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规训

第一百四十一章 规训

编写新的营务及操练手册,倒不是难事,陈海早就有所思考,三天后陈海就将屠子骥、赵融及杜镛、冉虎、吴景林等武官召集到他的大帐里,将新编写的小册子发放给众人参阅。

虽然学宫遴选的弟子,都是诸郡年轻一代中精英中的精英,是诸宗门的天之骄子,但真正有领军作战经验的,实则不多。

陈海虽有战绩在身,但奇袭池山城也太像赌徒作风了;即便在玉龙山有编练寇奴兵及弟子营,但仅仅是三五百的规模。

赵融、屠子骥对陈海有没有把握编练一都新军,心里是有很大疑问的,但在西园新军现在的编建方案基础上,他们二人都不能担任一都新军编训主官,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陈海的身上。

何况陈海又是那位所看中的人物。

然而即便心里早有准备,在陈海拿出新的操练手册之后,赵融、屠子骥还是觉得难以接受,几乎将太尉府所颁布的操典完全抛开,另立新规。

杜镛、冉虎等人,与陈海同为太微宗弟子,不会当面驳斥陈海,让陈海下不了台,也只是将新的操练手册捏成手里不吭声;其他的编训武官,则是来自其他郡及宗门,甚至还有不少问秦宗的弟子,根本就不需要给陈海什么脸面,当场就有人站出来质疑:

“编练新军,太尉府有操典可循,陈都尉所行新法,与操典相悖处太多,末将实在看不出有将八千乌合之众在半年内练成精锐的可能,还请都尉明示。”

话语间的意思,倘若陈海解释要不能让他满意,他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照新规编训将卒。

陈海没有看其他人,沉毅的目光看向赵融、屠子骥二人。

“车骑都尉所立操训新则,是与我们二人多番商量之后所确定,看似与操典有所不同,但倘若半年后编练不成,责任都由我们三人担下,你们只需要照章行事即可!”赵融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强硬的站出来支持陈海。

当下是有太多人心存疑虑,但见赵融、屠子骥两位有实际统兵经验的骑都尉都坚定不移的支持陈海,他们还想反对,就只能绕过陈海、赵融、屠子骥,直接将状纸告到太尉府。

然而这么一来,动静就不会小,太尉府会不会行文申斥陈海、赵融、屠子骥三人还两说,敢越级上报太尉府的人唯一下场就是从新军第七都赶出去。

又或者说在场的所有编训武官,都站出来反对陈海、赵融、屠子骥专断独行,但百余编训武官,太微宗弟子出身的就将有二十多人,他们心里再费解,也不可能这时候公然站出来跟陈海唱对台戏。

更多人此时还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半年后陈海怎么下台。

陈海要求诸多编训武官,需要在三天时间内熟悉新的操训手册,然而第七都新军在营城的操训都必须严格照手册执行,他会率扈卫营的亲兵会亲自监督执行情况,执行不到位,手册后半部分所编写的惩罚细则也都写得极其详细、极其严厉。

诸武官拿着刚誊写出来、墨迹还没有干透的操训手册离开,杜镛、冉虎二人则磨磨蹭蹭留在最后。

他们不会跟陈海公然唱对台戏,即便是杜镛对陈海心存不满,也不能忘了他们同为河西弟子的出身,但他们心里对新的操训手册实在费解,看着大帐里只有屠子骥、赵融及周钧、吴蒙等陈海的嫡系,他们还是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问道:

“照这份手册操练,每天操练都只是盯着每一名将卒的坐立起行,甚至连吃喝拉撒都要管到,武修锻体缩减到每天一个时辰,盾戟御射等术也仅授皮毛,甚至操典最重要的战阵演练只字不提,第七都真能在半年内成军?”

“被褥真有必要叠得这么整齐?而我们这些主官的主要责任,也真就是每天去检查下面人将褥叠得整不整齐、看将卒步伐走得正不正,会不会有些大材小用?”屠子骥也有些沉不住气问道。

编训武官都是可能传授一些最基本的武道给新卒的,在屠子骥看来,这才能最大限度的增强第七都新军的战力。

陈海知道他也必须要给赵融、屠子骥他们一个解释,不然的话,后续的执行还会是大问题,说道:

“第七都兵员复杂,生性又多桀骜不驯,以太尉府所颁布操典之法,难以成军,那非常之事唯有行非常之举。而我这份操练手册,归结到一点,在两个字‘规训’之上。规训,即规矩训戒。要让这些桀骜不驯的新卒,能在三到六个月,从坐立起行食眠宿营所有细节中入手,让‘规矩’二字刻入、渗透到他们的骨髓血脉之中,才堪称得拥有精锐之师的基础。没有这个基础,武修锻体、盾戟御射操练得再好,也只是不服管束的乌合之众。你们此时要信我,两个月内不见成效,你们再过来驳斥我不迟。”

“那好吧。”杜镛、冉虎将信将疑的说道,便拿着新的操练手册离开大帐。

陈海也能看到赵融、屠子骥眼睛也还有不信任,他们应该是得幕后神秘人的授意,才不得不硬着头皮支持他的,心里也无奈而笑。

陈海所编的新操练手册,就是将他在地球所熟悉的队列操练与营务管理,结合太尉府战旗传令体系编写而成。

八千寇奴兵当前所面临的难题,倒不是武力值低下。

实际上太尉府从诸府县选送过来的八千寇奴新卒大多数是江洋大盗出身,即便真正有修炼基础的不多,但身强力壮,底子都不差。

事实上,西园新军从诞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前途莫测,随时都有可能沦为帝权之权的牺牲品,京郡八族都不可能将宗族所控制的真正精锐健勇交出来,故而其他八都所接纳的新卒,身体底子都要差这些输送到第七都新军的重囚、寇奴一大截。

陈海所面临的最大难题,还是八千寇奴兵生性桀骜,一个个天不怕地不怕,要是单打独斗,个个都是争强斗狠的好角sè,是凶残外露的凶兽,但要是编成一军,他们实际上就是极易被精锐之师杀得崩溃的乌合之众。

陈海最先想要做的,就是要大搞特搞营务,让他们学着将被褥叠成豆腐块那么整齐,让他们前期将大量的时间都用于队列操练,让他们每一步的转向、跨步,都要做到令行禁止……

所谓操练手册,陈海就是要通过这诸多细节及无数日常琐碎之事的反复折磨,让“规矩”渗透入到每一个寇奴兵的血液之中,这样才有可能形成下级对上级的服从习惯,从而让整支大军都有如一人。

这就是“规训”之法的要旨,一支合格的精锐战卒,应该是凭借军纪掌控,强者为尊的思维,在这时候就要稍稍改变一下了。

***************************

想法很美好、现实则很残酷。

以“规矩训戒”为要领的新操训法,对燕州将卒来说太陌生了。

每天的操训,反反复复就是立正、稍息、转身、齐步、跑步、敬礼、集合、解散、报数、整队几个简单的队列动作;而以麻草材质为主的褥垫都要叠成标准的豆腐块也是太为人所难,营务管理对新老将卒都可以说是一种折磨。

而陈海通过这种种“折磨”,不是要将这些桀骜不驯的重囚、寇奴的棱角磨掉,而是要让他们变成一群将凶残野性深藏在骨子里、听从头狼行事的狼,而不是各行其事的无序凶兽。

所有有违操训手册,无论是有意抵触,或者说反复纠正都做不到位的,无论是老卒还是新选送来的寇奴兵,乃至编训武官,陈海都制定了严厉的惩罚细则。

开始惩罚还是轻的,主要还要让上下熟悉新的编训新规,进行到第十五天,就开始动用鞭刑。

动用鞭刑的最初数日,每天都有上百人被抽得血肉模糊,被捆在营城辕门前示众;而屡教不改、乃至有意犯上的凶狂兵卒,陈海都不惜下狠手直接杖毙。

陈海如此治军,丁爽他们甚至都担忧太过严厉,以致底层将卒滋生怨恨深埋的心底,会成为日后引发哗变的隐患,也担心陈海过于凶残的治军之名传出去,很快会引起外界的干涉。

然而这层担忧并没有出现。

西园新军的编建,可以说是在太子赢丹与益天帝双方支持大臣的诸多纠缠下的妥协产物,不要说西园军总管府迄今都没有哪位车骑将军或许骠骑将军受命过来主持,就连车骑都尉、骑都尉等编训主官,也仅有极少数人拥有明窍境以上的修为。

各方面对西园新军的战力打开始就没有抱太大的期待,更不要说指望能与真正的虎贲军精锐相提并论了,恰也因此,太尉府对九都新军的编训之事干涉极少,甚至都可以说是放任自流。

而西园军虽设有总管府,在主将空缺的情况下,但也只是负责后勤保障,无权插手下面的编训之事,这也给陈海的严厉治军提供极大的便利。

不然的话,三五天就杖毙一两名不听训令的新卒,陈海不用等凶残之名传出去,早就该被弹劾治罪了。

太尉府说是放任自流,但定期对新军编训的巡视却不可或缺。

五月底,太尉府左司丞姚启泰等将官,就奉命驰入西园,巡视新军编训情况,学宫也有一批弟子随行进入西园;这对随行的学宫弟子而言,是他们历练军政的一个机会而已。

董宁、陈青等人作为随行弟子的一员,乘御车马,进西园抵达伏蛟岭山脚,看到伐木而建的营城辕门前,立有四根高十五六米高的盘龙铜柱,已经浸渍、凝固了厚厚的一层紫黑sè血浆。

而这时候则有三名被扒光上身的青年汉子,双手被吊绑在铜柱上,正冲着营城里正声嘶力竭的破口大骂,这时候都已经将陈海祖宗十八代都操翻过一遍……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一章 规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