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超凡传 > 第八十八章 再炼损益丹

第八十八章 再炼损益丹

  米小经道:“没事,没事,他不会继续来骚扰了,暂时……他没有危险了。”

  罗伯道:“他要是继续来,就杀了他!”

  米小经摸摸他的头道:“不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心里有一份慈悲……你会更快乐的。”

  罗伯有点懵懂的看着米小经,不过,只要是小米哥哥说的话,他还是能听进去的。

  卫福还小,他只是希望每天能够吃饱,不被打骂,至于修炼什么的,能偷懒就偷懒了,这点罗伯就不同,小家伙在修炼上异常勤奋,只要有时间,他都会认真修炼。

  米小经道:“最近我会多炼丹,囤积一些丹药给你们用,另外,也换点材料和符咒,给你们用来防身。”

  自从筑基成功后,米小经在宗门就有了一定的地位,可以解决很多困扰,最少不会有什么练气期的弟子来骚扰了,而且有了米小经这个筑基期的修真者,连带罗伯他们都会有相当的地位,一般人已经不敢招惹他们了。

  凭着实力,米小经已经得到了某种程度的独立,有了实力,然后依靠着剑心宗,慢慢壮大成长起来,等达到某种高度的时候,他就可以带着人离开这里了,他对剑心宗没有一点感情,唯一有的就是仇恨,只不过从小衍修,被灌输的都是与人为善的念头,就算仇恨,他也做不出疯狂的事情来。

  …………

  草仁堂的炼丹室,这次聚集了所有筑基期以上的丹师。

  米小经晋级到了筑基期,而且他是内门的炼丹学徒,一旦晋级就自动拥有丹师资格,只是能不能炼制好的丹药,或者炼丹技术行不行,暂时是不用考虑的。

  丹师是拥有宗门任务的,每年需要交多少丹药,才能真正拥有丹师的资格,并且得到宗门在资源上的倾斜。

  因此米小经晋级后,就可以参加草仁堂的活动了,这次依旧是炼制损益丹,他也拥有观摩的机会。

  依旧是陈守义在炼丹。

  其实,米小经并不在乎这次观摩,他拥有汪为君的传承,结丹期的炼丹师,不会给他更多的帮助,他只是来转一圈,刷一下存在感,不管如何,他也算草仁堂比较重要的一员了,时不时冒冒头,让高层记住自己,总会有机会出现的。

  当然,这种事情可不是米小经自己琢磨出来的,他一个孩子,还想不到那么多,这是汪为君主动提醒,并且设计出来的行动方案。

  损益丹已经炼制了几次,没有一次能够成功,不过,经过几次炼制损益丹,陈守义越来越有把握成功,目前就是材料比较缺乏,不能让他尽情炼制,每一次炼丹都是一次考验。

  米小经静静地站在角落等候,汪为君却不停的鼓动他上前,但是米小经心里对剑心宗充满了仇恨,他不愿意和剑心宗的人深交,就算汪为君不停的鼓动,他依旧站着不动。

  汪为君叹口气,他当然知道米小经为什么不愿意,他说道:“有时候,想要报仇,就必须混入他们中间,取得他们的信任,然后再干死他们!”

  “你是这样认为的吗?”

  “呵呵,老夫只是建议而已,呵呵,别在意……”

  汪为君突然发现不对,怎么就将自己对付米小经的方式说出来了,也幸好这孩子有点犟,万一让他琢磨出点什么,可就不划算了,所以他呵呵了几句,就不再多说。

  米小经沉下心来,观看陈守义他们炼丹,随着最近开始炼丹,他看出了很多问题,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大。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炼丹,手法好像有很多问题啊……”

  “哼哼,别拿他们的炼丹手段和老夫的相比,他们不配,老夫都说了,根本就不要看,别好的经验没有吸收,坏的手法反而影响了你,得不偿失啊!他们炼丹,呵呵,都是渣渣!”

  汪为君傲娇起来,也是一大特sè。

  “好吧,我在考虑如何炼制培元丹,材料也收集了不少,希望我炼制的时候能够成功。”

  “别担心,有了炽云鼎,炼制培元丹没有什么问题,老夫传授的可是古法炼丹,等你晋级到了结丹期,寻找到某种灵火,或者火精,凭空也能炼制丹药,甚至可以炼制更加高级的丹药。”

  “当然,若是你能搞到传说中的丹鼎……算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正厉害的丹鼎……你知道有哪些吗?”

  “知道点,不过,都是传说中的丹鼎,嗯,比如贝冶丹鼎,那算是古仙器了,这玩意没有什么意义,就算你得到了,也用不了。”

  “贝冶丹鼎……”

  米小经想象不出有多神奇。

  “那是可以炼制仙丹的丹鼎啊!”

  这种崇拜的感觉,米小经还是第一次从汪为君的语气中感受到,能让他都崇拜,估计这玩意真的很厉害,他毕竟还小,修炼的时间也不长,对这些传说中的东西没有太多的概念,当然也就听听而已,没有什么崇拜的念头。

  “那才是真正的丹鼎啊,我们现在的丹鼎,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准确的说,其实就是一个丹炉而已,称不上鼎!”

  “炽云鼎……就是炽云炉?好差的感觉,还是炽云鼎好听点。”

  米小经当然不喜欢炽云炉的说法,太次了,说出去就很低级,炽云鼎才感觉很高级。

  汪为君提醒道:“要成丹了……快看!”

  最后一步的成丹,其手法在米小经看来,已经是非常拙劣了,很多多余的法诀和咒诀,似乎不用就很难成丹,可在他看来,其实只要两个法诀,一个咒诀就可以了,而陈守义却眼花缭乱的用了一堆。

  凝丹直接失败,化作粉末飞散,一股浓郁的焦香味扩散开来。

  陈守义脸sè沮丧,他缓缓低下头,苦思冥想,试图找出错误在哪里。

  米小经一言不发,他不会提醒,也不会告诉陈守义正确的凝丹手法,对于他而言,这种事情是完全无法说的,且不说有没有用,以陈守义的脾气性格,也不会听从他的意见。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八章 再炼损益丹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