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杖毙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杖毙

董宁、陈青都脸sè发白,她们还以为这次随行营城,能与太微宗的弟子叙旧,没想到迎接她们的竟是这样的场面,而且她们知道陈海这时候根本不可能听她们的劝。

“你们当中还有人要替他们分担鞭刑吗?”陈海杀气腾腾的指着问秦宗那两名受鞭刑还苦苦支撑的弟子,问身后那些编训武官们。

这次问秦宗有九名闱选弟子,编入第七都,这时候要有还有人敢站出来,他不介意一次解决掉所有的后患。

陈海才踏入辟灵境中期,诸多编训武官虽然闱选名次不如陈海,但九成都是出身宗阀的天之骄子,修为境界也都要比陈海稍高一筹,但这一刻竟没有一人敢直视陈海那透漏杀气凶焰的眼睛。

“陈海奉令,要将尔等训练成虎狼之师,自陈海踏入军营这一刻,眼里除了军法再无其他;而你们在踏入军营的一刻,也应该只有军法,而无其他……”陈海眼睛掠过诸多编训武官,落到那一队队普通将卒的身上。

这些都是从各地送来的重囚,他们桀骜不驯,此前在陈海的凶残弹压下,虽然都已勉强能照操练新规行事,但心里积满怨恨。

而这一刻,这些将卒心里的怨恨,则在不知不觉间转化为真正的慑服。

对于最底层将卒来说,他们所怨恨的不是陈海严厉到可以说残暴的治军手腕,而是底层将卒与中上层武官之间的不公开。

陈海今天就是要拿柴裕他们下手,去化解底层将卒心间积累的怨恨,让军法规戒真正的渗透到他们的血液之中。

与世家子出身的武官之间的鸿沟,不仅出现在普通将卒之前,也出现在那些为数不多的寒族出身的武官之前——第七都最前接受的三十多老将,有一部人宗族已经残败,有一部人就是出身寒族,这十数年如一日被遗弃在这群残兵败将之中,这一刻他们看向陈海的眼神皆有异彩焕发出来。

在世家子出身的弟子武官眼里,只有陈海的无情跟残暴,而在他们眼里,看到的是陈海的铁血与公正,唯有用无情残酷的军法,将世家子与家族及普通将卒之间的那道鸿沟强行填平掉,第七都才能真正成为百战不摧的雄锐之师。

“行刑!”陈海转回身,冷酷无情的朝屠子骥、赵融等人下令。

太尉府诸多官员,眼皮子直跳的看着屠子骥等人挥舞赤髓铜鞭,往杜镛等人的后背抽去……

************************

行刑完整,铜柱前又覆盖了一层新鲜的血浆,是那样的刺目,无数人都胆颤心惊的看着西园军总管府的药师,上前将淹淹一息的杜镛、柴裕等八人,带回西南角的西园军总管府进行抢救。

西园军总管府没有主将上任,故而诸都新军的编训无权插手,但编训武官及将卒的淘汰跟选用,西园军总管府自有章程可循。

陈海这时候才收敛起狰狞的凶煞眼神,淡然看向姚启泰等太尉府的巡视官员,问道:“姚大人还要看第七都的哪些操训?”

姚启泰身为明窍境后期强者,这一刻却感受到陈海身上有一种令他心惊的威势透出来,这种感觉令他极不好受,又暗暗震惊,照理来说,陈海此时的修为在他眼前与蝼蚁无疑,怎么会如此之强的威势?

姚启泰暗感绝不能让此子得志,不然他一定会当年被驱逐之恨血腥反噬姚氏!

不知道姚启泰心里在想什么,其他随行官吏都只想早些离开伏蛟岭,实在没有必要与这杀神暗中较量什么,心想着回去后如实上禀,将此子从西园新园踢出去,到时候自会有人收拾他。

陈青神情复杂看向陈海,她一度以为有些看明白陈海,却发现她还是完全不明白,陈海难道真想明白,他只要被从西园新军赶出去,他西北域闱选第一的头衔,根本就抵挡住杜氏、柴氏对他的汹涌仇恨?

太微宗此次通过闱选就三十二名弟子,都是太微宗年轻一代的天之骄子,竟然在陈海手里一下子被废掉六人,不要说杜氏、柴氏会视陈海为死仇了,武威神侯知悉此事后,会不会迁怒到父亲头上,昭阳亭侯会不会受到牵累?

陈海怎么就以为他得到西北域闱选第一的头衔,就能让他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呢?

董宁、陈青自然也再无与西园新军里的河西弟子叙旧的心情,随同姚启泰等官员,往西园军总管府缓缓行去,大家一路上心情都极压抑。

没有走到西园军总管府,就有药师匆忙走过来,跑到姚启泰等人面前小声汇报着,董宁、陈青耳边皆过人,也听得一清二楚,问秦宗的两名弟子以及太微宗的姜础拉到总管府,都不能撑过用灵药保命,就撒手而去了。

由赵融行刑的那个弟子却是无碍,赵融手下是留情了,但给姜础行刑的是蛮奴铁鲲,陈青她们都看到铁鲲抽到第十鞭时,姜础就已经不行了。

而陈海既然开了杀戒,对那两名问秦宗弟子行刑就更没有留情,也是直接杖毙。

陈青都不明白陈海为何要搞到这一步,与董宁先去西园军总管府,看到杜镛、柴裕他们用过灵药昏睡过去,性命虽然是无碍,但身上血肉模糊,趴在那里露出的后背都能看到血淋淋的脊骨都翻露出来,触目惊心。

董宁也不知道要怎么处置这事,刚要派人进城去通知董潘,董潘、杜峻峰两人就满脸铁青的走进西园军总管府,想必是早就有人去传讯,但董潘、杜峻峰终究是来迟了一步,没能阻止陈海对杜镛、柴裕他们用刑!

“哼哼……”看到董潘、杜峻峰赶过来,姚启泰冷漠的哼了两声,说道,“当初我姚氏将这狼心狗肺之子驱逐出族,你们现在可知不是没有缘故的吧!”

杜峻峰顾不得为姚启泰幸灾乐祸的话而恼怒,他面目狰狞,看到杜镛这般模样昏睡过去,额头青筋暴跳,满目怒焰,恨不得要飞去伏蛟岭将陈海揪出来,也不顾有人在场,当众就咬牙切齿的斥骂陈海:

“此子凶如虎狼,今日倘若容他,他日必反噬到我们身上来。”

旁观者都能理解杜峻峰的愤恨跟仇火。

杜镛是杜氏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弟子,可以说寄托杜氏一族在河西继续强盛下去的希望,竟然落到这样的惨淡下场,虽说还勉强留了一命,但杜氏一族不知道要在他身上再耗用多少奇珍灵药,才有可能保住他的修为。

这不算深仇,又有什么算大恨?

“叔叔,我心里恨!”杜镛悠悠醒来,看到董潘、杜峻峰二人,嘴里只是嘶哑的喊出这几字来。

“蠢货,一群自寻死路的蠢货!”董潘气急败坏的指着杜镛的鼻子破口大骂,搞成这样的局面,他心里当然也怨陈海太嚣张跋扈,但杜镛这些蠢货在玩什么心计,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董宁愕然,不明白族叔董潘为何会气急败坏的训斥杜镛他们,但看到裴晋华一脸沉默的站在门口,瞬然想明白过了:杜镛他们几人是有心想用苦肉计,害陈海众叛亲离,逼得陈海在西园新军无法立足,却不想陈海会残酷无情到这一步,真对他们下毒手。

对,杜镛他们就想用苦肉计,没想到却做茧自缚害了他们自己,不然的话,他们早就应该派人传讯董潘过来阻止陈海对柴裕用刑,而不是他们五人在行刑时站出来替柴裕分担鞭刑。

董宁心神一阵恍惚,没想到看似简单的残暴,竟然还藏着这样的yīn险诡异,她这时候都不知道是该怨陈海太残暴无情,还是该怨杜镛他们太自以为是。

“将这狼心狗肺的贼子绑回宗门受刑!”杜峻峰不管是不是杜镛他们玩火自焚,他及他身后杜氏绝对不能轻易咽下这口气,几乎低吼着对董潘说道,不容董潘拒绝他的提议。

“说得轻巧,陈海此时是西园军的车骑都尉!”董潘虽然也是气急败坏,也很想将陈海绑了送回太微宗交给宗门处置,这样不用他来为这桩事头痛万分了,但他心里清楚,陈海此时是西园军的车骑都尉,就不是他说想送回去就能送回去的。

“姚兄!”杜峻峰看向姚启泰,沉着声音说道。

陈海有将职在身,确实不是他们能随便处置,但只要陈海受弹劾被剥夺车骑都尉,从西园军赶出来,就是他们手里随便揉捏的蚂蚱了。

至于要如何解除陈海的将职,杜峻峰这时候便赤裸裸的向姚启泰请求起来。

“此子治军如此残暴,有损太子殿下的仁慈之名,太尉府不会容他继续留在西园军作威作福的……”姚启泰看到董潘、杜峻峰都下决心要狠狠收拾陈海,自然不会吝啬帮他们添一把柴火。

在场的其他人,心里都微叹,知道陈海的命运已经定了下来,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西北域闱选第一的陈海,为何要跟自己的前途过不去,为何一定要害自己陷入绝境?

陈青脸sè发白,站在那里,不管陈海闯多大的祸,她作为昭阳亭侯府的一员,也是想维护陈海的,但杜峻峰、姚启泰商议这些事完全没有避讳她的意思,一方面是他们真气急败坏了,另一方面也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底。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杖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