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莫争功

第一百五十五章 莫争功

要是别人说卫於期出征必遭大败,屠子骥都不会太当一回事,何况卫於期都已经率部斩获收复秦潼关,获得枭首十万的大捷,怎么看都不像是必败的样子,但这话同时出自陈海及阀主屠缺之口,屠子骥就绝不敢麻痹大意。

胡乱洗漱过一番,屠子骥就牵出黑狡马,待要翻身上马往秦潼关赶去,他要亲眼看到收复秦潼关的战场,才能放下心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没有跟我说清楚呢,”屠重政抓住缰绳不放屠子骥离开,追根究底的问道,“我好意让你多睡了五天,怎么就会害死重锦?”

屠子骥他不想玩世不恭的十九叔知道师尊与殿下太多的机密,但十九叔一副不问清楚就不让他走的姿态,也叫他哭笑不得苦恼异常,骂骂不得,打打不过,苦笑说道:

“我喝醉之前,阀主曾要我提醒七叔,跟在卫於期身边要想保命,就莫要去争功——我原本四天前就赶去见七叔,将这话告诉七叔,没想到在十九叔你这边醉了五天!”

“怎么个叫跟在卫於期想保命就不要争功?卫於期再小鸡肚肠,也不至于会为难我们屠氏子弟。”屠重政越听越糊涂,扣住黑狡马的缰绳,不问清楚更是不愿放屠子骥离开。

屠子骥急得不行,要是修为再能强出两个小境界,一定会将十九叔一脚踹边上去,此时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或许是阀主以为卫於期此战必受大挫,才会要我去提醒七叔吧?”

“阀主怎么会认为卫於期必受大挫?这明明已经是大胜了啊!”

“应该是阀主看走眼了。”屠子骥说道。

“那你又为何急吼吼赶往秦潼关?”屠重政穷追不舍的问道。

“十九叔,你要是有闲,陪我一起到秦潼关看过便知,我哪里有时间给你解释这些问题,我都还没搞清楚呢?”屠子骥问道。

屠重政想想也是,嘬嘴吹出一声啸鸣,就见一匹通体如雪的巨狼直接从后院里横跨数十米的院落纵出,两人翻身骑上雪狼与黑狡马,有如流星般往秦潼关方向奔驰而去。

*******************

黑狡马与雪狼都是能日行三四千里的异兽,气血精力极其旺盛,能连续撒蹄奔跑十天十夜都没有事,屠子骥与屠重政入夜前,就赶到秦潼关。

秦潼关前一片狼籍,昔日巍峨百米的城墙连着两侧的高崖大半都垮塌下来,将这一段狭窄的峡谷堵了严严密密。

这座雄关,自大燕立朝以来不知道损耗了帝国多少心血,多少人力物力,屠子骥没想到秦潼关竟然在短短六七天内就毁于一旦,彻底变成断崖残石下的一座残墟了。

残城之前,血流成河,人头滚滚落下,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尸首残骸,卫於期发往太尉府的捷报说此战剿匪枭首有十万,真是一点都不夸张。

西园军已经退到峡口外将大营驻扎下来,此时仅有少量兵马进入峡谷,到秦潼关的残城前清理尸首。

数以万计的尸首,绝大多数都是流民叛军,只有极少是西园军的将卒,虽然秦潼关被叛军摧毁了,但说此战是大捷,也勉强能说得过去。

屠子骥、屠重政都不在此次西征的序列之中,就不能随便进出大营,经过大营里,让人去给屠重锦报信,他们就进了峡谷,没有等多久,就见屠重锦满脸愤怨的策马往他们这边驰过来。

“都打了胜仗,怎么都还一副哭丧脸的样子?”屠重政笑道,“莫非你这时候就急着想官复原职,让卫於期那老贼给拒了?”

“你们过来作甚?”屠重锦老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在哪里受了气,这时候听屠重政的话也觉得刺耳,没好气的问道。

“阀主几天前说你们此战必受大挫,要子骥赶过来给你报信,劝你莫要争功,但子骥被我拉过来灌醉了四五天,他急得不得了,非要拉我过来一看究竟,怕是你们中了叛军的圈套,都内裤都输掉,”屠重政说话没有遮拦,一骨脑的将屠子骥告诉他的话都倒了出来,摊手说道,“看眼前的情形,阀主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啊!”

“阀主果真要子骥过来劝我?”屠重锦浓眉大眼,被叛军夺去秦潼关后已经几天几夜都没有阖过眼休息,又再经历一番大战,此时疲态尽露,但看屠重政如此说,神sè一凛,将屠子骥、屠重政拉到一边,细问阀主屠缺叮嘱时的详情。

屠子骥又不能将文先生与陈海私会伏蛟岭的事情说出来,含糊其辞的说道:“或许是阀主多虑了。”

“阀主没有多虑!”

屠重锦愤怨的找了一块山石坐下,说道,

“流民叛军突袭秦潼关时,我等被下了禁药,无法摧动真元,但也曾试图组织兵将夺回城门要隘,然而诸多努力都被叛军无情的粉碎。仅仅不到两个时辰,秦潼关城内上万守军就被叛军切割得七零八落,我们才被迫弃城突围。此外秦潼关的防御大阵另设禁制,也是被叛军强行突入,你们觉得卫於期如此轻易夺回秦潼关,真就没有蹊跷?”

“竟然会是这样,”屠子骥倒吸一口凉气,也觉得问题比想象中要严重得多,问道,“七叔你就没有跟卫於期将军禀明此事?”

“我怎么没说?”屠重锦此时更是愤怨得很,吹胡子瞪眼的说道,“卫於期非但听不进我的话,刚刚还当着诸将的面,指责我夸大其辞,嘲讽我是想减轻此前的失城罪责,真真是气死我也!”

“卫於期接下来有何打算?”屠子骥紧问道。

“关城被摧毁后,但还有二三十万流寇往西逃窜。想要将堵塞峡道的残砖乱石清理出来,费时极长,卫淤期想直接率部翻过残墟,去追击叛军。”屠重锦说道。

屠子骥远看倒塌下来的残墟,差不多有三四百米高的样子,六万兵马翻越过来,虽然艰难些,但总比将三四百米高的残墟都清理出来费时要短得多。

只是六万兵马将辎重丢掉,翻越过去容易,但后续的补给就只能依赖秦潼关以西的府县了——偏偏秦潼关以西的府县大部分都残破不堪,卫於期诸将严重轻视叛军的实力,六万大军的补给又将成问题……

屠子骥都不敢再细想下去,直觉得有一股寒意从屁股椎直窜上来。

“老七,你打算怎么办?”屠重政问道。

“卫於期欺人太甚,我自然要去太尉府告他一状。”屠重锦说道。

“老七,你本是待罪之身,这要是去太尉府告卫於期的状,恐怕是必死无疑啊!”屠重政嘿然一笑,说道,“你想想你此时只是区区一小卒,卫於期身为主将,你在背后搞他的小yīn谋,他杀你如捏死一只蝼蚁。”

屠重锦沮丧的坐在那里,知道他真要敢顶触卫於期,不用太尉府那边治他的失城之罪,卫於期真有可能没有顾忌就斩他祭旗。

屠子骥也是沉默不语,细想陈海点破此战必败之时文先生的反应,心知文先生及殿下应该是早就清楚赤眉教与流民叛军的大体实力,却偏偏故意隐瞒,就是要将西园军六万将卒推出去送死,也唯有这样,西园军留守的三都兵马,地位才真正的突显出来。

屠子骥突然发现,他在这样的漩涡里还是太稚嫩了,陈海及阀主早就洞察了这一切会必然发生。

为了大计,他非但不能拉七叔到太尉府去禀明详情,甚至还要袖手看着眼前这兴高采烈的西园军六万将卒翻过眼前这片残墟去送死。

屠子骥现在知道了这一切,心里却并不好受,牵过黑狡马与屠重锦、屠重政在尸海里缓行。

一旦想通透,就能看出更多的破绽,这些被斩杀的流民,兵甲也未免太简陋了,皆还多瘦骨嶙峋,体弱身残,实是叛军丢弃来诱卫於期上当的诱饵;再看秦潼关城,在经过大燕数千年经营之后,竟然能在短短三五天时间就摧毁得如此彻底,就足以说明赤眉教及叛军的实力不弱了。

凡夫俗子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将防御大阵都拆掉?

想通透这些,再看眼前的一幕,屠子骥深深感到赤眉教为了诱卫於期上钩,也真是心狠手辣啊!

“阀主除了劝我莫争功,可还有什么要你转告我的?”屠重锦压低声音问道。

屠重锦已经打消到太尉府状告卫於期的冲动,但仅仅如此还不够,他与秦潼关千余残卒还要随卫於期翻越残墟,进入秦潼关以西的山地追剿流民叛军。

卫於期倘若落入叛军的陷阱,他们同样会陷入九死一生的绝境。

屠重锦即便不关西园新军六万将卒的生死,却总要关心他与秦潼关千余残卒的去留。

“你随便找个借口,或看管辎重、或督运粮草,留在关城以东便就是了,”屠重政嘿然一笑,说道,“反正卫於期也未必就会待见我屠氏子弟。”

“单纯留下,怕还是不妥,”屠子骥蹙着眉头说道,“要是再遭重挫,太尉府必然要真正的拉一些人出来背锅,七叔到时候还是难逃大难啊!”

秦潼关失陷,秦潼关被摧毁、上万虎贲精锐被歼,再加上西园军六万将卒损失殆尽,最终被推出来背锅的人,项上人头怎么可能保住?

“阀主真没有说其他话?”屠重锦这时候也只能先考虑自身的安危,追问道。

“阀主要你莫要忘了此前的解铃人,”屠子骥说道,“但我也猜不到他将如何替你解危……”

屠子骥确实是困惑不解,陈海没有统兵出营的权力,怎么可能帮七叔熬过这次难关?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五章 莫争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