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33 滔天的怒火

133 滔天的怒火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花少这人虽然不怎么会打架,但为人也是很傲气的,从小养尊处优的他,从来不会轻易受人侮辱。可是现在,他挨了一耳光竟然不气也不恼,反而一边说好话一边把陈峰往外推,说刘梦有心脏病,千万别把她给吓着了云云。

而陈峰不依不饶,还在门口大声嚷嚷,甚至举起手来作势还要再打花少,和陈峰在一起的几个人也起着哄。看着这个场面,我顿时就火的不行了,昨天已经放了陈峰一马,没想到他还是这么不识好歹,眼看着陈峰举手还要再抽花少,我立刻噔噔噔跑了过去,嘴里骂了句去你妈的,然后狠狠一脚踹在陈峰身上。

我这一脚真是饱含着巨大的怒气,而陈峰身上的伤还未愈,直接就被我一脚踹飞了。围在刘梦教室门口的人都吓了一跳,但是回过头一看是我,又不敢再说什么了。花少看见是我,还叫了我一声,我扭头往教室里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刘梦果然又不对了,我赶紧让花少去照顾刘梦,说陈峰有我来收拾。

花少匆匆忙忙返回教室,而我则再次扑向了刚爬起来的陈峰。

昨天晚上在宿舍我没打陈峰,一来是觉得他已经没资格再让我动手了,二来是不想让陈老鬼抓着我什么把柄。现在我就顾不了那么多了,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花少白挨那一巴掌,所以上去对着陈峰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陈峰一开始还想反抗,但他有伤在身,完全不是我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我干趴在地了。旁边虽然也站着几个他的哥们,但是没有一个敢过来帮忙的。我甩了陈峰几个巴掌,又狠狠踢了他几脚,一边打一边骂:“服了没有?服了没有?”

陈峰当然不服,还一个劲儿的在骂我,让我有能耐就把他打死。我怕门口闹得太乱,又把里面的刘梦给惊着了,所以就把陈峰往楼梯口拖。拖到楼梯口,我又往他脸上抡了几拳,但是陈峰依旧不老实,还对我骂骂咧咧的,气得我一脚把他踹到楼梯下面去了。

这回陈峰伤的不轻,躺在地上不动弹了,我回头就跟他的那几个哥们说:“还愣着干嘛,还不把他带走?!我告诉你们,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就不是这么轻了!”

那几个人这才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抬起陈峰就走,就这陈峰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我,说我是个没力气的废物等等。等他们回班以后,我才又来到刘梦的教室门口,看到花少正坐在刘梦身边安慰着她,在花少温声细语的陪伴下,刘梦的脸sè缓和了好多。

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花少才出来了,脸上的巴掌印还很清晰,他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嫩,像女孩子的脸一样,所以看着就更明显了。我问他有没有事,他摇摇头说没事,我又说:“这样不行啊,没其他办法了?”

花少知道我说的是刘梦,因为我们这些人经常要打架,刘梦要是动不动就犯病,肯定不适合跟我们在一起。花少沉默了一下,说道:“有办法,我准备带她转学,去城里读高中。”

我本来想的是让花少暂时远离一下刘梦,等我们的事彻底解决以后就没这些麻烦了,结果花少直接说要转学,我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当时就有点懵了,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从开学到现在,我交的朋友不少,但其中最走心的无疑还是花少。在他面前,我几乎没有任何秘密,一向对他都很坦诚,有什么事也会第一时间找他商量,而他也在我困难的时候多次帮助过我、支持过我。我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经很难用文字去描述了,什么铁哥们、铁兄弟之类的都不适合,可以说我现在最信任、最依赖的人就是他,是真正的灵魂之友!

之前瓜爷走的时候,他还跟我说没关系,他会陪我到底的。我也从来没想过他会离开,我一直以为他会始终在我身边,和我一起把陈老鬼给干掉,直到站在这个镇的巅峰。现在只差最后一步了,花少竟然说要转学,他说得实在太突然了,让我猝不及防、接受不了,心里像是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勒得我几乎喘不上气来。

像是看出我在想什么,花少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轻松地说:“没事巍子,我走了以后,你一样可以干掉陈老鬼的,你看现在有那么多人帮你,乐乐、韩江、龟哥,而且还有老猪和你舅舅,你战胜陈老鬼是迟早的事!我虽然不和你在一起了,但是我会默默为你加油的!我去城里,又不是出国,坐车来回也就几十分钟,还是可以随时见到面的……”

说着说着,花少突然说不下去了。他的眼睛红了,语气也有点伤感,同时低下了头,轻声说道:“巍子,对不住了,实在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看花少这样,我就知道他心里也挺不好受的。我本来准备了一大堆话想挽留他,可在他说出那句“对不住”后,我就把所有的话都咽进了肚子里,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花少来我们学校本来就是为了刘梦,现在他的目的达到了,而且刘梦还有病在身,呆在我们这里肯定不合适,转学是她最好的选择,花少这么做无可厚非。而且我知道,花少现在心里的难过并不比我少,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会离开。他也是确定我这现在已经慢慢走上正轨,没了他并不影响什么,所以才下定决心离开的。

我知道花少的脾气同样很硬,当初我决定称霸高一的时候,一开始的优势并不明显,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站在了我这,中途有过几次挫折也从未轻言离开。包括面对后来的胡风和陈老鬼,他也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我的,没有丝毫犹豫。

他对我的情义绝对重如泰山,这一切我都牢牢记在心里,片刻都不敢忘怀。现在,他为了刘梦能有个安稳的环境要转学离开,身为兄弟的我又怎么能拖他后腿——凭他的能力,换个环境一定可以过得安稳,在这就是被我给连累了的,第一顿打都是因为我才挨的。

现在的他确实不得不走,虽然我已经是这学校的天,可我却给不了花少想要的安稳生活。毕竟陈老鬼毕竟还没除掉,昨天晚上能来一个老鼠,那谁知道今天晚上或是明天晚上还有谁会过来?而且我们和陈老鬼迟早还有一场恶仗要打,万一在这之中,刘梦不小心出点事该怎么办,谁又负得起这个责任?

想通了这些,我顿时感觉释怀不少,我长长地松了口气,纵然有千言万语要对花少说,但到嘴边就只剩下一句话了:“什么时候走?”

花少抬起头来,目光里露出许多惊讶,显然他也做好了被我挽留的准备,没想到我最终却这么干脆果断。

“就这两天吧,我会尽快办手续的。”花少说道。

我笑了起来:“这么着急,人家父母同意你把他们女儿拐走吗?”

我一笑,气氛就轻松了好多,花少也笑了起来:“已经打过电话了,他们同意。以前都是一个院里的,又有我爸我妈作保,对我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我举起拳头,轻轻在花少肩上砸了一下,说你可以啊,没白来这上半年学,竟然被你拐回去一个老婆。

说到这个,花少反倒有点蔫了:“也没有啦,刘梦现在还把我当妹妹看……”

我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说你可要努力啦,尽量多在她面前展现一点阳刚之气,尽早把你的梦中情人拿下!

花少挺直了背,认真说:“拿不拿下倒无所谓,只是她小时候保护过我,现在该轮到我来保护她了……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花少的眼神坚定,语气铿锵,没有人会怀疑他的决心。

我又笑了起来,说好好好,能让咱们的花花大少从此浪子回头、改邪归正,刘梦也算是功德一件啦,可是救了不少无辜女生!

和花少开了好一会儿的玩笑,才终于把那些伤感的气氛全部都消除了,我相信凭我们俩的关系,无论将来走得多远、多久不见,这份感情也不会有丝毫改变,因为它已经深深烙在我们彼此的心里。

这就是兄弟,永恒的兄弟,用热血和青春浇灌出的情义之花,又怎么会因为距离和时间而发生枯萎?

不过我并没忘记来找花少的目的,和他聊了会儿天之后,便跟他借了手机,给老猪打了一个电话。

虽然昨天我们的计划很好,但谁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变故,所以我还是亲自问问老猪,看看老鼠到底怎么样了。

老猪告诉我,一切都很顺利,老鼠已经“消失”掉了,只是现在陈老鬼还没发现异常,只以为老鼠是被我打败以后心情抑郁,躲到什么地方喝酒去了,过几天就会再出现的。而陈老鬼并不知道,老鼠永远都不会再出现了。

谈到老鼠被干掉,老猪也挺兴奋,说第一步进行的很顺利,接下来他会继续努力,把陈老鬼身边另外两个大将也搞掉,这样再除陈老鬼就能事半功倍。老猪告诉我,在这期间,让我一定要耐心等待,千万不要做出任何触怒陈老鬼的事来,避免陈老鬼先对我下手。

“尤其是陈峰,你俩现在在一个学校,陈老鬼虽然不让我们管他儿子,但你要是真把陈峰给弄出什么事来,哪个当爹的能不急?我知道以那小子的脾气肯定少不了惹你,但你尽量能忍就忍,顾着点咱们的大局,知不知道?”

我说知道,放心吧叔。

虽然这两天我和陈峰没少发生矛盾,还打了好几次架,好在我下手一直都有分寸,还不至于把陈老鬼给引出来。挂了电话以后,我便把手机还给花少,花少还跟我开玩笑,说我就是手机克星,有几个手机摔几个手机。

“这不还有你吗……”话没说完,我就闭上了嘴巴。一想到以后再也靠不上花少了,心里不禁有点发苦。

“手机送给你啦。”花少突然一笑,将他的手机塞到我的手里。

“哎,你……”

“我用不着啦,每天都有姑娘给我打电话,烦不胜烦。正好你帮我劝劝她们,就说我已经有了生命中的挚爱,不能再陪她们一起玩了。”花少摆摆手,潇洒地转身走进刘梦的教室。

看着手里的手机,我颇有点哭笑不得,当初还说每一个姑娘都是他的天使,结果说变心就变心,真是叫人没辙。花少的手机是红sè的,不光颜sè骚气,功能也多,还能拍照和录像,非常科技化。

我刚要把手机收起来,就有电话打了过来,里面果然传来一个哭哭啼啼的声音。

“啊,花少啊,他死了,有事给他烧纸吧……”我一边说一边下楼。

乐乐他们听说花少要走之后,还提议给他办个送别宴,我说算了,让他踏踏实实地守在刘梦身边吧。因为有过老猪的告诫,我打定主意不再招惹陈峰,还让乐乐他们也都收敛一点,结果没想到他还是找上来了,而且这一次会闹得那么大。

那是第二天的下午,我正在教室上课。虽然我头上还悬着一个陈老鬼,但是因为期末考试就快到了,我这学期基本都没怎么好好学习,所以决定在最后几天猛地跟进一下,所以听课格外认真。

就在这时,我们班的门突然被人狠狠一脚踹开。

自从我在这班以后,我们班的门就没少被人踹过,我们班学生都有条件反射了,一下就跳起来往两边躲。我惊讶地抬起头,发现竟是陈峰闯了进来!

陈峰是一个人进来的,他的一张脸上充满愤怒,就好像谁欠了他钱似的。陈峰浑身还是伤痕累累的,但这一点都没影响他身上几乎滔天的怒火之气,他一进来,就怒气冲冲地朝我走了过来。

陈峰显然是来找我事的,我现在一看见他就头大,跟个狗皮膏药似的老缠着我,关键是我还不能拿他怎样。我一下就站起来,说:“陈峰,你有病是吧,就那么乐意被我打?”

陈峰噌噌噌走到我身前,伸手就抓住了我的领子,同时朝我怒吼:“说,你把老鼠弄到哪里去了?!”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老鼠现在确实“消失”了,可这怎么也赖不到我身上啊,那天晚上好多人都看见我把老鼠放了。而陈峰现在眼睛通红、语气愤怒,就好像认准了老鼠消失的事和我有关,我用力把他推开,说去你妈的,老鼠是你家的狗,他去哪了我怎么知道?

结果陈峰还是不依不饶,再次朝我扑了上来,还伸出拳头往我的脸上砸。我忍无可忍,又一脚将他踹开,说你有病是吧,是不是没事来讨打的?

陈峰怒号一声,像一头发狂的雄狮,猛地从旁边拎了个凳子朝我扑过来。我赶紧摸出怀里的钢管就挡,但是钢管哪有凳子势沉,还是被他压了下来,重重砸在了我肩膀上,疼的我龇牙咧嘴的。而陈峰还不停手,仍旧挥舞着凳子朝我砸过来,他现在真是视我为眼中钉了,下手特别的狠,直接就要往我头上砸。

我也怒火中烧,侧身躲开他的攻击以后,甩手一家伙就往他脑袋上砸。但是砸到一半,又反应过来不能这样,这样很容易打出事来,所以又狠狠一记侧踢干到陈峰背上,一下就把陈峰抽的飞了出去,轰隆隆撞塌了一片课桌。

结果陈峰的气势还是不减,再次站起咆哮着朝我冲来。就在这时,花少、韩江他们听到动静也冲进来了,一窝蜂地就朝陈峰冲了过去,陈峰现在真是疯了,手里的凳子乱挥乱舞,好几个人都被他给打伤了。

我看这样不行,赶紧冲了上去,趁着他不注意,用手里的家伙狠狠抽在他的背上。

这一下,陈峰终于体力不支倒在地上,我们的人也迅速一哄而上,对着陈峰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我也怕他们打出事来,赶紧适时地就劝住了,众人退开以后,我就看见陈峰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除了还能呼哧呼哧的喘气以外,基本上就不能动了。

不过他的眼神还是非常可怕,通红通红的像是地狱里的烈火,仿佛想把这里通通烧尽。我走到他面前,说:“陈峰,我不想搭理你,你干嘛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就因为我现在惹不起你爹,你就能这么欺负我?”

陈峰咬牙切齿:“王巍,你别装蒜,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把老鼠弄哪去了,为什么他现在一点信儿都没有?!”

从老鼠那天晚上失踪开始,到现在已经两天一夜,陈峰觉得不对劲也很正常。而且之前就听老猪说过,老鼠和陈峰差不了几岁,两人基本是一起长大的,所以感情特别深厚,陈老鬼都还没有太大的反应,陈峰就火急火燎地找上我了。

看陈峰这样,仿佛认定了老鼠的失踪一定和我有关,但我肯定不能承认,直接骂道:“你有病是吧,老鼠到现在都没信儿和我有什么关系,那天晚上是打了一架,可我放他走了,好多人都看见了。而且后来我回宿舍,你不是也见我了吗,这几天我就没出过学校,我怎么知道老鼠去哪了?是不是他败在我的手上,自己觉得没脸见你爸,悄悄跑了?”

那天晚上和老鼠一战,我故意当着众人的面嘲讽过老鼠,说我要是他的话早就一头撞死在地上了,这也给他后来的失踪埋下伏笔,好像他真是因为没脸见陈老鬼才自己跑的。结果陈峰完全不信我这一套,他看上去更加的愤怒了,一双眼睛瞪得很大:“放屁!老鼠对我爸忠心耿耿,他就是吃了败仗也不会不联系我爸,更不会不联系我!肯定是你把他弄死了,你在外面还有兄弟,趁他一个人的时候弄死他了,是不是?!”

我的心里又狂烈地跳起来,陈峰这推理能力还挺强的,除了凶手没猜对意外,其他都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当然,我面上还是装得若无其事,说:“你少给我泼脏水,你要是觉得我杀了人,就叫警察来抓我吧,你看警察会不会理你?”

“啊!”

陈峰突然又咆哮一声,再次跃起朝我扑了过来,好像恨不得现在就把我杀了。但是花少、韩江他们就在旁边,一窝子人顿时又把他给撂翻在地了。

陈峰虽然被拳打脚踢,但是嘴里仍在不断地骂着,认定我就是杀了老鼠,还说要把他爸给叫过来。我听得心烦意乱,就让他们把陈峰给丢出去。韩江问我用不用再打,我说别打了,别让他进来就行。

杨帆、韩江他们便把陈峰抬起,丢到教室外面去了。陈峰在外面还叽叽喳喳地乱,但是韩江他们守在门口,不让他再进来。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陈峰在外面打电话,用很大的声音说道:“爸,你快来我们学校一趟,王巍把老鼠给杀了!”

听到陈峰这么说,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没想到他没有任何证据,就跟他爸这么说了。我想出去阻止他,但是一想这样不是欲盖弥彰吗,而且我就算一时挡得住他,也不可能一直都挡着他。

我正发愁该怎么办的时候,就听见陈峰在外面高喊:“是真的啊爸,你相信我!老鼠到现在都没音讯,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什么叫王巍没有这个胆子,他可是小阎王的外甥,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爸,你就相信我一次吧,你必须要把王巍宰了给老鼠报仇啊!爸,你不要再害怕小阎王了,现在你人比他多、钱比他多,为什么还要怕他?!”

说到这里,陈峰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我正奇怪怎么回事的时候,就看到窗户外面,陈峰突然把手里的手机给狠狠摔掉了,显然是陈老鬼把电话给挂掉了,他给气成这样的。

我在心里松了口气,还好陈老鬼不相信陈峰。

不过我知道,这事瞒得了一时,肯定瞒不了一世。有陈峰这么一说,陈老鬼就算本来没这么想,也开始怀疑我了。于是我立刻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老猪,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让他自己小心。

等我发完短信,外面已经没了声音,花少他们进来告诉我说,陈峰走了。我说嗯,走就走了吧,大家都回去吧,继续上课。

人都散了以后,教学楼很快就安静下来,终于恢复了正常的上课秩序。刚听了会儿课,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几乎震天的怒吼:“王巍,给老子滚出来!”

我心里一惊,立刻预感到事情不对,猛地扑出教室,果然看到陈峰正怒气冲冲地站在走廊上面,他的手里还抓着刘梦,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也横在刘梦的脖子前面……

看网友对 133 滔天的怒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