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屠氏阀主

第一百五十四章 屠氏阀主

中年文士踏入云雾之中,却不知道他使了什么遁法,转瞬间身影便杳然无踪,仿佛化入云雾之中。

这时候伏蛟岭巅云开雾散,十数里外的西园总管府北侧的典兵校场再次清晰的呈现在陈海、屠子骥、赵融三人面前。

第一到第六都的六万将卒还没有集结完成,猩红sè的旌旗迎风猎猎翻飞,上绘神魔异兽狰狞可怖,即便相距十里开外,陈海犹能看到那些即将出征的将卒对唾手可得的战功,都显得十分振奋。

“这数万将卒踏入大营,迎接他们的真是一场必败之战?”屠子骥压着声音问道。

陈海转回身,见屠子骥脸上略带迷茫之sè,而赵融在经历最初的震惊过后就显得相当的坚定,心想自己要是被踢除出来,大概赵融会是接替他掌握第七都新军的人选吧。

“谁知道呢?”陈海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在文先生面前,总得说些装腔作势的话,才不至于被小看吧……”

要是在秦潼关初见时,屠子骥自然会将陈海的话视为装腔作势,但这大半年来,他与赵融辅助陈海在伏蛟岭练兵,亲眼看着一群乌合之众经过陈海的手,神奇无比的变成一支闻令能入刀山火海、山岳崩于眼前而不变sè、结阵有杀伐之气凝聚的虎狼之师,那此时陈海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绝对不容他与赵融轻视。

第七都此时还显得不够强大,不是底层将卒素养不行,实是还缺少一些明窍境武修骨干,一旦将骑都尉、车骑都尉这一级数的营将补齐,这支虎狼之师就将彻底的张开獠牙,令万众惊心。

或许是暗中观察过第七都新军的表现之后,殿下及文先生才会下决心促使西园军编练的第一次出战必败吧……但事实又果真是如此吗?

屠子骥心里也是迷茫,想着入夜前还要赶回龙昌城去见阀主,就不再伏蛟岭耽搁。

益天帝重新修成破碎的道丹,欲从太子赢丹手里拿回帝权,面对这样的朝堂漩涡,屠氏一直都是模凌两可、不置可否的态度。

阀里除了两位老祖都在这时适巧的坐死关证悟大道之外,阀主屠缺也赋闲退回屠氏根本之地龙昌城颐养天年,但阀里同时也不会干涉族里的子弟个人做何选择。

很显然,只要屠氏子弟不完全从朝堂、京营军撤出来,就不可避免会不同程度的被卷入漩涡之中。

阀主屠缺对诸子弟个人做出的政治选择,从来都是不坚持、不干涉,也绝不会反对,但最终会有怎样的结果跟下场,就要当事人自己去承担,屠氏绝对不会彻底卷进去。

这几乎是所有京郡八族自大燕立朝以来,特别是在涉及帝权皇位纷争之时所一向奉行的策略。

毕竟跟边郡强藩不同,京郡八族主要依附于皇族赢氏,在皇族赢氏内部的帝权之争里,将所有的筹码押到一边,即便是赢了,本身就是王侯之族的八氏,也不可能会有多诱人的封赏,而倘若败了,就极可能意味着是灭族之祸。

这种风险大收益的买卖,不要说京郡八族,即便是县侯一级的宗阀,也是尽可能有多远躲多远。

当然,屠子骥个人作何选择,也无需向阀主屠缺交待。

回到龙昌城,屠子骥过去拜见阀主,说了七叔屠重锦的事情,又说了伏蛟岭练兵的一些琐事,再请求族里联络桃花坞所在的地方官员,解决七八万流民编入府县户籍的事情。

屠子骥在陈海面前将话说得很满,但他知道这事他办不成,却也不确定阀主一定就会让人帮他们去游说地方。

“陈玄真后面的那位这是在引鸩止渴啊,董良这些人都狼子野心,哪里可能真心希望看到国泰民安!真要国泰民安,他们的野心又哪里安放?”

屠缺身为屠氏阀主,因为早年残留下来的未逾伤势,他此时都还不到两百岁,就显得十分的苍老,说一阵话就要猛|喘一阵气,似乎随时都会咽不过气来,肥胖的脸以及红通通的酒糟鼻,谁看了都不会将他与地榜中那些准陆地神仙一级的顶尖人物联系在一起,他让屠子骥坐到身边来,

“不提这些了,我也管不了你们各自选择,也就希望你们都能为自己留些退路。”

屠子骥知道阀主看上去病殃殃的样子,但真遇到什么强敌,就会陡然间变成一头不将强敌撕成碎片不罢休的凶恶蛟龙,问道:“七叔那边是不是还要有人到太尉府活动活动?”

秦潼关失陷,诸将虽然得到戴罪立功的机会,但总之只是一个缓刑,危机还没有彻底解决,万一将来还有人拿这事责难,还有重翻旧帐的可能。

“他都将秦潼关丢了,还有脸要阀里派人帮他到处求情?”屠缺没好气的说道,又是一阵气急,猛咳了一阵,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说道,“我也知道他那榆木疙瘩聪明不了,你真不想看到他去送死,就派人去跟他说,跟着卫於期清剿流民叛军,就不要去争什么功劳!”

听阀主屠缺竟然也如此说,屠子骥震惊的问道:“阀主也以为卫於期此战必败?”

“还有谁这么认为?”屠缺微讶的盯住屠子骥的脸。

屠子骥情知失言,就想岔开到其他话题上。

屠子骥不愿意吐露陈玄真那边的秘密,屠缺也不会强撬开他的口,一双三角老眼狐疑的在屠子骥脸上打转,推测道:

“陈玄真也是榆木疙瘩一个,即便他知道什么,也不会告诉你;赵融层次还是略低了一些,陈玄真背后那位,也不可能提前告诉他什么,莫非是河西那头小凶狼嗅出什么异常来了?不过这头小凶狼要真是吃肉不吐骨头的主,即便是看出什么,也不该跟你这个傻小子透漏天机啊……”

屠缺卡在某个关键处想不通透,抓耳挠腮显得异常痛苦,过了半晌才陡然想明白过来,盯着屠子骥的脸问道,

“莫非是陈玄真身后的那位,已经提前跟这头小凶狼接触了?”

屠子骥不便直接承认,但也没有否认,只是说道:“秦潼关失陷后,七叔原本要直接去太尉府请罪,还是车骑都尉助他收拢残兵,争取戴罪立功的机会;既然阀主不希望七叔太积极了,那我明天就将阀主的话带给七叔。”

“伏蛟岭那边原本是谁都看不上眼的闲棋冷子,现在看来还是有些意思了,”屠缺摸着红通通的酒糟鼻说道,“你见到屠重锦那榆木疙瘩,就跟他说,要想活命,就不要忘了解铃人。”

阀主好打哑谜,但屠子骥还是能听出阀主是要七叔率残部尽可能跟陈海靠拢。

虽然阀主始终不会代表整个屠氏表明立场,但此时说这些话,无疑是倾向往他们这边押更多的筹码。

屠子骥又说起来桃花坞北片七八万流民编民入户的事,屠缺挥了挥手,说道:“你十九叔年轻时,与京兆府左司军赵无泰是患难之交,你去找你十九叔,看他愿不愿意帮你去找赵无泰游说这事。”

屠子骥从阀主屠缺这边告辞,又连夜赶到十九叔屠重政的府邸说起流民编民入户之事。

屠子骥只是想从十九叔屠重政那里得到一封能游说赵无泰的亲笔信函,未曾想却被十九叔屠重政死拽下来陪着喝酒。

屠子骥不是善饮之人,倘若不用真元将酒逼出体外,两坛仙饮醉下肚,就六识迷离,昏昏睡去。

“仙饮醉”不是寻常酒水,乃是屠重政采集上百种灵草仙果所酿,本身也是一种极益修行的灵酒,但饮酒过程中不摧动真化炼化酒中所蕴藏的药力,真可以是神仙都要饮醉。

屠子骥一觉醒过来,精气真元异常完足,一餐酒过后,修为竟然都已经提升少许,可见“仙饮醉”这酒真是名符其实,他睡在东院厢房里,听到外门有人推门,走出房间见十九叔屠重政从外面进来,抬头看日头正偏过头顶,抒着眼睛说道:“这一觉都睡到午后,十九叔要我带给赵无泰的信函可写好了没?”

“你这一觉哪里是睡到午后啊,左司军赵无泰我前天都已经亲自去拜见过了,流民编民入户没有什么问题,但地界就桃花坞北片河滩,不能再越界了……”

屠重政与屠重锦都是相貌粗犷的汉子,在屠氏这一辈嫡支弟子里排行十九,年纪也就比屠子骥大出七八岁,看到屠子骥醒过来迷糊劲还没有过去,都没有搞清楚今日是何时,哈哈笑道:

“你这一睡已经过去五天,五天时间也勉强能将仙饮醉的药力化入你的百骸!”

“我睡了五天?”屠子骥还有些迷糊的脑子顿时给吓了一激灵,急得直跺腿大叫道,“糟糕、糟糕,十九叔你坏大事了!”

“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替你办妥当了,不过多睡了几天,又有什么打紧的!”屠重政笑道。

“我是没有什么打紧的,但是七叔要让你害死了。”屠子骥急吼吼的说道。

“重锦怎么就让我害死了?”屠重政更是疑惑不解,笑说道,“卫於期都已率部重创流民叛军,收复秦潼关,枭首十万,你说说看,重锦怎么就让我害死了?”

“……”屠子骥微微一愣,没想到他醉酒睡了五天,卫於期不仅率部收复秦潼关,还斩杀十万流民叛军,这明明是京营军数年来都难得一见的大胜仗,怎么都不像是陈海与阀主屠缺所说的必败之战啊!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四章 屠氏阀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