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一十一章 诚意

第两百一十一章 诚意

没有太久,聂天就从‘胸’口那一个记载着碎星决上篇的六芒星印记退出,不敢继续感悟。。更多最新章节 。

——因他的‘精’神力已流失大半。

但,这一番对碎星决的感悟解析,却让他明悟了碎星决的基础修炼法‘门’。

不再领悟碎星决的他,重新集中注意力,根据先前明悟的修炼法‘门’,来导引着洒落的星光,汇入灵海内的星辰漩涡。

那星辰漩涡的旋动,变得忽快忽慢,时而停止,时而反向旋动。

&nbsp* ;点点逸入漩涡的星光,经过一种神秘方式的淬炼,渐渐变得凝聚而‘精’纯,时有一滴滴星液,沉淀于那星辰漩涡的涡旋之底。

星辰漩涡和他灵海内的三个灵力漩涡不一样,他运转炼气诀时,纳入的灵气,经过一次次的‘精’炼以后,被洗涤的灵气,会从灵力漩涡之底飘逸而出,在丹田灵海的外沿出现,一层层朝着中央汇聚。

后天境的修炼,似乎就是不断‘精’炼着灵气,一次次重新洗涤净化。

被‘精’炼过的灵气,会呈现更浓郁的雾态状,重新在灵气海洋内显现。

但是以碎星决来吸扯而来的星光,通过那星辰漩涡的凝炼以后,似凝结为了“星液”!

星液是液态的,和雾态状的灵力有着本质‘性’的区别,蕴藏着的力量似乎更加的奇特。

不仅如此,通过星辰漩涡而‘精’炼的星液,也没有‘混’入灵气海洋,没有和那些雾态状的灵力有任何的‘交’集。

一滴滴的星液,最终都沉淀在星辰漩涡的涡旋之底,渐渐化为一小片由星液汇聚的水洼。

时间匆匆,漫长的黑夜,终于走到了尽头。

夜幕消褪,白昼降临。

旭日初升时,聂天依然能感觉到,有零星的星光洒落,可他修炼碎星决的速度,导引星光的效率,则是大大的下降。

待到天空彻底放亮,聂天修炼的修炼,变得愈发缓慢。

他终于从一段较长时间的修炼中,慢慢地醒来,停止了碎星决的感悟。

他心神内检,仔细‘洞’察身体状况,发现经过这一阵子的苦修,他丹田灵海内的灵力,已恢复了七七八八。

星辰漩涡内,也形成了浅浅的星液水洼,涡旋之底的星液,似能随时调用。

只是,他之前消耗了大半的‘精’神力,也只是感悟了极小部分的碎星决上篇,只解析出‘精’妙掌控星辰漩涡,去凝聚星液的方法。

至于星液的妙用,如何使用,他暂时还没有头绪。

在他睁开眼时,他感觉颇为疲惫,立即知道‘精’神力的消耗不少。

“你醒了?”

旁边,安诗怡最先觉察到他的动静,马上中止了自身的修炼,笑容妩媚地看向他。

安诗怡的手中,握住几块灵石,应该也处于恢复状态。

她一开口,姜灵珠也顿时惊醒,‘迷’‘迷’糊糊地望向聂天,道:“咦,天亮了。”

和安诗怡不同,这姜灵珠……并非是以灵石恢复力量,而是太累了,竟然在修炼时忍不住睡了过去。

刚从天‘门’返回不久,就连续赶路,中途没有休息,还遇到了高阶妖魔格鲁特,不断抵御魔气。

她的‘精’神状态,无法保持长时间的清醒,她必须以睡眠来恢复。

“嗯,刚醒,你们都没有事就好。”

聂天笑了笑,环顾四周,看到洪璨、封罗和厉樊等天‘门’的回归者,都聚集在血宗的黎婧身旁。

黎婧没有讲话,静坐于地,似在听洪璨等人讲述天‘门’内的凶险。

血宗的虞彤,乖巧地坐在她师傅沈琇身旁,似乎始终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看到他从修炼中醒来,那虞彤几乎立即看来,脸上的神情,显得颇为复杂古怪。

许多境界低微的血宗‘门’人,分散在四周,正在清理着战场。

被低阶妖魔冲击的,残垣断壁的血宗宗‘门’,到处都是崩碎的落石,有的落石压着低阶妖魔的尸体,有的石块下方,乃血宗‘门’人血‘肉’模糊的躯体。

血宗的‘门’人,脸‘sè’惨然,有的强忍着痛苦,有的则是低声痛泣。

先天境的强者,表情麻木,似习以为常,并没有流‘露’出异常。

黎婧身旁的那些人,全部一脸的淡漠,没有因血宗的损失,而掀起心中太多的‘波’澜。

将周遭场景打量了一番,聂天突然看向身后,旋即发现那一头骸骨血妖,静静地平躺在地,身上虽有浓烈的气息味道,却没有生命的‘波’动。

他于是明白,在他调息恢复时,他注入骸骨血妖心脏的生命力,终于耗尽了。

骸骨血妖若想被唤醒,他需要以同样的方法,将其鲜血内蕴藏着的生命之力,灌入到骸骨血妖心脏。

想到这儿,他一言不发地,从储物手环内,将一块块灵兽‘肉’取出,大口吞食。

含有浓郁生机的灵兽‘肉’,通过他肠胃的吸收,能帮助他将消耗的血‘肉’之气补充,他分离出身体的鲜血,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较快的再次凝结。

“厉樊,你去‘交’代一番,就可以领着姜灵珠离去,亦或者继续留在我血宗了。”黎婧忽然道。

凌云宗的厉樊,长身而起,一脸无奈地来到聂天身旁。

“聂天,你唤醒了骸骨血妖,惹了一点麻烦。血宗的黎前辈,想要将你永远留在血宗,向我们凌云宗要人。”厉樊到了聂天这儿,叹息一声,就将黎婧的决定道明,说道:“我回去后,会禀报师傅和师叔祖,看他们如何决定。”

“什么?”聂天脸‘sè’一变,“她要我成为血宗的‘门’人?”

厉樊苦笑,“骸骨血妖对血宗太重要了,他们绝无可能让身为掌控者的你,领着骸骨血妖返回我们凌云宗。如今离天域情况不妙,那一头骸骨血妖的存在,可能会影响到大局,所以……”

他摇了摇头,颓丧道:“我恐怕就算是你师傅,面临如此困局,都可能被迫答应她的条件了。”

聂天突然呆住。

姜灵珠静坐一旁,这时垂着头,也不再讲话。

就连她也意识到,在离天域遭遇大难,急需要强大力量时,黎婧的这个提议,有多么的恰到好处。

“妖魔横行大地,黑云城……会怎样?”

从厉樊口中,知道离天域的状况极其糟糕以后,聂天所想的只是他外公和大姨聂茜的安危。

在他的生命中,也只有聂东海和聂茜,才是对他最重要的人物。

巫寂也算一个,但他相信以巫寂的实力,就算是在离天域最差的情况,应该也有自保的能力。

他所担心的,就是一部分低阶妖魔扫‘荡’各个人族城池时,聂东海和聂茜会被低阶妖魔撕杀。

“我不知道。”厉樊眉头深锁,“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等我返回时,我会尽可能去搜寻你外公和大姨的下落。你绝对无法离开血宗,无法离开黎婧那‘女’人的视线,我会尽我所能的帮你,让你外公和大姨不受其害。”

停顿了一下,厉樊补充:“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

聂天脸‘sè’黯然,他想了一下,就将储物手环内,他从那些外域强者得来的种种修炼的材料,一股脑儿地堆积在厉樊面前,“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用途不大。我跟在那黎婧身旁,应该也用不着,你全部带走吧,就当是我为凌云宗那些同‘门’做的微不足道的贡献。”

厉樊深深看了他一会儿,也没有客气,将所有材料都收走,然后才说:“你留在黎婧身旁,应该不是一件坏事。以后等离天域的局势稳住了,你也不是没有机会重返凌云宗,我会带着灵珠回去,你自己珍重。”

“厉叔,你也保重。”聂天道。

“嗯。”厉樊起身,领着姜灵珠,就打算离开。

这时,血宗的黎婧,突然吩咐沈琇,道:“沈姐,你护送他们返回凌云宗。还有,聂天的那两个在黑云城的亲人,你留心一下,尽可能找到他们,将他们带回我们血宗。”

聂天和厉樊的对话,她似乎听的一清二楚,好像她始终都在关注着聂天的动静。

“明白。”沈琇也站起。

聂天身旁的安诗怡,见厉樊和姜灵珠要走,也一脸不舍地站起,道:“我和你们一道。”

“不必了。”厉樊摇头,道:“血宗抵御了一‘波’妖魔的侵袭,短时间来看,这里应该是整个离天域最安全的地方了。你们灵宝阁和凌云宗虽然汇合了,但我们想要突破妖魔防线,踏入凌云宗的宗‘门’,其实并不容易。”

“我安家,也在黑云城啊。”安诗怡道。

厉樊愣了一下,然后深深叹息,道:“好吧。”

他知道安诗怡放心不下安家,也放心不下她妹妹安颖,明知道前途凶险,也准备迎难而上。

聂天知道安诗怡心意已决,也明白他绝对无法离开血宗,只能无奈道:“姐,保重,后会有期。”

“你也是。”安诗怡明眸一黯。

“宗主有令,我护送你们离开。”沈琇飘然而至,看了聂天一眼,说道:“我会亲临黑云城,只要你外公和大姨没死,我会将他们活着带回血宗。”

“多谢。”聂天站起来行礼。

他知道沈琇的实力,在血宗仅次于黎婧,有沈琇这句话,厉樊和安诗怡前往凌云宗的途中,应该不会有事。

他外公和大姨只要没事,以沈琇的实力,从低阶妖魔的手中将两人救回,问题应该也不大。

血宗,因为他能掌控骸骨血妖,因为他愿意安分留下,对他展现出了足够的诚意。

不久后,沈琇就领着厉樊、安诗怡等人,从血宗离开,灵宝阁的邱衡,也和他们一道儿。

玄雾宫的一行人,在血宗解围,知道玄雾宫那边情况还好后,也选择离开血宗。

只有灰谷,明知道宗‘门’破灭,才选择依然留着血宗。

狱府的洪璨和鬼宗的邹毅等人,都决心和黎婧一道儿,等休养两日后,就去鬼宗的宗‘门’,和那边狱府的强者,共同抵御妖魔的主力军。

半日后,血宗就恢复了安定,一部分血宗的‘门’人,没有理会倒塌的宫殿,而是收集妖魔的鲜血,准备重启化血大阵。

将血宗大局稳住后的黎婧,裙角轻摆,优雅地来到聂天身旁,道:“我现在传授你血经的御妖术,让你能真正控制骸骨血妖。”

……。

看网友对 第两百一十一章 诚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