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价值

  第一百七十二章 价值

屠重锦虽然在左津谷诸战立有大功,但还不能抵消秦潼关失陷的罪责,之前的将职都被捋夺了,暂时以虎贲校尉衔节制第二大营,好在第二大营的武官多为随屠重锦从秦潼关突围杀出的部将,不会妨碍屠重锦执掌兵权。

屠氏一族,此外又举荐屠重政担任西园军总管府军司马,辅佐樊成、文勃源治军。

也不知道屠氏在幕后与英王赢述达成什么协议,除了屠重锦、屠重政、屠子骥三人,屠氏及附属宗族还有不少精英弟子,也陆陆续续编入西园军得以重任——陈海与屠子骥、屠重锦的关系不差,而既然知道英王赢述有意用屠氏子弟掌握西园军,他自然也是乐以配合。

第三大营战力最为完整,便由姚启泰最先率领北进收复潼北府诸县;陈海、屠重锦皆率部在左津谷休整,一直到益天帝七十三年年底,才开拔往雷阳谷而去。

秦潼山外早已经白雪皑皑,唯有潼北府境界气候湿润,几年寒冬都难得下一场雪,但也将潼北府最惨烈的一幕完完整整的呈现在众人眼前。

潼北府,一府十七县千余大小乡亭城寨,没有一处完整。

叛军在围攻左津谷大营的同时,花费近两个月的时间,将潼北府境内所有的抵抗力量,都逐一剿灭,陈海率部北行,所见遍地残墟、满山满谷皆是尸骸,更是有数十万民众被叛军裹胁,钻进深山老林。

西园军收复潼北府,逃入深山的民众才陆续回归家园,但家园都变成一地残墟,两三百万人就又成了新的难民。

潼北府境内已经没有多余的粮食储备,要是不能立时从燕京运输大量的粮食过来接济,又不知道会饿死多少人,又不知道会有多少新的流民涌出来,铺天盖地的涌到其他府县去逃荒,进一步动荡飘摇难定的局面。

只是这些还不是陈海此时所能插手过问的事,他只是奉令率部赶到雷阳谷,与主力汇合。

数十万叛军早一步分散撤入潼北府以北的崇山峻岭之中,地形险恶、道路崎岖。

西园军推进到雷阳谷,再往北就无法铺展兵力,而小股精锐又与天师巩梁所率的千余赤眉教精锐教徒争胜;短时间内樊春、文勃源也只能率西园军在雷阳谷筑造城池、哨垒,意欲先将叛军封锁在雷阳谷以北的深山老林里再说。

数十万叛军胁裹大量的民众北撤,没有足够的粮食,也只能从其他险僻峡道往秦潼山外转移;要不然的话,数十万叛军被封锁在潼北府以北的山地里,没有足够的粮草维系,不用派兵强攻,很快就会自行溃散。

***************************

虽然雷阳谷的战场已经清理过了,但山崖、山石以及残存的树木,到处都还能看到雷霆轰殛的痕迹。

尽可能多的将军务交给赵无泰、赵融、屠子骥三人处理后,陈海却也乐得悠闲,带着蛮奴铁鲲,登上雷阳谷西侧的绝岭之巅,看风卷云舒。

陈海早已经踏入辟灵境后期,兼之他掌握完整的碎裂真意,兼修云流、逆流真意,已能隐隐感应到天地雷罡元气的存在。

天地罡元气息,又称为天地元气,分金木水火土风雷寒阳九性。

虽说天地罡元气息无处不在,但其性暴虐,玄修弟子根本无法吞纳到柔弱的脏腑之中炼为真元,但对开辟祖窍识海的玄修而言,在识海凝聚道篆或其他种种神通仙诀震荡天地罡元,再以庞大无法的神念驾驭,就可施展威力强大无法的玄法神通。

对武修而言,武道真意融入玄功绝学之中,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同样能牵动天地罡元,能使武招的威力提升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看头顶低垂的云层里,数道雷光电弧隐隐似龙蛇出没,偶尔会化作雷柱轰劈下来,威胁吓人,陈海暗感此地的雷阳罡元还真是浓郁,也难怪卫於期会毫无知觉的踏入天师巩梁所布的天罡雷狱大阵之中。

陈海琢磨着他要是能修至阳武道,有一天能修炼到接引雷罡元气化入玄兵战戟之中,威力又该是如等的惊人。

感应有人从山后飞过来,陈海转身见蛮奴铁鲲若有所思,似乎也在感知这天地间无处不在的雷罡元气,都没有察觉到董潘、吴雄及董宁从山后飞过来。

蛮奴铁鲲身上还有诸多秘密,陈海也不想逼他说出来,朝董潘、吴雄、董宁拱手致礼说道:“董帅、吴将军、郡主怎么也有兴致跑到这边看风景?”

董潘、吴雄、董宁飞过来,站到高耸入云的崖头,打量脚下蒸腾的云雾以及四周露出云雾的数点峰,风景却是绝美。

“你现在却是悠闲啊!”董潘哈哈一笑说道。

“根据这些天侦察的情报,叛军退到秦潼山最北端,距离这边五六百里,有小股兵马甚至翻越绝岭,潜入蓟阳郡,而蓟阳郡那边由十万虎贲精锐在那里平剿民乱,短时间内还真不用西园军费什么心思了,”陈海笑道,“此外,第一营的军务由赵无泰、屠子骥、赵融替我分摊,我也难得清闲。却不知董师也如此悠闲,知道了就一早过去邀董帅同登这绝岭了……”

陈海在河西的地位是要低于董潘,但此时在燕京,他是西园军的宿卫将军,在西园军的地位甚至高过屠重政、姚启泰、屠重锦等人,自然就能与董潘平起平坐。

“照愤例,你扈卫营可编二百部将,但你使葛同、周景元等人都归桃花坞,是有什么想法啊?”董潘问道。

“我估计赤眉叛军不会想在秦潼山再有什么大的图谋,难有大战暴发,葛同他们留下来也是闲着,还不如回桃花坞多打造几副兵甲实在些。”陈海笑道。

“哦,你也觉得秦潼山难有大战啊,”董潘说道,“不过你帐前扈卫营的名额空着也是空着,要不是让岑云飞等河西弟子都编进去,听候你的调令啊!”

“啊!”陈海微微一愣,疑惑在董潘、董宁及吴雄三人的脸打量了一番,迟疑的说道,“我虽为第一大营的主将,但诸多营将校尉的安排,我都要与赵无泰、屠子骥、赵融商议后上呈总管府樊帅、文常侍决议,岑师兄他们跟随我,可没有什么前程啊。”

河西或许有将势力渗透到西园军的想法,但就算他愿意听从河西的命令行事,有些事也不是他能做主的;英王赢述与文勃源不可能没有察觉。

他与冉虎、厉玉麟及周钧等人,都是正式从学宫征调编入西园军的,而董源还想要继续将更多的河西弟子塞进西园军,应该去找文勃源,而不是来找他。

“哦,陈海你误会了,”董潘说道,“世子的意思只是要孙不悔、岑云飞他们留在你的身边,与你共进退,并不是要到下面去任武官。这个,我也跟文先生说过了,文先生说扈卫营是你的私兵,只要人数不超过太多,自然都是你说得算。”

“……”陈海还是不明白董潘的意思。

“你以往在伏蛟岭治军极严,可是在河西掀起不小的风波啊,不少人想将你揪回宗门治罪,是世子知你有治军之能,常裕、杜镛等人桀骜不驯,当受重罚。这次让岑云飞等人就留在你的身边,也是能学习到些什么。”董潘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陈海谦逊一笑,说道,“我也是傻大胆,几场无关重要的战事侥幸没输而已。要是辜负世子的厚爱,将岑师兄他们引入歧途,那就罪大了。”

换作左津谷战事之前,董潘也会觉得陈海能骤得高位,实在是幸运到极点了,但左津谷近两个月的防御战事,卫於期隐居幕后,实打实是陈海在指挥全局,能在数十万叛军的重重围困下,坚持到援军过来,就绝非侥幸能解释的。

卫於期撤到左津谷时已受重创,天师巩梁这一级数的道丹境顶尖强者,都不能发挥出应有作用来,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陈海手下的虎狼之卒,所凝聚的杀伐兵气已经强到能压制住道丹境强者的神魂了。

梅坞堡与伏蛟岭隔河相望,西园军是怎么回事,董潘还是清楚的。

能在一年时间,将上万流寇囚徒操练成能在战场正面压制道丹境强者神魂的虎狼之师,这怎么可能是侥幸?

虽然河西也不缺这样的精锐之师,道衙兵甚至都要比此时的西园军强出一截,但道衙兵数万精锐是神侯这些年调集河西三郡的资源,是经历过无数血腥战事后一点点的培养起来的。

董潘还没有见到过,有哪支军队都没有经过血腥战事,经过一年操练就能成为虎狼之师的。

这才是陈海身上最有价值的地方,甚至比他斩获西北域闱选第一,更令人震惊,更值得宗门及大都护将军府的重视。

这也是世子在最近的信函里要求岑云飞等河西弟子到陈海身边任事的关键,是希望能有一批年轻弟子在陈海能更快成长为合格的将领……

文勃源那边没意见,又是世子董畴的明确要求,陈海自然不便拒绝。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二章 价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