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610章 幻影盗再现

第610章 幻影盗再现

升龙大会这种事情,听起来有些突兀,事实上在这一界非常的常见。

当然,名字可以不叫升龙大会,可以叫许多其他的名字,这个会,那个会的多的是。

目的亦非常的简单,以某种利益为诱饵,诱使年轻的武者参与其中,一是为了扬名,二是为了获取好处。

区别只是在于好处的不同而已。

这一次的升龙会同样如此,钟碧纱召集玉烟公国以及周围有名的年轻武者参与其中,自然不是为了以身相许,而是因为她发现了一处秘地,而以她的实力,想要从秘地之中谋取一点好处并不现实,但是又不想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便宜别人,于是乎,便召开了此次的升龙大会,想要从这些年轻的高手之中寻找一些帮手进入秘地之中,夺取好处。

很单纯的目的,只是在升龙大会之前,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一次钟碧纱会拿出什么来,甚至都不知道,钟碧纱发现了一处秘地。

而王通却非常的清楚,这一次钟碧纱发现的秘地非常的特殊,特殊到了连她自己都没有搞清楚那里的重要性,而正是从那一处秘地之中,毕玉麟和陈少泽两人得到了天大的好处,从此崛起。

当然,这只是在他的推演之中才发生的事情,如今他杀死了毕玉麟,可以说是打破了未来的一种最大的可能性,那么,在秘地之中发生的事情,就变的错综复杂起来了。

而他要的就是这种混乱。

“做掉了毕玉麟,虽然比较爽,但也给自己惹了麻烦,这十天之内,我还是神隐的比较好,十日之后,再去南岭城,省得麻烦。”

他暗自下了决定。

※※※

与此同时,在南岭城中,一场欢宴已经散场。

喧嚣已毕,一片狼藉的大厅之中,除了拥有升龙令的八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已经走光了,她的目光投向漆黑的夜空,轻叹一声,。

毕玉麟终究还是没有回来。

尽管她并不认为毕玉麟会出事,但是这一次的行动,毕玉麟至关重要,不见到他,心里总是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碧纱姑娘,没有必要为那个蠢货担心,就算是抓不住那个石之轩,以他的实力,也不可能出事的,大概是因为失了面子,不好意思回来吧!”

钟碧纱担心的模样让欧阳旭有些吃味,忍不住的挤兑了起来。

“是啊,碧纱,那家伙不管怎么说也修成了煞气,去追一个初入灵根的家伙,是不可能出事的。”原本坐在毕玉麟身旁,与毕玉麟一起嘲笑过王通的锦衣青年想到毕玉麟在席上吃的大亏,也失笑起来。

恐怕连他们都没有想过,毕玉麟竟然会在王通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身上吃这么大的一个亏,整整六个巴掌,直接将他的脸面都扇到了地下去了。

“不过,那个石之轩的确不容小觑啊!”

一名高大粗壮的青年似乎并没有他们那般的乐观,“此人的身法玄妙到了极点,不怕你们笑话,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毕玉麟就着了道,扪心自问,当时如果换成我的话,也不见得能够避的过去。”

“是啊,江兄说的不错,这个石之轩来历诡异,身法更是玄奇,也不知道是哪方的传承,不小心给他来这么一下子,还真是够呛的。”

一番话似乎说出了其中大部分人的心声,每个人都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在座的都是有名的年轻高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王通把脸打成这样的话,恐怕也会学着毕玉麟一般,躲起来不敢见人了。

“不过也是碧纱姑娘慧眼识英才,竟然将升龙令给了这个石之轩,果然厉害啊!!”

“不错,碧纱姑娘慧眼!!”

一时之间,周围响起了一片恭维之声。

“话虽如此,但是两人结下了这么大的梁子,此次秘地之行,恐怕不容乐观啊!”

另外名面容清秀的青年苦笑道,“那石之轩的轻功出神入化,正是一个极好的助力,但是如今……”

说到这里,他摇头苦笑不已。

如果没有这件事情,王通绝对是一个极好的助力,但是现在嘛,呵呵,那自然就变成了最不稳定的因素了。

而在王通与毕玉麟之间,他们自然更愿意选择毕玉麟,无他,修为相近而已。

所谓龙不与蛇居,便是这个道理,这八人年纪相仿,修为相仿,都是凝煞境的实力,其中修为最高的两人,甚至已经快要凝炼罡气了,个个都是玉烟公国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心高气傲,交往的亦是同样一个层次的人物,彼此之间或有恩怨,但也算是有交情,突然之间跑来一个修为不过初入灵根的家伙,当然有些看不起,即使对方的轻功了得,但也只是轻功而已,武林之中轻功高绝者,最有名的只有两类人,一是盗贼,二是淫贼,都脱不了一个贼字,从来就没有什么绝世高手,更何况修为到了灵根天之后,便能够短暂的凌空虚立,到了罡煞天之后,便能够短暂的飞行,一旦修成武道金丹,便能够飞行绝迹,而到了元婴,甚至瞬息千里,轻功什么的,不过是一种过度而已,在场众人,并没有多少重视,自然也不会把王通真正的放在眼中。

他们可惜的只是,王通那一身的轻功,在秘地之中或许有些特殊的用处,真是可惜了。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便各自散去,却是再无一人为毕玉麟担心的。

王通做掉了毕玉麟,但并不准备大肆的宣扬,至少在南岭升龙会结束之前,不想大肆的宣扬,毕玉麟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的修为,本身的出身亦是不凡,事实上他本身便是玉烟公国的一地子爵,在玉烟公国之中拥有属于自己的封地,而在他的背后,还站着一个伯爵的世家,柳城伯毕家,毕玉麟便是这柳城伯最看中的儿子,同样亦是毕家的希望,柳城伯就指望着这个儿子未来能够继承他的封地,甚至将毕家更带上一层楼,谁能想到会死在自己的手里,一旦他的死讯传出去,那么柳城伯肯定与自己不死不休,那可是个金丹天的强者,可不是自己现在能够应付的了的。

好在自己现在易容改装,改名换姓,在此次升龙大会做上一票之后,便立刻离开,想来那柳城伯亦不能将他怎么样。

但是,想在这升龙大会做上一票,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有些不够,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将消息传递了出去。

他将消息传递出去,并不是要做好人,而是在他的六爻神算的推演之中,这一次的钟碧纱发现的秘地,好处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根本就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吞的下的程度,既然一个人吞不下,他便不介意让其他人来分享,与其让钟碧纱请来的人分享这样的好处,倒不如让自己认得的人来分享。

幻影盗这个群体,是最好的选择。

自己在幻影盗之中,已经得到了程啸风和白愁的认可,但是除了这两人之外,其他的幻影盗成员他都并不认得,也没有什么交往,趁着这个机会,联起手来做上一票,倒也可以融洽一下大家的关系,互相的认识一下。

这便是他打的如意算盘。

三日之后,南岭城,百花居内,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满脸古怪的看着手中的信笺,也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

正沉思间,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之声,双手轻轻一抖,手中的信笺便化为了一片飞灰,脸上同时亦堆满了笑容。

“哒哒哒!”

敲门之声传入耳中,他站起身来,走到门前,打开大门,笑道,“原来是东方兄啊,请进!”

来人正是东方旭,虽然他并不认为王通真的有本事能将毕玉麟拿下来,但是他与毕玉麟相交多年,对毕玉麟甚是了解,想趁着这个机会来劝慰毕玉麟两句,让他放宽心,却没有想到,他想尽了许多办法,始终都没有毕玉麟的消息,甚至毕玉麟连自己的封地都没有回,而他所知道的其他一些毕玉麟的藏身之地,竟然也没有他的踪迹,这让他越来越怀疑,越来越打不定主意,所以便来找这高大的青年相商。

这名高大的青年亦是玉烟公国有名的天才人物,凝煞境的强者,江晓峰,同时亦是五梅岛的子爵,曲江上最大的岛五梅岛便是他的封地所在。

身为玉烟公国最为名有的天才武者,他自然也受邀参加此次的升龙大会。

五梅岛与毕玉麟的封地相邻,两人的关系一向也不错,所以,这一次东方旭担心毕玉麟,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位江晓峰。

听了东方旭的担心,江晓峰露出不以为然之sè来,“东方兄未免太过小心了吧,我长这么大,可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哪个凝煞境的武者栽在灵根天武者手上的,特别是一个初入灵根的武者,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晓峰兄难道认为是我想的太多了?!”

“可能是东方兄与那毕玉麟关系太好了吧。”江晓峰摇头道,“依我看,毕玉麟那厮是太好面子了,这一次面子被石之轩给剥了下来,一时间根本就下不了台,所以便躲了出去,放心吧,依他的性格,是不可能放弃这一次升龙之会的,七日之后,他自然就会现身的,不过到时候恐怕还要东方兄留意,那石之轩亦非等闲之辈,不要到时候弄的不可收拾。”

“这个我当然明白,石之轩轻功甚高,对于此次秘地之行有着极大的帮助,却是不能让毕玉麟提前打杀了。”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又道,“晓峰兄,以你之见,这一次参与升龙之会的人,还有谁是可堪一用的?”

“可堪一用吗?!”江晓峰微微皱起了眉头,“若说三日之前现身的那些人,我感觉都是良莠不齐,最重要的是,他们也不过是普通的武者而已,进入秘地,用处不大,倒是有一个家伙,似乎是御兽师,而且有一条不错的灵兽,倒是可以一用。”

“御兽师,不错的灵兽,晓峰兄说的是那个陈少泽吧?”

“不错,正是此人。”江晓峰笑了起来,“这个陈少泽的来历我却是知道,原本是白沙公国游仙观的三代弟子,却因为某些事情叛出了宗门,游仙观最近事情一大堆,也腾不出手来管他,想来人也是想要趁着这个空当期好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因此前来参加升龙大会,我想,过了此次大会,他就会隐姓埋名,离的远远的了,游仙观如今在白沙公国的道门之中一家独大,但是势力范围亦仅仅限于白沙公国而已,只要逃的够远,他便安全了。”

“呵呵,一个背叛师门的家伙,能从白沙公国逃出来,也算是有一些手段!”

白沙公国的道门因为宗雪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最终惊动了道门祖庭九天观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天下,而在这一事件之中扮演了重要角sè的陈少泽同样亦跟着名扬天下。

只不过游仙观是白沙公国的势力,根本就管不到玉烟公国来,所以陈少泽在这里才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因为他有信心,只要游仙观不派出罡煞天的强者,他就一定能够全身而退,如今游仙观刚刚在九天观的支持之下将南贤观吞并,可以说是百废待兴,正是全力整顿自己力量,镇压不平之音的时候,再加上宗雪的伤势亦已经在九天观的生生造化丹的帮助之下彻底的恢复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游仙观对他的追杀便宽松了许多,至少不会派罡煞天的强者前来了。

而在没有罡煞天的强者在场的情况之下,他便有信心应付任何一名游仙观弟子的挑战,包括他的师父在内。

至于王通,他根本就是想都没有想到,王通受到西山院的普玄攻击,生死不知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白沙乃至于周边诸地,也就是说,这小子究竟是生是死,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既然没有人知道,那么就不足为惧了。

事实上现在陈少泽亦颇为自信,在无意中撞了一次奇缘之后,他自问一身的修为已然超过了王通,再也不惧王通,如果不是因为担心游仙观的话,他说不得就要去找王通算算总帐了,只可惜,他现在没有胆子招惹游仙观罢了。

“这个陈少泽的胆子倒是够大,御兽师的能力亦能够成为我们此次秘地之行的助力,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东方旭点了点头,两人又闲话了一番,东方旭这才告辞而去。

送走东方旭,江晓峰小心的关上了房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摇头哂笑起来,“真是的,本来是想吃一次独食的,竟然碰到这种事情,罢了罢了,既然如此,那就不妨做一票大的吧。”

说话之间,手中便多了一块令牌,这块令牌并不是升龙令,赫然正是幻影盗的身份令牌。

看网友对 第610章 幻影盗再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