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曹氏父子

第一百五十一章 曹氏父子

陈海在书房里与吴蒙、葛同、丁爽他们商量事情,不一会儿周景元就领着曹奉及其子曹圭走了进来。

曹奉相貌苍老憔悴,没有什么修炼底子,却精于技击,早年是活跃于燕北地区的游侠剑客,也曾投靠宗阀当食客。

太子赢丹执掌国政这些年,很多宗阀世族都受到打压,曹奉父子投靠的这家宗阀也因罪剥夺爵位、封邑之后解散。树倒猴散,曹奉也就回归乡土扎根,在县里也算是乡豪之流的人物,这才在大荒之年,成为附近府县流窜他地讨生活的流民首领。

曹奉有两子,长子曹善三十岁左右,早年曾随曹奉寄身宗阀,修炼过数年,有通玄境中期的修为底子,辅以家传的武技,在七八万流民里算是难得一见的“高手”了;但可惜随着他父子投靠的那家宗阀解散,也失去继续修炼的渠道,修为再难精进,这时是曹奉身边最为依重的助手。

而曹奉幼子曹圭,年仅十四五岁,也是自幼修练武技,却无缘接触玄功绝学,自然也无缘真正踏入武道修行的门槛。

曹奉不仅过来了,还将他幼子曹圭带进桃花坞,陈海也就清楚他的姿态是什么,让下面人给曹奉安排坐席,说道:“有段时间没有请曹当家过来喝杯水酒了,听说曹当家不仅在北面建了寨子,欣欣向荣得很,还又新娶了一房小妾,日子过得比我们还滋润。不过这次请曹当家过来,却也不是跟曹当家贺喜——秦潼关突发变故,意外落入乱民之手,想必曹当家也应该知道消息了吧,不知道曹当家有没有其他什么事情,能说给我知道的……”

陈海问得随意,但落在曹奉耳朵里却完全是另一番感受。

他的长子曹善有通玄境中期的修为底子,又精通技击,在七八万流民里都堪称千里挑一的“高手”,但曹奉心里清楚,驻扎在梅坞堡的河西道衙兵精锐或者是昭阳亭侯府驻守桃花坞的扈兵精锐,哪怕从普通将卒里随便挑一人出来,就能将他父子打得满地找牙。

曹奉对梅坞堡及桃花坞从来都不敢有什么异念的,更何况这近一年来,梅坞堡、桃花坞非但没有驱赶他们,还通过大量的收购石料、木料,输送大量的钱粮,资助他们修建拦河大堤、开垦屯种,他们才得以熬过春荒,能在秋野河南岸扎下根来的关键,曹奉心里还是有感激之情的。

但不管怎么说,河西道衙兵以及昭阳亭侯府的扈兵,始终都是客军,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拍拍屁股调回万余里之外的河西了,曹奉心里自然也不可能会有依附梅坞堡的心思。

此时流民叛军袭夺秦潼关,已经相当长时间没有直接接触的陈海,突然派人过来,请他到桃花坞说话,曹奉心里不是没有顾忌,但他不敢不去。

甚至为了表示绝无二心的诚意,他这次还狠心将幼子曹圭带上。

陈海刚到燕京,在桃花坞扎根下来,不算什么大人物,至少绝对没有董潘、吴雄、杜峻峰这些人物耀眼,令人不敢直视。

在大规模向梅坞堡、桃花坞供应石料、木料之后,曹奉手里有所余裕之后,一度还重点孝敬董潘、吴雄。即便不可能直接投附,但曹奉还是希望在河西精锐驻扎梅坞堡期间,能得到董潘、吴雄两人的关照。

曹奉有这样的选择也不令人意外,抱大腿总得要找粗的抱,陈海怎么看都不像是能与董潘、吴雄、杜峻峰等人比肩的样子。

曹奉一度以为昭阳亭侯府的扈兵没有驱赶他们,甚至还助他们在北片垦荒耕种,是作为客军不敢招惹他们;之后孝敬董潘、吴雄、杜峻峰,搭上这三人的关系,更以为是在桃花坞北片站稳了脚跟,至少不用再看桃花坞这边的脸sè。

但在陈海杖毙三名宗阀的天之骄子却安然无恙之后,曹奉才发现他看走眼了,这时候再想重新经营与桃花坞这边的关系,才发现怎么都隔了一层。

不要说再没有机会见到陈海了,甚至连葛同、吴蒙等人都已见不到面了,由于曹奉他们开始向铸造场供应铁料,曹奉还是偶尔能见到周景元,但周景元的态度已然冷漠了许多。

曹奉三四个月都忐忑不安,就担心哪天招惹了桃花坞这边,会受到无情的报复,他这时候心里也清楚,陈海真要翻脸不认人,派人刺杀他们,根本就不用顾忌什么。

他们虽然是流民首领,但他们的性命,怎么可能比那几个被陈海当众杖毙的宗阀天之骄子更重要、更高贵?

周景元这时候派人来请,也有人担心他会被当成人质扣押在桃花坞,但曹奉不敢不来;即便是被当成人质扣留在桃花坞,总要比在这敏感时刻,触怒陈海这樽杀神,害曹家寨受到血腥清洗要强吧?

************************

陈海随意一问,曹奉感受却有如万钧巨石朝他身上碾压过来,也不敢再端坐在桌案之后,拉着幼子曹圭跪到陈海面前,说道:“赤眉邪教曾派人联络过曹家寨,我却被蒙了心,竟然一直都没有如实禀告都尉大人,还请都尉大人责罚。”

陈海看着伏地而跪的曹奉父子,淡然问道:“昭阳亭侯府的人手客居此地,我也仅仅是在西园军任职,都不能插手地方事务,曹当家是没必要将这些事告诉我知道,但赤眉教暗中怂恿民乱,曹当家怎么没有上禀地方官府?”

曹奉一股寒意从屁股椎串到头顶,陈海语气淡然,他却感受到这淡然语气隐藏杀气,哭诉道:

“家乡持续数年大灾,俄殍遍野、白骨接天,我等带着七八万残民,苦苦挣扎在秋野河畔求存,地方府县不闻不问,去年就饿死三千多人,今年要不是都尉宅心仁厚相助,还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我心里不敢对朝廷不满,但要是将这事禀告上去,就想着地方府县非但会处置,反倒害我们自己徒受猜忌,这才迷了心窍将这事给瞒了下来。但请都尉大人相信,曹奉绝对没有私通赤眉邪徒的异心,也绝知他们这些乌合之众闹事难成,不需几天工夫,朝堂一旦发兵清剿,他们就是死路一条。”

“曹当家,你起来吧,”陈海说道,“朝堂会发兵清剿,但未必能一举剿灭匪祸,我现在不担心曹当家你心里有什么想法,但怕你看到倘若朝廷发兵失利,心里就会有什么想法了,不得不提前跟你说叨说叨,省得你们走上岐途,覆水难收了。”

曹奉听不明白陈海的话,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伏首跪地不敢起来,只是不断的保证道:“曹奉绝不敢有什么想法,小子曹圭年幼,但还算有些眼sè,手脚还算麻利,请都尉大人许他留在身边侍候。”

遣子为质?

见曹奉吓成这样,陪同在一旁的吴蒙、葛同等人,都是微微一笑;丁爽这时候则朝陈海频递眼sè,恨不能通过神念交流,直接跟陈海说这是收附曹氏父子的良机,不应错过。

这一年多来,桃花坞、梅坞堡扩建以及铸造场扩大规模后,都是从这些流民手里收购石料、木料、铁料,这也使得以曹氏父子为首的这股流民,这近一年来,除了开垦数万亩滩地外,还占据北面的一座山岭,也开辟了两座采石场、一座矿场、两座伐木场。

桃花坞北片七八万流民,看上去没有多少精锐能挑选出来,但真要能真心诚意投附桃花坞,为桃花坞所用,桃花坞就能真正在秋野河南岸经营出一片不弱的根基之地来。

虽然曹氏父子市侩了一些,一度还想着去抱董潘、吴雄他们的大腿,但这也是人之常情,不算什么大错。何况这一年来,桃花坞资助屯垦耕种、建造大堤,双方就已经建立了一定的信任基础,收附之事也容易进行。

更关键的原因,他们初到燕京时,要敢收附流民,绝对是自取死路,但丁爽这时候有理由也相信,幕后的神秘人绝对不会介意陈海在京畿建立自己的势力——而陈海这时候建立势力,实际也是为西园第七都新军服务,最终也是效命于幕后的神秘人。

看到丁爽频递眼sè,陈海也明白他的心思,沉吟片晌,跟曹奉说道:“曹圭资质不错,要是在我跟前驱为奴仆,是埋没了他,或许暂时可以跟在我葛师兄身边修行武道,曹当家意下如何?”

葛同虽然投附昭阳亭侯府为部将,陈海却一直以“师兄”相待。

“多谢都尉大人成全,多谢都尉大人成全!”曹奉跪地谢道,又赶紧拉幼子曹圭给葛同叩头行礼。

曹奉起初是没有投附客军的心思,但这一年来看昭阳亭侯府在燕京经营铸造场、兵甲铺颇有规模,心知即便千余道衙兵精锐撤回河西,昭阳亭侯府也不会放弃对铸造场及兵甲铺的经营。

再说了,要是幼子能因此踏上武道修行,也是机缘,要是将来所有成就,他们曹家即便是遭遇到什么措手不及的变故,那丢弃掉这边的根基,举家迁入河西,也不是什么多差的选择。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一章 曹氏父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