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六十七章 阵前

第一百六十七章 阵前

姚启泰没想到黄衫老者与千余赤眉精锐教众的纠缠会如此的顽强,即便漆黑之夜、狂风骤雨大作,冰雹像石块似的砸落下来,都死死的咬在他们的身后。

他们只要稍有不注意,就是数十道凌利的剑芒突斩进来,将他们残破、疲惫不堪的防御阵列撕开一道道刺目的口子,收割走几条人命。

突围南行,虽然不断有残卒汇拢过来,但他们一夜过去,往南突围不到两百里,身边的将卒也始终都没能超过三百人。

姚启泰不知道卫於期还能支撑多久,但他不仅秘宫灵海里空空如也,精神念力也消耗一空,此时只是勉强抓住马鞍,不让自己从马背上摔下来;其子姚轩已然力竭昏迷过去,叫一名家将背在身后,但不能突围出去,他们终究是要葬身在这里。

黄衫老及及千余赤眉教徒盯得如此紧,他们也失去分散逃命的机会。

虽然外围还有三四百名将卒没有散去,但个个都精疲力竭、浑身浴血,戟残刀断、箭囊早就空空如也,难说他们还能支持多少,也许叛军的下一波冲锋就抵挡不住而崩溃掉。

卫於期脸sè惨如金纸,他那柄戮神鞭已经在此前的激战打崩断了。

随他出征的千余扈卫,有三分之一是卫氏一族的精锐子弟,这时候在他身边,还能叫得出名姓的卫氏子弟就只剩十数人,他欲哭无泪,没想到这一战会败得如此之惨,没想到叛军会在潼山北麓挖下这么大的坑等他跳进去。

卫於期胯下的碧晴辟水兽是难得一种的洪荒异种,天生筋骨坚如金石,一身鳞皮比玄级宝甲都要坚不可摧,只差半步就能修成道丹化形,此时也已战得骨断肢残,就剩半条命,但就算如此,也是狰狞凶猛,碧蓝的兽瞳盯着黄衫花者及一干赤眉教众,似乎还能随时扑杀出去,将这些人都撕咬成粉碎。

卫於期都陷入绝望之中,但就在这样的绝境之中,突然看到有一部援军从南面的山谷里冲杀出来,他心里的狂喜实难用言语形容,空荡荡的灵海秘宫里陡然生出一缕清泉似的真元,精神也是一振,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气似乎重新回到他的掌握之中。

看到卫於期率残部出现,而黄衫老者以及上千身穿黑袍的赤眉教众紧追不舍,陈海也不仅犹豫,要屠重锦率部在山谷收拢阵形,他亲率六百精锐仿佛张牙舞爪的蛟龙,就往赤眉教众冲杀过去。

陈海看得出卫於期及身边的扈卫都已是强弩之末,怕是抵挡不住追兵下一次的冲锋,他必须率部驰出,往赤眉教众冲杀过去,令他们再腾不出手去冲击卫於期残部的阵列。

换作别人看到这一幕,只当陈海是得了失心疯。

陈海身边嫡系扈卫,与樊氏培养多年的五百多私兵,主要还是以通玄境武卒为底子,但黄衫老者所率的千余赤眉精锐教徒,几乎个个都有辟灵境的修为。

人数没别人多,基层将卒的修为要比别人差一个大的层次,怎么打?

然而在这时,黄衫老者与千余赤眉精锐教徒却忙不迭的后撤,绝不敢让陈海率六百精锐贴身杀上来。

千余赤眉精锐教徒已经缠斗了一夜,情形是要比卫於期身边这些残兵败将好多少,但体内真元法力也都差不多耗尽,并没有太多持续作战的能力,他们哪里敢让陈海率六百精锐冲进来贴身肉搏?

千余赤眉精锐教徒,这一夜来就盯着卫於期残部追杀,身边的黑巾兵都散开去围杀其他的西园军溃卒,此时与陈海所率两千精锐仓促混战,即便他们能最终取胜,但三四百甚至更惨烈的精锐教徒伤亡,又怎么是他们能接受的?

不想仓促接战,更不能让西园军的精锐骑兵贴身混战,他们就只能徐徐后退,退到骑兵难以直接冲击的险坡裂谷,就能占据不败之地,之后再从四面八方聚拢黑巾兵精锐再战不迟。

黄衫老者凌空站在一团云雾之上,伸出鸟瓜子似的枯瘦手掌,往虚空中抓住,才发现四周可被他控制的雷罡元气少得可怜,就见半空能勉强聚起一支粗如儿臂的雷矛,欲往陈海当头劈去。

黄衫老者虽然觉得虚空能抓取的雷罡元气少得可怜,但他毕竟是踏入道丹境堪比地榜强者的人物,这道雷矛的天威也绝非辟灵境弟子所能承受。

卫於期所惯用的戮神鞭已经崩断,这时候只能咬牙摧动易水灵剑,想替陈海去挡这道雷矛。

卫於期此前没有见过陈海,但听他人描述过陈海粗犷甚至粗鲁劲十足的样子,也从姚启泰那里听说太多陈海这人的恶劣。他打心底也不喜欢这个狂妄的、心胸狭窄的姚氏弃子,但这时候他也知道陈海绝不容有失。

陈海身为这一两千精骑援兵的主将——屠重锦还在山谷那边整顿骑阵没有露脸——陈海要是第一个照面就被黄衫老者杀成焦炭,那一两千精骑还有什么士气保护他们在叛军之中冲杀突围?

然而未待卫於期摧动易水剑斩出,翻身下马的齐寒江等人反应迅速的搭弓射箭,八支铁箭就朝将要完全成形的雷矛射过去。

看到这一幕,姚启泰、卫於期都觉得陈海身边这些嫡系部将,太将道丹境的绝世强者当儿戏了。

要是一名辟灵境武将带着六七名弓手,射箭就能将道丹境强者抓取天地元气凝聚的雷矛击碎,道丹境强者还会那么令世人敬畏、高高崇仰吗?

下一刻,八支铁簇箭就射及将要彻底凝聚成形的雷矛。

齐寒江他们所射的铁簇箭,自然不可能将雷矛击碎,但就在铁簇箭射及雷矛的瞬间,已经快要凝聚成形、受黄衫老者神念控制的雷矛随即就分散成八道细长雷柱往大地钻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根本就没有伤及到陈海分毫!

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都傻眼看着这一幕。

屠重政不像屠重锦需要统率千余秦潼关残卒,他没有领兵的重任在身,怕陈海修为太弱,在道丹境、明窍境强者面前率部冲锋自取死路,被斩杀的概率太高了,就驱御雪狼一直都紧随陈海身边。

屠重政都已经将翻江印取在手里,不过他也没有机会将翻江印祭出——他能清楚看到齐寒江所射出的铁簇箭都连着一根又细又长的赤髓铜丝,在铁簇箭射出后,齐寒江又极速将赤髓铜丝尾部所系的铜地钉插入地底。

这样都行?

黄衫老者抓取天地雷罡元气凝聚的那支雷矛,确定是有辟灵境武修难挡的天威之力,但谁能想到会被八根赤髓铜丝导流引入大地,压根都能发挥出什么作用来?

黄衫老者及千余赤眉教徒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时陈海六百余精锐纷纷掣出身后铁臂弓,搭箭射来,箭羽掠过五六百步的虚空,密如蝗群的往他们覆盖过来,他们只能掷出防御符篆抵挡箭雨,继续仓促后退,拉开两边的距离。

陈海冷冷一笑。

燕州宗门,除剑修、武修外,玄法修行以雷法威力最大,要是单打独斗,他一定会被天师巩梁当成蝼蚁捏死,但他在战阵之中,他足有五六种手段能削弱强敌御雷神通的威力。

陈海伸手一扬,令身后六百余骑引箭搭弦,蓄势不动,看他手势一起发动,尽可能将箭雨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陈海身后六百余骑,一百多人是陈海身边最嫡系的精锐扈兵,五百多人是樊氏培养出来的精锐私兵,所射之箭都力大势沉,而且箭簇都是陈海在伏蛟岭用寒纹玄铁所特制,极其锋利,钻破防御灵甲、护盾的效果是普通箭矢的数倍之强。

赤眉精锐教徒凭借术法神通要想挡下这边七八波箭雨,自然没有什么问题,但要是站在那里不动,单纯凭借防御术法或防御符篆或防御性的法宝,等陈海身边六百精骑将箭囊里的箭羽都射空,就太傻了。

陈海他们消耗只是气力,赤眉教徒消耗却是更宝贵的真元法力。

这时候附近的黑巾兵叛军精锐,正迅速往赤眉教徒身后聚集过来,陈海也没有奢望此时能将千余赤眉教精锐教徒及身穿黄衣的天师巩梁击杀——天师巩梁及千余赤眉教精锐教徒,就算是与卫於期他们经过一夜的苦战,真元都消耗差不多,精神念力也所剩无几,但也不是他此时有机可趁的。

陈海的目的也只是将天师巩梁及赤眉教精锐教徒逼退,然后就护送卫於期、姚启泰等人徐徐后退,退到山谷稍作休整,就继续后撤。

陈海已经达到牵制叛军追兵的目的,这时候已经有两万多西园军溃卒赶在他们前面,往左津谷奔逃过去。

他们也不可能将所有的溃卒都接援出来,还要赶到叛军中的那些黑巾兵精锐大规模聚集之前,与天师巩梁及赤眉教精锐教徒拉开距离,尽快护送卫於期等人回撤到左津谷。

一旦叛军黑巾兵精锐大规模完成聚集,他们只有不到两千骑的疲弱之兵在潼北府境内的空阔地带被天师巩梁缠住,迎接他们的必将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不过,叛军也绝没想到陈海率数百精骑就敢往北穿插驰援卫於期他们,不多的黑巾兵精锐都分散开去围杀西园军溃卒,仓促间哪里能聚集两三万骑兵配合着去围剿陈海他们?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七章 阵前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