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22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122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我要收拾小刀,真没打算和魏延说,但是现在为了救财神一命,只能把魏延拖到这件事里来了。【择天记吧少年王】我知道凭我现在和魏延的关系,只要一说肯定没有问题,果然,魏延一脸吃惊,问我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想起来干小刀了?

我说我早就想干他了,只是今晚才有机会而已,然后就在他耳边说了一下我的计划,让他和我一会儿到外面去堵小刀。魏延听完,立刻跟我说:“巍子,既然你开口了,那我肯定不说废话,我呆会儿和你一起去。”

说完,魏延就回头和李三他们几个说了起来,李三他们几个也是一脸诧异,不过很快就跟着点了点头。

说完以后,魏延又靠过来,说都安排妥了。

我点了点头,然他专心一点,先和我打小刀,别想着杀财神了,不要一心二用。

魏延说:“那肯定的,杀财神的事,就等下个月再说。”

我松了口气,心想自己也算救了财神一命,这样我俩之间就算扯平了。至于他下个月能不能逃过一劫,就和我没关系了,我不能总阻止魏延为父亲报仇啊。

各位老大都在忙着给财神塞钱,所以没人注意我们这边的动作。我和魏延也走了过去,准备给财神交钱。

给财神交钱这事,大家都轻车熟路了,都知道是走个过场,交完钱后就退出来了。我走到财神身前,将准备好的两千块拿出来,不过因为有点心虚,所以都没敢看他的眼睛。就在我把钱塞到财神手里准备离开的时候,财神突然微微往前躬了一下身子,同时在我耳边悄悄说了句话。

听到这句话后,我的心里犹如石破天惊,震撼的简直不是一星半点。我装作若无其事,轻轻退出身来,同时立刻快步走到花少身前,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花少也皱起眉头,立刻转身跑出酒店。

再回头一看,魏延也交完钱了,并且走了过来,跟我说可以了,能去外面堵小刀了。我抬头看了一下,只见众人都在和财神告别,然后哗啦啦地往外走了,财神也往内堂而去。

小刀混在人群之中,低头一言不发地往外走去。

李三和乐乐他们都围了过来,问我什么时候动手。我说现在,便领着大家也往外走去,出了酒店之后,照旧挺热闹的,各位老大都坐了自己的车扬长而去。我们肯定不会在海天酒店门口动手,于是也坐了车子,一路尾随小刀的车子而去。

小刀的车子从停车场出来,先上了一条马路,又拐过两个丁字路口,到了一个菜市场附近的时候,左右两边突然窜出两辆车子,直接就把前面的路给堵住了。小刀的车子猛地停下,似乎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前面两辆车子已经哗啦啦下来十多个人,各自手持棍棒等物,团团把小刀的车子给围住了。

这些人当然就是龟哥率领着的,选择在这个菜市场附近伏击,是我们谋划好久的选择。这里白天虽然热闹,但是晚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又是小刀回家的必经之路,非常适合做点月黑风高杀人夜的事。

龟哥的人把小刀的车子围住之后,我们车子里面也是一片欢呼,魏延猛拍了一下座椅,说漂亮!

魏延心里如果有个仇人排行榜,有杀父之恨的财神肯定排在第一个,排在第二个的则是曾经对他百般嘲讽的小刀了。能在杀死财神之前干掉小刀,对魏延来说也挺痛快的,所以他第一个跳下了车去。

我们也纷纷跳下车去,一起围向小刀的车子。龟哥他们已经在骂骂咧咧,叫车里的小刀赶紧下来,否则就要砸车了。我走过去,站在副驾驶旁边,说小刀,你出来吧。

副驾驶里,坐着的小刀一脸yīn沉,但最终还是轻轻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还没站好,魏延一个大飞脚就踹了过去,说X你妈的,你不是很能耐吗,我看看你这次还有什么话说?

小刀被踹得趴在车前盖上,不过他什么话也没说,而是默默站直了身子。龟哥用手里的铁棍敲着车顶,让里面的人都出来,不要装聋。车里连司机一共坐着三个人,也一言不发地走了出来,我上去揪住小刀的衣领,恶狠狠说:“小刀,你没想到还有今天吧?”

四周的冷风呼呼吹啸,数道车光将这片黑暗地带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十多个如同恶狼一般的家伙狠狠瞪着小刀,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彻底撕碎。小刀盯着我的眼睛,yīn沉沉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小刀这笑毫无疑问引起了众人的愤怒,好多人都大吼起来,让我赶紧把他废掉。

然而就在这时,四周忽然响起一大片哗啦啦的脚步声,竟然又有许多手持棍棒的汉子朝着这边围拢过来,同时还有好多的声音传过来:“刀哥,你没事吧?”“刀哥,你怎么样了?”显然是小刀的人到了,反将我们团团围了起来,人数至少是我们的两倍。

这一幕显然惊到了我们的人,大家都震惊地望着四周,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小刀的人怎么也在这里?龟哥也震惊地说:“怎么可能,我查过这附近的,根本没有一个人在!”

“因为他们在更远的地方。”我盯着小刀那张露出邪笑的脸,说:“所以咱们围住他后,他磨磨蹭蹭半天才肯下车,甚至挨了一脚也没说什么,就是在等他的人过来。”

众人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各个咬牙切齿地盯着四周的人,谁也没想到我们偷袭小刀,反而踩进了他的圈套。不过今天晚上被我挑选过来偷袭小刀的人,各个都是铁血勇猛、见识过大场面的汉子,所以大家虽然知道中了小刀的计,但是谁都没慌,反而更加激发了他们心中的怒火,各个露出凶狠暴戾的神sè,显然准备跟小刀硬拼一场。

“不错嘛,还挺聪明的。”小刀笑嘻嘻的,轻轻把我的手给拨开了,“不过,你再聪明有什么用,反正你今天晚上都要完蛋了。”

小刀的笑容嚣张、声音轻佻,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显然十分满意这种现状。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咬牙切齿地盯着小刀,以表达我心中的怒火。

“不错不错,就是这种眼神,我很欣赏。”小刀抱着双臂靠在车门上面,笑容也愈发的得意和嚣张了,“可是你再不服又能怎么样呢,你已经落在我手里了,王巍,你彻底败了。”

众人和我一样沉默着,因为大家都知道小刀说的是实话。成王败寇,自古都是这样,小刀当然有资格嚣张。

“巍子,对不起,是我没有探查清楚……”一片沉默之中,龟哥突然说道:“是我的错,我自愿受罚。”他一边说,一边摸出一柄匕首,正是之前我送他的那个。

龟哥一脸惭愧和懊恼,显然十分在意自己的失察,因为这导致了我们的全军覆没。他反手抓着匕首,猛地就要往自己的肚子里送,我吃了一惊,大叫一声不要,然后脚下迅速一闪,猛地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龟哥,不要!”我咬着牙说。

“巍子,你别劝我了,是我对不住你们,我这张老脸已经没地方搁了!”龟哥的眼睛通红,自责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大叫:“你捅自己算什么本事,有能耐的话就去捅他们,我宁肯看到你战死在这,也不想看见你是自尽的!我送你这把刀,不是让你用来自杀的!”

龟哥的脸颊发抖,手也发抖,突然哀嚎一声,猛地蹲了下去捂住了自己的脸,口中叫道:“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啊……”

“哈哈哈哈……”小刀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对对对,就是这样,我太喜欢看到这种场面了!”

看到龟哥这样,我们这边的人都挺不好受的,有的低下头去,有的唉声叹气。我也蹲下身去,轻轻拍着龟哥的肩膀,安慰着他。

一阵大笑声中,小刀的声音又响起来:“好啦,还有没有人要自杀的?没有的话我戏也看够了,你们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从此道上再没有王巍这号人。兄弟们,你们冻了一晚上,想必现在也受够了,拿出你们的热血来吧,给我把这帮家伙通通给宰了!”

四周响起一片轰响,小刀的人本就处在优势,再加上小刀这一番极具煽动力的话语,士气一下就推到了最高峰,战意也极其旺盛。我们的人虽然不惧,也有敢打敢拼的冲劲,但毕竟是中了对方的套,所以气势上就差了很多,显得有些低迷。但尽管如此,每一个人也都握紧了手里的家伙,尽量把自己的气势提得高高的,准备和对方的人狠狠干上一场了。

然而,就在双方战势一触即发的时候,我却突然说道:“等等。”

作为其中一方的中心人物,我说话当然还是有些效果的,众人立刻停下手来,齐刷刷看向了我。小刀也盯着我,似笑非笑地说:“怎么,你不会是要求饶吧?可以,你试试看,说不定会打动我呢,不过这次可要努力一点了,上次就完全不足以感动我啊!”

我知道小刀是在说上次在废弃工厂里的事,那一幕对我来说确实是个耻辱。我咬着牙,眼睛里喷出怒火,可我知道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只能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小刀,这次我认栽了,不过我还是想弄清楚,你是怎么知道我今晚要在这埋伏你的?即便是死,也让我明明白白的死吧?”

小刀乐了,一张脸笑得十分开心,显然很满意我主动认栽的样子,说道:“卧槽,刚才还夸你挺聪明呢,原来你是这么的蠢啊。行吧,既然你这么诚心的问,那我就告诉你吧,自从上次绑架了你之后,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估计天天都在琢磨着怎么报复我。但我一直都防备的很好,你根本没有机会找我麻烦,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今天晚上了……”

说到这里,小刀止住了笑,一张脸也变得yīn沉起来:“大家到财神那里交份子钱,最多只带两三个人而已,以你的性格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但是,你绝对不会在酒店门口动手,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菜市场附近最方便了……路又黑、人又少,是不是?哈哈哈……”

说到最后,小刀再次大笑起来,显然很为自己的机智感到得意。

而我心里倒吸一口凉气,完全没想到小刀竟然完全洞悉了我的想法,从而迅速做出反制的计划,看来我之前确实小看他了。

是啊,之前财神禁止我插手钟楼和焦化厂的地盘之后,小刀能够迅速从一干老大之中脱颖而出,抢占先机夺下这两块地盘,已经足够说明他的能力。这家伙虽然年轻,可缺少的就是机会,一旦有机会能够出头,立刻就会一飞冲天……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又叹了口气,这次是我败了,确实败了。

看我露出这种表情,小刀竟然破天荒地没有笑,反而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是王巍,你知道吗,今天我虽然赢了,可是我一点都不开心,其实我非常羡慕你、嫉妒你!”

羡慕我?嫉妒我?

这就让我弄不清楚了,小刀能够提前洞悉我的计划,并且顺利地反制我。干掉我后,他的地盘和势力就能再次扩张,也再没哪个老大能够撼其锋芒,简直堪称人生赢家,何来对我的羡慕和嫉妒?

不仅是我不明白,现场众人也都不明白。看我一头雾水,小刀咬牙说道:“我不明白,拿下钟楼和焦化厂的人明明是我,能力最强的人也是我,财神为什么就是看不起我,还屡屡偏向你?上个月咱们在海天酒店吵架,他就为你出头把我揍了一顿;后来我把你给绑了,准备把你做掉,结果又是他出来救了你。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小刀眼睛通红,看上去十分激动,他大吼着:“我的能力明明不比你差,为什么财神就是看不上我,反而一直在暗中扶持你,你到底比我多了什么!甚至我都能想像出来,今天晚上我把你做掉之后,财神都不会轻易地饶过我,说不定我的下场比你还要惨啊!”

看着小刀激动的模样,我自然是哑口无言了,其实不光是他不明白,连我都不明白。财神到底什么来头,他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帮我?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小刀突然又换了一个口吻,他不再气愤,不再激动,而是yīn沉沉地笑了起来:“今天晚上干掉你后,我的势力就更大了,就是财神,也不是说动我就能动我的了……”

听到小刀这么说,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我几乎猜到他是打的什么主意了。在我们镇,势力最大的当然非陈老鬼莫属,这个“最大”说的不是他兄弟有多少,而是说他产业最多,把镇上七七八八赚钱的行业都垄断了。当然,他的兄弟也很多,各个场子里的人加起来,少说也有上百号人可以为他所用。

至于剩下那些边边角角的老大,有的势力强点,有三四十号兄弟;有的势力弱点,只有十来个人。但,不管是强是弱,肯定没有一个能够撼动陈老鬼的地位。

不过,本就吸收了钟楼和焦化厂的小刀,如果再干掉我的话,那他的势力就更强大了。到时候他手上的人,即便不足以和陈老鬼对抗,但也不会被陈老鬼随随便便就干掉了……

所以,他嘴上虽然说的是财神,其实暗指的是陈老鬼!

这个小刀,野心之大确实让我咋舌——或者说,每一个老大都是有野心的,只是碍于自身能力不足或是实力不够,只能暂时压制自己的欲望,一旦有了小刀这样的机会,谁又甘心屈居于人之下呢?

怪不得财神要让我干掉小刀,看来他估计的一点都没错,他昨天敢冒犯财神,今天就敢直取陈老鬼!

其实小刀说的这些东西,我并不是没有想过——我不仅是这么想的,还是这么做的。当初刚刚拿下贫民街的时候,我就和花少谈论过这个问题,说我们现在刚刚起步,陈老鬼肯定注意不到,而且等他注意到的时候,我们已经成长为他无法忽视的存在了……

我们能这样想,别的老大当然也能这样想。只是敢想是一回事,敢做又是另外一回事,陈老鬼的威名如日中天,有几个敢付诸行动?所以,当小刀毫不遮拦地说出他的野心时,现场大部分人都是一片咋舌,被小刀的过分大胆给吓到了,很多人都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呵,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看着众人错愕的表情,小流氓出身的小刀竟然罕见地说出一句古话来,以此来讽刺我们这些俗人根本不懂他的志向,“好了,陪你们聊天也聊够了,接下来我要干点什么,大概你们也能猜得到了。好了兄弟们,下手千万不要留情,能废的都给我废了!”

小刀一声大叫,四周再次一片耸动,而我却高高地举起手来,说:“大家再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我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放在自己耳边。

在一片寂静声和面面相觑之中,我轻轻开口:“来了是吗,那就出来吧……”

说完之后,我便把这个新买的手机塞回了口袋,省得小刀再给我扔了。显而易见,在我说出这样的话后,周围的人都是一脸错愕,不论我们的人还是小刀的人,都没反应过来我是什么意思。但是,当他们听到四周渐渐传来的大片脚步声,以及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影逐渐浮现出来时,周围的每一个人终于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这是……”

小刀一脸震惊,显然完全不能明白这些人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然而还不等他说完,旁边突然窜出一个黑影,同时狠狠一脚踹到小刀的肚子上,这一腿踹得真是出其不意又力大无穷,直接就把小刀给踹飞出去了。

“这是你妈了个腿啊!”乐乐大叫:“忍你半天了,不停在这叨逼叨叨逼叨……大伙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

性子火爆的乐乐再次冲向小刀,两人迅速扭打在了一起,嘶吼声和大叫声也响了起来。这两人一打,显然就引爆了战火,而且随着四周的人影越来越近,大家看得非常清楚,全是我们的人,而且是由花少带头。

“巍子,我们来了!”花少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虽然没人知道花少为什么会带人过来,但是他的出现无疑给大家打了一针兴奋剂,所有人都嗷嗷地吼了起来,疯狂地冲向小刀的人。与此同时,花少的人也赶到了,并且迅速加入到了战斗,现场自然更乱,如同一锅沸腾的水又添上了油,瞬间就炸了开来,喊杀声和呼喊声响彻在这一片黑暗的地带……

混乱之中,我并没有急着去找小刀,而是把蹲在地上的龟哥拉了起来,说道:“龟哥,刚才辛苦你了!”

没错,刚才那一幕,其实是龟哥在演戏而已,为的就是吸引小刀的注意力并拖延时间。之前在海天酒店交钱的时候,财神俯身跟我说的那句话,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虽然财神没有跟我明示,但我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小刀今天晚上也有准备,所以才会立刻让花少回去喊人……

只是同时,我们的计划还要继续,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能错过。在尾随小刀来的路上,我就给龟哥发了条短信,说明了一下现在的情况,所以到后来我们都是演戏加拖延时间,为的就是等待花少的人过来。

小刀是个很精明的人,想骗过他实在不容易,所以龟哥这次真是把老脸都豁出去了,“自杀”这种事竟然都做得出来,真的是非常辛苦。

不过这件事情,除了我们几个知道之外,其他人都蒙在鼓里,连魏延、李三都不知道,为的就是不要被小刀看出破绽。

好在关键时刻,花少终于适时地赶过来了,而且带来了我们的全部人手。因为之前就想着要扫荡西郊公园,所以大家今天晚上本来就是集结好的,只需要赶到这个菜市场附近就行。而且小刀是反偷袭,所以他带的人也不是很多,这样就给了我们反制的机会。

混乱之中,我把龟哥拉起来,龟哥却还是一脸惭愧:“巍子,虽然是配合演戏,但我心里确实内疚,是我准备工作做得不足……”

我摇头,说不,龟哥,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龟哥点头:“好了,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尽快把小刀干掉吧。”

我也点头,说好。

我回过头去,在一片混乱的人群中找到小刀,那里正有好几个人在围殴他。我呼了口气,刚往前走了两步,就听见龟哥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巍子,下一步要干陈老鬼了吧?”

听到这句话,我的身子一下变得僵硬无比,冷汗也从背上飕飕冒了出来。

看网友对 122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