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世子手书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世子手书

这时候编入第三都新军出任战营统制的华哲栋得到消息,怒气冲冲的赶到西园军总管府,他丰神俊朗的脸都扭曲起来,看向董宁、陈青等人的眼睛里敛藏怨毒,

华哲栋不仅是华氏子弟,同时也都是问秦宗的真传弟子,但总管府这边等候他的,只有两具问秦宗天之骄子的冰冷尸首可领回去。

华哲栋恨得咬牙切齿,却反倒不能说什么狠话,甚至都不能让还留在第七都新军里的九名问秦宗弟子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就连河西子弟都有一人因触犯军纪被陈海杖毙、杜镛、冉虎等五人受鞭刑肢残骨断,能不能恢复修为都还两说,他这时候难道能指责陈海公报私仇、恶意打压军中的问秦宗弟子?

华哲栋有苦不能说,但问秦宗(秦山郡)年轻一代最出sè的两名天之骄子,就这样冰冷的躺在敛尸房里,他绝不可能就收尸了事。

他此时只能安排人赶出西城报讯去,他真要有所行动,也不会亲自出手,但他想在燕京调集三五百精锐战力,还是轻而易举之事。

并非只有武威军有一支精锐兵马藏在燕郊。

陈青看到华哲栋等人眼里所藏的yīn狠精芒,不寒而栗,他们似乎就等着陈海在被踢出西园军的一刻选择下手,洗刷问秦宗弟子所受到的羞辱。

陈海此时有将职在身,还留在西园军,杜峻峰、华哲栋都奈何不了他,但他过不了几天就被踢出西园军,又该怎么办?

陈青都不知道要不要立时派人赶回河西,给父亲报信,但又想父亲就算站出来,在陈海一手造成的滔天大祸面前,又岂有回天之力?

杜峻峰想想又极怒,没想到陈海对同宗师兄弟竟是如此的绝情残酷,简直可以说是狼心狗肺,虽然他暂时也做不了太多,但当场还是强迫董潘将孙不悔从陈海召回来。

陈海斩获西北域闱选第一之后,地位陡然重要起来,孙不悔是董潘派过去贴身保护陈海安危的。

杜峻峰要董潘将孙不悔召回来,至少能表明他们的态度,这样,那些怨恨陈海的人,就可以肆无忌惮下手了。

陈青看到旁人对她都冷漠疏远,心知昭阳亭侯府也整个被陈海拖累,父亲再处理不当,恐怕会成为河西宗阀世族的公敌了;她胡思乱想,浑身乏力,浑浑噩噩的离开西园军总管府,回到铁桥巷兵甲铺。

周景元、丁爽等人都被陈海抽调到伏蛟岭军营去辅佐军务了,好在兵甲铺这边只负责出售兵甲符篆,不需要多少人照料,过去一两个月来生意火爆异常。

也许是消息传得太快,陈青回到兵甲铺时天还没有完全黑,兵甲铺偌大的前厅空空荡荡,看不到一个顾客,一下子就冷清到门可罗雀。

“小姐,传言说少侯爷在军中狂性大发,不顾宗门情宜,今日竟下毒手杖毙太微宗六名弟子,真有这一回事?”苏紫菱得知陈青回府,从院子里迎出来,窥着陈青的脸sè问道,强行抑制住内心的兴奋不流露出来。

今日太尉府官员巡视西园新军编训,随行的学宫弟子都没有带侍从扈卫跟随,即便是贴身侍卫越城郡主安危的裴晋华,也都留在一河之隔的梅坞堡等候,苏紫菱就留在铁桥巷。

她一直都担心陈海会成为她们一个大威胁,刚才听到这样的消息,都兴奋得想唱出来,没想到陈海终究就是一个蠢货。

陈青将乌鳞马交给马夫牵到马棚里照料起来,都无力跟紫菱解释今天仅有姜础一人被陈海当场杖毙,杜镛、柴裕等人好歹算是保住性命,但就事情性质之恶劣、之严重,似乎又没有什么区别。

“是不是要派人回河西通知侯爷一声?”苏紫菱猜到传言有所夸张,但陈青的脸sè也知情形必然严重无比,小声的问道。

陈青一路回来就在想这事,这事必然要告知父亲,但又怕父亲知道后就不顾一切后果替陈海承担下来,那样的话,昭阳亭侯府在河西将要面临柴氏、杜氏等族的疯狂报复,处境就会变得极其艰苦……

“铁桥巷就一头黑羽鳞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派上用派,还得留在铁桥巷备用;而西距玉龙山万里关山,灵鹄传信也不靠谱,或许还是要派人乘马绕道回河西更靠谱一些,”苏紫菱絮絮叨叨的说道,“这哪怕时间上会慢大半个月,但好歹也要让侯爷知道这事。”

听紫菱这么说,陈青心底却是豁然开朗,心想也是,她现在就派人乘马回河西,大概能拖大半个月告诉父亲知道,那时候该有什么后果也都由陈海一人承担下来了,父亲也能最大限度的不被卷入这漩涡之中了。

***************************

接下来数日,陈青都留在铁桥巷没有回学宫去,她这些天也无心修行,心绪忐忑不安,似乎随时都有陈海被人刺杀而亡的消息传回来。

陈青却也不知道她自己是希望这桩麻烦早早解决掉,还是希望陈海能挣脱出当前的困局。

兵甲铺的生意一落千丈不说,各方面却安静得让人害怕。

除了孙不悔被董潘召回进奏使府外,那些正式在西园军任职的弟子都没有什么动静,似乎这时候谁都被陈海的狠劲、狂劲吓住,没有人再敢惹这条疯狗;周景元、丁爽乃至周钧、厉玉麟等人都没有露面,始终追随陈海留在伏蛟岭军营里。

伏蛟岭那边,平静得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怕柴氏及杜氏以及问秦宗华氏的子弟,会派人报复兵甲铺,陈青也不敢轻易离开铁桥巷。

到第十天,陈青实在难以心安,得知越城郡主董宁紧急从学宫返回进奏使府,便带着苏紫菱也赶了过去。

即便陈青知道昭阳亭侯府的人这时候绝不会再受河西弟子的欢迎,但心想进入燕京城后董宁与陈海颇为亲近,应该会告诉她一些消息。

董宁也没有排斥陈青的意思,得知陈青登门,就立刻让人将陈青与苏紫菱请了过去。

走进进奏使府西院董宁所住的小院,陈青看到修葺得整饬的一丛翠竹旁,董潘、杜峻峰、裴晋华、吴雄乃至孙不悔等人围着越城郡主商议着什么事情。

越城郡主董宁还是那样的明艳照人,但看她脸上还没有完全收敛下去的震惊,陈青猜测她刚知了一个震惊他的消息。

会发生什么事情?陈青注意到董潘脸sè沉毅,朝她看来的眼神意味深长,手里捏了一封书信。

孙不悔作为葛玄乔的再传弟子,又随时都有踏入明窍境的实力,也有资格参与一些机密事的商议,他看到陈青走进来,温和一笑,没有其他河西弟子这段时间待她们的冷漠跟疏远。

裴晋华、吴雄神sè古怪,都一副似乎听到什么不可思议事情的样子。

杜峻峰满脸愤恨,却又有一种不得不强行压制下来的扭曲跟狰狞。

“此信乃世子亲笔所书,也明说这些都是神侯他老人家的意思,峻峰,你先护送杜镛、柴裕他们回河西养伤吧!”董潘手里捏着一封书信,语调沉稳的跟杜峻峰说道,这事也没有瞒着陈青的必要。

什么,大都护将军府要将杜峻峰调回河西?

陈青乍听到这事檀唇都要张开来,觉得难以置信,竟然还是世子亲自写信安排这事!

董宁的父亲董寿是神侯次子,而未来能真正袭承武威神侯爵位的,是神侯嫡长子董承畴,也便是董潘口中的世子,也是董氏除武威神侯外的第二人。

世子董承畴竟然亲笔写信过来,要杜峻锋亲自护送杜镛、柴裕等人回河西养伤,这是怎么回事?

而这封信跟陈海又有什么牵涉,有没有说清楚大都护将军府打算怎么处置陈海?

陈青完全被搞蒙了,搞不清楚眼前是怎么一个状况,她看越城郡主董宁眼睛里的惊讶还没有消去,想必也是赶回到进奏使府之后才看到这封信函难抑震惊吧?

“不悔,你还是去伏蛟岭,留在陈海身边吧!”董潘说道。

太微宗及大都护将军府不处置陈海了?

虽然陈青绝不希望昭阳亭侯府受此事牵累,但这时也绝不敢相信陈海残害同门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宗门及大都护将军府非但不加以处置,甚至还要将对陈海满心怨恨的杜峻峰调回河西,这是明摆不让杜峻峰与陈海在燕京起冲突,而要杜峻峰回避。

竟然让杜峻峰回避陈海!

如此一来,柴氏、杜氏既然深恨陈海,也绝不敢再有什么出格的表示,毕竟武威神侯的意志,是绝不容河西宗阀违背的。

这是怎么回事?

苏紫菱檀唇微张,都忘了要掩饰内心的震惊,她还以为陈海不再是什么威胁,哪里想会是这样的结果!

陈海就算是西北域闱选第一,却是难以驯服的孤狼,董氏为什么要在他身上承受如此惨重的代价,还是说藏有其他什么她窥不破的yīn谋?

苏紫菱突然也慌了,不知道要如何应对此前的局面。

“姚启泰具文弹劾陈海,陈海或许不能再留在西园军……”裴晋华乃是太微宗唯数不多的明窍境女修,她在燕京除了锐意修行,主要就保护越城郡主董宁等弟子的安危,平时话很少,这时候提到一个关键问题。

“是啊,陈海要是被踢出西园军,杜总管似乎没有离开燕京的必要,是不是有必要再与世子沟通一下?”吴雄说道。

吴雄将职仅是宿武校尉,却是道衙兵的宿武校尉,在燕京他平时负责统领一千道衙兵精锐驻守在梅坞堡随时待命,地位仅在董潘之下。

杜峻峰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的被召回河西去,巴望的看向董潘。

“世子信里写得很明确,”董潘坚定的说道,“至于陈海会不会被赶出西园军,或许会,或许不会,相信世子已有权衡,我们就不要妄自揣测了。”

陈青见董潘、董宁竟然都不清楚这事的真正内幕是什么,心里震惊不已,陈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要,竟然就连董潘都不知道大都护将军府为何要如此处置此事?

陈青陡然间又想到一件事情,难道说陈海在伏蛟岭行刑杖毙三名学宫弟子时,就已经料到会有今日之场面?

想到这里,陈青也莫名被一股恐惧情绪所劫持,陈海要是在行刑之时就预料到今天的结果,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五章 世子手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