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619章 直面古森

第619章 直面古森

“这个家伙,还真是会给人招灾惹祸啊,不愧是天煞孤星之像,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

他现在大小也是一个天机者了,也算是有一些相面之能,这白愁的身上不但牵扯着极大的因果,最重要的是,他有着很明显的天煞孤星之像,克父克母克妻克子克友。

跟这样的人搅在一处,实在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在白愁离开之后,王通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开始应对眼前的危机。

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应对的,来的人修为都在金丹天以下,王通亦不想和他们过多的纠缠,把自己陷入一个天煞孤星的恩怨之中,所以,他想也不想,直接施展出了幻魔渡虚空的身法,在那些气息到达之前,便已经消失在了屋内,而他离开的方向,正好与白愁相反,以免自己再被牵扯到什么不测的事件当中。

“还真是,修炼了幻魔渡虚空之后,我好像越来越喜欢跑路了。”

数个呼吸之后,彻底将身后追击之人甩开,王通有些感慨起来。

倒不是他害怕这些人,而是现在跑路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本能,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跑路,完全没有与人交手的欲望,这也是他最大的缺点之一。

任何世界,任何强者,都不可能通过一个人的修炼成为真正的强者,在成长的过程之中,需得经过无数次的撕杀,无数次搏斗,才能最终达到武道的至高境界。

但是因为修成了一门绝世的轻功,搏杀这两个字,似乎离他已经很远很远了。

“罢了罢了,这些家伙的修为太低,连金丹天都不到,怎么有资格让我出手呢?”想想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由开始自我安慰起来。

的确,一群修为在金丹天之下的武者,还真的不值得他出手,倒不是说他一定能够胜过这些人,而是因为这些人根本就奈何不了自己,既然奈何不了自己,那自然也起不到磨练的效果,不提也罢。

最近这段日子,他得的好处太多,又是虚空印,又是穹天暗皇图,都需要时间来消息,穹天暗皇图也就算了,不到元婴不需要去考虑,但是虚空印法虽然玄之又玄,却是他现在能够修炼的,如今天下熙熙,闹的不可开交,至少中原地区闹的不可开交,他想离开避避风头。

中原现在乱哄哄的,他的身上又有一大堆的麻烦,自然不想再在这个鬼地方呆了,只是还没有等他确定自己下一步的目标,心中猛的一跳,一股极度不安的感觉袭上心头。

“这是什么鬼?”王通心中大震,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间法则开始扭曲起来。

“该死!”尽管还没有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并不妨碍他以最快的速度闪离这里,身形一动,有如游鱼般的在扭曲的空间法则之间穿越,险之又险的穿过了这一片区域,就在他穿过这一片区域的瞬间,那一处扭曲的空间竟然凝固起来,突兀的出现了一只泼天大手,猛的一抓,所抓的目标正是他刚才所站立的地方。

“我日!”

尽管身法展开,已经闪到了一里开外,但是末法之眼带给他的变态视力仍然清楚的记录着一切。

一枚金钱在他的左手五指之间快速的翻转着,身体更是如鬼魅一般的闪烁了起来,每一次的闪烁,身形都会偏离原本的方向大约三里的距离,这也是他如今幻魔渡虚空的极限速度了,当然,这种速度并不包含他最后逃命的一式渡虚空。

幻魔渡虚空的身法整合了多门轻功绝学,但是本质上还只是轻功罢了,有着自己的极限,但是谁让王通这厮历经四世,掌握过空间法则,这一世虽然实力不行,无法掌握空间法则,但是将空间法则与轻功结合起来,短时间内撕裂虚空,也能达到瞬移的效果。

只是那般做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以他现在的修为,能够施展一次便不错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他是绝不会用这一招的。

刚才那一下子,是对方欺他修为太低,不可能感知到周围的空间扭曲,所以他才会有逃走之机。

却不知道这厮不但对于空间法则非常的灵敏,最要命的是还拥有灵机一现这样变态的神通,一旦有人要对他不利,立马便能够感知出来,提前做出预防,这让他几乎没有被偷袭的可能性,除非有一个天机术高过他的人蒙蔽天机,不过,在这一界,拥有这般天机术的人想来也不会为了他一个小小的灵根天武者做这样的事情。

因此他逃的还算是轻松。

一边逃,左手指间的金钱一直在不断的翻动着,直到他数个闪烁直直的逃到了百余里外之后,翻腾的金钱这才安定了下来,而他的眼中亦闪过一丝明悟。

“竟然是九天观,想不到他们派出的使者实力竟然这么强,隔着这么远便借着我留下的物品气息要将我摄去,这下子可不好玩了。”

想到这里,他的神sè变的严肃起来,略一思忖,再次展开身形,未己,便出现在一处林木茂密的老林之中,在林中寻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将自己身上不该属于王明通这个身份的零零碎碎全部取了出来,深埋到了地下,随后,身体骨骼开始发生一阵阵的“啪啪”之音,不久之后,便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之后,再次施展幻魔渡虚空的轻功,奔行了三百余里,在一处接近白沙公国的边境小城之中停了下来,坐下调息。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周围的空间再次变的扭曲了起来,一只无形的元气大手,凭空出来,将他凌空摄去。

这一次,他并没有反抗,而是任由这只大手将他摄走。

半息之后,王通的身形再次出来,已经到了游仙观的大殿之中。

此时的王通,眼中的迷惑之sè闪动,看了一眼高居殿首的那位年老道士,神情变的古怪了起来,“你是何人,怎么会这里?”

“你就是王明通?”老道士饶有兴趣的将目光放到了王通的身上,“啧啧,短短,几日时间,竟然铸就了灵根,当真是让人吃惊啊。”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观主呢?”王通抬起头,面上现出凌厉之sè,身形一动,竟然闪到了大殿的门口,作出一副戒备的状态来。

“嗯?”看到王通那如鬼似魅一般的身法轻功,老道士也不禁轻咦了一声,“有意思的小子,你放心,游仙观没事,现在你们门主和那些长老们正忙着消化南贤观的实力呢,根本就没有心思管你这个小子。”

“消化南贤观的实力?”王通露出疑惑之sè,抬起头,终于似乎想到了什么,“您,您,您是九天观的使者大人?”

“聪明。”古森满意的笑了笑道,“一来这里,便听到一些关于你的传闻,有些好奇,所以就把你找来问问?”

“弟子王明通拜见使者!”王通深吸一口气,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郑重的施了一礼。

作为道门祖庭之所在,九天观在道门之中便是属于朝廷的角sè,地位崇高无比。

“你很有意思。”古森挺直了身体,对王通道,“你的身家清白,来历清楚,除了突然觉醒了乾蓝灵焰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不过我观你行事,却是谋定而后动,不但修为增长奇怪,于炼药之道上亦是有着出奇的资质,这不像是乾蓝灵焰带来的变化,所以我很好奇,你的倚仗究竟是什么?”

“这……”王通面露迟疑之sè,心中却是将这个古森骂了个狗血淋头,你是九天观的使者好不好,你是道门祖廷的得道高人行不行,你是得道高人啊,一个得道高人有必要对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武者斤斤计较吗?一开口就探老子的底,要把我的底牌给摸出来,你这厮是不是有窥yīn癖啊!

心中大骂着,面上的迟疑之sè愈发的浓烈了起来,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怎么,你不愿说?”古森面sè微微一沉,无形的压力有如实质一般的朝着王通压了过来,“我还有更好奇的,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躲过了我的摄空手,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实力,当真是不简单啊!!”

“呼!!”王通长长了出了一口气,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抬起头,“修为能这么高,皆因觉醒了一种特殊的血脉。”

“特殊的血脉?”古森眼中一亮,露出早知如此的表情。

的确,像王通这种表现,只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夺舍,这王明通有可能被某一个强者的残魂夺舍才会这般突然之间崛起,要么就是血脉觉醒,觉醒了一种极为特殊而强大的血脉,甚至从血脉之中得到了传承记忆,才会有超出常人的手段与修炼速度;三便是撞了某种仙缘,得了上古时代强大的传承,这才能有如此上佳的表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可能。

古森希望是第三种,但是第二种也不错,因为九天观还可以借此机会,再得一英才。

看网友对 第619章 直面古森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