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溃败

第一百六十五章 溃败

天地雷罡元气震荡引发大地剧震时,已经足够提防的屠重政、屠重锦,还是率部尾随西园军主力进入雷阳谷的范围。

那一瞬时,他们自身气机都被严重扰乱,以他们明窍境的修为在短短数瞬间内都如抓瞎一般,甚至都无法摧动己身体内的真元施展术法神通,或摧动法宝灵剑去抵挡,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密如雨瀑的雷霆轰劈下来,将整座雷阳谷都覆盖在内。

以他们的修为,即便是以肉身扛住第一波雷瀑覆盖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而从秦潼关杀出重新聚拢到屠重锦身边的残卒,绝大多数人也都有通玄境中后期的底子,伤亡还绝谈不上惨重。

然而,在秦潼关外,陈海借给他们的那批坐骑,只是普通的良马,并没有什么青狡马之类的异种骑兽,在如此密集的雷瀑覆盖之下,就像是被扔进油锅里的鱼虾,顿时就被劈得个稀哩哗啦。

近百匹良马当场暴毙,剩下的坐骑或残或惊,都惊恐四窜,或倒在地上拼命的挣扎、抽搐,马背上的将卒被掀翻在地。

到处都是肢残血喷的惨状,仿佛修罗地狱。

屠重政、屠重锦都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所部伤亡还算一般,但就在他们前面,是从潼北府诸县抽调精壮民勇组成的辎重营,两三万人都没有什么修炼底子,瞬时间都被劈成焦炭,横七竖八到处都是死尸,惨不忍睹,只有极少数人活着,看着满地焦尸都失魂落魄没有丁点反应。

这些人即便战后能活下来,大概多半会疯掉。

屠重政、屠重锦他们还不知道赤眉教的底细,但知道能驾驭如此磅礴天地雷罡元气的,如果是人,那至少得是修为臻至道胎境巅峰的陆地神仙才行。

这样的人物,大燕帝国境界就只有一人,那便是传说中已经活了将近千岁的魏子牙。

而魏子牙都已经有七八十年没有走出神陵山,即便在神陵山里,也已经有七八十年都没有露面,像陈玄真进学宫,担任奎狼宫的大祭酒,都没有机会见魏子牙一面。

魏子牙在大燕帝国就是传说一样的存在,虽然他在天榜里排名第一,但世人都公认他的地位应该要凌架于其他的天榜强者之上,但他到底现在还活不活着,谁都不知道。

叛军里怎么可能会有与魏子牙这种陆地神仙比肩的人物存在?

而叛军里真要有这么一位陆地神仙级的存在,直接将卫於期当成蝼蚁捏死,令他们乖乖投降就是了,又何苦大开杀戒,将数万西园军精锐、十数万府县民勇都要活活劈死?

屠重锦、屠重政绝不相信叛军有这样的存在,那只能往顶尖宗门才能拥有的绝世大阵上去想。

他们所踏入这处山谷,名为雷阳谷,天地间雷罡元气额外充沛,即便不祭用法宝或凝聚道篆接引,大晴天甚至都会有雷霆劈下来,也是部署雷法大阵埋伏强敌的绝佳之地。

但是,什么雷法大阵,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天威之力?

屠重锦、屠重政见识也不算浅,也一时想不到天罡雷狱阵,但这无碍他们认清叛军所布大阵的威力,而这种感觉也绝不令他们好受。

他们心里清楚,再有一次如此恐怖的雷瀑密集覆盖下来,没有凡夫俗子及骡马驼兽分摊雷霆天威,他们好不容易聚拢起来的秦潼关千余残卒,只怕就没有几人能活了;倘若天威雷瀑第三次覆盖过来,即便是他们想要活命,也要看老天赏不赏脸了。

天地仿佛静止了数瞬短时,直到两翼山谷里暴发如山崩海啸般的嘶吼声,屠重锦、屠重政才惊醒过来:叛军埋伏两翼山岭的伏兵朝雷阳谷冲锋,虽然他们很快就会陷入叛军的刀山剑海之中,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可以稍稍松一口气,刚才的天威雷瀑不会再来一回,只要杀出重围,他们还有活路!

“叛军所布雷法大阵不完整,不能再次逞威!快收拢战马!”屠重锦大叫道,嗓门破音般尖锐,提醒左右被雷劈蒙了的将卒。

上千匹战马,劈死劈残逾半,其他战马都四散惊走,但他们不能失去机动性,还是要先尽可能将其他受惊的战马捉回来。

现在所有人都被劈蒙了,大营那边一片混乱,他们完完全全毫无察觉的踏入叛军设下的炼狱陷阱,猝然间就受到如此惨烈的打击,屠重锦、屠重政根本就不指望卫於期、姚启泰等将还有能力重整战阵、收缩防线。

而叛军这时候如山洪狂飚般杀出,显然也没有打算给他们反应的时间。

他们想要活命,只能尽可能收拢身边的精锐嫡系,直接往南突围。

陈海率部北进的消息,屠重锦、屠重政他们是早就清楚的,屠子骥在写给他们的信里,很多事都说得含糊,但还是及时告诉他们第七都将卒每天北进的进展。

他们这时候也倍加清晰阀主屠缺最初让屠子骥所捎的话是什么用意。

这一切竟然都在阀主的预料之中!

阀主屠缺竟然早就猜到叛军不简单,他们疏乎大意会受大挫,而如阀主所说,陈海真要是他们最后的解铃人,他们这一刻就应该千方百计尽可能多的带领残兵败卒杀出重围,去跟陈海汇合。

陈海真要有像阀主所看重的那般有非凡之能,那或许还有重整阵脚的机会。

流民叛军大多数还是乌合之众,其中有数股头裹黑巾的精锐战力,要比地方武备强出一截,但也不能跟虎贲军相提并论。

西园军既便新编,诸多战卒都还没有怎么经历血腥战场的锤炼,但在正面战场上击败叛军里的黑巾精锐,也不是难事,但这时候,近五万西园军悍卒,在天威雷瀑的覆盖下,将近五六千将卒给一道道银链似的雷柱直接劈死,其他人都呆站在原地被吓得魂飞魄散。

或残或惊的战马在雷阳谷里四处冲突乱窜,辎重车翻得到底都是,

四周的民勇伤亡之惨状,看到触目惊心,无数将卒都绝望的等着下一波雷瀑往他们的头顶覆盖过来。

下一波雷瀑终究没有降临,而待有如洪流的叛军从对面的山嵴后面杀出来,这时候数万将卒才稍稍回过神,但这时候、这种情形下,谁都不奢想还能收拢、重整阵形。

南逃!

所有活着的人,包括华哲栋、刍容这些眼高于顶的天之骄子们,脑海里也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往南逃。

雷阳谷北面是叛军的一处大寨,也是西园军这次强攻的目标,就算没看到有上千黑袍身影这时候御剑杀出,他们也清楚里面埋伏有叛军的精锐重兵,绝非他们这些七零八落的武将能够抵挡。

他们同时也不清楚雷阳谷两翼的山岭里,到底有多少叛军的伏兵,他们只能选择往南逃。

雷阳谷的南面就是潼北府,是他们穿过并进入雷阳谷的地方。

卫於期之前再怎么狂妄轻敌,也不会对后路坐视不理,此时还能确认潼北府境内,并没有大规模叛军埋伏抄断后路,更重要的,陈海所率西园军第七都将卒也应该进入潼北府境内,唯有与第七都将卒汇合,他们才有重整阵脚的机会。

这时候谁要是跑得稍慢一些,就会陷入叛军刀海戟林之中,万劫莫复。

卫於期看大势已去,场面绝非他所能挽回,在诸多扈卫的族拥下,只能驱御碧晴僻水兽也随大流往南逃去。

“卫於期,老朋友相见,怎么就急着离开?”

卫於期转头看去,却见一件黑袍凌空罩来,所过之处空间都微微扭曲起来,看似一件风吹就跑的黑袍,这时候却重如山岳般朝他头顶碾压过来。

卫於期听不出黑袍之后的声音是谁,当年他虽然参与了剿灭道禅院的战事,但他当时还只是小喽喽一个,都没有机会与天师巩青、巩梁这样的人物碰面。他这时绝不敢有一丝怠慢,祭出戮神鞭,金光灿灿就往当来罩来的黑袍抽去。

黑袍仿佛一头有灵魂的凶兽,顿时间就要将卫於期的戮神鞭吞噬进去——戮神鞭要是这么容易被卷走,就不算是地级法宝了,一蓬蓬金光乱颤,一阵强过一阵,冲击吞卷过来的黑袍,要将黑袍撕成粉碎。

黑袍陡然缩回原貌,仿佛一片乌云浮在三五百米高的半空中。

这时候诸人才看到一个枯瘦无肉,仿佛蒙皮骷髅似的黄衫老者站在乌云似的黑袍之上,伸出鸟爪似的手掌往下面的大地按过来。

数百丈方圆内都有空气被无尽巨力压爆的轰鸣声,卫於期自然无惧这样的压力,但他身边的嫡系扈卫感受却完全不一样,个个都觉得有无穷的巨力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直觉浑身的骨头都要被挤碎。

黄衫老者一掌轰击的范围太广,甚至都不能将通玄境的武修压在肉饼,但他接连数掌的用意,还是要为后面杀上来的精锐教徒争取更多的时间。

卫於期只是摧动戮神鞭,将这无形的巨掌击成粉碎。

黄衫老者这时候直接伸手往戮神鞭抓过来。

黄衫老者比普通人怪异不到哪里去,手臂略长一些,也不过膝盖,但在这一刻,黄衫老者鸟爪似的怪手,隔着三四百米的虚空,直接将戮神鞭抓到手里,又猛的往回收去。

戮神鞭是卫於期的命|根子,怎么甘愿被黄衫老者夺走?

“还认得我这个老朋友?”黄衫老者开口再问。

卫於期见黄衫老者一对三角老眼闪过诡异的光芒,下瞬惊醒过来,却见千余黑袍身影已经杀入他的扈卫营,没想到这黄衫老者实力强横异常,还会盅人心神的邪术……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五章 溃败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