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15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115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财神这人虽然看着十分儒雅,可我知道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八筒的死还历历在目,宛若就在昨天,让我对财神的恐惧也挥之不去。一片落叶飞舞之中,财神就静静地站在路灯下面,似乎已经站了很久,又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我左右看了一下,深秋的街道上,除了我们这一大群人之外,再难看到一个活的影子了。

看到财神,花少和龟哥都皱起了眉,其他不认识财神的则在互相问着这是谁啊?财神的名字在人群之中小声地流传着,有的人意外,有的人疑惑,有的人迷茫,同时议论纷纷。

“龟哥……”

我刚叫了一个名字,龟哥已经心领神会,说道:“应该是来找你的,过去吧。”

我点点头,正要迈步走去,花少却拉住了我的胳膊,目光中投来担心之sè。我摇摇头,说应该没事,他是一个人来的,我过去看看吧。

花少这才放开了我的胳膊。

我抬腿往前走去,穿过十字路口,来到路灯下站,站在财神身前。微微躬身,低声说道:“财神,有什么事?”

财神没有说话,默默地从上衣里面的口袋中摸出一盒烟来,是黄鹤楼1916,他从里面抽出一支,叼在自己的嘴巴里面。又给自己点上,才缓缓说道:“王巍,你最近有些跳啊。”

财神的语气很轻,仿佛只是和我拉家常,而我的心里却是一紧。

在看到财神的刹那,其实我的脑中已经百转千回,想了很多很多的问题。今天晚上,我协助魏延度过难关,又干掉老野和大伟,边边角角的势力在这一夜悄然发生改变。财神过来,显然就是为了这事。

他一开口,就说我有些跳,这是很不好的评价,意味着他并不欣赏我的做法。我的头皮有些发麻,小心翼翼地说:“八筒刚死,老野他们就来趁火打劫,魏延过来求助我……”

不等我说完,财神就打断了我的话:“他怎么不求助别人,偏偏来求助你?”

我的心里再次一紧。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因为所有老大都在觊觎他的地盘,唯独我没有。可是这背后,又隐藏着另外一层深意,魏延之所以会信任我,有很大原因是因为生前的八筒很看重我,所以魏延才会第一时间想起我。

那是不是说明,我和八筒的关系匪浅?而八筒却是因为试图谋逆陈老鬼才被杀的……

八筒虽然已经死了,可我还和他的儿子纠缠不清,是不是说明我对陈老鬼也有谋逆的心?所以,我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财神的问题了。

我低下头去,冷汗从我背后浸出。

“和你说两件事。”

财神的声音又响起来:“第一,离魏延一家远点,免得引火烧身;第二,钟楼和焦化厂的地盘,你不能占。”

钟楼和焦化厂的地盘,我不能占?!

听到财神的话,我的神情错愕,不可思议地望着财神。今天晚上,我费了好大劲才组起这么一个局来,先干老野,再干大伟,表面看着轻松,其实一步一步非常辛苦,背地里凝结了我们很多的心血和汗水。好不容易做完了这件事,想着总算有所回报,能够拿下钟楼和焦化厂的地盘了,结果财神却横插一脚进来,告诉我说不能占这两块地盘?!

我不服气,我不服气!

“为什么?”我说。

“没有为什么。”财神的回答冷冰冰的,完全不给我任何的解释,就是要让我无条件服从他的命令。

这一瞬间,我好想抽出怀里的钢管,往他那张脸上狠狠地砸下去,然后怒喊:“老子想占哪块地盘,用不着你指手画脚!”

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干,陈老鬼虽然完全不在乎这些边边角角的势力,可他毕竟还是派了一个财神盯着。如果我真对财神下手,那我立刻就会被陈老鬼给盯上,而且财神虽然看着是一个人来的,难道他就真的是一个人吗?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瞄向四周,到处都黑漆漆的,看不出有人的迹象存在。

啪嗒。

财神的烟头丢在地上:“话就说这么多了,自己注意点吧。”说完,他便转身离去,沿着街道不断往前而行。

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真是憋屈极了,这种被人命令、压迫的感觉实在太不好受了,为什么我就一定要听别人的话,为什么总是有人要骑在我的脖子上耀武扬威?

尤其是想到今天晚上辛苦一夜,最后竟然什么都没换来,就更让我觉得烦闷,心里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都快让我喘不上气来了。

财神一走,花少、龟哥他们纷纷跑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看着身后的兄弟,我更加觉得不好受了,尤其是其中还有几个受了伤的,就更让我觉得对不起大伙。我呼了几口气,平复了下情绪,才把财神刚才的话说给大家听了。

果然,大家听了以后都是吃惊不已,完全不明白财神为什么要这样做。众所周知,陈老鬼把我们镇上大部分赚钱的产业都垄断了,只剩下一些边边角角的汤水给其他老大们喝,也向来不管这些老大们的死活,这些老大就是打个头破血流、家破人亡,他也不会看上一眼。

可是现在,我们不过是干掉了老野和大伟,财神就立刻跳了出来制止我们,说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大家接受不了的,抱怨的声音此起彼伏,就连一向胆小如鼠的潮哥也极为不爽,脾气暴躁的乐乐更是大声吼道:“凭什么听那个鸟财神的话,连他一起干了!”

不过众人不满归不满,却没人响应乐乐的建议,因为大家都知道财神是陈老鬼的人,干财神就相当于是干陈老鬼,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子,所以只是发发牢骚。一片抱怨声中,龟哥却始终沉默着,我也一直在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其实我们这一圈里,聪明人可真不少,但有些事情不是单凭聪明就能解决,还需要极为丰富的阅历才能看穿真相。

过了许久,龟哥才缓缓开口:“我们被财神给盯上了。”

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龟哥。龟哥则看着我,说:“八筒刚死,正是敏感的时候,所有老大都在尽力和他划清界限,以证明自己绝无忤逆陈老鬼的心,抢他地盘显然也是手段之一。这种时候,我们却逆流而上,帮助八筒的儿子度过难关……财神怀疑我们也就理所当然,遏制我们继续发展也就顺理成章。”

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我就是不服气而已,咬着牙说:“那怎么办,就吃下这个亏?”

“如果不想成为下一个八筒,就最好吃下这个亏。”

龟哥的话对我来说不仅没有起到安慰作用,反而让我的心里更憋闷了。其实我何尝不知道龟哥说得没错,如果我们不听财神的劝告,执意还去接收钟楼和焦化厂的地盘,那么成为下一个八筒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和财神拼?

那是异想天开,凭我现在的实力,还完全不足于和陈老鬼做对!

我知道这口气我必须咽下去,可还是觉得浑身都很不爽,不爽到快要爆炸了。想到刚才财神颐指气使的模样,想到我们彻夜辛苦却换来竹篮打水一场空,想到对付陈老鬼的计划还要继续搁浅……

可恶的陈老鬼!

我的眼睛红了、脑子炸了,浑身上下都弥漫着愤怒的气息。突然,我狠狠一脚踹向路灯,铛的一声巨响,铁铸的路灯颤动不已,发出“嗡嗡嗡”的声音。踹了一脚还不够,我又疯狂地踹了七八脚,一边踹还一边大叫起来,像人猿泰山一样大声嘶吼着,似乎想要发泄出心中所有的不甘和愤怒。

看到我的模样,大家都有点吓坏了,没一个敢上来劝阻我的。只有花少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轻声说道:“没事,还会有机会的,一定还会有的……”

我把胳膊搭在花少的肩膀上,又把头扭到了一边,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眼睛红了。

天上的乌云遮住了月,也遮住了我的心,我的眼前似乎一片黑暗。现场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我。过了很久很久,龟哥才叹了口气:“都回去吧。”

渐渐地,人都散了,现场只剩下几个人还在陪着我。

“喝酒去吧。”我说。

深秋,又是深夜,摊子基本都打烊了,不过这并难不住我们。来到学校门口,一个电话打出去后,某个摊子立刻又开了起来。我喝啤酒,使劲地喝,他们知道我心里憋闷,所以也没劝我,而是陪着我喝。

我喝得酩酊大醉,指着空荡荡的街道喊道:“你们等着瞧吧,老子迟早要干掉陈老鬼!”

花少立刻将一根烟塞到我嘴里,说:“巍子,你喝多了。”

我要干掉陈老鬼的事情,花少、乐乐他们都知道,龟哥却不知道。这一刹那,龟哥的眼神变化万千,面上却不动声sè。

“他喝多了,送他回去吧。”龟哥说道。

我被送回了宿舍,当天晚上呕吐不止,一直吐到天快亮才睡着。这一觉睡得很久,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我才睁开眼睛。宿舍里有熬粥的香味,窗台边上竟然搁着个小电锅,而唐心正蹲在旁边,小心翼翼地搅拌着。

看到她,我有点哭笑不得,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突然听到我的声音,唐心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看到我醒了,才笑起来:“撒个娇就好啦,而且管理员听说我来找你,他也不敢拦啊。”

我说是吗,我有这么厉害?

“那当然,你在我心里是最厉害的。”

唐心为我盛了粥,又端到我的身前。我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慢慢喝了起来。一夜宿醉之后,喝点热腾腾的米粥还真不错。宿舍里静悄悄的,只有我轻轻喝粥的声音,唐心坐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她距离我很近,身上的香味淡淡袭来。

“看我干嘛?”我被她看得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就觉得你越来越帅了。”唐心微微地笑起来,突然朝我凑过来,在我脸上轻轻亲了一下。

唐心这一下亲的我猝不及防,让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当然不是反感,没有男人会反感一个漂亮女孩子的吻。其实经历过上次的事件以后,我已经明白了唐心的心意,虽然我想不通她怎么会看上我,但我确实已经暗示过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因为,我心里始终惦记着一个人。

唐心这一吻,多少让我有点惊慌失措,我立刻站了起来,说唐心,咱们出去吧。

唐心“咯咯咯”地笑起来,说:“王巍,你可真傻。”接着她又低下头去,轻声说道:“什么时候,你也能偷偷亲我一下呢,就像亲李娇娇那样……”

我们两人出了宿舍,唐心问我是不是心情不好,可以陪我去外面逛逛街,我说不用,还是去上课吧。

唐心好像看得出来我是在故意躲她,头也变得更低了。

来到教室,我拿出书本开始学习。这几天忙活魏延的事,又落下一些功课,所以得赶紧补回来。一整个下午,我都沉浸在书本的世界里,除了上厕所之外就没出过教室,下了课也没到走廊去和他们聊天。当然,他们也很默契地没来打扰我。

我这么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学习中去,除了确实想补回功课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暂时脱离现实。一想到即将到手的钟楼和焦化厂飞了,仍旧让我心里觉得十分憋屈,所以我就更加疯狂地投入到学习中去,试图忘记那些事情。

但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些消息逐渐落入我的耳朵。

财神禁止我接收钟楼和焦化厂事情传开以后,另一个彪悍的老大小刀抓住机会,迅速绝地而起,经过一番艰苦鏖战之后,成功接收了钟楼和焦化厂的地盘,成为了边边角角的势力里面最强的存在。当然,因为我和魏延联手铲除了老野和大伟,所以在小刀眼里看来我俩是一路的,就没敢对体育场动手,使得魏延可以顺利上位,成为新的体育场老大。

八筒已经葬了,葬礼那天我没出席。魏延也听说了财神对我的威胁,知道财神让我远离他们一家,所以并没怪我。后来,魏延还偷偷找过我一次,说他永远都站在我这一边,无论我有什么打算,他都会配合我。

想到我们忙活了一场,最后却让小刀占了便宜,摘取了最终的胜利果实,这就让我更加憋屈了。可我偏偏什么都不能说,表面上只能装得和没事人一样,免得财神又觉得我太跳。

坦白说,这事给我的打击很大,直接摧毁了我不少的信心和动力,让我变得十分迷茫,不知道下一步的路该怎么走。

一晃,又一个月过去了。

这个月里,我基本什么都没有做,就是不断地学习、学习、再学习。外面的事,就交给花少和老龟他们全权处理。当然,基本也没什么事,手底下的两条街很稳当,每日源源不断地为我们产出着收益——贫民街因为民风渐稳,生意也慢慢好起来,虽然我说过不收他们的保护费,但他们也知道贫民街能有现在的稳定,全是因为我的存在,所以也会主动交钱,当然给多给少就全凭他们自己了。

不过即便有贫民街的产出,我们的财政依旧紧巴巴的,主要还是因为人多,那些汉子都有老婆孩子要养。人家既然跟着我,我总得负责,所以分摊下去,落到我手里的并没多少。

但在这些边边角角的势力里,我手下的这些汉子却是领钱最多的,出去赴个饭局之类,也都能抬起头来。

天气越来越冷,已经步入冬天。一转眼,又到了要给财神交钱的时候。

这次我打定主意,不会再给财神那么多了,就只拿了一千块钱,爱谁谁吧。到日子了,我又叫了花少、老龟和乐乐,驱车赶往海天酒店。

这地方一个月来一次,我也从一开始的懵懂好奇,到后来的隐隐期待,变成了现在的满怀抗拒。站在酒店门口,还能想起八筒惨死的那天晚上,魏延凄惨的哭声也仿佛还在耳边,这让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我终于明白那些老大见了财神,为什么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了。

现在的我,恐怕也差不了多少吧。

我已经算是这里的常客,门口的守卫早就记住了我这张脸,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阻拦。我推开门,和花少他们一起走了进去。

一进来门,就听到大堂里面传来阵阵笑声,像和过年一样热闹。我一眼就看见小刀正站在中央口沫横飞、高谈阔论,其他老大都在欢呼着、大笑着,偶尔还拍两下手,以示对小刀的尊重。

曾几何时,八筒也是这种待遇?

有那么一瞬间,我几乎真的以为是八筒站在那里了,不过仔细揉揉眼睛,发现还是小刀。小刀是个年轻人,才二十多岁,长着一张还算清秀的脸。原来在西郊公园那边混的,同样是以凶残出名,有着一股其他老大比不上的狠劲儿。

不过现在,他已经是同时拥有钟楼、焦化厂、西郊公园三块区域的大佬了,绝对是这片边边角角里最强的所在,无人能撼其锋,难怪他会这么嚣张,也难怪其他老大都吹捧他了。

我一进来大堂,众人瞬间安静下来,虽然我和他们平时没什么来往,但大家都知道老野和大伟是我干掉的;只不过后来财神插手,我才销声匿迹了而已。

尽管如此,我的实力仍在这里放着,没有人敢再看不起我,看向我的眼神甚至也有了几分敬畏。三个月,众人对我换了三种不同的态度,全是我自己一拳一脚拼出来的。

我一步步走过去,大家也始终都在看着我。显然,被我抢了风头的小刀略有不满,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我,即便我已经有了不少战绩,但他现在可是拥有三块区域的老大,又怎么可能怕我,所以直接就挑衅起来:“哟,这不是王巍吗,好久不见你了,最近在哪发财?”

这王八蛋,得了便宜还卖乖,明知道我就贫民街和学校门口的街,还故意这么问我。不过我也懒得搭理他,直接就无视了他的问题,过去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小刀自讨没趣,只好又和其他老大聊起天来,谈的内容却是非常无聊,无非就是吹嘘自己有多牛逼、上个月又赚了多少钱而已。其他老大虽然也敬畏我,但总体来说还是以小刀为中心的,所以仍在配合着小刀欢呼、大笑。

不过隐隐之间,小刀仍会恨恨地看我一眼,显然将我当作了眼中钉、肉中刺。就在这时,酒店的门被推开,又有几个人走了进来。

我一看,竟是魏延、李三等人来了。

“卧槽,大家快看看是谁来了,是八筒的儿子啊,体育场的新任老大!”小刀夸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八筒虽然被财神所杀,可体育场的地盘仍在财神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已经掌控了体育场的魏延就算心中有万般不愿,该来还是得来,毕竟有一大帮兄弟要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虽然八筒的葬礼过后,魏延来找过我一次,但那也是半个多月之前了,所以我俩也有很久没见。现在再看魏延,仍旧又黑又胖,看上去像个狗熊,但感觉却沉稳了许多,没有以前那股子的张狂气了,果然人经历了事后就变得不一样许多。

面对小刀的挑衅,魏延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同样没搭理他,眼睛四下一扫,便快步朝我走了过来。

“叔……”

我摆摆手。

魏延只能改口:“巍子,刚来?”

我点点头。

哗啦啦的脚步声响起,小刀竟然也走了过来,边走还边嚷嚷:“怎么着啊魏延,我和你说话你没听见?你以前还叔、叔的叫我呢,现在怎么跟哑巴似的?怎么着,你眼里是不是只有那个王巍,你干脆认他当爹算了,反正你爹也死了……”

魏延的性格就算变得再稳,听到这样疯狂的挑衅也按捺不住了,立刻变得怒火中烧,指着小刀的鼻子就要骂人。而关键时刻,我却拉住了魏延,站起来盯着小刀,冷声说道:“你最好立刻道歉,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我心里明白,小刀表面是在针对魏延,其实是在针对我。这个小刀,到底还是太狂,是不是人一得到权力,就会变成这副模样?我这句话一出口,花少、龟哥、乐乐三人迅速站到我的身后,身上也迸发出极其强烈的气势……

看网友对 115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