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38 快去找小阎王

138 快去找小阎王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龟哥、潮哥等人的突然出现,我并不觉得意外。之前老猪带人扫荡了我们的地盘和势力,只留了一条贫民街给我们,我们的主要力量也藏在那里。这里距离贫民街也不是太远,步行十多分钟就能赶到,所以龟哥他们来的正是时候。

看到龟哥他们过来,我的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自己今天算是保住了。龟哥他们将这里团团包围起来,虽然只有四五十人,但是对付陈老鬼这十来个人应该绰绰有余了。

果然,在看到周围的人后,陈老鬼的脸sè迅速沉了下来,不过他并没有慌张,而是回头看向老猪,眼神里透着一点疑惑:“你不是说将他们都清理干净了么,就算还剩一点,也不至于这么多人吧?”

我的心里砰砰跳了起来,看到龟哥他们来了以后,我光顾着松了口气,却忘了我们现在应该是隐藏起来的。现在大家突然现身,也难怪陈老鬼会起疑心了,我有点紧张地看向老猪,不知他能否度过这个难关?

“这……”老猪微微皱起了眉,显然也不知该如何解释现在的状况。

这事确实事发突然,就算老猪是老江湖了,也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只能唯唯诺诺地说:“可能,可能他们藏起来了吧……”

现在事态紧急,就算陈老鬼对老猪起了点疑心,也最多认为他是办事不力,不可能因为这个当场发作什么,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便回头看向龟哥,冷声说道:“老龟,咱俩也算是同龄人了吧,当年也是一个圈子里的。我一向挺看得起你,怎么你越活越回去了,现在竟然跟了一个孩子?”

龟哥笑了一下,说道:“陈老鬼,难为你还记得我啊,以前在街上见过你几次,你眼都不看我一下,还以为你早把我给忘了,真是荣幸。没什么,就是觉得王巍这孩子可以,跟着他还挺有前途的,所以就卖卖命了,发挥发挥余热。”

陈老鬼摇了摇头:“老龟,你跟着他有什么前途,现在他已经穷途末路了,跟着他也是死路一条。这样吧,你跟着我干,我分你几个场子,包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怎样?”

龟哥轻轻叹了口气,说陈老鬼,他们都说你看人很准,我看也不过如此嘛,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觉得,我能做出那种事来?

陈老鬼不说话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龟哥。

放在二十多年前,两人算是一个圈子里平起平坐的大哥。但是现在已经今非昔比,陈老鬼镀了金身走上巅峰,手里握着许多产业;而龟哥却卑微到犹如地上的尘埃,曾经差点连饭都吃不上了。尽管如此,龟哥仍旧面无所惧地直视着陈老鬼,似乎和二十年前的他别无二致。

“那你的意思是,确定要和我做对了?”陈老鬼的声音幽幽响起。

“不是我要和你做对,是事赶事赶到这了。陈老鬼,不好意思,王巍虽然年纪小,但我既然跟了他,就得叫他一声大哥,就得尽到我做兄弟的责任。”

龟哥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且掷地有声,到底是老江湖,和周围那些看到陈老鬼就几乎吓到尿裤子的学生可不一样。包括潮哥,虽然他眼睛里有点畏惧的神sè,但也直挺挺地站在龟哥旁边,没有轻言后退。

说完这番话后,龟哥便摆了摆手,几个汉子便朝我走了过来,准备把我带走。

“我看看今天谁敢动?”陈老鬼一脚踏在我的头上,恶狠狠地盯着四周的人。我的脸疼不疼倒是其次,就是他的鞋底臭烘烘的,熏得我差点呕吐出来。看到这带有侮辱性的一幕,四周好多人的眼睛都红了起来,愤怒的火焰在每一个人的心里燃烧。

而那几个准备将我带走的汉子也站住脚步,面sè犹疑地回头看向龟哥。龟哥皱眉说道:“陈老鬼,你不是准备绑架这个孩子吧,周围可是有不少人看着呢,你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份吧?”

“孩子?”

陈老鬼冷笑:“就在前几天,你嘴里的这个孩子统一了不少的势力,要不是我发现的早,这个孩子估计连我都干掉了。【择天记吧少年王】而且你也说了,这孩子虽然年纪小,可你也得叫他一声大哥,就必须尽到做兄弟的责任。怎么,救人的时候就是大哥,被我绑架了就是孩子?老龟,你双重标准玩得挺溜啊?”

这陈老鬼的嘴皮子功夫也不错,直接就把龟哥说得哑口无言了,而躺在地上的我立刻放声大叫:“龟哥,不要管他,让兄弟们一起上,直接把他给干了,看看他要怎么样!”

平心而论,这次确实是干掉陈老鬼的最佳时机,平时我们连他的行踪都摸不到,就算知道他在哪里,也是防守森严、守卫重重,很难攻到他的身边。而现在,陈老鬼只带了十多个人过来,我们的人是他的好几倍,这会儿就将他干掉肯定划算,也用不着再等待老猪辛苦筹谋的计划了。

而老猪就站在陈老鬼的身边,只要他突然袭击陈老鬼,再加上龟哥等人的迅速冲击,肯定能把陈老鬼给料理了。我冲龟哥喊完话后,便立刻看向了老猪,我觉得以老猪的聪明,肯定知道我在打什么主意。

但老猪只看了我一眼,便把眼睛挪到一边去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而龟哥已经领悟了我的意图,以为我已经和老猪商量好了,便高喊到:“大家一起上,救出巍子!”

龟哥一声令下,四周的汉子立刻朝着陈老鬼冲了过来,喊杀声也直上云霄,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而我焦急地看向老猪,希望他能赶紧下手,率先料理了陈老鬼。

而老猪还是不动,就好像这事和他无关似的。

四周喊杀声震天,龟哥手持一柄匕首冲在最前,他的眼睛红通通的,直奔陈老鬼而来。

“我他妈的看看谁敢动?!”

陈老鬼突然一声暴喝,他的声音不大,却充满了无上的威严,甚至盖过了现场的喊杀声。接着,他的手里便出现了一支黑漆漆的手枪,枪口正对着直面而来的龟哥。

原来陈老鬼有枪!

我终于知道陈老鬼为什么一直那么淡定了,哪怕是看到龟哥的人重重包围之后,也只是斥责了老猪几句,根本一点都不慌张——肯定啊,有这玩意儿在手,他又怎么会慌?

我记得我第一次被老鼠绑到山里的矿场时,陈老鬼就曾用枪指着我的后脑勺,这家伙好像是枪不离身的。而我们虽然混了这么久,地盘拿下不少,人也多了不少,可从来都没有这个玩意儿,就连刀都没有几把,出去打架还是钢管、铁棍等物,和陈老鬼一比就好像原始社会和现代社会的区别。

而我也知道老猪为什么一直无动于衷了,他是陈老鬼的身边人,当然知道陈老鬼手上有这玩意儿,所以肯定不会冒这个险。

陈老鬼的枪一出现,局势立刻发生了改变,刚才还喊杀声震天、准备大杀一场的众人纷纷安静下来,并且不少人的眼睛里都露出恐惧的神sè。我手下的这帮人,虽然也都敢打敢拼,都是不畏生死的好汉,可说到底也只是底层混口饭吃的混子,枪这玩意儿距离他们的生活实在太远,猛地一见确实有点慌张,潮哥吓得甚至往后退了几步,腿都哆嗦起来。

包括四周好多看热闹的,看到陈老鬼手里的枪以后,都吓得开始往更远的地方跑,有人可能不怕刀、不怕棍,可有谁不怕这玩意儿的?

唯一面sè不改的只有龟哥,仍旧直直挺着胸膛。但即便是龟哥,在面对黑漆漆的枪口,也不禁微微皱起眉头。

“老龟,咱们已经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了,何必还要在我面前充什么大头?行了,赶紧带着你的人撤吧,我要把王巍给带走了。”陈老鬼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里更是充斥着张狂和跋扈。

他冲旁边的那两个汉子使了个眼sè,那两人便弯下腰又来抬我。

“等等!”龟哥突然大叫。

龟哥的声音一起,现场再次安静下来,众人齐刷刷看向龟哥,连我都挺奇怪他想干什么。陈老鬼微微皱起眉头:“怎么?”

龟哥的目光沉着,直视着陈老鬼的脸,说陈老鬼,你这枪里有几颗子弹?

听到这个问题,陈老鬼反而笑了起来:“怎么着老龟,你想学黄继光,用胸膛挡子弹么?你对王巍的忠心程度远远超过我的想像了啊。行,我告诉你,我这枪里有五颗子弹,要不你来试试,能不能挡得住?”

龟哥咬了一下牙,冲着四周大声说道:“巍子平时对咱们不错,没他的话咱们还在贫民街里混吃等死,是他唤醒了我们的热血,是他带领我们走向更加广阔的天空,是他给予了我们前所未有的光明和荣耀,现在他有了危险,我们能不能坐视不理?!”

“不能!”四周爆发出一阵响彻天空的吼叫。

龟哥继续说道:“好,那也大家听到了,陈老鬼的枪里有五颗子弹,也就是说他最多只能干掉五个人,对咱们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而且他还不一定就能把人打死!现在,我征集四个人和我一起站在这里,用胸膛挡下陈老鬼的子弹,其他兄弟趁机救出巍子,有没有人愿意这么做的?!”

“有!”

之前被打倒在地的花少毅然站了起来,并且第一个发出声音,朝着龟哥走了过去。花少被揍得鼻青脸肿,可是依旧挡不住他现在潇洒的气势,这个曾经信奉“谁都不得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公子哥,现在也拥有了一身混不吝的热血,第一个面无所惧地站在了龟哥身边。

一开始听到龟哥的主意时,我就觉得太糟糕了,我怎么可能让五个兄弟为我送死?但是还不等我驳斥,花少第一个就站了出来,我面sè震惊地盯着花少:“你……”

“巍子,不要觉得是你之前救了刘梦,所以我才站出来的。就是没有刘梦,单凭咱们俩的关系,我也必须得站出来,所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说过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

“我靠,稍稍慢了一下,就让你给领先了,你这风头出的真是时候!”

我还想再说一句什么,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之前同样被打倒在地的乐乐也跳了起来,一溜烟就窜到了龟哥和花少的身边,虽然他也被暴打了一顿,但是看着依旧生龙活虎。

“还有我!”

人群中,又一个声音响起,竟然是小刚走了出来。龟哥、花少、乐乐对我这样我能理解,可是小刚……

不光我不能理解,大家也都不能理解,各自奇怪地看着小刚。小刚走到龟哥身前,冲着乐乐说道:“如果你死了,我活着也没意思,不如一起下了地狱,再继续斗!”

“好啊!”乐乐豪气干云地说道。

“现在有四个人了,还差一个,谁还肯来?!”龟哥目光炯炯地看着四周。众人被龟哥的话语所震动,各个都有点跃跃欲试,但终究还是没敢迈过这道坎儿,毕竟这可有关生死,不是随便一冲动、一热血就完事了。

“我,我来……”一个声音突然结结巴巴地响起。

这个声音微弱而又渺小,而且还透着恐惧和害怕,要不是四周太安静的话,根本没人能注意到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一起,众人立刻齐刷刷看了过去,竟然是潮哥!

之前陈老鬼刚把枪亮出来的时候,众人大多被吓到了,潮哥也是反应比较大的一个,本应和龟哥并肩站在一起的他,都悄悄躲到人群里去了。现在,站在人群里的他依旧瑟瑟发抖,但还是慢慢地走了出来,而且走得极慢,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

龟哥皱着眉头:“你行不行,不行就退回去!”

“谁说我不行了?!”

潮哥突然挺直胸膛,快步走了几下,站到了龟哥的身边,虽然他的身子依旧在发着抖,但是站稳以后就没有再挪过步子,而且直面看向了陈老鬼。

之前龟哥、花少、乐乐、小刚四人肯站出来,大家还不觉得有多稀奇,因为他们给大家的印象一向都很刚硬,而且和我的关系也最瓷实,能站出来并不奇怪。可是潮哥,虽然也是一方大哥,却是出了名的滑头和胆小,他的站出实在令人费解。

“你们看我干什么?!”

潮哥注意到大家的奇怪眼神,忍不住又挺了挺胸膛,大声说道:“就像龟哥说的,巍子虽然年纪小,但他毕竟是我们的大哥,身为兄弟出来保他有什么奇怪的么……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们不相信,但……

看着众人依旧讶异的目光,潮哥突然叹了口气,声音也低了下来:“你们都知道我高子潮以前是什么德行,也就在贫民街吃得开一点,吓唬吓唬商户还行,去了别处谁都看不起我,不是被这个扇耳光就是被那个踹屁股。我自个都觉得活着没多大意思,每天就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地过着,有时候想想都不如死了算了。

但是巍子看得起我,让我跟了他,他不仅给了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生活,还让我感受到以前从未体会过的尊严!对,我年纪是一大把了,可跟王巍一比真是狗屁,他身上的热血、执着和坚持,无时不刻都感染着我,我愿意为巍子这样的大哥卖命!这,就是我高子潮,虽然胆小、窝囊、懦弱,但是人敬我三分,我必回七分,巍子待我恩重如山,今天这个枪,我挡定了!”

“好,真他妈是条汉子!”龟哥大力地拍着潮哥的肩膀:“以后谁敢再看不起你,老子第一个和他过不去!”

坦白说,潮哥能站出来真是我没想到的,之前我虽然拉他入伙,但那确实是没办法,手头就那几个人可用。如果还有其他选择,我估计都不会搭理他,这人实在太滑头了,总感觉不可靠。

但是现在,真的让我看到了另外一面的潮哥,这就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吧——这句话虽然是贬义的,但我觉得用在这里还挺合适,我以前确实低估了潮哥,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刚硬的一面。这也让我明白,人是真的不可貌相,只要我以诚待人,定会换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而潮哥这番话出口,感染力竟然比龟哥之前那一番话还要强烈,在他主动站出来后,四周立刻起了一阵骚乱。

“我来!”

“我也来!”

“没有巍子,就没有我的今天!”

呼喊声此起彼伏,杨帆、韩江等人纷纷都朝这边走了过来,而龟哥大叫:“我们五个人就够了,你们就站在那里,一会儿把巍子救出来,知道没有!”

“好!”众人齐声呼喊,声音几乎震撼天地,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盯向了陈老鬼,准备下一步的夺人行动。

从没有一刻,能像现在这样让我们的人这么齐心过。说到这里,还真要感谢陈老鬼,是他让我们的人更加团结,让我们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和气势,连枪都不怕的他们,又怎么会怕陈老鬼?!我仿佛可以看到我们的未来,有这样一支不畏一切的虎狼之师,还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的脚步?!

“好,那大家就上了!”

龟哥气吞山河的一声令下,和他并排站在一起的花少、乐乐、小刚、潮哥四人,便面sè坚定、眼神决绝,带着一身威不可挡的气势,朝着陈老鬼走了过去……

而陈老鬼,并未因为我们的气势而有丝毫畏惧。在他眼里,我们本来就是一批微不足道的势力,虽然他总是口口声声地说我差点将他干掉,但其实他从来没有真正看得起我过,一直觉得我这样的蝼蚁怎能和他这棵大树较量?

所以现在,他面对龟哥等人的气势,不仅没有觉得害怕,反而让他更加的愤怒了。他的手指叩在扳机上,冲着龟哥等人怒吼:“好,既然你们一心求死,那我就满足你们吧!”

与此同时,陈老鬼旁边的老猪等人也都纷纷做好准备,要和四周的人狠狠干上一架。就在这场恶战将要一触即发的时候,一直躺在地上心情复杂、默不作声的我突然高喊一声。

“住手!”

我的一声高喊过后,龟哥等人便站住了脚步,陈老鬼也低头看向了我,所有人都齐刷刷朝我看来。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陈老鬼,你能不能先把脚挪开,我有几句话想说。”

陈老鬼微微皱眉,把脚挪了下来。

我伸手抹了下自己的脸,也趁机把眼角的泪水逝去,刚才的一幕着实震撼了我,也让我感受到了大家对我的一片赤诚,我王巍能有这么一帮铁打的兄弟,这辈子,值了!

尤其是龟哥的话、花少的话、潮哥的话……无一不让我心中感动,我真的很谢谢他们,虽然他们一再说是有我才有他们的今天,而我却认为正是有了他们,才有今天的我!

就这么一帮赤诚、忠心的兄弟,我又怎么忍心看着他们为我送死?不行,绝对不行,我不能做出这种事来,哪怕我今天就是要挂掉了,也绝不允许自己的兄弟白白送死!

于是我看着龟哥,认认真真地说道:“龟哥,带着大家回去吧,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的!”

龟哥一脸诧异:“巍子,你……”

“这是我的命令!”

我打断了龟哥的话,面上也凝聚了几分严厉之sè:“如果你真把我当大哥,现在就带着大家回去,听到没有?!”

“巍子,不要这样啊……”

“是啊巍子,我们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不就是挨一枪吗,我们挨得起……”

四周再次响起一片嘈杂的声音。

“都给我闭嘴!”

我的一声喝下,四周纷纷安静下来,我的目光通红,看着众人说道:“这是命令,每一个人都要执行!”

我的语气严厉,带着重重不可抗拒的威严,龟哥也没办法了,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大家撤吧。”

接着,他又直视陈老鬼,恶狠狠道:“陈老鬼,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巍子怎么样,别说小阎王怎么样,我老龟第一个不放过你!”

陈老鬼笑了起来,顺手把自己的枪一收,说道:“很好,我等着你。来人,把王巍带走!”

一直守在我旁边的两个汉子俯下身将我抬起,送到了前面的一辆面包车里。这辆面包车是经过改装的,后排的座椅被拆空了,我就被扔在这里。我肚子上虽然挨了一刀,但是因为之前已经上过止血的药,所以现在血已经不流了,但伤口还是痛得要死,浑身都没力气。

陈老鬼、老猪和另外两个重要的兄弟也上了我这辆车,其他人则坐了另外一辆车,慢慢驶离了人山人海的现场。窗外,龟哥他们露出不甘和愤怒的眼神,可是他们也无可奈何。

车子缓缓前行,我看到龟哥在和花少他们说话。

我听不到他的声音,却能看到他的嘴型。

“快去找小阎王!”

看网友对 138 快去找小阎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