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罡雷狱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罡雷狱

屠子骥、赵融策马驰入左津谷,见谷口血流成河、尸骸堆积如山。

缓缓策马而过,屠子骥细数除了三千多伤残战俘外,谷口附近差不多堆积了近三千具衣甲简陋的尸骸,没想到第七都初试锋芒,就收割了这么多的生命,而己方伤亡微乎其微。

周钧、冉虎率第一、第二战营,已经随陈海进入左津谷;樊成率所部五百精锐仰攻高崖,伤亡不小,这时候负责看押两千战俘留在谷口休整。

随屠子骥、赵融之后赶到七营悍卒,也暂时留在谷口外休整,屠子骥、赵融在扈卫的簇拥下,策马闯过左津谷去见陈海。

陈海驻马停在左津谷北口外的一道矮岭,正眺望北面的连绵起伏山岭。

越过左津谷就是潼北府的地界,虽然潼北府境界也是山岳连绵,但比较四周险峻万仞的崇山峻岭,潼北府境内的山岭相对高度都只有三五百米,只能算小土墩子了。

兼之河流湖泊纵横、密集,气候温润,即便诸郡连年大荒,潼北府也是风调雨顺,仿佛世外桃源。

然而天下大势牵一发而动全身,潼北府也没有能置身事外,当百万叛军与西园军五万将卒涌入后,这处桃源之乡的安宁也就彻底被打碎掉了。

陈海他们此行的目标就是左津谷,目前已经成功夺下左津谷,屠子骥、赵融策马赶过来与陈海汇合,首先要商议的就是如何扎营。

左津谷是赫赫有名的门户险地,范围却不大,南北长十一二里,峡谷更是狭窄之极,最窄处实是一处仅四五匹马通过的穿山岩洞,仿佛天眼嵌在深山之中;两壁千米高崖危立,随时都会倾倒下来。

如此险峻的地势,陈海他们不能直接将营寨设在左津谷里。

在部署足够强大的防御法阵之前,敌方一道撼地符篆,震坍两边的石崖,就能将峡谷里的人马都给活埋了。

陈海计划在左津谷南北口子外建两座大营,以北营为主构建防线;南营则主要接受葛同、岑云飞、丁爽、曹善等人所率的五千民勇,互为犄角,以为后备。

五千民勇此时相距左津谷也不到两百里,快马加鞭,明天入夜前也应该能赶到左津谷,但短时间内秦潼关方向不会有更多的援兵能及时赶过来。

虽然已经上万民勇,已经越过秦潼关西进,但这批民勇没有足够的车马代步,又缺乏有效的训练,在曹奉等人的率领下,能在一个月内赶到左津谷,就算是动作迅速了。

飞入青空的灵禽侦察显示,大量叛军逃入两翼的险僻山岭,但没有远离,似乎还想等眼前这支西园军深入潼北府后,再夺回左津谷。

偏离左津谷,两翼的崇山峻岭间所剩都是险僻小道,没有办法展开兵力。

在黑甲将与山羊胡子所率百余赤眉教精锐没有撤出之前,陈海也不能分散兵力去追击这些溃逃的叛军。

而他们当务之急既不是追击叛军,也不是要赶去跟卫於期会合,而是要在左津谷建立防线、站稳脚跟,以迎接随时都有可能往北大规模溃逃的西园军残卒以及随后就像怒潮冲击过来的叛军主力。

“潼北府诸城并没有完全陷落,而卫於期率部进入潼北后,即便是失陷的府县也陆续收复过来,地方上多少有武备可用,是不是传令地方武备往左津谷聚集?”屠子骥问道。

“卫於期没有大败之前,谁会理会我们的军令?”

陈海撇嘴一笑,屠子骥的想法是很好,地方武备要是能往左津谷聚集,的确能极大弥补他们此时的兵力不足,但目前来说不现实,说道,

“不过,还是要派人知会地方,甚至还要将我们的兵力说得夸张一些,省得卫於期所率西园军主力大溃时,府县地方都以为大势已去,就纷纷投降叛军去了。他们哪怕只要闭城坚守,还是能牵制住叛军部分兵力的。”

屠子骥想想也是,立即安排信使马不停蹄的往潼北府残存的诸府县驰去,同时也派人往那些乡族势力强大的城寨通风报信,坚定这些地方的官民斗志,免得他们轻易就向流民叛军屈降。

当然,陈海也不会忘了让屠子骥直接放出灵鹄去给卫於期报信。

看着体型秀小的灵鹄眨眼间就飞入云层,陈海调转马首,正要与屠子骥、赵融回左津谷召集诸将吩咐驻扎营寨的细节,突然间大地猛烈的摇晃起来,一时间山崖开裂、乱石崩落,诸人跨下战骑也都惊得啸鸣不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海他们所站在的地方,还只是大地震颤,仅仅相当于五六级地震而已,而在陈海极目所望的极北方向,乌云滚滚,一道道雷光电弧仿佛龙蛇游走。

而大地震颤的源头就是从那里传导过来,到底要引动多大规模的天地元气,才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在大地停止震颤的一瞬间,无数道雷柱织出一张巨大无比的天地雷网,将数十里方圆的大地都罩住,耀眼的银白sè雷光,仿佛无数骄阳在极北方向升起来,连陈海他们都觉得刺目。

陈海他们距离那里有三四百里,但同样是胆颤心惊,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如此之强的术法神通,能在极瞬间震荡天地间的雷罡元气,凝织出覆盖范围如此之广的炼狱雷网来!

即便是天榜强者,又有谁能在举手投足间做到这一步?

武威神侯董良当初施展神通劈开铁壁山,打通武威军南出玉龙山的通道,已经够惊人了,但也没有办法与此时天地间所交织的炼狱雷网相提并论。

“天罡雷狱阵!赤眉教众早就在那里布下天罡雷狱阵,等着卫於期入彀!”赵融难抑震惊的压低声音说道。

他们对八十年前被剿灭的道禅院了解要比陈海深得多,看此情形不难联想道禅院当年震惊天下的那几大绝学、绝阵。

只是赵融想象不到,经赤眉教起死复生的道禅院一脉,实力已经恢复到能布设堪入燕州十大绝阵之列的天罡雷狱阵了。

而且天罡雷狱阵一经布设,就不会只发动一次就偃旗息鼓。

要是卫於期所率西园军主力都处在雷网覆盖范围之内,这等规模的天罡雷狱阵只需要持续发动三五次,就能令他们全军覆灭,甚至包括卫於期本人都会被轰得灰飞烟灭,没有可能逃出来。

在天罡雷狱阵的范围内,雷柱轰劈全靠气机感应。

第一次雷网覆盖,由五六万人以及更多的骡马分摊雷霆的攻击,通玄境以上的将卒或许还能勉强保住一条命,但接下来第二、第三次雷网覆盖,没有更多的底层将卒及辎重的骡马驼兽分摊雷霆,又没有办法在极瞬间逃离雷网覆盖的范围,基本上辟灵境以下的将卒都会被轰成焦炭。

那剩下十几二十个明窍境以上的强者,包括卫於期在内,又如何去承担第四次、第五次的雷网覆盖?

这一刻,陈海他们都下意识的摒住呼吸,紧张的盯着北方的天穹。

卫於期所部真要是在天罡雷狱阵的覆盖下全军覆灭,那他们除了立时扭头往南奔逃,压根就没有第二条道路可以选择。

他们这点兵力,还没有办法抵挡道丹境强者统率千余赤眉教精锐教徒以及上百万流民叛军所发动的攻势,他们甚至都还不清楚赤眉教徒手里还有没有其他更恐怖的杀手锏。

这一仗要怎么打?

四五个呼吸过后,预想中的第二次、第三次雷霆覆盖并没有持续发生。

“赤眉教众所部署的天罡雷狱阵并不完整?”屠子骥又惊又疑看向陈海、赵融,他心里巴望真实情形是如此,但又没有办法确认。

“你们想想,赤眉教为何要突袭秦潼关,难道仅仅是想诱歼五六万草创的西园将军将卒?这对赤眉教有什么意义?”陈海蹙着眉头问道。

“是啊,赤眉教完全还可以继续在暗处潜伏两三年,待流民叛乱席卷诸郡后,他们也可以在准备更充分之后再正式站出来整合叛军,但他们突袭秦潼关,又将西园军主力诱歼于潼北,只是让他们的真正实力提前暴露,而诸郡强藩也不可能再像以往那般故意纵容、引火烧身了。”赵融也震惊的说道。

“天师巩梁所图是秦潼关的防御大阵?”屠子骥震惊的问道。

“布设天罡雷狱阵需要多少阵器,这些阵器里又有多少是地级以上的法宝,仅凭巩梁等人,怎么可能在七八十年间就炼制出来?何况巩青、巩梁、巩宝等道禅院遗孽,即便借假死脱身,这数十年来潜伏在暗处发展势力,又哪里会有多少时间、有多少天材地宝去炼制法宝阵器?”

赵融坚信他的推断不错,目光炯炯的说道,

“他们必是从秦潼关的防御大阵里拆出大量的阵器,才能在潼北勉强凑出一套天罡雷狱阵来,但也远谈不上完整!”

“要真是如此,我们未必不能一战!”陈海坚定无比的说道,他绝不甘愿现在就灰溜溜的率部南逃。

陈海立时将樊成、吴蒙、孙不悔、铁鲲等人都召集过来,要求赵融、屠子骥留下来代他统率全军,尽可能在明天午前将防线构建起来,预计溃卒及追兵在明天入夜前就会大规模涌来;而他则亲率麾下百余精锐扈骑及樊成所部立时穿过潼北府北进,迎接南逃的溃卒,也要极尽可能去牵制席卷追杀出来的叛军及赤眉教众……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罡雷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