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627章 嚣张

第627章 嚣张

青心龙眼果,九叶实心竹以及白鳞三角鱼的鱼胆。

这三个任务都是外出的资源任务,三处地方距离并不近,事实上,青心龙眼果与白鳞三角鱼之间的距离超过万里,一般来说,但凡是个有脑子的都不会同时接这样的任务,所以,在那柜台之后的那位漂亮女弟子眼中,面前的这个一下子接了三个任务的新弟子的确是有些不靠谱。

所以,她忍不住的开口道,“这位师弟,你可看清楚了,青心龙眼果是在北茫山,白鳞三角鱼则是在西海之滨,相隔何止万里,你确定要同时接这两个任务吗?”

“当然确定。”王通微微笑道,“怎么,不能同时接这两个任务吗?”

“你……”那漂亮的女弟子面sè一滞,面上不由闪过一丝恼意来,这个小胖子简直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怎么好意提醒他,他却这么嬉皮笑脸的,好像是在调笑自己一般。

所以对这个一脸溅笑的胖小子,初始的担心顿时灰飞烟灭,重重的将任务牌放到了他的面前,“拿去吧,任务限期一年。”

“多谢师姐!”王通笑着拱了拱手,接过任务牌,放到怀中,转身离开。

“小子,站住!!”

就在他离开大殿门口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后,一股无形的吸力出现,牵扯住他的身体。

“焰极峰邓少威,想不到来的竟然是这家伙。”

“邓少威是方长老的入室弟子,据说已经凝成玄光了,再进一步,便能够成为金丹真人,这小子有难了。”

“谁让他不长眼呢,竟然招惹赤龙团的家伙,这些家伙一直嚣张惯了,被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小视,自然不会放过他的。”

“是啊,邓少威出手,这家伙有难了……”

这就是人多的好处,还没有等到王通开口,周围的议论纷纷之声便已经告诉了王通来人的身份,甚至还有一些关于个人的私人资料,都一一的落到了他的耳中。

“焰极峰的邓少威,你要做什么?”身体轻轻的一个晃动,周身卷起一层清风,将对方牵扯自己的无形力量彻底的消除之后,王通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高大青年,面带不满之sè,“你们焰极峰一直这么霸道吗?”

“小子,你是哪一院的弟子,入门以后,你的师兄没教过你要好好做人吗?”

看到王通轻易的摆脱了自己的牵扯,邓少威心中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开口问道。

“我哪一院都不是,我是七冥山入室弟子宗雪的未婚夫王通。”

七冥山入室弟子宗雪的未婚夫!!

一句话说出来,把所有人都弄的愣在了那里,他们想过王通可能有各种身份,有背景的外门弟子,甚至是哪一脉哪一殿长老座下的入室弟子,可是想不到竟然从他的嘴里蹦出了“未婚夫”三个字来,倒是把人弄糊涂了。

七冥山入室弟子宗雪他们是听说过,也知道这位宗雪是拥有赤极天火的血脉,是九天观重点培养的对象,甚至是最有可能成为真传弟子的入室弟子,再加上她觉醒的赤极天火的血脉与九天观的生死肉丹的炼制有着关键的作用,因此,不出名都难。

相对而言,他王通就是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同样被通神天的长老收为入室弟子,但是因为事涉虚空殿,古森又向来低调,一向独来独往神秘的紧,

所以,知道王通与宗雪是同时被收入九天观成为入室弟子的人并不多,即使是知道,也仅限于上层,这些弟子哪里知道呢?

所以王通甚至都没有报出自己的姓名,而是把宗雪未婚夫的这个身份报了出来,一来是先在这名号上插个旗,把宗雪划拉到自己的地盘上去,免得未来再有什么不长眼的东西盯上宗雪,二来呢也是恶心恶心冥月这个女人,让她清楚,自己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活了四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未婚妻,就这么被你收了弟子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因为传承的原因和自己解除婚约,这可能吗?他就是要弄的全观皆知,宗雪是自己的未婚妻,让冥月以后无话可说。

“宗雪的未婚夫?”

邓少威先是一愣,面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宗雪是谁他当然知道,他不但知道宗雪是谁,还知道七冥山的传承特点和规矩。

七冥山是九天观六脉之中的一个异数,只收女弟子,而且他们修炼的七寒幽冥法玄妙无方,但是却最忌动情,所以在修成之前,是不可能成亲的,亦不可能订婚什么的。

宗雪觉醒赤极天火血脉,乃是七冥山一脉百年来最看重的弟子,引入门中,必然是要成为真传的,怎么可能会有未婚夫呢?

可是,如果不是她的未婚夫,谁有胆子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宣称自己是七冥山未来真传的未婚夫,活的不耐烦了吧?

“胡说八道。”

想清这一点,邓少威脸sè一沉,怒声喝道,“宗雪师妹玉洁冰清,是七冥山一脉的未来真传,哪里有什么未婚夫,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了,还不与我闭嘴。”说话之间,抬手便是一指,指尖玄光闪动,射向王通。

“啪!!”

周围围观群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看到玄光一闪,随后便是一声清脆的巴掌之声,人影便是一分。

玄光落到了空处,邓少威满脸震惊的捂着自己的脸,随后,整个面容涨的通红,仿佛熟透的大虾一般,“你敢打我,打死!!”

邓少威发出一声气极攻心的怒吼之声,周身赤sè玄光大放,有如洪流一般的冲向王通。

轰轰轰轰轰!!

王通身形连闪,有如鬼魅,赤sè玄光追着王通,就是无法击中,只能打在空处,便听到他所过之处,到处都传来一阵阵轰隆轰隆的声音,把个任务大殿门前的巨大广场砸出了一个又一个大坑。

“混帐!!”

这里是任务大殿,不是其他的地方,刚才事发突然,又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因此倒也没有什么,但是现在,邓少威像是扔手榴弹一般的狠砸王通,自然而然引起了任务大殿之中驻守长老的注意。

这位驻守长老跑过来一看,好家伙,任务大殿的门口已经乱成了一团,地面之上坑坑洼洼,就仿佛是被犁了一遍一般,心中不由大怒起来。

但见元丹浮现,金光化为一只大手,一把将那邓少威抓住,狠狠的往地上一扔。

便听到轰的一声,一阵光华闪动,殿前的地面被邓少威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大坑,另外一方面,这只大手同样朝着王通冲了过来,只是让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王通的身形晃动了数下,竟然有如游鱼一般脱出了大手的覆盖范围。

“咦?”那长老发出一声惊咦之声,目光却是一冷,金sè大手猛烈的一散,化为一张罗网,从空中笼罩下来,封住了王通周围四面八方,大网猛烈的一个收缩眼看着便要将王通束缚起来的时候,王通左眼之中陡然闪过一道赤光,身形闪烁了下,便消失在网中,同时出现在大网之外。

“瞬间移动,空间法则,你是虚空殿的人?!”

出手的那名金丹天长老吓了一跳,脱口问道。

“弟子王通,七冥山入室弟子宗雪的未婚夫,同时亦是虚空殿新晋入室弟子。”

虚空殿,入室弟子

七个字,周围顿时一片寂静。

虚空殿!!

那是九天观中弟子最少的一殿,近二十年来,除了观主与长老古森之外,只有两名入室弟子,想不到今天竟然多了一名入室弟子!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邓少威脸都绿了。

这个小胖子竟然是虚空殿的入室弟子,这下子麻烦大了。

虚空殿的人是少,但每一个人都是变态。

所有人都清楚,能够进入虚空殿成为入室弟子,一定是觉醒了特殊的血脉之力,而这种特殊的血脉之力一定与空间法则有关系。

也只有能够与空间法则取得共鸣,方才有资格进入虚空殿,修炼大罗虚空经,而凡是与空间有关系的神通术法,都是极为变态的,并且拥有越级挑战,甚至越级秒杀的能力。

这样的家伙,碰到的话,有多远躲多远才是正道,谁会招惹这种人啊!

此时他心里已经将一开始挑事的几个赤龙团的家伙骂了个狗血喷头,我是让你拉人来入伙的,不是让你给老子找麻烦的,你现在竟然给我找了这么一个大麻烦来,这该如何收场啊!!!

“七冥山入室弟子宗雪的未婚夫!!”

不理邓少威的心理变化,那位任务殿的金丹长老却是对王通之前的一个称谓非常的感兴趣,“这么说来,你与宗雪都来自昆墟界,也是在那个时候被古森长老带入虚空殿的喽?”

“正是。”王通笑咪咪的道。

“七冥山弟子修炼的是七寒幽冥法,最忌的就是动情,你确定,你是她的未婚夫吗?!”

“当然,不过这和动情有什么关系,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父亲已经把她许配给我了,她对我有没有情并不重要。”

“嗯?!”

这话说的够无耻,不但是这名金丹天的长老,便是周围的人也都有些听不下去了,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许这是你们昆墟界的规矩,但并不是仙界的规矩,更不是九天观的规矩。”

人群之中,传来一个带着愤怒的声音,狠狠的反驳着王通的话。

王通抬起头,看了一眼声音发出的地方,冷笑道,“昆墟界的规矩就是我的规矩,我的规矩,就是宗雪的规矩,至于你,关你屁事。”

“你……”那人亦是一名入室弟子,炼罡境的修为,在入室弟子之中的地位也不低,如今被王通这么一个灵根天的弟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么不客气的对待,几乎就忍不住了,当然,他还是忍了,虚空殿三个字,可比他的师父硬多了。

王通看他不说话,圆圆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我知道你不服,没关系,有种上啊,没种的话,就给我把不服咽下去。”

“你找死!!”

在这般的挑衅之下,那名弟子哪里还忍的住,怒吼一声,罡气爆响,已经冲出了人群,一拳挟着凛冽的罡气,瞬间杀至王通的身前。

定海神拳,怒海生涛!!

拳势如巨海翻滚,波涛汹涌,罡气霸道,有如海啸奔腾!

“竟然是个武者。”

在这排山倒海的一拳之下,王通不闪不避,冷笑依然,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名炼罡境的弟子腾起身形就在王通的一丈之处停了下来,生生的定在空中,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了起来,但是无论是周围的人,还是那金丹天的长老,都没有感受到周围有任何一丝的元气波动。

就仿佛这名弟子是一个天生的琥珀,一直就被定在空中一般,场面诡异到了极点。

“就这么点本事,也敢在我面前炸刺,滚!!”

啪!!!

随着王通的冷笑之声,那名炼罡境的弟子周围突然响起了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

定在半空中的身体直挺挺的掉落到了地上,身上的衣物,除了一条内裤之外,全都不见了,露出了精赤雄壮的半裸身体,引得周围一阵阵尖叫和口哨之声。

“以后,炸刺的时候,看看对象。”王通走到他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小心下一次,就没有炸刺的机会了。”说动之后,扬长而去,步伐似缓实疾,不过是两步之间,便已经跨越了百余丈的距离,消失在山间的拐角之处。

直到这个时候,任务大殿周围的人方才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

空间神通,还是空间术法!

他们不知道,或许未来也不会知道,但是有一点却是清清楚楚的,一个灵根天的武者,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秒杀了一个炼罡境的武者,甚至连手都没有动,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一下子,便将这名炼罡境的武者弄的生不如死,也亏得这里是九天观的任务大殿,若是换成其他地方的话,这一次被炸碎的便不再是衣物了,说不定便是他的身体。

“镇压空间,粉碎空间,这小子,到底觉醒的是什么样的血脉?”

那名金丹天的长老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古怪的望着王通离开的方向,心中长叹一声,“这虚空殿,又******出了一个妖孽啊!!”

看网友对 第627章 嚣张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