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左津谷

第一百六十二章 左津谷

走到这一步,樊成也是豁出去了,奉令回到监视敌军的前锋所部,就进行做战前准备。

除了青狡马以上的异种骑兽,普通战骑都没有办法直接冲上地势崎岖的西岭高崖,樊成就让所部三分之二扈兵下马持盾戟结阵,簇拥百余精骑,最先往西岭杀去。

陈海又马不停蹄的将吴蒙、周钧、冉虎、吴景林等将喊过来,吩咐他们说道:

“我会率扈卫营及第一战营强攻谷口,冉虎你率第二战营从右侧后跟上,绝不可有丝毫的犹豫。我若战死,冉虎代替我指挥全军;冉虎战死,周钧、吴景林你们依次接掌指挥权,一定要野持到屠子骥、赵融他们率主力过来。我们必须一战夺下谷口,拿下左津谷——不然牺牲那么多的将卒,都没有一丁点的意义!”

冉虎想领第二战营打头阵,但真要想一鼓作气击溃谷口列阵的大群叛军,陈海麾下扈卫营百余精锐是不可或缺的战力;而紧随侧后翼进攻,第二战营的压力也不小,冉虎也就没有去争什么。

诸将心里也清楚,陈海一上来就将所有能调动的兵力都压上去了,一点余力都没有留,他们至少要支持一个时辰,屠子骥、赵融才能率后续的主力赶到参与作战——万一他们后继无力,阵脚提前被打溃,迎接他们的将是万劫不复的绝境。

他们中无论谁战死在沙场上,都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然而听陈海这次要直接站在最前面,还安排他若战死后的指挥权序列,诸将就觉得热血沸腾、战意在胸臆间澎湃。

待樊成率部顶着落石滚木冲上右翼的西岭,陈海他本人则翻身下马,直接将寒霜淬金戟拿在手里,站在最前端,亲率上千悍卒组成的锥形战阵往前推进。

左津谷的峡口虽然有驰道通过,但已经被叛军挖坑堆石、布下太多的障碍,地形又狭仄,不利于战骑冲突,第一战营的将卒都只能将战骑弃在身边,结成步卒战阵一步步往前的推进,欲将挡在谷口的叛军阵列无情的撕裂摧毁。

右翼山崖的上叛军已经被樊成率部冲乱,但左翼山崖太险峻了,短时间内很难冲上去,陈海只能率部贴着右翼悬崖往峡口推进,与左翼山崖尽可能拉开距离。

即便如此,左翼山崖上的叛军将一块块数百斤甚至数千斤重的巨石,从两三百米的高崖上推落下来,坠地后巨石四分五裂,四溅的碎石就像怒射的石弹往陈海他们这边扫射过来。

陈海尽可能多的将炼有防御法阵的轻型战车部署在左翼,但防御法阵所撑起的一面面灵罩也支撑不了多久,甚至还有巨石远掷到战车的上空,防御灵罩只能支撑一两下就湮灭破碎,无法再用。

好在陈海率第一战营很快就通过左翼山崖的落石覆盖范围,甚至可以从侧翼,组织弓手,射杀山崖上的叛军,为后续兵马推进扫清碍障。

“嗖嗖嗖!”峡口的叛军配备大量的弓箭手,这时候箭矢如雨攒射过来。

没有办法快速将十数乘战车调到前面来,陈海与左右将卒在前排则是手持巨盾,结成盾墙往前推进,就听见箭矢乒乒乓乓的射到铁盾上,纷纷被弹落;偶尔也有数箭,狠狠的刺入铁盾,甚至穿透老韧的蒙皮及足有一寸厚的精铁板,从另一端露出锋利的箭簇,可见叛军中也不乏箭术高手。

盾墙丝毫不乱,上千将卒一步步推进,同时清理身前的碍障物。

或绕过那些挡在路中间大如屋舍的巨石,将拒马木栅斩断推到一旁,或将大块的断石推入深坑里,一步步的清理、打通向叛军进攻的通道。

在这么近的距离,猩红的兕兽战旗就在陈海身后迎风飘展,叛军自然不难辨认出陈海的主将身份,但叛军起初还有所犹豫,似乎难以想象车骑都尉级的主将会直接捉刀上阵。

待陈海率上千将卒推进到谷口三百步范围之内,箭矢就开始更密集的往他这边攒射过来。

箭雨参差不齐,绝大多数箭矢散射过来,既谈不上整齐,也没有什么力道,无法对陈海造成多大的干扰,从中可以看出绝大多数流民叛军还是缺乏足够的训练,剑戟弓械都相当简陋。

不过,陈海也不会因此就大意,叛军既然格外重视他们,就不会指望一群乌合之众能挡住他们的步伐。

陈海持戟上阵,打一开始就感觉到有两道不弱的气机,会不经意间就往他身上锁来,这说明敌阵里至少有两名能直接影响他人神魂的明窍境强者。

这二人应该都是赤眉教祭酒或大祭酒一级的人物,以此推测,眼前这两三万叛军里,这时候混入的赤眉教精锐教徒应该不会低于百数。

而就是如此,陈海心里更是笃定,赤眉教既然都如此重视他,也只能派出这么点精锐教徒,看得出他们的实力还是有限。

陈海一边与左右将卒结阵往北推进,一边借盾墙的空隙观察敌阵的情形。

在峡口叛军里有一位黑甲将格外显眼,身材高大,虽然还比不上蛮奴铁鲲那般恐怖般的魁梧,却要比陈海高出半头,站在叛军之中就像一截铁塔冒出头来。

黑甲将满脸络腮胡子,横肉上皆是伤疤,不知道经历多少血战还能生存下来,此时他一脚踏在一块半人高的山石上,手持一张暗金sè微芒浮动的雕花巨弓,身边专门力士捧着两堆铁簇箭,看得出这些铁簇箭都是特制,堪比床弩所专用的弩箭,但要更细长一些。

黑甲将每射一箭,都发出如虚空被撕裂般的尖锐啸鸣,惊魂荡魄,离弦之铁箭仿佛黑sè闪电,下一刻就直接射到眼前。

通玄境将卒,即便是装备上等的盾甲,也都挡不住这样的利箭,吴蒙、孙不悔等人不得不摧动灵剑,才勉强将这一支支像黑sè闪电似的利箭挡住、撞落下来。

不要说辟灵境玄修弟子,明窍境强者体内的真元都是有限,吴蒙、孙不悔等人要不是轮替着摧动灵剑、法宝,他们中将没有一人能挡住黑甲将射来十箭,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是太吃亏。

黑甲将以肉身气力开弓射箭,可能射三五百箭都不会力歇,但哪怕是吴蒙、孙不悔等十人联手,却未必能封住这三五百箭,还是要尽快贴上去近身搏杀,才能利用他们这边精锐战卒在绝对数量上的优势,将其缠死。

黑甲将身边还有一个瘦小身影,枯黄的脸皮,唇下飘着三撇山羊胡子,身后背着一柄黑鞘剑,人看似不起眼,但偶尔往陈海这边看过来,三角眼里透漏的却是毒蛇般的狠毒光芒。

这时候此人见陈海正组织弓手射身后山崖,三角眼里寒芒一闪,双手掐诀,就见一道透明的玄篆在他的掌心稍闪即逝,天地间元气无声的震荡起来。

非半步踏入明窍境的玄修,都不能感觉到杀机在半空中弥漫。

陈海却恰到好处的抬起头来,就见数十道似小蛇似的雷光电孤在他的头顶上空凭空滋长出来,又在极瞬间聚成一道手臂粗细雷柱,仿佛一支银sè雷矛往他的头顶刺来。

陈海人在战阵之中,不能随意避让,也不想摧动惊扰太大的九焰腾蛟印,直接抬起手里的巨盾,就想去试试这道雷柱的轰杀威力有多强。

轰然巨响,一寸厚的淬金盾直接被这道雷柱轰得四分五裂,陈海直觉双臂酸麻剧痛,双臂的筋肉应该被难以想象的反冲巨力震伤了,他整个人都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这山羊胡子少说有明窍境中期甚至更高的修为,正面对敌,陈海还是要差上一大截,他的肉身再强,也不可能接二连三的去承接这强悍雷柱轰击,而明窍境强者能震荡天地元气,持续作战的能力,显然要比普通武修强得多。

不过,在战阵之中,陈海却不是单打独斗。

孙不悔、吴蒙等人看见陈海竟然胆大到徒手以凡铁之盾去接这道雷柱,都吓了一跳。

“嗷!”

蛮奴铁鲲怒吼着从陈海身后冲上去,补上陈海被雷柱震退后留下来的盾墙空隙,看到山羊胡子这时候双手再结法印,铁鲲毫不犹的将手里的战戟高高举起,也要以肉身去接引雷矛,避免再劈到陈海的身上。

孙不悔、吴蒙也不管陈海同不同意,都直接掷出两道符篆,就见两道水波似的灵芒往陈海身上笼罩过去,极瞬间在陈海的铠甲额外形成两道金刚秘符甲;同时又有数人将六甲秘盾符掷出,在铁鲲及陈海的头顶结出更大坚实的灵盾,至少先替陈海化解下一击再说。

他们不能让陈海再冒险了,免得陈海被叛军中隐藏的强者直接枭首刺杀,他们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看到山羊胡子还想再御雷柱去轰击陈海,无数将卒皆怒吼,随着阵旗变换,加快往峡谷推进的速度。

天师巩梁早就派专人将陈海的画像送来,要他们防范此人,虽然山羊胡子不认为陈海真就重要到要天师巩梁直接重点关照的地步,但这时候也能看出击毙陈海,的确能重创眼前这路西园军的士气。

何况能以凡铁之盾接下他这银链雷矛的辟灵境武修,他这辈子还第一次见到,怎么都不能容此子活下来,将来成长为大患!

然而山羊胡子再次手结法印,想去震荡天地雷罡元气凝聚银链雷矛时,却发现天地间的雷罡元气似乎已经被某种无比磅礴的气机锁住,变得纹丝不动,他再也不能借用,而同时这气机朝他侵凌过来,令他心里难受到极点,差点直接向这股磅礴到极致的气机屈服……

怎么会是这样?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二章 左津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