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35 手下留情

135 手下留情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听到陈峰提出这种要求,我的心里顿时一紧,我说老鼠被我的人绑到废弃工厂了,本来就是骗他的,现在上哪去打电话让他听老鼠的声音?

看我犹豫,陈峰还以为老鼠出什么事了,又有点疯狂起来,冲着我大吼大叫:“你打啊,你为什么不打!”手里的匕首也不停地发着抖,感觉随时都要捅到刘梦的脖子里了。

之前我独自跟着陈峰出来,曾经跟花少保证一定会救刘梦出来,现在的我身上倍感压力和责任,如果刘梦真的出个什么三长两短,就算花少不责怪我,我自己也会内疚死的。我只能尽量安抚着陈峰的情绪,让他不要着急,说我现在就打。

“快打,快打!”陈峰大叫。

在他手里的刘梦也不知是不是刚吃过药的原因,现在看上去总体还算比较平静,只是一张脸依旧惨白无比。我只希望刘梦千万别出事情,只好慌乱地把手机拿了出来,当着陈峰的面随便拨了一个号码,我本来打算假装打不通,好再拖延一下时间,结果陈峰又叫起来:“你要是敢说打不通,我保证刘梦下一秒就会死!”

陈峰现在是真疯了,似乎我想什么他都能马上猜到。当然也可能是他成长在黑势力家庭中的原因,对这些小把戏都烂熟于心,所以才步步克制我的行动。我心急如焚,看陈峰现在的状态确实很不稳定,我一点都不怀疑他敢真的杀了刘梦。

我想起之前我舅舅和陈老鬼的交锋,我很想像我舅舅那样做出一副完全不在乎刘梦生命的模样,再用各种恐吓之语威胁陈峰,说些要“杀掉你上三代、下三代”之类的话,但我又没有我舅舅的那种狠辣气魄,担心会弄巧成拙,反而激得陈峰真的下手。

此时我们两个在学校门口,彼此之间距离不过数米。学校门口很热闹,摆着很多摊子,而且人来人往,而且我俩又是这里的大名人,几乎没有人不认识我们的。我们这么一对峙,自然又引来很多围观。

“那不是陈峰和王巍吗,这是怎么回事?”

“听说陈老鬼最近把王巍的势力都连根拔起了,怎么两个孩子又闹到一起去了?”

“陈峰怎么还绑架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是谁,王巍的女朋友吗?”

“应该不是吧,我见过王巍的女朋友,是个叫唐心的女孩!”

四周响起一片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而他们完全帮不上我,反而让我更加心乱如麻。陈峰又大叫起来:“你他妈的到底打不打?!”

“打,打!”

我赶紧拨出了号码,这号码是我胡乱拨的,肯定不可能打得通,里面传来“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的提示音,而我还假装正在等待对方接听。不一会儿,我便说道:“喂,是我,老鼠现在怎么样了?”

看我拨通电话,陈峰顿时紧张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同时大叫:“按免提啊,老子要听声音!”

我只好把免提打开,这本来就是个空号,里面自然是一片忙音,好在四周也特别乱,陈峰压根听不到声音。陈峰又冲我大叫:“走近一点,我听不清楚!”

我便握着手机,朝着陈峰走了过去,我俩之间本来就只有三四米的距离。我越走越近,同时假装对着电话说道:“你们让老鼠说一句话。”

陈峰稍稍偏了下头,努力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但是四周依旧乱个不停。陈峰大怒,冲着四面骂道:“都给老子消停一点……”

趁着这个机会,我猛地一甩手,手里的手机便狠狠朝着陈峰的脸砸了过去。虽然我和陈峰距离很近,但花少的这个手机很小、很轻,完全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当然,我也不指望这个手机能伤到陈峰,我只希望能让他分一下神就行。

果然,被手机砸到的陈峰,脑袋稍稍往后偏了一下,我也趁机使劲往前一冲。虽然只有短短几步的距离,却决定着刘梦的生和死,我爆发出了浑身上下的潜力,整个人如同一张紧绷的弓,脚下也好像踩了风火轮,一瞬间就冲到了陈峰的身前。

我举起一条胳膊去撞陈峰的脸,试图遮挡他的视线,另外一只手则迅速抓向陈峰握着匕首的手腕。这么一冲、一撞、一抓,陈峰的身子便往后闪去,刘梦也因此终于脱离他的束缚,我用肩膀狠狠把刘梦撞到一边,冲她大叫:“快走!”

其实我的行为非常冒险,因为现场的情况实在太危险了,陈峰的匕首就紧紧贴在刘梦的脖子边上,只要稍微一个不小心、不注意,这匕首就可能扎进刘梦的脖子,从而酿成不可挽回的恶果。但是我已经别无选择,只要再稍微迟上一会儿,陈峰的匕首就要捅下去了!

所以这险,我不得不冒。

好在总得来说还算比较成功,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在走。这动作是我在一个香港警匪片里看到的,里面的警官就是这样制服了一个劫持人质的罪犯,当时就深深印在了脑海里,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我把刘梦撞开以后,便大声叫着让她快走,不过刘梦的身体太虚弱了,竟然“啪”的一声摔倒在地。而陈峰也反应过来了,这家伙虽然已经伤痕累累,但是此刻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一点都不比我小,猛地抬起膝盖来朝我肚子狠狠一撞,我便“哇”的一声弯下腰去,而陈峰则再次朝着刘梦扑了过去。

我肯定不会让他得逞,于是又强忍着腹部疼痛,伸手便抱住了陈峰的腰,同时又将他狠狠往地上摔。扑通一声,我们两个一起倒在地上,一番挣扎之中,我突然觉得自己腹部一凉,接着深入骨髓的疼痛便扩散开来。

我低头一看,鲜红的液体已经涌了出来。

我知道自己挨了一下,而且不知道伤的有多重,只看到粘稠的液体不断流淌出来。这一瞬间我有点慌了,虽然我也试图拿匕首捅过人,但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而且被人捅也还是第一次。

而陈峰好像杀红了眼,竟然一个翻身之后,再次拿着匕首朝我捅来。我伸出双手,死死抓住他的手腕,同时膝盖疯狂地往他肚子顶去。

陈峰本就伤痕累累,刚才的爆发也只是瞬间的力量而已,被我狠狠顶了几下之后,陈峰明显气力不足了,手里的匕首也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而我当时太害怕,也太慌乱,脑子里一片空白,就怕陈峰又犯过劲儿来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顺手抄起地上的家伙便往陈峰身上扑了过去……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陈峰已经完全不能动了,就躺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气,两只眼睛也瞪得很大。再看他身上,已经桖迹斑斑的了。

我不知道陈峰怎么样了,我只知道我制住他了。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粘稠的液体仍在不断流淌出来,力气也在极快地流失着,但是也比现在的陈峰强太多了。我捂着肚子上的伤口,回头去看旁边的刘梦,她还虚弱地躺在地上,正往我们这边看着,一双眼睛里充斥着无边的恐惧,花少要是看到这样的她估计要心疼死了。

四周哗啦啦围过来一大片的人,有人喊着快报警、快报警,也有人喊着快叫救护车。又有一片脚步声传来,原来是花少、乐乐他们出来了,有人赶紧把刘梦扶起,也有人朝我这边跑了过来,花少扑到我身前,紧张地摸我的伤口,哆哆嗦嗦地问我怎么样了。

看我被捅了一下,又流这么多桖,花少真是吓坏了,一张脸也变得无比惨白,确实非常地担心我。我摇摇头,又握住花少的手,说我没事,你赶紧去看看刘梦怎么样了。

花少回头看了一下,已经有好几个人把刘梦扶了起来,刘梦的状态也非常不好,但是看着并没有什么大碍。花少抓着我的手,说:“王巍,刘梦没事,你放心吧……”说着说着,他的眼睛都红了,泪花也浸染了他的眼眶。

我骂了声操,说我还没死呢,你至于这样吗。

这时候有好几个人都跑了过来,嚷嚷着要把我赶紧送到医院去。唐心也过来了,看我这样直接就哭了出来,问我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相比我这的热闹,旁边受伤更重的陈峰那边无疑冷清很多,根本没有一个人去关注他。别人不关心他,我却不能不关心他,我只怕自己刚才下手太重,他要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陈老鬼肯定不会放过我的,那无疑就打断老猪的计划了。

所以让他们也去看看陈峰怎么样了,把他也一起送到医院去。众人便分成两拨,一拨要来抬我,一拨去抬陈峰。但是这时候,乐乐跑了出来,说我们的内脏可能受到损伤,不要轻易搬动我们的身体,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已经有人叫过救护车了,现在安心地等救护车过来就行,还是交给更专业的医护人员来抬我们两个。

在这事上,乐乐显然更有经验,于是大家便把我和陈峰放下来,乐乐又给我们上了一点止血的伤药,焦急地等着救护车过来。自始至终,唐心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虽然陈峰曾经也是她哥,但是她现在眼里已经完全没有陈峰了。

学校门口的马路上挤得到处都是人,我和陈峰躺在最中间的地上,两个人挨得特别近。我回头看他,发现他也在看我,只是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怨毒之sè,似乎恨不得将我撕碎。看他虽然浑身是伤,但还是这么有气势,我也稍稍放了点心,希望这家伙能撑到医院。

平心而论,陈峰这次受的伤不比上次被瓜爷伤的轻,我怀疑他过后估计又要在医院里躺上半年了。至于我,虽然也挨了一下,但我觉得自己还行,再配合李爱国的伤药,或许一个礼拜就能好了。

在等待救护车的过程中,四周围着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兄弟都聚在我的身边和我说话,他们怕我昏过去,也是用心良苦。这次我冒着生命危险把花少的梦中情人救出来,无疑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就更重了,我现在虽然躺在地上,可他们看向我们的眼神里还是充满敬仰。

刘梦被花少搀扶着走了过来。刘梦已经缓了好多,她泪眼汪汪地蹲在我身前,说王巍,谢谢你了!

花少也握着我的手,同样的泪眼汪汪,说巍子,从今天开始,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花少动情的话语感染着四周的众人,好多人的眼睛都微微红了起来,显然觉得跟着我是跟对了。而我作为一个老大,能在大家心里拥有这样的地位,也让我觉得非常开心,所以说这一下真是挨得值。

我也握着花少的手,说兄弟,只要你和刘梦都好好的,我就满足了,咱这还是太乱,你赶紧办了转学手续走吧。

花少还要再说什么,旁边突然响起陈峰不冷不热的声音:“你们谢他干嘛,难道不该谢谢我手下留情?”

看网友对 135 手下留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