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西园新军

第一百三十九章 西园新军

春闱青雀榜公布之后,陈海等一百六十名西北域诸郡弟子,就正式进入奎狼宫修行。

学宫从诸郡遴选弟子,主要就是为京营军及朝堂诸部培养后备人才,因而正式通过闱选之后,陈海就直接以西北域闱选第一的身份,获授虎贲都尉衔,每月国府都会给予五十万钱大燕币的官俸。

换在河西,月捧五十万钱大燕币,每年相当于能得六百点宗门功绩,勉强能支撑日常的修炼所需,但燕京受流民之祸的困扰,物价腾贵,修炼资源也紧缺匮乏,每年六百万钱大燕币所能获得的修炼资源,仅有河西的七八分之一,但陈海这时候也不指望靠学宫的这点补助存活。

虎贲都尉,也仅仅是虚衔而已。

华哲栋、刍容、董宁等考核居西北域前二十名者,获授虎贲校尉衔,而得入奎狼宫修行的其他弟子,皆授虎贲侍从衔。

很快,太尉府从学宫抽调武官筹建新军的消息,也正式传播开来。

学宫弟子大多数都出身宗阀,大多能接触到很多敏感的朝堂消息,陈海、周钧他们在学宫修行,很快也就搜集到有关新军组建的许多消息。

虎贲八师,又名京营军,是大燕立朝以来,由皇族赢氏通过太尉府直接掌握的核心精锐。由于编入大量京郡八族的精锐子弟,虽然满员兵额不足百万,虎贲八师却是燕州最强大的一支精锐战力,也足以震慑边郡强藩不敢胡作非为。

十数年前,金州诸羌联合寇边,益天帝率虎贲左、右、前三师汇同西北域的武藏、鹤翔、武威军,西征金州。

帝朝虽然宣传西征获得空前的大捷,但大燕的损伤不小,太微宗包括赵如晦的亲传师尊、寒庶一脉的领袖人物在内都有好些强手殒落,而三支虎贲精锐在西征中的损耗更大,前后共有五名道丹境强者殒落西陲疆土。

之后十数年,太子赢丹监理国政,执掌太尉府,但与忠于益天帝的老臣矛盾一直都存在;这三支虎贲精锐一直以来也都是太子赢丹打压的对象。

三年前的云梦藩乱,战力始终未得恢复的这三支虎贲军南征平乱,又连连受创,此时的兵员甚至都不到鼎盛时的十分之一,也多为残兵老卒,完全看不到当年虎贲雄军的迹象。

益天帝重新修成破碎的道丹之后,试图重掌帝权的第一步,就是下旨重建这三支虎贲精锐,执掌太尉府的太子赢丹则迟迟拖延不动,双方的矛盾才真正的公开化。

只是拖延到今天,京畿附近的流民频频作乱闹事,虎贲八师的兵员不足已成严重的问题。

各方有识之士也都认识,再不扩编兵员,未来诱发的问题才更严重,太尉府那边才松口,年前才正式同意在这三支虎贲军残卒的基础上,编练一支新军,弥补京营军兵员的不足。

但就具体的编练方案,太尉府还争执不下,拖到年后才决定将新军编练选址城西秋野河北岸。

城西秋野河北岸有一处隶属皇族宗室的山泽园林名为西园,在太尉府的正式行文里,新军也被称为西园新军,然而衙司皆虚置,粮饷补给及兵卒选用,皆由虎贲军兼署,最初方案也只是要从学宫抽调后备武官,先编练九都兵马再说。

正常来说,骑都尉、车骑都尉,是等同边军都卫尉将军、宿武将军这一级数的中级武将了,理应由京郡八族举存明窍境中后期的强者担任其职,但不要说辖管西园新军主将都要暂且虚置,这些中层将职的人选,太子赢丹与益天帝两方的大臣同时是争执不下,最后才妥协全部选用闱选弟子。

陈海多方搜集消息,这才搞明白他为何会被卷入这场本跟他们这些低层玄修弟子无关的漩涡之中。

消息说是陈海等九名诸域闱选第一的弟子,将担任车骑都尉主持新军的编训之事,实际上仅仅是九都新军的教导主官而已,但就算如此,太尉府的任命迟迟都没有颁布下来。

虽然人事任命多方扯皮不息,但太尉府已经决定下来的事务,推进则是不慢。

秋野河北岸的新军大营在年后就陆续有开始兴建,陈海他们在秋野河南岸的梅坞堡、桃花坞就能看到九座营城很快就矗立在北岸的山泽之间。

三支虎贲军的老弱病残很快也陆续迁到北岸的西园。

太尉府的官员正式到学宫选拔编训武官,则拖延到两个月之后。

陈海等九名诸域闱选第一的弟子,虽然早已经是新军九都车骑都尉的内定人选,但名义上还是要经过骑射、步战、车战、骑战、战阵、营城等一系编训项目的考核,确保他们有编训新军的资格。

除了九名编训主官外,太尉府还要从学宫为每都新军选拔六十名编训武官,除此之外,还要从诸郡在学宫游学的弟子里招募三五十名不等的编训武官。

除了效忠各郡强藩势力外,加入京营军,对诸郡弟子也算是不错的晋升之道,葛玄乔早年就在天枢院任职十数载,才回太微宗隐逸山林的。

一都新军,以满员一万将卒计,除了编训主官比较弱之外,基层武官都是从诸郡最精锐、几乎都有机会踏入明窍境的弟子里进行选拔,底子其实要比诸多强藩控制的边军精锐都要强。

这一系列的程序走过,陈海等人正式到秋野河北岸的西园赴任,已经是益天帝七十三年的五月春暮了。

陈海出任新军第七都车骑都尉;而在陈海之前,屠子骥、赵融已经到第七都任职骑都尉。

以京营军的编制,骑都尉要比车骑都尉低一级,屠子骥、赵融二人今后将作为陈海的副手,共同负责第七都西园新军的编训事务。

这或许是恰合,也或许不是恰合……

董宁、陈青等人没有参加武官的遴选,杜镛、冉虎、周钧、吴景林以及以游学弟子加遴选的厉玉麟及其他共一百人,编到第七都陈海麾下担任营统制及百武校尉等职;而华哲栋、刍容等人以及与屠子骥同族的屠鸿,则编入第三都新军之中。

第七都新军驻扎的营城,紧挨着秋野河旁的伏蛟岭而建,隔河就能看到桃花坞、梅坞堡,也能看到流民新筑的泥坝,将春后漫涨起来的河水,拦在草滩之外。

西园的山泽广及四十余里,外围开挖宽阔的渠道,与秋野河相通,也将西园与外面的府县民地分隔出来。西园内多河泽草滩,也有七八座低矮的山岭分布其间,伏蛟岭仅是其中之一,山岭湖泽间到处都是参天古树,葱葱郁郁,风景秀美,更有秋野河沿岸难得的几眼灵泉涌出,天地间灵泉充裕,因而此前才被圈为是皇族宗室的私苑。

西园建了许多华丽的亭台殿阁,也放养许多珍异的飞禽走兽,大部分珍异的灵兽灵禽早一步就被迁出西园,山野湖泽间有不少走兽遗落,却被将卒猎去打牙祭。

第七都新军的营城,依伏蛟岭而建。

伏蛟岭山高仅百余米,沿秋野河岸东西延长三四里,仿佛一头巨蛟横卧在秋野河畔,营城内上千间兵舍鳞次栉比,营城的辕门朝东,有便道通往西园大门处的西园军总管府,再有驰道通往燕京城西裕门。

照例,陈海作为第七都新军编训主官,可编有一百人规矩的扈卫营;陈海就光明正大的将吴蒙、铁鲲、丁爽及齐寒江等寇奴兵编入第七都扈卫营吃军饷,也指定周钧统领扈卫营。

这相当于是药师园在陈海任职西园新军期间,能够节省上百扈兵的消耗;倘若陈海再中饱私囊,完全可能将新军第七都的一些精良兵甲、伤药良丹克扣下来弥补药师园的不足。

而说到车骑都尉之职,陈海对新军第七都满编一万将卒只有编训操练之权,不要说以后的大军调动及手下编训武官的任命,即便是新军将卒的选拔,也都由太尉府下设的专门机构进行,陈海无权干涉。

在太尉府将新卒送过来之前,第七都新军只有从虎贲三师转移过来的两千老弱病残。

虎贲八师本是皇族赢氏所掌握的最精锐战力,这两千老卒基本上都有通玄境的修为底子,但十多年没有新鲜血液输送进来,剩下的老卒,那就是真正的老卒了。

陈海走马上任第一天,携太尉府所授的印符、符诏,率杜镛、冉虎、周钧等百余编训武官,在吴蒙、丁爽、齐寒江所率的百余扈兵簇拥下,乘乌鳞铜车驰进西园伏蛟岭。

屠子骥、赵融率两千老卒列队相迎,陈海他们看到松松垮垮的两千老卒绝大多数都已经年过半百,心都凉了半截。

对于通玄境武修而行,年过五旬,就过了气血最旺盛的巅峰期,即便没有伤病,往后身体各方便的状况,包括气力、速度、六识感知都要开始走下坡路了;更何况满眼看去,这两千老卒里伤病比例不会五成。

而更为惨烈的,是持续十数年的压制,以及接连的惨败,已经将这些老卒的精气神都压垮了,陈海满眼看去,这些老卒眼里都是无所谓的茫然、麻木以及对他们这些年轻编训武官的不信任跟轻蔑。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九章 西园新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