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师巩梁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师巩梁

文先生既然都亲自赶过来,陈海心里也清楚,他这次是要实实在在的接受后军将军樊春的节制,但他也不想事事都听令行事,完全没有半点主动性。

文先生既然问他对后续战事的看法,陈海也不客气,说道:

“最为稳妥之计,我们在秦潼关按兵不动,坐等卫於期率部遭受大挫,我们在这里接受残卒就是……”

“听你的口气,此计看似最为稳妥,但非你心中的最佳之策?”文先生笑道。

“倘若第七都在此战没有作为,凭什么战后能不将残卒交出去?倘若西园军全无作为,又连遭大挫,殿下如何说服朝中大臣、说服太子殿下继续加强西园军,而不是直接将西园军裁撤掉?”陈海目光炯炯的问道。

“你的意思,还要率部越过秦潼关西进?”樊春眉头微蹙的问道。

他的最初计划,后军留在秦潼关附近接受溃逃回来的残军就可以了,这确实也是最稳妥的计策,但听陈海这一说,后军真要按兵不动,是可以接收溃兵,但后续在朝堂之上则会陷入被动。

樊春没想到陈海除了训练新军有一手外,竟还能兼顾朝堂大势。

“你所部一万兵马,越过秦潼关西进,太凶险了些——再者你又如何确定苗赫不会争在你部前面西进?”文先生问道。

“战皆凶险,只需要文先生告诉我能有一线生机,就值得一争。就算再凶险,我想殿下应该也不会就在伏蛟岭布下这一枚棋子。要是殿下都不敢拿其中的一枚棋子冒些凶险,也难成大事,”陈海说道,“至于苗赫,我想他未必愿意吃这份辛苦又无功可争之事。倘若他要争着西进,那就有请樊春节制我等两部一起西进便可以了。”

“流民叛军确实是乌合之众,仓促成军,难有什么大作为,卫於期也是用兵之老将,自然也不会看走眼,”文先生微微一叹,说道,“但据可靠的消息,赤眉教邪师巩梁率近千精锐教众已于半年前就潜入秦潼山中……”

“天师巩梁!”

听到文先生吐露一个听上去极耳熟的名字,屠子骥震惊的问道,“听阀主说先帝八十年前出兵清剿道禅院,天师巩青、巩宝、巩梁等匪首都已被杀灭了,便是阀主也于道禅院一役受到重创,迄今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怎么可能又加入赤眉教掀风作浪?”

“道禅院修死生邪法,才遭剿灭之祸,但也因为道禅院的死生邪法太过诡异莫测,不仅巩梁活着,大天师巩青、巩宝也都未死。而极可能就是他们三人在南域荒蛮之地以赤石染眉,成立太平道宗,才有这赤眉之祸,”文先生说道,“云梦郡藩乱,就有赤眉教众的身影,而在那时候赤眉教早已成势力,殿下最初也是未察,率三师虎贲南征云梦藩乱,才吃了大亏。殿下没有将此事上禀,太子却误以为殿下是有意消耗忠诚于帝君的旧部,而对殿下逾发信任……”

虎贲原有八师七十二都虎狼战卒,其中三师连受大挫,又十数年如一日遭受太子赢丹的打压,最后就剩不到两万人的残兵败将打散编入西园新军。

查阅学宫所藏的典籍,陈海也看到过有关道禅院邪宗的记载,因修邪法,道禅院一脉成为燕州玄修宗门的公敌,最终被皇族赢氏出兵剿灭。

陈海还以为道禅院一脉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没想到道禅院一脉的残留遗孽竟然又借赤眉教起死复生,甚至还暗中培养出如此庞大的实力来,他们以往所见,仅仅是冰山一角。

天师巩梁八十年前就是地榜中的道丹境人物,即便八十年过去,修为还没有恢复过来,也是陈海他们远不能匹敌的顶尖强者。

此外赤眉教卧薪尝胆,数十年来暗中发展的规模也未免太惊人了一些,动辄千余精锐教徒随天师巩梁潜入秦潼山,也难怪英王赢述及文先生、陈玄真以及樊春等人,早就都断定卫於期此战必败了。

流民叛军虽然是乌合之众,卫於期也有道丹境修为,但他们轻敌贸进,压根就不清楚赤眉教有近千精锐教众潜入秦潼山,毫无防备,怎么可能不受大挫?

“陈都尉,你知此详情之后,还决定要率部越过秦潼关西进吗?”文先生水汪汪的大眼睛,盯住陈海问道。

赤眉教潜入秦潼山脉的教徒实力超乎预想一大截,单独率第七都万余悍卒越过秦潼关西进,最终必然会被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屠子骥、赵融都觉得陈海再胆大妄为,这时候也绝不可能想着独率所部进入秦潼山脉。

“未必不可一战!”陈海淡然说道。

“哦,”文先生还以为他将进入秦潼山脉的赤眉教徒实情说出,陈海就应该萌生怯意,却没想从陈海双瞳里所看到的皆是天炎烈焰都无法摧毁的坚毅跟坚定,讶然问道,“为何还要坚持出兵?”

“一切都我刚刚所说,西园军若全无作为,殿下大计难成,”陈海侧过身看向屠子骥、赵融,问道,“子骥、赵都尉,可敢与我一起跨过秦潼关西进?”

“……”屠子骥、赵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从文先生的意态,却是期待他们能率部越过秦潼关,道理就如陈海所说,西园军若全无作为就遭大溃,这足以证明西园军近一年的编练是失败的,很可能事后就被太子赢丹直接裁撤掉,殿下也不能力排众议,保留西园军的同时进行加强西园军,但倘若他们真要率部进入秦潼山脉,真未必能有一成胜算啊。

屠子骥、赵融不想西进,这时候却不能说一个“不”字。

道理刚才也被陈海说出来了,殿下为谋大计,所布的棋子不仅仅伏蛟岭一处,为成大事注定要拿一枚棋子出来冒险,他们作为棋子就绝无退缩的可能。

“我等自然是要与陈都尉共进退。”屠子骥、赵融咬牙说道。

“好!”文先生拍着大腿叫好道,“巩梁虽然曾是地榜中的人物,但起死复生,在云梦诸战里又受重创,伤势没那么容易恢复,也未必再敢以身犯险,却是他手下那些个大祭酒,你们要多加防备。地阶灵剑法宝都是有名有姓之物,殿下不能赐给你们,但此间有十数地阶玄符,或能助你们一臂之力。”

文先生从袍袖里掏出三只锦囊,分别递给陈海、赵融、屠子骥三人。

就算有地级灵剑法宝,以陈海他们这时的修为也无法祭用;相对而言,每人手里能有三五张地级玄符,在关键时刻绝对要比地级灵剑法宝管用得多。

樊春还要留在秦潼关坐镇,但他会将其长子樊成所统领的五百人扈卫营交给陈海节制,以现有的条件,尽可能加强陈海所部的战力。

樊成虽然也仅辟灵境巅峰修为,不比陈海他们更强,但五百人扈卫营,辟灵境武修多达四十人,是樊春为将这些年来,所培养的嫡系精锐,兵甲弓械都要比普通将卒精良得多。

陈海就算是此时的速度培养嫡系精锐,可能要到十年之后,他麾下的扈兵精锐,才能与樊春身边的这支精锐人马匹敌。

樊春将这支嫡系精锐交给陈海节制,也是将他手里的所有筹码都交出来,这绝对比樊春亲自出战,助力要更大得多。

*************************

果如陈海所料,苗赫对越过秦潼关残墟西进完全不感兴趣。

在苗赫看来,卫於期率部在前面必能将流民叛军切瓜剁菜般杀个落花落水,他们殿后越过秦潼关残墟西进,完全捞不到多大的功劳,还会极其的艰苦,他何苦多费这番手脚。

苗赫不愿率部西进,那挺进秦潼山脉,为主将卫於期所率主力殿后之事,自然而然就都落到陈海所率的西园军第七都兵马的头上了。

樊春派人通传卫於期,卫於期也希望陈海能尽快率部进入秦潼山脉。

卫於期不是指望陈海所部能发挥多大的作用,但卫於期率部追击流寇残军已经深入秦潼山脉两千余里,沿途府县城寨都被叛军摧毁得厉害,秦潼山脉深处的岔道又多,他需要有一支后备兵马,确保补给通道不受小股流匪的滋扰。

堆积有三四百米高的秦潼关残墟,训练有素的将卒虽然都能勉强徒手爬过去,但残墟里残砖断石杂乱一片,普通骡马很难跨过去。

陈海他们只能将绝大多数的车马都留在秦潼关以东,仅仅将四五百青狡马及八十余炼有防御法阵的轻型战阵,硬生生的扛过三四百米高的残墟,进入秦潼关以西的峡道。

当然了,陈海率部西进,樊春留在秦潼关坐镇,除了清理残墟外,也不是没有其他作为。

樊春得太尉府授权,可就地征调五万民勇,以补充清理残墟人力的不足。

陈海要求樊春从安置在桃花坞北片河滩地的八万流民里,征调两万精壮,并且要以最快的速度安排这两万民勇翻过秦潼关西进与他们汇合……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天师巩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