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45 山顶,大坑,我舅舅

145 山顶,大坑,我舅舅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随着一声声的“干”字冲天而起,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喝光了杯中之酒,热血在众人的胸中翻滚,无尽的气势也在此间升腾而起。我知道,大家是真的做好了和陈老鬼大战的准备,为这一天,他们已经等了太久,怎么可能轻易退缩?

抛头颅、洒热血!

这就是众人心中唯一的信念,没人再去思考这场战斗的结果究竟会是如何,大家只希望能够对得起我们自己,每一个人都会拼上自己全部的力量,上阵杀敌、绝不后退。

这天晚上,大家痛快地喝着,同时又因为知道明天就要决战,所以也尽量掌握着度。喝到微醺的时候,众人便主动要求散去,到第二天再来。大家的认真同样感染了我,于是我最后和众人同举了一杯,这才让大家都散去了,约好明天早晨在贫民街见面。

大家各回各的地方,我和乐乐、韩江他们也回到了学校宿舍。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可我知道自己必须要休息,明天还有一场大战在等着我,所以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睡觉,终于慢慢进入了梦乡。

不过我并没睡多久,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

看着宿舍里还在睡梦之中的舍友,我就知道自己醒得有点早了。看看手表,才六点多,窗外也是黑洞洞的,冬季的白天也来得很迟。但我已经睡不着了,所以就悄悄的起了床,先到水房洗涮去了。

洗涮完了以后,我又到楼下去跑了一圈热热身,确保自己的身体达到最佳状态。现在的我除了双手还有点不利索以外,其他都恢复得差不多了。等到返回宿舍的时候,上早自习的学生也慢慢都起来了,好多人都和我打着招呼,我也一一回着他们。

七点多,天空慢慢开始发白,乐乐他们也都起了床,我让大家到学校门口等我,然后一个人回到宿舍,从枕头底下拿出了李爱国送我的那截钢管。钢管通体发白,还掉了不少的漆,看上去特别老旧,但是近半年来,是它陪我打过了一场又一场的仗,反而让我越用越顺手,所以这次当然也会带上它。

我把钢管握在手里,在空中挥舞了几下,然后便藏在衣服里,带着一身无畏的气势,义无反顾地下楼去了。在宿舍楼门口,却意外地碰到了一个人,唐心。

唐心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走过来张开双臂抱了我下,说:“王巍,加油,我等你回来!”

我重重点头,然后松开她,朝着学校门口走去。

天空已经亮了,学校门口站着十来个学生,正是乐乐、韩江他们。虽然人不多,但是大家的气势都很足,看到我后齐齐叫了一声:“巍子!”

我点点头,说:“走吧!”

说完,我便最先朝着前方走去,众人立刻跟上。

清晨的小道上,凛冽的寒风不时吹起,马路两边一些摊子已经摆出来了,我曾经掌管着这条街,所以很多人都认识我。而,今天我要和陈老鬼决战的事情已经在我们镇上传开,所以大家都知道我是去干什么的,在我们一行人走过的时候,几乎所有摊贩都在看着我们。

走到贫民街的时候,龟哥、潮哥、魏延他们也已经等着我了,五、六十人立在寒风之中,却没有一个人因为冷而发抖,因为大家胸中都藏着一腔热血,这些热血便能驱散所有寒意。众人看我来了,便立刻站得挺直,像是迎接检阅官的部队。

我和龟哥他们说了几句话,确定人都到齐之后,便带着大家来到一个早点摊子。因为提前就约好了,所以早点充足,烧饼、包子、豆浆应有尽有。众人吃饱喝足之后,天光已经彻底大亮,时间也到了上午九点。

八辆面包车齐刷刷依次排开,我看着站在马路边上的众人不发一言,因为该说的昨天晚上都说过了,所以我只问了他们一句话:“血还热吗?”

“热!”众人齐声大吼,声音再度直上云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透着坚毅的神sè。

马路两边还站着好多商贩,他们沉默不语地站在原地,眼神中却毫不掩饰地迸发出对我们的期盼和鼓励。有家网吧的门口站着霞姐,她还是一如既往地风姿绰约、妩媚动人,我冲她招了招手,她也握起一只拳头高高举起,以示对我的支持。

“出发!”

我一声大喝,所有人都齐刷刷上了面包车。

面包车一辆接一辆地缓缓驶离贫民街,朝着我们镇上的后山方向开去。我和乐乐、龟哥他们坐在最前面的面包车里,大家都不发一言,面上皆是沉重的神sè,心里也都憋着口气,准备到山上再释放出来。

唯有乐乐无比兴奋,不时动动胳膊动动腿,感觉他躁动得都快炸了。除此之外,他还对路线指手画脚,非说我们这条路走错了,根本就到不了后山,直到车子开到山脚下的时候,他才闭上了嘴。

“这也能到,太神奇了!”他说:“地球果然是圆的啊!”

因为乐乐,我们的气氛稍稍轻松了些,不过这份轻松并没持续多久,大家下车之后,面sè便再次严肃起来。因为山脚下的一大片空地上,除了我们的八辆面包车之外,还有另外二十多辆不同种类的车,除去常见的面包车、普桑、捷达以外,竟然还有一辆中巴车。

这里并不是什么旅游地点,只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山而已,平时也根本没人会来这里,所以这些车明显是陈老鬼的人的。那些车里都空无一人,说明陈老鬼已经率先上山去了,可是光看这些车子数量,就知道对方的人数起码在一百五十人左右,是我们的两倍还多!

看着这些空荡荡的车子,众人都面面相觑,之前大家都知道陈老鬼的人肯定比我们多,但是具体多多少,大家心里也没个准数,总觉得应该还能拼一拼。现在看到这些车子,大家也都彻底明白,这一仗几乎没有任何胜算了,每一个人的心里都蒙上了一层yīn影。

看着大家沉默的面孔,我的心里也愈发不好受起来,现在看到车子就这样了,待会儿看到对方的人,大概该有多么绝望?既然知道这是一场必输无疑的架,为什么还是要打?

这一个星期以来,不管别人怎样,我一直都是斗志昂扬,就想着要和陈老鬼死磕到底,但是现在看到这些车子之后,竟然萌生出了一点退意……

我正准备说点什么,龟哥却好像看出了我的意思,说道:“巍子,上山吧!”

我回头看着众人,沉默的面庞上依旧战意不改,我也长呼了口气,说好,咱们上山!

我们镇上的后山并不崎岖,也没多高,走了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山顶。选在这个地方决战,当然还是因为天高皇帝远,不用担心条子过来打搅,也有足够的场地让大家发挥。山顶上是一大片空地,我们顺着一条小路上来以后,远远地就看到了对面站着一大片黑压压的人,果然和我之前估计的数量一样,而站在最前面的则是两个熟悉的人,陈老鬼和宋光头。

宋光头竟然也来了,这可真让我意想不到,他是来监督这场战斗的吗?

和陈老鬼的人一比,我们的人顿时显得单薄许多,但是因为大家已经提前做了心理准备,所以反而感觉没那么可怕了。山顶上的风更大,吹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头发和面庞,所有人都不发一言地跟在我的身后,慢慢朝前走去。

我们的人少,而对方的人多,可想而知,对方好多人的脸上都露出轻松的笑容,甚至还彼此窃窃私语起来,显然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而对面的陈老鬼也叫了起来:“外甥,没想到你真的来了,我果然没看错你,是条汉子!”

面对陈老鬼表面套近乎、实则大开嘲讽的模样,我自然咬牙切齿,说道:“当然要来,我还准备干掉你呐!”

陈老鬼笑了起来:“好,好,有骨气,不愧是小阎王的外甥!”

陈老鬼又提我舅舅,似乎在他眼里,我也就一个舅舅可以拿来说事。只是他现在一提,却让我的心里针扎般疼,因为一个星期过去,我舅舅别说帮我了,就是连面都没露一下。他果然很听李皇帝的话,说不插手就不插手,真是言而有信!

“来了吗,在哪儿呢,快推出去叫我看看!”就在这时,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我特别惊讶,因为竟是陈峰的声音!对面的人群散开,一辆手术车被推了出来,上面躺着的人果然就是陈峰,他的头顶还吊着输液瓶,却强行坐起朝我这边看来。

“真的来了,哈哈,哈哈!王巍,我看你这次还往哪儿跑?!”陈峰的面sè惨白,使得他癫狂的笑容看上去更加恐怖和骇人。之前我俩在城郊的工厂都受了伤,不过我比他轻,而且我还有李爱国的伤药,所以我现在已经站起来了,而他还在手术床上躺着。

不过我确实没想到他会过来,既然还有伤在身,踏踏实实在医院养着不是挺好吗,竟然还冒着寒风来这地方,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在陈峰左右,还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工在照看他,此刻都紧张着用双手搀着他的身体,害怕他会突然掉下来,因为他笑得实在太疯狂了,整个身子都不断在发着抖。

陈峰笑了几声,又用手指着旁边说道:“王巍,你看到那个大坑了吗,那就是给你留的,今天你会死在这里!”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看到他们那片人不远处有个大坑,旁边还搁着几把铲子,显然是刚挖好的,刚才人太多所以没注意到。而更渗人的是,大坑前面还搁着几个花圈,在这个寒风凛冽的山顶,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大坑,实在是让人通体生寒。

在来之前,我就想到了自己的结果恐怕不会太好,可是怎么都没想到他们竟然想弄死我,连坑都给我挖好了!

看着这个诡异的场面,再听着陈峰近似变态的笑,我们这边的人都出离愤怒了,以至于纷纷骂了起来。而我们这边骂得越难听,对面的陈峰就笑得越开心,甚至还手舞足蹈起来:“骂吧骂吧,一会儿就把你们全部埋了!”

我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场面,气得几乎浑身都在发抖,不过我并没有对陈峰说什么,因为现在的他已经不值得我再说话了。我把怀里的钢管摸出来,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陈老鬼,心想一会儿开打的话,先想办法把他拿住再说——无论是什么样的战斗,擒贼先擒王永远是最佳的战略,虽然这一般都很难做到。

对面,陈老鬼正和宋光头窃窃私语着什么,两人一边说话还一边往我这边看着。过了一会儿,宋光头竟然朝我走了过来,我们这边的骂声也戛然而止,大家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所以都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宋光头直接走到我的面前,看了看我身后的人,说道:“巍子,你就这点人了吗?”

宋光头叫我巍子,真是让我浑身都不舒服,因为这名字是和我亲近的人才叫我的,而我现在并不认为他和我亲近。但是面对他的问题,我又不能不回答,所以就点了点头。宋光头叹了口气,又说:“巍子,要不是李皇帝的命令,我真不想看见你和陈老鬼打起来,你俩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啊。巍子,听叔一句劝,直接认输算了,有我在这,不会让他动你的!”

听着宋光头看似关切却让我极不舒服的话,这家伙虚伪的真不是一星半点。我忍着心里的怒火,摇摇头说:“叔,我既然把兄弟们都带过来了,就不会轻易言输!”

“唉,你这是何必呢,明知道这一场架要输……”宋光头无奈地摇着头。

“叔,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还是要打!”现在的我虽然很烦这个宋光头,但也知道自己惹不起他,所以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

“宋大哥,说完了没有,说完的话就要开打了!”对面的陈老鬼突然高喊一声。

宋光头回过头去,正想说点什么,上山的小路那边突然传来轰轰轰的引擎声,还伴随着DJ版“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的音乐,众人惊讶地看了过去,只见一辆破烂而又霸气的250型号摩托车突然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之中。

上山的小路,汽车上不来,摩托车却能上来。骑车的当然是李爱国,他上身穿着厚厚的蓝sè羽绒服,一头的黄发在风中飘扬,再配合劲爆的音乐,看上去真是狂炫酷霸拽,活脱脱的乡间非主流。

而在李爱国的身后,则坐着一个高大的汉子,汉子一脸刀削般的冷酷,嘴巴里还叼着一支香烟,狂风将烟灰吹得到处都是,却始终没有吹灭红红的烟头。这个汉子,当然就是我的舅舅小阎王。

这两个人一到,瞬间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对面陈老鬼的人好多都认识我舅舅(在矿场的时候见过),当场就惊呼起来:“是小阎王!”

“小阎王来了!”

“不是说他不会插手吗,怎么会来?!”

对面的人群里明显起了一片慌乱,毕竟我舅舅的狠辣作风给他们的印象太深了,以至于好多人都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这边的人却普遍都没见过我舅舅,不过他们都听说过我舅舅的名字,没听过的也通过这两天的口口相传,知道了一些我舅舅的故事。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我舅舅是谁,还以为前面染着黄毛的李爱国是我舅舅,好多人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说小阎王怎么是个非主流,看上去也不怎么厉害啊?还有说王巍他舅舅怎么这么年轻之类的话。

龟哥沉沉说道:“后面那个才是小阎王。”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立刻又换了一副语气,说不愧是小阎王啊,果然气势不凡,也有说小阎王来了,那咱们这一场可以赢了吧?

乐乐更是激动无比,一双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盯在我舅舅身上几乎都下不来了,口中不停地叫唤:“我的偶像来了,我的偶像来了……”

对面一片慌乱,我们这边却是一片振奋,大家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对我舅舅的到来报以无比的希望和期待。而众人之中,最兴奋的当然还是我了,其实之前刚上山看到宋光头也在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嘀咕过我舅舅怎么没来了。现在看到他,我的心中自然激动无比,我舅舅说过他会帮我,那不是我的幻想,他现在真的来了!

看到我舅舅的刹那,我在兴奋之余,本能地又往他身后看去,想看看他有没有带什么援兵上来。结果让我失望的是,小路上只有李爱国这一辆摩托车,再也没有其他半个影子了,也就是说只有我舅舅和李爱国来了!

而,即便只有他们两人,我们这边也依然还是振奋无比,对面也同样处在慌乱之中,刚才还笑个不停的陈峰都没声音了,就连陈老鬼都焦急地朝着宋光头这边看了过来,似乎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看宋光头同样讶异的脸sè,就知道他也不知道我舅舅为什么会突然现身了。随着李爱国的摩托车“吱——”一声停在我们一众人的身前,我舅舅叼着烟卷就下了车,照旧还是一副无法无天的狂妄模样。

宋光头立刻走了上去,皱眉说道:“小阎王,李皇帝说你不能插手……”

我舅舅看了宋光头一眼,说:“谁说我要插手了?我外甥要和陈老鬼打架,我还不能过来看一眼了?”

“啊,这个当然是能的……”宋光头一边说,一边回头看了陈老鬼一眼,显然是在暗示他没事。

听到我舅舅说只是过来看看,并不准备插手,虽然这个结果早就是我料到的,但我心里忍不住有些失望起来。同样失望的还有我们这边的人,大家本来对我舅舅抱有无限期待,结果我舅舅说不插手,大家振奋的情绪顿时就退去了一半。

不过乐乐却依旧兴奋,三两步就跳到了我舅舅身前,开口就说:“阎王大哥,您还记得我吗,我是……”

不等乐乐说完,我舅舅就狠狠瞪了他一眼,硬生生让乐乐把后半截话给吞回去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乐乐,竟然也紧张起来:“啊,没,没事……”

我舅舅不再理他,而是朝我走了过来,李爱国紧紧跟在他的身后。我立刻站直了身子,面sè严肃地看着他。我舅舅很高,我在他面前都低一个头,我舅舅来到我身前,看着我说:“准备好了没有?”

我点头,说:“准备好了!”

我舅舅又抬起头来,看向我身后的人,一个个扫过去,像是在检阅我的部队。想到我舅舅是那么自大的人,我的人估计入不了他的眼,说不定他还会嘲讽几句,就忍不住紧张起来。结果我舅舅看完之后,竟然点了点头,说道:“挺不错的,就是人少了点。”

这一刹那,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我舅舅竟然夸了我?!这可比铁树开花还不容易啊!我的一颗小小心脏又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说道:“人是少些,但是大家都很团结,没有一个害怕陈老鬼的!”

我舅舅还想再说什么,宋光头又走了过来,说道:“是啊小阎王,咱外甥这边的人是太少了,我刚才还劝他不如认输,结果他没有听,要不你也劝劝他?”

我舅舅回过头去,目光直视宋光头的眼睛,语气凌厉地说:“老宋,我们家的人,从来没有临阵退缩的!”

宋光头本是“好意”,结果却换来我舅舅这么强硬的回答,几乎是当众打宋光头的脸了。宋光头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只好讪笑着说:“好好好,那就打吧……不过还是再说一句,你可千万不能插手。”

“我不需要插手。”我舅舅说完以后,便转头走到了空地的边上,李爱国也走过去和他站在一起,看样子是真的准备袖手旁观了。

宋光头也松了口气,回头冲陈老鬼喊了一声:“准备开始吧!”便也走到了我舅舅边上,表面上似乎只是准备观战,不过我知道他是准备监视我舅舅,以防他有什么动作。而我舅舅却完全不在乎,面sè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

确定我舅舅不会插手,对面的陈老鬼也放松许多,回过头去做着战前动员。陈峰都重新坐了起来,面sè亢奋地说道:“你们一会儿都给我狠狠地干……”

我转头看了我舅舅一眼。

虽然知道他不会插手以后,我的内心有点失望,但是只要看到他站在边上,我就觉得心里踏实很多,对于一会儿即将到来的恶战,浑身上下也充满了斗志。

“外甥,我们开始吧?”凛冽的寒风之中,对面陈老鬼yīn阳怪气的声音飘了过来,嘴角更是勾起一抹张狂的笑。

“好!”

我握紧手里的钢管,全身也紧绷成了一张弓,这不是我第一次参加群战,可这无疑是最紧张最重要的一次。双方人马屏息以待,各自直勾勾盯着对方,可就在恶战一触即发的时候,上山的小路那边竟然传来一大片的脚步声。

突然响起的脚步声无疑吸引了现场众人的注意,所有人再度看了过去,只见一大片人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乍看过去全是三四十岁的成年汉子,而且各个手里提着棍棒、砍刀等物,一看就是久经战场的老将。

而在那群人的前面,我又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胖乎乎的像个肉球,正是是好久不见的瓜爷,另一个一瘸一拐,正是他的父亲老拐……

看网友对 145 山顶,大坑,我舅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