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编训成军

第一百四十七章 编训成军

陈海踏入辟灵境之后,都没有刻意去修玄yīn六脉,平日更多的则是苦修十步断水斩等战戟玄诀,潜心修炼超凡箭术,以此磨砺胸臆间那鼓荡万相的云流、逆流真意雏形,磨砺那无坚不摧的碎裂真意。

陈海也相信,只要他修悟的真意更精纯、更凝炼,而他在服用两枚龙虎伐脉丹之后,体内的隐伤已消,到某个时间点,玄yīn六脉贯通修成灵脉,都将是水到渠道之事,并无需再刻意一条灵脉、一条灵脉的逐一去修炼。

这是他的武修之道,没有必要事事去遵行宗门玄修的法门行事。

而这一次能引杀伐之气入体,由虚转实,转化为类似真元的精纯气息,一举冲开玄手厥yīn、足厥yīn、手少yīn、足少yīn四条主气脉,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但与他前段时间苦修所奠定的坚厚基础脱离不开关系,可能也就差这临门一脚了。

陈海曾回学宫两日,翻找有关兵家修行的特殊法门。上古典籍对战阵杀伐之气是有记载,有些古籍则称为兵气,上古有强者不仅能引兵气入体,修炼己身,甚至还能将兵气凝聚化形施展难以想象的大神通,但这些古籍里都只是廖廖数语,并没有详细的记述,陈海揣摩此等恐怖的境界,大概也就龙帝苍禹及左耳这样的老怪物能堪与比肩吧?

无意发觉新的修行法门,陈海也是大胆,但多次尝试引杀伐之气入体,却没有办法冲开手明yīn、足明yīn最后两条主气脉,他心里暗想,这应该是此时第七都近万新卒,所结阵凝聚的杀伐之气还是太弱了一些,不足以助他将十二主气脉都修炼圆满了。

从随龙帝苍禹跨入这异燕,陈海借姚兴死后所留的废体重修,才过去三年多时间,就已经修炼到这一步,速度之快,已经超乎很多人的想象,陈海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陈海不急于一步就踏入辟灵境巅峰,而将更多的心思花在研究罗刹魔神秘相、血炼秘法及杀伐之气的联系之上,研究杀伐之气由虚转实的奥秘。

学宫所藏的典籍里找不到兵家修行的特殊法门,陈海心想也可能是他在学宫查阅典籍的时间太有限了,见识受到限制,但他既然都已经摸到引杀伐之气入体的门槛,日后自己也应可以慢慢琢磨出更精妙的修炼法门出来。

而陈海也发现,即便此时第七都新卒结阵所凝聚的杀伐之气还很弱,不足以助他贯通最后两条主气脉,但经罗刹魔神秘相引入体内,由实转虚,还能少量转化为真元,蓄入灵海秘宫,只是难以想象,将这杀伐之气直接凝聚化形,又是何等高深莫测的神通境界。

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借百万雄卒斩杀强敌了,不要说燕州,普天之下又有谁会是他的敌手?

不过,在此之前,他首先需要掌握一支百战不摧的虎狼之师。

陈海此时的心里则很清楚,眼前西园军第七都新军,虽然已有几分规模,却不是他的虎狼之师。

他手里的兵权随时都会被太尉府一纸军令给夺走,而即便太尉府不会有军令剥夺他的将权,第七都新军也是他为屠子骥、赵融他们的幕后神秘人所训练的。

因为有这神秘人支持,他才能在第七都新军施展手脚,即便是杖毙姜础等人都不会掀起什么波浪,但他要是有什么异想,屠子骥、赵融很可能第一个就会将刀从背后捅过来。

陈海此时也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他想哪天掌握真正属于他的百战雄师,就得想办法一步步爬上去,一步步获得高位,而一旦像舅父陈烈那般获封亭侯爵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拥有只忠于他自己的私兵了,到时候甚至可以在燕州之外,开辟自己的领地。

陈海同时又想,他在血云荒地,掌握一支大规模的罗刹族群,是不是也有可能结阵凝聚杀伐之气?

就罗刹异鬼而言,杀戮意志更强烈、更纯粹,再细想识海凝聚罗刹魔神秘相就能引杀伐之气入体,也不应该纯属恰巧。

要是罗刹族里的血炼上位者,生来就有掌握杀伐之气或兵气的天赋神通,那又该是何等的强大?

要是血云荒地真是连接罗刹域与燕州诸域的通道,一旦通道被彻底的打开,燕州迎来的又该是何等恐怖的血腥灾难?

这种种想法纷至沓来,陈海就困惑了好些天,最后被他强行按下,通道完全打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到时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他对这片大地没有太深的感觉,也无法什么守护的责任跟义务。

**********************

陈海知道普通将卒心里的怨恨是化解掉了,他也在这些普通将卒心目里建立绝对的威信,但很多编训武官此时对他应该是又恨又怕,特别是那几名秦山郡弟子,绝对无可能对他慑服。

陈海却也不管这些,这些人不犯军纪军规,他也没有权力将他们踢出去,只要防备他们不乱搞事,也不担心他们能坏大局。

陈海一方面安排周钧、厉玉麟等人接管杜镛、柴裕被踢除后空缺出来的统制等职,河西那边相当于是明确表态了,冉虎等留下来的河西弟子都积极配合他,陈海差不多也就掌握大局;另一方面陈海还将此前第七都从虎贲残师接收的三十多老将逐步安排到九大战营中。

这些老将虽然已经过了他们这一生修为的巅峰期,但作战及统领将卒的经验相当丰富。

陈海最早将这些老将闲置起来,是怕初来乍到,这些意志消沉的老将对他会有强烈的抵触情绪,但陈海相信在经历这么多事之后,这些像老狼被无情遗弃在这一堆残兵溃将之中的老将,对他应该更无间隙。

陈海这时候再去任用他们,就能最大限度的压制宗阀弟子的负面影响。

除了这些之外,陈海更愿意亲近、提拔寒族出身的武官。

这些武官与宗阀子弟天生就有一层隔阂,只要不是秦山郡的弟子,相信他们更愿意在军中积累战功,与底层将卒的隔阂也要小得多,将来也更可能会长期留在军中,而不会随便就被各自的宗族召回。

有屠子骥、赵融的全力配合,陈海相信幕后的神秘人在西园军总管的属吏里也安插了有足够影响力的人手,他在第七都中层武官的任命上做些许的调整,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益天帝七十三年夏季过后,西园军第七都就已经越来越有模样了,无论谁看到第七都近万悍卒此时模样,都难想象三四个月前,他们都是一群凶残的、桀骜不驯的流囚大寇,而此时的他们已经学会将凶残深埋在骨子里,而不再轻易无谓的表现出来。

而这段时间来,炼体也成为普通将卒操练的必要功课。

陈海此时拆解出三百三十七种武道秘形,但他不想引起额外的注意,只是将与铁骨拳、十杀玄戟诀、铁流盾诀等低级玄功有关的十几种基础武道秘形挑出来,创出一套更适合普通将卒修炼的十杀盾戟,传授推广。

十杀盾戟不涉及更复杂的武道秘形,辟灵境弟子修炼了难有什么提升,但极其简单易学,能让普通将卒将炼体与基础的技击训练结合起来修炼,逐步提高肉身修炼的底子。

这批新卒主要来自京畿诸郡收押的江洋大盗、流贼匪寇、亡命之徒,还有相当一部分是游侠剑客,精通武技者甚多,身体底子要比想象中要强一截,经过前期的“规戒”操练,就已经具备了一支虎狼之师的底子。

更有系统的进行炼体操训,提升空间及速度都相当大。

陈海三月就有计划在伏蛟岭山以南、临秋野河岸的河滩地围堤屯荒,入夏后也就渐有收获。

陈海这时候没有中饱私囊,屯田所得都用来补充将卒的伙食。

强度可谓恐怖的操练,需要大量的进食才支撑身体的消耗。

西园原本是皇室私苑,之前豢养大量的灵禽走兽,在西园新军组建前并没有完全清空,还有很多幼兽留下来。陈海将这些勉强能称得上灵珍异种的幼兽捕捉过来进行喂养,用作战兽、骑兽太差强人意,但用来补充肉食,滋壮普通将卒的气血,那就堪比上品的灵丹妙药了。

鱼龙草、铁鳞藤、升阳草等大量生长周期的低级灵草种植下去,在西园浓郁的天地灵气滋养下,入秋后就能陆续收割,熬入药膳,对辟灵境以下的武修弟子都有滋壮气血之用。

此外,陈海虽然动用辎重营的匠工,为药师园兵甲铺额外打造玄兵铠甲,却也会弥补一些猪牛羊肉当作加工费,至少将库房的帐簿做平,使他人抓不到他的把柄。

当然,想要大幅提升近万将卒的肉身基础,小规模的屯田只能稍补亏缺,更多肉食、滋壮气血的灵药,则是在陈海杖毙姜础等人之后,由屠子骥、赵融两人通过其他渠道暗中补充进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七章 编训成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