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48 疯子,都是疯子

148 疯子,都是疯子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陈老鬼的声音回荡在这山顶的四周,那些喊杀声也渐渐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回头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择天记吧少年王】当然,因为陈老鬼的人已经彻底落败,还能站着的基本都是我们的人了。当他们看到陈老鬼用枪顶住了我的脑袋,顿时个个都出离愤怒了,每一双眼睛都红通通的。

“放了巍子!”

“你要不要脸,你都已经输了,还耍这种yīn招?”

“看你一大把年纪了,做事真他妈不地道,以后还混不混了?!”

一声声的谩骂在四处响起,龟哥他们也都停下了手头的动作,焦急地朝我这边看来。

“陈老鬼,你干什么,把枪给我放下!”就在这时,一声暴喝突然响起,正是一直站在场边观战的郑朝宗。此刻的郑朝宗一脸愤怒,在他的眼皮底下动枪,如同当众抽他的脸。

宋光头也附和着说:“是啊是啊,老陈你赶紧把枪放下,本来就是一场公平的决斗,你就是靠这样赢了,李皇帝也不会认同你的!”

而我舅舅虽然一言不发,可他的嘴角却在微微颤抖,显然也处在极大的愤怒之中。四周一片谩骂和指责之声,此刻的陈老鬼完全不得人心,但他还是死死抓着我的头发,冲着宋光头这边说道:“宋大哥,我知道我输了,也没计划再翻盘!我之所以劫持王巍,不过是想留一条命罢了!我知道我这些年做过什么事情,也知道自己一旦被抓就完蛋了,所以抱歉,我必须绑个人质,以求能够平安离开这里!”

宋光头摇着头说:“老陈,你还不知道你为什么被抓,何必要做这种破釜沉舟的事?你就跟郑局长回去一趟,我们会想办法救你的!”

“宋大哥,你就别骗我了,今天一战过后,我就失去了镇上的统辖权,对你、对李皇帝来说都没用了,你们怎么可能还会再花代价捞我?所以别再说了,我现在不救自己,就没人能再救我了!我不求别的,只希望能活着离开而已!”陈老鬼的声音充满坚定,显然已经下了决心。

“离开?你能躲到哪去?!”

郑朝宗一脸威严:“你的逮捕令已经下来了,如果你再拒捕,全国都会贴上你的通缉令,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有千万双眼睛盯着你!我警告你,赶快把枪放下,或许还有一条活路!”

郑朝宗的语气掷地有声,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但是对已经狗急跳墙的陈老鬼来说却没什么用了,他仍旧死死抓着我的头发,说道:“郑局长,别跟我说这些废话,我知道自己不可能还能活了,所以你最好别再威胁我,否则我手一抖,这个家伙就上黄泉路了!”

郑朝宗还要再说什么,但是宋光头赶紧拦住了他,面sè焦急地说:“郑局长,陈老鬼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就别再激怒他了,否则王巍就真死了!小阎王,你也劝劝郑局长啊,被枪顶着的可是你亲外甥……”

而我舅舅一言不发,眼睛死死盯着陈老鬼。【择天记吧少年王】

“郑局长,说话!”陈老鬼似乎有点急了,握枪的手都有点发起抖来。

郑朝宗呼了口气,终于妥协一步:“好,你说说你有什么条件?”

陈老鬼的呼吸顿时浓重起来,大声说道:“给我推过来一辆摩托车,快点!还有,我儿子在哪,把我儿子也送过来!”

“你儿子?你儿子在这儿呢。”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沉沉响起。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乐乐站在那个大坑旁边,一只手里提着浑身发抖、面sè惨白,且已经半瘫的陈峰。而他的另一只手里,则横着一支黑漆漆的猎枪,猎枪的口正对着陈峰的脑袋。

虽然郑朝宗一再声明不准动枪,但是到了现在,也没法不动了。

一看这个情况,陈老鬼顿时就跟发了狂的狮子一样怒吼:“放了我儿子,不然我就一枪崩了王巍!”

乐乐却沉沉笑着:“好啊,你崩,你崩了他后,我就能做这镇上的老大了,正求之不得。”

乐乐的声音yīn沉沉的,再配合这山顶寒冷的风,听上去更是无比渗人。而且乐乐的性子一向癫狂,所以人人都相信他说得出就做得出。

尤其是陈老鬼,他曾经准备把乐乐收入麾下,自然也很了解乐乐的性格,当即又急眼了,冲着我舅舅大叫:“小阎王,你看到没有,那个家伙完全不顾你外甥的命!”

众人又齐刷刷地看向了我舅舅,而我舅舅却是一脸无谓的表情,反而冲着乐乐露出一丝欣赏的神sè:“你很不错,如果陈老鬼真把我外甥打死,这镇上的老大就由你来做!”

“谢谢阎王大哥,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我叫乐乐!”乐乐开心地几乎手舞足蹈,又对陈老鬼说道:“听到没有,你他妈倒是崩啊,我想做老大已经迫不及待了!”

陈老鬼喘着粗气,气喘吁吁地看着乐乐和我舅舅:“两个疯子,两个疯子!”

郑朝宗也适时地说道:“陈老鬼,你看到了,这情况我也控制不住,如果你现在束手就擒,那你儿子还有救,否则你和你儿子都留不住了!”

“疯子,都是疯子!”

陈老鬼突然狂呼一声,将手里的枪往地上一丢,双腿一弯跪了下来,同时泪流满面。【择天记吧少年王】今天已经饱受心理摧残的陈老鬼,没有再像上次在城郊工厂那么刚,很快就败下阵来。郑朝宗一挥手,跟在他身后的那四五个便衣便立刻扑了过来,给陈老鬼看了一下逮捕令后,便用手铐将他铐了起来。

我回过头去看着陈老鬼,现在的陈老鬼一脸颓废和沧桑,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张狂跋扈。他的眼泪密布在蜡黄的脸上,抬头看着我,哀求地说:“王巍,答应我,别动我儿子……”

我回头看了陈峰一眼,乐乐已经收了自己的枪,而陈峰面如死灰地倒在地上,一双眼睛呆滞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抓起来。山顶上的寒风依旧在吹,四周都静悄悄的,我看着陈老鬼,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动他的。”

况且也没那个必要了,现在的陈峰完全威胁不到我。只是在陈老鬼看来,他担心我会“斩草除根”罢了。

“谢谢,谢谢……”陈老鬼老泪纵横,被郑朝宗手下的几个便衣给带走了。

众人顿时一哄而上,团团将我包围起来,问我有没有事。我跟他们说没事,乐乐还在一边懊恼地说:“你怎么就没事,我以为自己终于能当老大了!”

我哈哈地笑,说我命大的很,你还是看看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吧!

陈老鬼被抓起来了,陈峰也被陈老鬼的几个铁杆兄弟悄悄带走,一场恶战到此全部结束,也宣告着陈老鬼的时代彻底结束,以后这个镇上的地下势力将由我们掌控。李皇帝本来是想帮陈老鬼的,却无意中把这个鸭子塞到了我的嘴边,恐怕连他自己都想不到吧?

我们这边的人按捺不住胜利的兴奋,好多兄弟都开始欢呼起来,山顶上充斥着我们开心的大笑声音。一场恶战过后,好多兄弟都受了伤,我本来想尽快安排他们到医院去,但是他们都不愿意,想要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欢呼。

这场胜利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大家本来抱着必死的决心和信念而来,却意外收获了这样丰盛的果实,每一个人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所以我也没有过多的阻拦他们,让他们尽情地开心和欢呼。不过,本就裸了上身的潮哥还想再脱裤子,那可不行,毕竟郑朝宗还没走,我可不想潮哥被带到市里的局子,多丢人啊。

郑朝宗和宋光头正说着什么,似乎在交代他一些事情,宋光头不停地点头。过了一会儿,郑朝宗便朝我走了过来,我以为他有话要和我说,便立刻站直了身子,众人也都安静下来。结果郑朝宗看都没有看我,就直奔乐乐而去。

乐乐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转身撒腿就跑,然而郑朝宗速度更快,这个年过四十岁的局长竟然身手异常的好,一个苍鹰抓兔就把乐乐扑倒在了地上。乐乐嗷嗷地使劲挣扎,但是被郑朝宗用两条铁臂锁得死死的,接着,郑朝宗便从乐乐身上搜出了猎枪,然后起身就走。

郑朝宗没对乐乐怎样,只是没收了他的枪,按理来说也挺够意思了。但是偏偏,我们都知道这枪对乐乐来说太重要了,重要到不顾一切也要夺回来,他的眼睛一下红了,又嗷嗷叫着扑向郑朝宗。

攻击公安局长可是大罪,我赶紧呼喊着众人将他拉住,韩江他们一哄而上,四五个人才制住了乐乐,乐乐大呼大叫着:“还我、还我!”愤怒的声音中竟然还透着几分凄厉,不禁让我想起猎枪第一次被夺走时老许的模样。

但是郑朝宗完全不理他,仍旧提着猎枪往前走。我也知道这枪对乐乐来说很重要,可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正发愁的在原地跺脚时,就见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上去拦住了郑朝宗,正是我的舅舅。

两人站在十几米外,也不知我舅舅和郑朝宗说了什么,郑朝宗竟然点了点头,把猎枪给了我舅舅。我舅舅提着猎枪走回来,伸手往乐乐身前一递,面sè一如既往地冷漠。

天知道我舅舅是怎么办到的,竟然能从郑朝宗的手里把枪要回来!但我舅舅的性格,又怎么可能和我们说?可想而知,现场众人都是一脸目瞪口呆,谁都说不出话来。乐乐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他猛地跳了起来,用力抱住我舅舅递过来的猎枪,两只眼睛红通通的,几乎喜极而泣,语气哽咽地说:“阎王大哥,谢谢你,谢谢你!”

就连我都忍不住内心中的激动,跟着说了一声:“阎王大哥,谢谢!”

四周的人轰一声笑,就连我舅舅都忍俊不禁,摇头笑了一下。我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改口说舅舅,谢谢。这一声谢谢,不仅是因为他帮忙把乐乐的猎枪要回来了,还因为他之前多次帮我,不仅把老拐叫过来,还让花少带来一支奇兵,才让我们今天能够彻底翻盘。

我舅舅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哼了一声,转身走了。看着我舅舅冷漠的背影,我的心里不禁有点酸酸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连话都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我明明取得了这么大的胜利,他不该对我表示一下祝贺吗,不该留下来和我们吃顿庆功宴吗?

不过李爱国却走了上来,搂着我的肩膀说:“巍子,真棒!”

我赶紧点着头,说谢谢。

“随后再找你,还有点事,先走了!”李爱国拍拍我的肩膀,赶紧跟上了我舅舅的脚步。

我知道我舅舅和李爱国肯定会再找我的,他们还想联合我一起干掉宋光头呐。我舅舅虽然走了,但是我们这边依旧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大家依旧在欢呼着,还讨论着一会儿到哪去庆祝一下,就在这时,一个让我浑身都不舒服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巍子,恭喜你啊。”

我一回头,发现是宋光头过来。

宋光头虽然一脸笑意,可是我看到他的笑,就忍不住浑身起鸡皮疙瘩。

宋光头走了过来,笑着跟我说:“走吧,我带你去接手一下陈老鬼的地盘。从今天开始,你们镇就归你管了!”

看网友对 148 疯子,都是疯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