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20 新的开始

120 新的开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财神的刹那,我的心中无比吃惊,我是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是他喊的住手。过去的一幕幕再次涌入我的脑海,他帮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第一次将李娇娇留在大堂,第二次退给我几千块钱,第三次暴打小刀一顿,就连龟哥都开始怀疑我和财神的关系。

到了现在,他竟然亲自赶到西郊这边的工厂里来,就是为了阻止小刀对我动手!要说财神不是刻意偏袒我,那可真是鬼都不信了。可他如果真是向着我的,那上次为什么又禁止我涉足钟楼和焦化厂的地盘?

我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当然,我现在也没时间再想这些,因为财神已经走到了小刀身前。他的气质依旧儒雅,可是浑身上下却透着让人胆寒的气息,或许这就是久居高位者自带的属性吧。总之,小刀在看到他的刹那,一瞬间就慌了神,结结巴巴地说:“我和王巍解决点私人问题,不是有意要在老鬼大哥的地盘上闹事的……”

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因为小刀在陈老鬼的地盘上抓我,所以财神才赶过来的,可是这理由其实有点牵强。先不说这事到底有没有那么大影响,以至于连陈老鬼都惊动了——就说真的触怒到了陈老鬼,可这也不是财神该管的事吧?诚然,财神在陈老鬼那里地位是高,但说白了也就是个管财务的,就算陈老鬼真有心插手这事,也不会派财神这种角sè过来的吧?

更何况陈老鬼如果知道这事,估计巴不得小刀立刻对我下手,怎么可能会管?显然,陈老鬼根本就不知道这事,是财神自己要过来的!

财神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和小刀谁都看不明白。财神低头看了我一眼,似乎确定了我没有事,便回过头去,冲着小刀吐出一个字:“滚。”

这一个字,照旧很轻、很稳,同时也很冷、很绝,透露着无比霸道的气势和让人绝对不能抗拒的威严。在财神眼里,我们这干老大本来就是不堪一提的小角sè,平时都懒得看上我们一眼,也难怪他会用这种语气和小刀说话了。

不过在他说了一个滚字之后,小刀并没有动,而是站在原地看着财神。

“怎么?”财神微微皱起眉头:“你想反我?”

这一刹那,我的心都怦怦直跳,财神这次好像是一个人过来的,反正除了他以外,再没听到其他的动静了,和上次他在街上等我的情况一样。在这种荒郊野外、月黑风高的夜晚,如果小刀真想做出什么事来,那后果真是不可想象!

我都有点着急了,不明白财神为什么不带点人过来,是不是对自己太自信了?

好在小刀立刻否认了财神的说法:“不是。财神,我只是想不明白,您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要帮王巍,他是不是给了您什么好处?我可以付给您双倍!”

我也轻轻松了口气,毕竟财神的背后是陈老鬼,小刀还没那么大胆子敢对他怎样,而且他又怎么能够确定财神真的没有带人?但他问出这个问题,说明他是真的不服、不甘,财神的偏袒太明显了,他实在想要问个清楚。

但,财神显然并不想回答,只是又吐出一个字去:“滚。”同样的稳,也同样的冷。

这一次,小刀的眼睛里隐隐冒出怒火,他的气息也渐渐粗重起来,胸腔也不断起伏,显然有些被气到了。

“你滚不滚?”财神的语气罕见的凌厉起来,两条眉毛也拧到了一起。

有个汉子轻轻拉了拉小刀的胳膊。

“我们走。”小刀轻轻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和财神翻脸。他带着人转身离开,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他们也消失在了这片黑暗之中。【择天记吧少年王】

就这样,一场对我来说十分严重的危机,在财神几句风轻云淡的话中悄然无声的化解了。再看财神,他的表情几乎都没什么变化,一张凌厉的面庞已经恢复如初。他甚至都没看我,只是轻轻蹲下身来,开始解我手上和脚上的绳子。解完我的,又去解唐心的。

唐心还在发愣,她并不认识财神是谁,但也知道我们现在没事了。我活动着手脚,又把唐心拉起来,才对财神说道:“谢谢。”其实我想对财神说很多话,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但是看到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最终只说出这两个字来。

我希望财神能主动和我说点什么,毕竟现在也没有外人了。如我所愿,财神终于开口:“接下来,你要干掉小刀。”

“!!!”

财神这句话显然惊到了我,我本能地问了一句:“为什么?”

财神微微皱起眉毛,显然觉得我这个问题太过愚蠢,但还是耐心地回答:“你没看到么,他刚才都想干掉我了;今天他敢冒犯我,明天就敢冒犯老鬼大哥,所以你必须要做掉他。”

原来是这个原因。

不知怎么,我微微有点失望,可能是和我心中的那个答案相差甚远吧。有一刹那,我好想他能说出“我是你舅舅的人”这样的话来,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我知道了。”我说:“我会尽快干掉他的。”

财神点了下头,掉头就走。

我突然想起什么,立刻叫道:“财神,请等一等。”

黑暗中,财神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我。

“我干掉小刀以后,可以接收他的地盘和势力么?”问出这个问题,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最怕到时候白忙活一场,等我收拾完了小刀,财神又跳出来说禁止我插足这些区域,那我可真成冤大头了。所以,这个一定要问清楚。

“可以。”财神面无表情地说出这两个字,再度转身而去。

而听到这两个字的我,心里如同炸开了无数朵烟花,无数的兴奋充斥在我的脑海之中。迷茫了一个月,终于迎来了这一刻,仿佛拦在我身前的大山被炸开一个缺口,仿佛缠在我身上的蛛丝终于有了解扣……这一刻,我浑身上下都觉得轻松无比,感觉自己今晚这一遭劫难没有白挨,最终换来了这个不错的结局,称得上是因祸得福了。

不管财神是因为什么松口,都对我的计划大大有利,距离我的目标又近了许多。

直到财神的身影彻底消失,我才转过身去询问唐心有没有事。唐心摇了摇头,我便扶着她往外面走,从刚才的危险到获救,唐心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来到大楼外面,看到外面的荒草和马路,闻到外面的新鲜空气,唐心才像是清醒过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是那么伤心难过,显然刚才真的把她给吓到了。

这个可怜的姑娘,就因为我才被卷入到这场劫难之中,要不是我,恐怕她一辈子都不会遇到这种事情。我不断地哄着她,向她道歉,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过了很久很久,唐心的哭声才慢慢地止住了,她抬起头,泪流满面地说:“王巍,你抱抱我吧。”

她的声音里夹杂着无限的委屈和害怕,听得我真是心疼无比。我点点头,迅速张开双臂,将她拥入在了怀中。

在这片荒郊野外之中,冷风不断呼啸地吹着,虽然有头顶的月光照着,可四周依旧黑不隆冬的,连辆车子都很少见。在大楼里呆了好几个小时,我和唐心都被冻坏了,之前因为太过紧张而没什么感觉,现在才觉得真是冷啊,冻得浑身都哆嗦不已。

冷风中,我和唐心紧紧抱在一起,这是劫后余生的依偎,是大难不死的拥抱。共同经历了这场可怕劫难的我们,现在只能通过拥抱来缓解彼此的焦虑和恐慌。其实以前我们没少搂搂抱抱过,但那都是玩笑式的戏耍,这一次是真真正正地将对方看作可以依靠的人,起码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真是唯一可以依靠和温暖对象了。

抱了很久很久,我们才松开了彼此,我拉着唐心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这条满是石子的土路上,朝着更远处的马路走去,希望能拦到一辆出租车。

然而,就在我们刚从荒郊野地里逃出来,跨上属于西郊的马路上时,两辆亮着灯光的面包车突然风驰电掣地袭来,并且迅速停在了我和唐心的身前。刚刚经历过危险的我们显然被吓到了,还以为是小刀卷土重来,唐心紧张地搂住了我的胳膊,而随着车上的人纷纷下来,并且一窝蜂地朝我涌过来,一声声的“巍子!”“巍子……”的声音传来时,我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并且用力地抓紧了唐心的手,说:“没事了!”

来人当然是龟哥、花少他们。

我和唐心是中午出去的,到下午也没来上课,一开始他们也没觉得怎样,就以为我俩是在外面玩嗨了,所以谁也没想着找我们。花少倒是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但是没有打通,还和杨帆他们开玩笑,说不知道我把唐心拐到哪里去了。

一直到晚上,我和唐心仍然没有消息,花少打我的电话也打不通,才感觉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了。他们立刻发动起人来寻找,先在学校附近搜了一圈,未果之后又跑到商业街去,通过走访街上的商家,才知道我和唐心被一辆面包车给拉走了。

他们马上想到这是小刀干的,因为近段时间以来我们只和小刀有仇,能做出这种事来的非小刀莫属。所以,他们立刻组织人手,迅速朝着西郊公园的方向赶来,这只是第一批而已,后面还有不少的人。

得知我确实是被小刀绑了,刚刚才侥幸逃出来的时候,众人都气炸了,纷纷嚷嚷着现在就去把小刀的老巢给端了,好好地和他干上一架。乐乐更是战意爆棚,说要烧了西郊公园。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烧公园,但还是很感谢乐乐的仗义。

我稍稍想了一下,就说算了,这里毕竟是小刀的地盘,咱们又准备不足,贸然进攻只会陷入困境。所以,我让大家先回去,再慢慢商量报复小刀的事。

坐在车上,我才把之前在废弃工厂里的事和他们详细说了一下,当然没提我用我舅舅和老猪吓唬小刀的事,只说最后是财神把我们救出来的。

听说是财神救的我们,还许诺我干掉小刀以后可以接收他的地盘,除了龟哥和花少陷入沉思之外,众人都是吃惊不已,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就在上个月,财神还禁止我们插手钟楼和焦化厂,那时候大家都恨死他了,现在却来了个天大的反转,当然无比诧异。

有人猜测,财神一开始是想扶持小刀的,但小刀实在太不争气,得志后就无比张狂,感觉不好驾驭,所以又想借我的手除掉他。

也有人说,财神就是喜欢看我们这些老大彼此之间斗来斗去,这个人实在太yīn暗了。

但不管财神到底在搞什么,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迷茫了近一个月的我们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大家各自都斗志昂扬,恨不得立刻就和小刀开干。

但我和小刀之间,已经不像之前我和胡风之间那么简单的对抗了,现在的他和我彼此的势力都很强大,肯定不是说干就能干的,需要好好思量一下。

回去之后,时间也挺晚了,所以我让大家先散了,回头再说这个事情。众人散了以后,我便送唐心回宿舍去,路上又好好安慰了她一下,希望这件事不要给她留下心理yīn影,同时也和她说:“以后你还是尽量离我远点,我这种人少不了麻烦缠身。”

唐心却倔强着说:“我不,我就要缠着你!”

我只能苦笑。

到了女生宿舍楼下,我让唐心快回去休息吧,唐心却抬头看着我,说王巍,你能不能再抱我一下?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双臂,再次将她拥在怀里。

这次的拥抱,和之前在废弃工厂门口的拥抱又不一样。那时候的我们刚刚共同经历一场生死劫难,刚刚逃出生天,正是彼此都需要温暖和安慰的时候,所以那个拥抱并不搀着任何的杂质;但是现在,我们又抱在一起,就多了一丝丝男女之间的暧昧。

我不是嫌弃唐心,哪有男人会嫌弃一个漂亮女孩子的热情拥抱?但不知怎么,就是心里有一丁点的不舒服,感觉自己像是背叛了孙静怡似的,尤其是唐心说了一句“好想一直这样抱着你”之后,就更增大了我心中的罪恶感。

虽然我并没有真的和孙静怡在一起,可我俩毕竟有大学之约,于是我轻轻松开了唐心,说好了,回去睡一觉吧,忘记今天的事,等明天的太阳升起来,就又是崭新的一天了。

唐心点点头,后退两步。但是她没有转身离开,而是看着我,目光里充斥着无限柔情,几乎和天上的月光融为一体,看得我一阵心慌。就听唐心说道:“王巍,你知道吗,我现在只后悔没有早点认识你,否则我一定不会输给孙静怡和李娇娇的!”

或许是被李娇娇打击惯了,也因为自己的长相实在普通,所以我从不会认为有女孩子会喜欢上我,所以有时候就格外不理解唐心对我的情感。但是听她说出这句话后,我颇有点哭笑不得,说:“你说孙静怡就算啦,那是我姐,我确实喜欢她。可你干嘛说李娇娇啊,她和我只是单纯的朋友,有什么输不输的?”

唐心却摇头,说:“哎,你不懂的……”

又冲我摆了摆手,说:“好啦,我要回去休息了,你也赶紧回去吧,不只是我要忘了今天晚上的事,你也一样啊,我们一起迎接明天崭新的太阳!”

说完,唐心便一路小跑进了女生宿舍。

我也舒了口气,转身离开。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我的整个身心虽然放松下来,但依旧迟迟无法入睡。虽然我哄唐心哄的很好,可轮到自己时并不那么容易,我始终无法忘记小刀拿着匕首在我面前晃的样子,那时候我真是被吓到了,吓得浑身瘫软、冷汗直冒,真以为自己从此就要废了,甚至还不争气地求起了饶……

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真是没骨气极了,明明知道求饶也没有用,何必还要哀求,不仅连最后一点尊严都荡然无存,还换来对方的嘲笑和侮辱,这又是何必呢?

通过这件事情,我也知道自己以后可不能再随便乱跑了,毕竟我现在的身份不一样,很容易在外面招惹灾祸。哪怕就是没有仇人,也防不住有些小混混想要借我上位,说不定好端端在路上走着,就有人没来由得给我一刀,那种滋味可不好受。

总之,以后一定要小心驶得万年船,不能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当然我也知道,这种事就算再防也防不住,而且肯定也不是每次都有人救我……如果还有下次的话,起码要做得有骨气一些吧,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又何必怨天尤人、苦苦哀求?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渐渐睡去。

第二天上午,我在教室里好好学习、认真听讲,好像真把昨天晚上的事给忘了。下课出了教室,就看到唐心正站在走廊上给一群学生眉飞sè舞地讲着昨天晚上的事,听得众人都是一阵阵惊呼。

“心姐,你当时就不害怕吗?”一个小男生战战兢兢地问。

“有什么怕的,有巍子在我身边,他会保护我的!”唐心得意洋洋地说。

“是啊,有王巍和心姐在一起,谁敢拿咱们心姐怎么样啊?”

“真是羡慕心姐,能有这么刺激的经历,还和心上人一同经历生死,不像我们,生活实在太平淡了……”一个小女生眨着星星眼,一脸羡慕崇拜的模样,一看就是言情小说看多了,竟然会觉得这种事很美好,我根本不想经历第二次好吗?

“嘿,这算不了什么,我和巍子还经历过好多好多可怕的事,只是没有和你们说罢了,怕吓到你们!”唐心愈发春风得意。

这唐心也是心大,竟然这么快就从yīn影里走出来了,还能在众学生面前吹牛。好在她也有些分寸,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比如我舅舅啊、老猪啊、财神啊,她一个字都没提。在她的版本里,最后是我靠着勇气和智谋、侠义和肝胆,打败了十多条凶猛的持刀大汉,费尽千辛万苦才将她给救出来的,而且那帮学生都还信了,听得我是哭笑不得。

我走过去,轻轻咳了一声。

“巍子!”唐心眉飞sè舞,迅速把身边的人驱散,一路小跑奔到我的身前。

我点点她的额头,说你可以啊,就在这胡咧咧吧,一点都不害怕?

唐心一扬脑袋,说:“那当然,你别太看不起我了!”

看着唐心一脸阳光明媚的笑容,我心里也松了口气,之前还担心她会有心理yīn影,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只要她没事就行。

站在走廊上,随便和唐心聊了几句天,唐心突然想起什么,跟我说道:“对了,你有空去游戏里看看吧,李娇娇每天都在里面等你呢。”

中午放学,我便来到有家网吧的二楼休息室,和龟哥、花少、乐乐他们见到了面,和他们商量对付小刀的事。

龟哥已经分析过我们双方的力量,说我们吸收过胡风的人后,又因为开支和人品等问题经历过一番精简,所以人数远远没有整合了钟楼和焦化厂两块地盘的小刀多。

总之,我们的总体力量是弱于对方的,正面交锋的话肯定没有多少胜算。所以,还是要像对付胡风那样,用计。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把小刀给引出来,就像他绑架我一样,也把他给绑了,这样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只是我们这里距离西郊公园有点远,而且平时和小刀也几乎没有来往,用什么法子引他出来就成了个大难题。大家集思广益、纷纷献策,连“美人计”都出来了,但最后还是被我一一排除,觉得都不靠谱。尤其是昨天小刀才绑过我,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防着我呢,会轻易上我的套才怪了。

“大家再想一想,不要着急,有办法了早点告诉我。”说完之后,我便让大家散了。

从楼上下来,经过一排排机子的时候,我心里一动,突然想起唐心和我说过的话来,觉得不会是真的吧,李娇娇每天在游戏里等我,怎么可能?于是我喊霞姐给我开了台机子,打开游戏登录了我的帐号,刚一上线,一条消息就发了过来。

天使娇娇:大傻巍,你来了?

看网友对 120 新的开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