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18 最后的底牌

118 最后的底牌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经过艰难的抉择之后,小刀终于朝我一步步走过来,他的眼神坚决、表情犀利,显然已经下定决心要不顾一切地朝我下手。在他身后的那几个人,虽然大多还是不太愿意,但是他们不会违背小刀的决定,所以同样跟着走了过来。

唐心发抖的更厉害了,不过她却是在为我感到担心,我只能不断地安慰着她,说没事、没事的。其实在这一刻,我也非常害怕,我想到了胡风的下场,想到了老野和大伟的下场,小刀既然把我绑到这里,就一定不会让我安然无恙地离开了。

巨大的恐惧侵蚀着我的心灵,我也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一颗心却情不自禁地狂跳,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逃过今天这个难关?

很快,小刀就走到了我的身前,并且在我面前蹲了下来。他盯着我,两只眼睛射出令人胆寒的光,说:“王巍,对不住了,今天我不对你下手,你也迟早会对我下手,咱俩总得有一个人倒下,而这个人必须是你!”

显然,小刀很清楚现在的局面,拿下钟楼和焦化厂的他,已经本能感受到我对他的威胁,知道我被摆了一道之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就先下手为强,要先干掉我了。唐心在旁边用哀求的口吻说着不要、不要,但小刀还是充耳不闻,握紧匕首朝我的脚捅下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突然说道:“小刀,你知不知道‘碧海银沙’的老猪?”

碧海银沙是间洗浴中心,但老猪在里面是干什么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这是我舅舅留给我的一张底牌,让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可以去找这个人,说这个人一定会帮助我。但我舅舅同时也说,如果不是非常艰难的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这个名字,所以我也没有找人打听过这个老猪到底是何方神圣。

但我坚信,我舅舅让我找这个人,一定有他的原因!

现在的我,毫无疑问正处在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我不想变成胡风、老野和大伟那样,我不想下半生都在残疾中度过。可我四肢被绑,身处危险地带,已经不可能亲自去找老猪,只能当着小刀的面把这个名字说出来,希望可以震慑住他。

我本能觉得,我舅舅让我找的人,肯定不同凡响。

果然,在我提到这个名字以后,小刀的眼神立刻变得不对了。他显然是认识老猪的,他的眼神奇怪又迷茫,问我:“老猪?我知道啊,怎么?”

我定定地看着他,说:“我是他的人,如果你对我做了什么,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时至此刻,老猪是我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底牌了,我希望这个名字能够吓退小刀!听了我的话后,小刀明显一愣,他吃惊地看着我,显得非常不可思议。我的一颗心紧紧提着,我不知道自己成功没有,小刀究竟会不会因为畏惧老猪的威名,就将我放走?

“哈哈哈哈……”突然间,小刀咧嘴大笑起来,他笑得十分夸张,整个身子都不停在抖,他身后的那些汉子也跟着大笑起来,显然和小刀一样觉得我的话很好笑。

废弃的工厂里,充斥着小刀他们的大笑声,好像我刚刚讲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我一脸迷茫地看着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因为什么而笑,为什么在我说出老猪的名字后,他们会笑成这副模样?

难道这个老猪,并没有我想得那么厉害?难道他只是个小角sè,根本就没人看得起他,所以我说老猪不会放过小刀,反而让小刀觉得无比可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舅舅又何必神神秘秘地将这张底牌交给我,还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我说,不到关键时刻千万别找老猪?

“他竟然说他是老猪的人,真是笑死我了……”

“他之前说他是小阎王的外甥,我还半信半疑,现在他又说他是老猪的人,我确定这小子绝对满口谎言了!”

“是啊,这小子狗急跳墙,谁的名字也想搬出来吓吓咱们了,我怀疑他能有今天的地位,是不是全靠吹牛的啊?”

一句又一句的嘲讽声落入我的耳中,而我仍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说我是老猪的人,会让他们觉得如此可笑?

小刀突然抓起手里的匕首,在我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笑嘻嘻说:“王巍,你要是换个人来吓唬我,可能我还真会上你的套。老猪?怎么可能!人家可是陈老鬼手下的大红人!”

小刀说完之后,再次放声大笑起来,其他几个汉子也配合着一起笑。而我听了小刀的话,心中无疑像是炸起九天轰雷:老猪竟然是陈老鬼的人,还是陈老鬼手下的大红人!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小刀为什么笑成这样了。他知道我曾经差点弄死陈老鬼的儿子,而陈老鬼也因此对我恨之入骨,要不是看在我舅舅的面子上,估计早就把我给整死了。可以说,我和陈老鬼就是敌对的关系,而我现在却把陈老鬼手下的大红人老猪给搬出来吓唬小刀,说我是老猪的人,还说老猪不会放过他,难怪小刀觉得我是狗急跳墙、异想天开,觉得我就是个满嘴谎言的吹货!

我的心中像是有无数道雷在轰轰轰地炸起,既然老猪是陈老鬼的人,那我舅舅干嘛要让我去找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还是说,老猪是我舅舅安插在陈老鬼身边的一颗钉子?可是怎么可能,我舅舅坐了二十年的牢,现在才出来没多长时间,他自己都步履维艰,在城里都有点混不下去,哪来的本钱去买通老猪?

我的脑中一团乱麻,根本想不通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我把老猪的名字搬出来,完全就吓不倒小刀,反而让他觉得我无比可笑,觉得我满口谎言,更坚定了他要干掉我的决心。

“来吧小子,你的路也就走到这了,以后道上再没你这个人了。”小刀一边笑一边摇头,显然非常看不起我总是吹牛的行为,同时再次把匕首伸到了我的脚边。

我知道自己黔驴技穷了,就在刚才,我已经把最后一张底牌使出,但是不仅没有救出自己,反而换来了反效果,让小刀更加坚信我是个纸老虎。

我本能地把脚往后缩,同时低声说了一句不要,这一声夹杂着穷途末路之后的哀求,我知道自己的尊严正在一点一点散去,我已经无法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淡定和硬气了。

旁边的唐心也苦苦地哀求起来,她的眼泪不停在往外流,甚至说出只要放了我,让她做什么都愿意这种话来。而小刀却置若罔闻,一把抓住我的小腿,说王巍,别挣扎了,你既然出来混了,就该想到有这天的。

直到此时,我才深刻感觉到那天晚上胡风的体会,我的双腿开始发抖,浑身都哆嗦不已,背上的冷汗一层层往外冒。一想到自己的下半生将会在残疾中度过,我的眼泪都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喉咙也本能地发出一阵阵颤栗之声:“别、别……”

“别担心,很快的……”小刀笑嘻嘻的,抓着匕首捅了下来。

我的脑中嗡嗡直响,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眼前也陷入了一片黑暗,只能听到旁边唐心凄惨的哭声和小刀yīn沉的笑声。然而,就在小刀手起刀落之时,一个声音突然远远传来:“住手。”

这声音很轻,也很稳。既不霸道、也不威严,没有石破天惊一般的震撼,也没有震耳欲聋一样的效果,但它却准确无误地传到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听到这一声很轻很轻的住手,我几乎以为自己是太想得到救援而产生的幻听,直到睁开眼睛看见小刀住了手,那几个汉子也回过头去,唐心的哭声也暂止的时候,才确定是真的有人来了。

大楼里很黑,只靠窗外的一点月光照明,所以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不到人影,只能听到脚步声在慢慢接近。

黑暗中,这样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让人忍不住心底生寒。

“谁?!”小刀叫道。

对方没有答话,脚步声仍在慢慢接近,一个影子的轮廓也渐渐浮现。小刀“噌”一下站起,持着匕首恶狠狠说:“少他妈装神弄鬼,老子问你是谁!”其他几个汉子也都站起来,奇怪地望着对面的黑暗之处。

黑暗中,那个影子轻轻叹了口气:“小刀,你果然越来越跳,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了。”

如果说之前的“住手”二字太轻,还不足以让人听出这人到底是谁的话,那后面这句话响起来的时候,现场除了唐心以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是谁来了!

影子越来越近,小刀的身子开始发抖,看得出来他是真的怕了,刚才嚣张的气息也全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弥漫而出的慌乱。

“财,财神,你怎么来了……”小刀吞咽着喉咙,冷汗淙淙而下。

“你在老鬼大哥的地盘上抓人,还问我怎么来了?”影子的声音越来越冷。

人影越来越近,终于近到我们可以看清他的面庞,果然是财神。财神还是那样,几乎全白的头发,加上标志性的灰sè中山装,一张脸也始终平淡如水,使得他即便在这样的黑暗中,还是显得十分儒雅……

看网友对 118 最后的底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