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禁药成秘

第一百四十九章 禁药成秘

“下药?”屠子骥一时没发应过来下药是怎么回事,在得知秦潼关就这样失陷了之后,震惊得都恨不能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他难以想象万夫莫开的秦潼雄关,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失陷了。

“逆灵散?”

陈海惊问道,这时候看屠重锦等人七窍溢血、体内气机错乱、真元涣灭的样子,心想这不是服下逆灵散,真元逆沸后冲入灵脉冲击脏腑才会有的伤势吗?

“逆灵散!”屠子骥、赵融同样是震惊无比,愣怔了好一会儿,才从模糊的记忆里想到逆灵散是什么东西,震惊问道,“流民叛军怎么可能会有逆灵散这种已经绝迹上百年的禁药?”

陈海与周钧对望一眼,没想到屠子骥竟然都不知道逆灵散早已经重新问世了。

当初清剿玉龙山流民叛乱时,他们就吃过逆灵散的大亏,以致太微宗三十多内门弟子及大量的道兵弟子被围歼黄龙渊石寨之中。

那时候逆灵散这种禁药就重新问世了,而且极可能是赤眉教徒所掌握,陈海没想到河西竟然没有将这么关键的信息通告燕京及周边诸郡。

周钧想到陈海曾说过,边郡强藩很可能极乐意看到流民能如此大规模的聚集,极可能是边郡强藩故意纵容,他此前并不深以为然,但看屠重锦等人对逆灵散毫无防备、而屠子骥、赵融等人对此皆毫无所知,心里微微一叹,暗感还是陈海对局势看得更深刻,更细致入微。

河西那边还是希望天下大乱,那样才会有河西更多的机会,大都护将军或有着他们难以想象的野心。

董潘、吴雄等人也是眉头深锁,屠重锦他们竟然大意被下药,真元逆入灵脉都受重创,这还能突围杀出来,也可以说是命大,但怎么轻意就集体被下了药?

陈海微微一叹,心里想,看来赤眉教谋算秦潼关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必是秦西镖行此前花了极大的力气巴结、讨好秦潼关的守将,这才会让屠重锦他们完全失去防备;而大量流民拥堵秦潼关外,极可能也是赤眉教早就谋划好的yīn谋。

面对屠子骥、赵融他们难以置信的质问,屠重锦也只能苦涩而笑……

“我等此时率兵奇袭,或能击溃叛军,夺回秦潼关!”吴雄才不关心屠重锦他们的惨败,此时却想到他们作为客军,有一个天大的机遇落在眼前。

客军是不能随便插手地方军政事务,但秦潼关被流民突袭陷落,屠重锦只要向他们救援,他们可以紧急出军参战;甚至西园军都无需太尉府的军令,也能紧张参战。

屠重锦自然是希望董潘乃至陈海能率兵助他夺回秦潼关,这样他失夺秦潼关的罪责将会极大减轻。

陈海看向董潘,微微摇了摇头。

屠重锦等将帅虽然被下了禁药,措不及防,但驻守秦潼关的上万将卒,都是虎贲军精锐,大半都有通玄境以上的修为,百武校尉以上的中低级武官甚至都有辟灵境以上的修为,再措不及防,也能依赖关城内的巷道等特殊地形,组织防御、反攻。

秦潼关遇袭的消息还没有传回来,屠重锦他们就已经逃过梅坞堡,要么驻守秦潼关的虎贲军已经糜烂到极点,要么是突袭秦潼关的流民叛军,实力要比想象中强得多。

一切都有赤眉教在背后算谋,陈海觉得他们首先要摆脱对流民叛军是乌合之众的刻板印象,贸然率兵过去想反袭秦潼关,很可能会吃大亏。

董潘样貌粗犷,性子实则细腻得很,不然河西也不会让他任进奏使,处理河西在燕京的事务,他与陈海对望一眼,也知道这事太蹊跷了,绝不能贸然出兵。

屠重锦看陈海、董潘两人的神态,也知道此事没戏,河西在燕京就一千多道衙兵精锐,不会轻易犯险,而陈海编训西园新军第七都,没有太尉府的军令,也不会拿自家前程犯险,苦叹道:“我这便到太尉府请罪去!”

“屠帅到太尉府请罪,或许有所不妥,要请罪,也该赶到青龙裕去请罪,”董潘说道,“另派他人到太尉府通知军情即可……”

经董潘提醒,屠子骥也陡然醒悟过来,劝屠重锦道:“应去青龙峪总管府请罪。”

虎贲军还保留五师精锐,但太子赢丹为防止有人向虎贲军渗透什么,除了宿卫宫禁的兵力外,主要精锐战力都驻守在燕京东北的青龙峪大营,设有虎贲军总管府。

太子赢丹执掌太尉府,同时又以骠骑大将军的身份,执掌虎贲军总管府,但总体说来,太子赢丹对虎奔军总管府的控制力要更强一些,而太尉府诸系官员大臣又相对复杂,京郡八族都有子弟在太尉府身居要职,都分不清谁支持太子赢丹、谁支持益天帝。

屠重锦此时到太尉府请罪,以往跟他结仇的太尉府官员大臣,执意要治他的失城之罪,太子赢丹很可能就直接将屠重锦推出辕门斩了;而到青龙峪大营,只要有人替屠重锦求情,活命的机会更大一些。

董潘与屠重锦、屠子骥关系亲近,也不希望屠氏痛失一员大将。

屠重锦面sè沮丧,也知失城之罪难逃,但也不想丧妻儿老小独逃。

“河西兵是客军,不能插手地方军政事务,而此时秦潼关情况未明,这点兵力也难谈反攻,但要是屠帅相邀,或许出兵助屠帅在外围收拢残兵,监视流民叛军的动向,总比直接到太尉府或青龙峪请罪要好!”陈海建议道。

“这也是不得以之办法。”董潘点点头道。

只要不拿他手里千余道衙兵冒太多的险,能从中分一杯羹,他还是乐意的。

而屠重锦能收拢部分残兵,手里有一部分嫡系将卒,在秦潼关外又摆出一副积极将功赎罪的姿态,太尉府及虎贲军总管为避免直接将屠重锦他们逼反投靠流民叛军,通常都会许他戴罪立功,不会急着将他的脑袋砍下来。

“大恩不言谢!”屠重锦稍稍整理惊惶的心思,也知道陈海、董潘如此建议,实是替他着想,也极可能是他摆脱死罪的唯一办法,当下就安排两人分头往太尉府及青龙峪大营报信,他与十数残兵败将留在梅坞堡,等候董潘、陈海派兵助他西进,收拢残兵。

除了一千河西道衙兵精锐外,陈海他们在梅坞堡、桃花坞、伏蛟岭也就两百扈卫可用,但此时都已经是不弱于道衙兵的精锐。

没有太尉府的调令,除了作为私兵的扈卫营百余精锐外,陈海也不敢将西园第七都新军擅自调出参战;那是要砍脑袋的重罪,一旦被人抓住这把柄,幕后的神秘人都没有办法替他说话。

董潘要留在梅坞堡坐镇。

梅坞堡距离秦潼关就五百里,谁也不清楚流民叛军会不会失心疯,沿驰道往燕京席卷而来,他们要在梅坞堡做好抵御攻击的准备。

陈海则安排屠子骥、赵融返回北岸伏蛟岭,虽然西园新军没有太尉府的调令,不能轻举妄动,但此时在北岸多征用民船,做好增援南岸的准备工作,则不会受到不必要的刁难跟质疑。

董潘决意以陈海为主将、以吴雄为融将统领五百精骑,护送屠重锦往西逼近秦潼关收拢从秦潼关突围出来的残兵——董潘决意用陈海为主将,也是看重陈海在变化莫测的战场上把握时机的应变能力,比吴雄强多了。

换在杜峻峰被召回河西之前,吴雄绝对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但在陈海与杜氏的矛盾中,神侯及世子都安排杜峻峰回避,吴雄也就勉强能接受这样的安排。

两炷香的时间,五百精骑就已经集结完毕,除了二十乘轻型战车外,陈海还将桃花坞喂养的四百多匹良骑一起带上。

秦潼关建于雄山峡谷之间,只有东西两座主门,即便有一些将卒能突围杀出,也不会有多少马匹带出来。陈海这次将更多的马匹,就是防止沿途收拢失去坐骑的溃兵太多,反而成为他们转移不便的拖累。

屠重锦等将不少人都有灵禽代步,但杀出秦潼关时,绝大多数灵禽都受重创,唯有屠重锦胯下的那头青鹏鸟神俊异常,还能继续随军出征。

事实上,屠重锦等将被下了禁药,真元逆入灵脉冲击脏肺,战力骤然间下降到比普通悍卒都还不如的地步,当时又被困在府邸之中,也是亏得这些灵禽与诸多扈从忠心护主,才杀出重围,没有直接在秦潼关就丢掉性命。

青鹏鸟虽然还没有修炼到化形,但已经堪比人类明窍境后期强者了,此时未必能冲入流民叛军的千军万马之中,但逼近秦潼关侦察敌情,能为陈海他们提供难以想象的视野跟准确情报。

陈海他们一路疾驰,西行约一个时辰,就陆续看到有将卒沿驰道往东逃来。

这些将卒多为中低层武官及随扈,秦潼关遇袭里,坐骑就在他们的身边,才能及时发应过来杀出重围,又能杀出秦潼关城后迅速摆脱追兵逃得这么快。

秦潼关意外失陷,屠重锦等主将是大罪,但这些第一时间就逃离秦潼关的中低层武官,也不可能完全脱开干系,这时候正彷徨无计,看到主帅屠重锦率数百精骑从燕京城方向援来,就纷纷汇合过来。

屠重锦等将心里也清楚,他们此时唯一的机会,就是尽可能多的收拢溃兵,只要不是那么难看,或有保命的可能。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九章 禁药成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