回过头去,看到一个又黑又胖的青年站在我身后,身上穿着花衬衫,脖子上还挂着一条金链,大概刚二十岁的样子,看着还挺不好惹。黑胖子一脸愤怒,正用一只胖乎乎的手指着我,我一开始还以为他认错人了,直到唐心叫了一声:“魏延,不关你事,你先回去吧!”

我才反应过来,这黑胖子竟然真的是在说我。但是,放下她老婆是什么情况,唐心什么时候有老公了?

我又想起来刚才进网吧的时候,霞姐就告诉我说唐心在游戏里找了个老公,而且恰好就是我们镇的,两人都已经见过面了,看来这个黑胖子魏延就是唐心在游戏里的老公!

当时我还有点发懵,因为在我们那个年代,网络游戏还不怎么流行,老公老婆的更不怎么常见。我还在琢磨一件事情,这俩人是在游戏里玩玩,还是已经发展到现实中了?但是不等我琢磨完,黑胖子已经冲了上来,伸手就抓我怀里的唐心,嘴里还大叫:“老子让你放开我老婆,你是不是聋了?!”

这黑胖子不光又黑又胖,而且个子也高,比我高出半个头,体重也至少是我的两倍。他一跑过来,那真像座山似的,压力铺天盖地。

我本能地就往后退,但黑胖子已经抓住了唐心的胳膊,还很用力地往后扯,唐心“啊”的一声大叫,显然是扯疼她了,但我也不敢放开她,一放她肯定就摔地上了。

唐心不断大叫,但黑胖子一直不停地扯,一边扯还一边让我放开。

我说你先松手,松手我就把她放下,黑胖子却不乐意,一手抓住唐心的胳膊,一手就朝我的脸扇了过来。对方这么无礼,那我也没必要再客气了,直接狠狠一脚踢过去,正好踢在他膝盖上,就听他“嗷”一声叫,一条腿就跪到地上了。

旁边的杨帆立刻动手,同样狠狠一脚踢在黑胖子的腰上,黑胖子“砰”的一声躺倒在地。唐心又叫了一声,从我怀里挣脱下来,跑过去把黑胖子扶起,问他有没有事。黑胖子却把唐心甩开,又跳起朝我扑了过来,嘴里还嗷嗷的吼着,显然已经彻底怒了。

这黑胖子又高又壮,感觉打架也挺有两下子的,属于力量压制型的那种,不过依旧不是我的对手。我和杨帆俩人联手,很快又把他撂倒在地了,然后冲着他就是一番拳打脚踢。开玩笑了,在我的地盘上,还能叫他这么嚣张?

我和杨帆暴打他的过程中,唐心就扑过来拉架,让我们不要再打了。打了一会儿,我和杨帆才停了手,唐心赶紧去扶黑胖子,问他怎么样了。

黑胖子被我和杨帆打的不轻,嘴巴和左边眉骨都肿了,身上也脏兮兮的。他站起来,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模样,眼睛恨恨地盯着我和杨帆,但是已经不敢再跟我俩犯冲了。

这时候,霞姐听到动静也出来了,吃惊地问我们是怎么回事。网吧里也出来不少人,大部分都是我们学校的,也过来问我怎么回事,还有几个跃跃欲试,也要上去干黑胖子。唐心看情况不对,就赶紧把黑胖子带走了,杨帆还想拦着她,但是被我给叫住了。

“不用管她。”

看着唐心和黑胖子渐渐远去的身影,我真是有点火大到不行了,心想唐心怎么成这样了,好好一个姑娘,就这么被游戏毁了?

我估计唐心是带黑胖子到诊所了,一会儿应该还会回来,所以就在原地等着她,准备待会儿和她好好谈谈。

我都想好了,实在不行就把她绑回家,让她妈跟她谈谈,简直无语了有点。

但是我和杨帆坐在网吧门口,等了半天也不见唐心过来。杨帆说会不会出什么事了,不行他就过去找找。就在这时,霞姐突然急匆匆奔出来,说里面有我的电话,是唐心打来的。

我走进网吧接起电话,里面传来唐心焦急的声音:“王巍,你赶紧跑,魏延带人过去了!”

其实从刚才那黑胖子的穿着、言行,就知道他绝对不是个好东西,但我还真不鸟他,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我冲杨帆使了个眼sè,杨帆立刻调头就出去了,然后我又问电话里的唐心在哪,唐心说她刚才带魏延去诊所,但是魏延没去,说要回去叫人收拾我。她知道魏延有些社会上的朋友,所以赶紧跑到小卖铺给我打电话。

我说你别管他了,先回来吧,我在网吧等你。

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搬了个椅子坐在网吧门口。网吧里又出来几个学生,问我什么情况,我说没事,让他们回去玩吧。

不一会儿,唐心就急匆匆跑过来了,问我怎么还在这坐着,赶紧回学校去吧,还说魏延认识的都是社会上的人,不是我叫几个学生就能对付的。

显然,唐心每天在网吧玩游戏,并不知道我已经收服了龟哥、潮哥他们,更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把胡风都干了,以为我还是只能叫来一帮学生。

当然,我并没有因此生气,因为唐心跑得浑身都是汗,说明她还是挺关心我的,我还真以为这姑娘玩游戏玩到鬼迷心窍了,现在看来还有药可救。看她气喘吁吁、焦急不堪的模样,我还是有点感动的,就回去网吧给她拿了瓶水,让她先喝。

唐心没有喝水,还使劲抓着我的胳膊,让我赶紧离开这里。我哭笑不得,说你慌什么,这是我的地盘,你还怕我被人给打了?

唐心还是着急,说这不一样,还说魏延来得很快,我就是再叫人也迟了。我说我不怕他,你尽管叫他来好了,来几次我打他几次。唐心急得像什么似的,不断拉着我的胳膊往外走,我拗不过她,只好跟她出了网吧。

但是刚到网吧门口,就见两辆面包车开了过来,齐刷刷停在了我们面前。

接着,车门被纷纷拉开,十来个社会青年从车上跳了下来,都是穿着花衬衫、戴着大金链,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刚才被我打的那个黑胖子也在其中。

看来这小子的确有几分本事,竟然真的能叫上人来,而且速度还这么快。黑胖子一下车,就指着我喊:“就是那小子,给我弄死他!”

我赶紧往马路上看,杨帆还没有把人带过来,毕竟事发有点太紧急了,对方的人也来得太快了。倒是网吧里出来一些学生,他们本来是想站在我身后抖抖威风的,结果看到对方是十来个社会青年,顿时都有点发懵。

一看这个情况,唐心又赶紧把我往网吧里推,同时还拦在我的身前,冲黑胖子说:“魏延,这是我朋友,你不要再打了!”

“我今天要打死他!”黑胖子叫了一声,根本不搭理唐心,还是带着人冲过来。霞姐也想出来拦,但是没有拦住,反而被他们撞了一个趔趄。

我看杨帆还没有带人来,心想这要打的话肯定吃亏啊,于是立刻转身就跑,朝着网吧后门的方向跑了过去。黑胖子带着人冲进网吧,骂骂咧咧地在后面追,我一溜烟地跑到后门处伸手一拉,结果门纹丝不动,霞姐在后面叫:“前几天就反锁上了!”

当时我就在心里操了一声,难道老天看我这几天太顺利了,所以硬给我制造了一点波折,让我在自己的地盘也要挨揍?

这时候,霞姐的声音又响起来:“上楼,上楼!”

我赶紧就往楼上跑,楼上是间小型的休息室,网管们累了会在这里休息一下。黑胖子他们还在后面追着,跟着我噔噔噔上了楼,并且一路骂骂咧咧。黑胖子大叫:“你刚才不是挺牛逼吗,现在你跑什么?!”

我心想废话,你刚才不是也跑了吗,允许你跑,就不许我跑?

当然我没时间跟他说这些,上楼就一头扎进了休息室里,然后反手就把门锁上了。不过那门也不结实,黑胖子在外面砰砰砰地砸门,一边砸还一边各种污言秽语的骂我,隐隐还传来唐心和霞姐的劝阻声,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外面至少有三四个人在大力踹门,我一个人根本就挡不住,那门随时都要破开。我只好又回头张望,看到墙角架着一个梯子,梯子顶端则是一个天井盖,显然可以通到房顶——这房间本来就是储物室改造的。我赶紧就跑了过去,顺着梯子噌噌噌往上爬。

与此同时,休息室的门也被踹开了,黑胖子领着他的人冲了进来,看到我已经爬到梯子顶端了,又赶紧骂骂咧咧地跑了过来。我打开天井盖,伸腿又把脚下的梯子给踹倒了,正好砸在黑胖子的身上。

我的双臂一撑,身子已经窜上天井,到了房顶上面,又赶紧把盖子合上。

下面一阵嘈杂,黑胖子他们也架好梯子想上来,好在盖子外面还有一个活扣,我赶紧摸出怀里的钢管,往那扣子上一卡,完美无缺,任凭他们怎么在下面撞,也撞不开了。

休息室里的门虽然不太结实,但这天井盖却是厚铁板做的,想来霞姐也不会在这上面偷工减料。我把天井盖扣死以后,黑胖子的人怎么都上不来了,我才稍稍松了口气。

黑胖子不断在下面骂,还各种激将我,说我就是个懦夫,让我有能耐就永远不要下来,我肯定不会上当,就盘腿坐在房顶上,隔着天井盖和他对骂。

但是过了一会儿,下面渐渐没声音了,我还以为他们走了,结果马路上又传来骂声。

我跑到房顶边上一看,就见黑胖子他们站在网吧门口,对着我骂骂咧咧。闹的动静挺大,贫民街上也站了好多人,有各家商铺的老板,也有过路的路人,下面就跟赶集似的热闹。都知道我是这条街的老大,却被一伙不知哪里来的青年逼到房顶,还被一顿臭骂,面子上还真有点过不去了。

于是我也指着黑胖子骂道:“王八蛋,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下来。”

这正合黑胖子的意,他也冲着我大叫:“那你赶紧滚下来啊,老子就在这里等你。”

我说好,你就在那站着别动。

说完,我就转身回到房顶中间,打开天井盖下去了。

下来以后,我就手持钢管,直接朝着网吧外面走去。唐心和霞姐,还有几个学生都迎上来劝我,我说没事,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说完,我就出了网吧,黑胖子他们早就等待多时,见我出来就再次一窝蜂扑了上来。但就在这时,一大片的脚步声在他们身后响起。黑胖子惊讶地回过头去,就见马路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大帮人,同样个个都是凶神恶煞。

黑胖子一帮人顿时就傻了,个个露出慌张失措的眼神,还紧张地往一起靠拢。

我一屁股坐在网吧门口的椅子上,喘了口气,才说:“给我打,一个都别放过!”

刚才在房顶上的时候,我远远地就看见杨帆带着龟哥、潮哥等人过来了。因为我们刚刚拿下学校门口那条街,所以他们都在那条街上收拾残局、巩固地位什么的。

本来杨帆一来一回,二十分钟绰绰有余,我也以为这时间足够了,没想到黑胖子他们来得更快,还是坐面包车来的,直接杀了我个措手不及。

因为站得高看得远,看到他们都过来了,我才放心地从房顶上下来。所以根本不是什么被激下来的,而是有了万全的把握以后才下来的,而且准确地拿捏好了时间,刚到网吧门口,他们也恰好赶到,配合得那叫一个天衣无缝。

坐在网吧门口的一声大吼,当真喊出了我刚才被逼上房顶的所有憋屈,这条街上好多人都看着呢,我可不想在大家面前丢了面子。

我的一声大吼过后,龟哥、潮哥等人顿时一哄而上,瞬间就把黑胖子的人给淹没了,打的那叫一个痛快加酣畅淋漓,惨叫声和哀嚎声顿时响彻整条街道。

霞姐站在我的旁边,啧啧地说:“真是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一片混乱之中,唐心小心翼翼地挪到我的身边,看样子还想给黑胖子说情。不等她开口,我就说你闭嘴啊,我这会儿正烦着呢。

唐心不敢说话了,愁眉苦脸地站在我的身边。看着她,我又有点来气,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游戏就那么好玩,让你连课都不上了?你有没有想过你妈?以前还觉得你挺懂事,也挺乖巧,你看你现在干的都是什么事?”

唐心被我训得一句话都不敢吭,站在一边耸拉着脸。我继续说:“玩游戏就算了,还找了个什么老公,你看看你老公这德行,自个就不觉得丢人?”

见我不说她妈了,唐心才嘟囔着嘴说:“就是在游戏里面瞎玩,我看他对我挺好的,就和他结婚了,结完婚才知道是一个地方的。他要来找我,我没同意,谁知道他就一个网吧一个网吧找,最后就被他给找到了……”

我一听就更来气了,站起来就冲她吼,说:“你看看危不危险,危不危险!万一他要是把你掳走怎么办呢?”

唐心哼哼着说:“我在霞姐这呢有什么事……”

霞姐看我情绪有点激动了,赶紧也来劝我,说是啊,唐心在她这呢能出什么事,就算那人要掳走唐心,她也不会看着不管的啊。

我说霞姐,你就别帮她说话了,我老早就想骂她了,一点自制能力都没有!

霞姐也被我一顿训,只好不说话了,摸着唐心的头安慰她。唐心趴在霞姐怀里,嘴里还嘟囔着说:“你不是每天和那个李娇娇玩吗,还有空来管我?”

一说李娇娇,我又来气了,说人家李娇娇比你好多了,人家玩游戏就是消遣,玩完了该干嘛就干嘛,什么都不耽误。你看看你,几天没去上课了,学校都快把你开除了知不知道?

我在这骂了唐心半天,唐心本来一句嘴都不敢回,结果我一说李娇娇好,唐心就跟吃了枪药似的,也冲我喊了起来:“李娇娇好,那你找她去呀,还来管我干嘛?我在网吧都玩好多天了,也没见你过来搭理过我一句,今天是心血来潮才想起来我了吧?”

唐心一叫唤,我的气性更大,说你还好意思说?是我不搭理你的吗,之前我也没少和你说话吧,是你发神经似的不搭理我,我一直都纳闷我是哪惹着你了?那天晚上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成仇人一样了!我还让花少他们去问,你一口一个没事,还说你性格本来就这样。唐心大姐,你确定你不是来玩我的?

唐心一听这话,不知怎么回事,眼睛一下就红了,目光里面更是透着无数的委屈。她从霞姐怀里爬起,上来就狠狠推了我一下,眼泪也扑簌扑簌地掉了下来,大声说道:“是你说你喜欢高冷的女生啊,我后来故意变得高冷,也没见你多喜欢我!不仅不喜欢我,还骂我、不理我!你这个骗子!你说你喜欢高冷的女生,却又和李娇娇那样性格的女生打得火热,少说什么你们只是朋友,那天你都偷偷亲人家了,网吧里谁不知道,你这个大骗子!”

唐心突然这一顿骂,把我都给整懵了。我这才想起来,那天晚上在女生宿舍门口,她问我喜欢什么性格的女生,是喜欢霞姐这样有成熟风韵的,还是喜欢她这样的青春美少女。因为我喜欢孙静怡,就随口说我喜欢独立成熟的高冷女生。

当时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唐心就当真了,后来就真把自己往高冷方向发展,所以才各种不搭理我,故意在我面前做出那么傲的样子。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我恍然大悟,那么之前各种奇怪的地方统统都能说通了。虽然我明白了,但面对唐心的质问还是毫无办法,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因为我确实喜欢孙静怡没错,确实偷偷亲了李娇娇也没错……

唐心哭着鼻子,眼泪不断地往下掉,还在使劲推着我的胸口:“你说啊,你说啊,你根本就是个大骗子,从头到尾都是在骗我!”

我被她推得不断后退,面对她的质问也百口莫辩,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抓着唐心的手,希望她能冷静一点,但她还是不断拍着我的胸口。

网吧的台阶下面是龟哥他们和黑胖子在大战,台阶上面则是我和唐心在小打。周围的人本来在看下面的大战,但是现在看见上面也打起来了,都纷纷往网吧门口靠拢,想看看我俩是怎么回事,霞姐赶紧摆着手说:“别看了别看了,小两口闹矛盾而已……”

就在这时,网吧外面的大战基本也接近尾声了,黑胖子那一干人基本都被揍趴在地上了。贫民街这地方也挺偏的,所以只要没人报警的话,也不可能有警察会过来。龟哥他们已经纷纷停了手,都朝我这边看来,等着我主持大局,但是看见唐心又哭又闹,还一口一个大骗子地叫我,一个个都露出狐疑的眼神,显然以为我欺负她了。

场面那叫一个尴尬。

偏偏,我还不能解释。

我只好求助性地看向霞姐,霞姐立刻会意,上来拉住了唐心的胳膊,说好了好了,不要再难过了,他们男人就是这样,一个比一个花心,你以后习惯就好了……

唐心趴在霞姐怀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和梨花带雨。

台阶下面,龟哥众人的目光更加狐疑,显然已经认定我肯定就是“欺负”了唐心。当时的我无语极了,真叫一个百口莫辩,只好走下台阶,和龟哥他们说:“事情不是你们想的……”

“没事的巍子。”龟哥拍了拍我的肩膀:“年轻嘛,能理解。”

我:“……”

就在这时,我看到黑胖子从地上慢悠悠地爬了起来。

黑胖子被打的极惨,比我和杨帆之前打的还要惨,一张脸直接成猪头了。我一看到他,又想起刚才被他逼到房顶上了,直接啪啪啪地跑过去准备大脚丫子踹他。

黑胖子抬头一看,脸上顿时露出慌张的神sè:“你不能打我!”

我抬着脚,说为什么?又说:“你说个理由,我就不踹你了。”

黑胖子喘着气说:“你知道我爸爸是谁么?”说完这句话,他的目光突然变得yīn沉,嘴角也勾起一丝冷笑,好像只要说出他爸爸的名字,我就会吓得尿裤子一样。

他这话让我想起陈峰来了,我就看不了这种仗着老爹在外面各种耍牛逼的,正经还心里烦着呢,他还跟我在这玩二世祖的架势,所以我直接就骂了一句:“我管你爸爸是谁!”

然后一记大飞脚就踹了出去。

看网友对 106 管你爸爸是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