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残丹诡秘(二)

第一百七十四章 残丹诡秘(二)

一道几乎彻底透明的蛟形残魂,从米粒大小的残丹里破茧而出,要不是被罗刹魔神秘相所透漏的无尽魔煞之威摄住,陈海很可能就被这道蛟形残魂钻入眉心祖窍之中,而毫无察觉。

蛊魂丹!丹中藏丹,而蛟髓丹内所藏的竟然是蛊魂毒丹。

陈海没想到英王赢述还真舍得在他身上下本钱,竟然要用蛟龙魂魄炼制的蛊魂丹来控制他的神魂。

陈海虽然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蛊魂丹,还差点就中标,但这段时间研究道禅院与赤眉教的传承脉胳,却是从屠子骥、赵融那里了解到这种邪丹、毒丹的威名。

要是他今日没有及时察觉,让这道蛟形蛊魂无声无息的钻到他的眉心祖窍寄生下来,在他正式开辟祖窍识海时,这道蛟形蛊魂将彻底的与他的识海融为一体,从此之后他还想要脱离英王赢述的控制,唯一的下场就是神魂湮灭。

蛊魂丹与逆灵散一样,都是当年道禅院邪徒被剿灭后就绝传的禁药,没想到巩清、巩梁、巩宝起死复生,让逆灵散重新问世,赢氏皇族的宗室子弟竟然也是暗中炼制这等犯天下之大不韪的禁丹、毒丹。

英王赢述是没有想杀他,但英王赢述想要让他从此变成一道唯命是从的狗,这更令陈海怒不可遏。

陈海虽然不知道怎么炼制蛊魂丹,但与屠子骥、赵融他们闲扯时,却是知道克制蛊魂的办法很简单。

人之三神六魂寄之五脏六腑,大成于眉心祖窍,要不想让蛊魂钻入眉心祖窍,陈海甚至都不用将其炼灭或驱逐到体内,用心头血将锁在脏腑之间即可。

而在罗刹魔神魂的魔煞之下,陈海即便不小心让蛊魂钻入眉心祖窍,也能将其逼出来。

既然都察觉到蛊魂的存在,陈海就不怕蛊魂还能在他体内掀风作浪,而事实上蛊魂丹最厉害的地方不是难以克制,而是悄无声息间就让人中招,等到蛊魂与三魂六魄融为一体,再想有什么补救措施都晚了。

陈海此时还没有资格跟英王赢述撕破脸,即便是文勃源杀死都易如杀狗,他也要让蛊魂留在体内,免得英王赢述、文勃源发现异常后下手将他诛除掉,陈海知道要忍,却怎么都难消心里的恨意,没想到他尽心尽力一年来竟得到这样的回报。

陈海这时候感知有人往这边走来,心里清楚的知道,他炼服蛟髓丹提升肉身修炼,应该表现得欣喜若狂,要不想露出破绽,就要将内心的愤恨及怒火压制下去,持剑而立,极瞬间由极静转为极动,似要将满腔的怒力都化入斩狼剑之中。

“嘶嘶”皆是撕裂空气的爆鸣,积雪卷起,董宁登上后岭,就见陈立服丹修炼的后崖仿佛有一头蛟龙在怒舞,那柄黑sè的斩狼剑在陈海手里仿佛化作一团要焚尽世间一切的黑sè怒炎,剑势之强,几乎要将整座山崖摧垮。

“好强的剑意!”

董宁暗暗心惊,陈海在学宫闱选中获得两项非凡评价,但很多人心里还是有所不服的,董宁心想要这些天之骄子看到陈海的剑势如此之强,又该如何凭价?

陈海将心头最后一点怒焰都化入剑招之中,才收起斩狼剑,朝董宁揖礼道:“陈海见过郡主,郡主跑过来,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陈海,我要是也过去给你来当扈卫,可好?”董宁美眸灵动的盯着陈海,问道。

陈海此前是答应董潘将岑云飞等河西弟子都编入扈卫营,不过他想着真正愿意编入扈卫营受他辖管的河西宗阀弟子不会太多,却没有想到越城郡主董宁都跑过凑这么热闹。

换作往日,陈海绝不会拒绝越城郡主董宁,但想到他今日差点就中招被英王赢述这大yīn谋家彻底控制神魂,对宗阀出身的董宁也没有什么好感,生硬的说道:“郡主开玩笑了,郡主想要陈海过去给您当扈卫还差不多。”

董宁微微一怔,她想着此前为陈海杖毙姜础之事两人关系是有些冷落,但也没有想到陈海今日的语气会如此疏淡。

董宁心里被刺了一下,微微颔首说道:“是董宁不知分寸,不该提出这样的无理要求。”说罢就告辞走下山岭。

董潘所率的千余道衙兵作为应邀作战的客军,与樊成、文勃源驻扎在一起,与陈海所部营地相距有三十里。

看着董宁素sè如雪的衣裙,似与山岭的积雪浑成一体,身影很快就彻底消失在风雪之中,陈海轻吁一口气,将心里那一丝不忍的情绪斩断,带着蛮奴铁鲲、齐寒江等扈从,往半山腰的寨子里走去。

屠子骥、赵融二人都在他院子里的等着,笑问道:“炼服蛟髓丹,感觉如何?我们从文先生那里过来,文先生还特地让我们问一问你炼服蛟髓丹的感受呢。”

陈海心里冷笑,心想文勃源还真是不放心啊,但他也知道屠子骥、赵融不大可能会知晓实情,搪塞的对他们说道:“蛟髓丹真是让人受益匪浅,我感觉还需要闭一段时间的关苦心潜修,才能将蛟髓丹的药力完全化入百骸,或许等到再出关时,修为或能更进一层。接下来这段时间军务还是要麻烦你们多担待一些。”

“我们替你分担操劳,那是理所当然之事,”屠子骥毫无心机的说道,“这些大雪封山,想必叛军也不能从深山老林里杀出来。”

屠子骥、赵融离开各忙其他事务去了,陈海登上寨墙崖前,看到寨城前平整出来的平阔校场,诸多将卒正在冰天雪地演练战阵。

陈海此时自然不甘心再为英王赢述所用,但他也不能立时袖手就走,该用怎样的借口才能令英王赢述、文勃源对他不起疑心?

陈海站在寨墙上想了许久,才毅然回屋,铺开纸墨,写下《练兵实录》四字,接下来稍停思虑片晌,又“刷刷刷”奋笔疾书起来……

*******************

每天除了初曦时分修炼一番真元之外,陈海都是奋笔疾书,将他过去一年在伏蛟岭操练将卒的诸多细节梳理成书。

实的草稿三天就写成了,但有些显得粗陋,陈海又花了几天反复推敲、梳理,他此时还记得一些《孙子兵法》的经典字句段落,这会儿拆零碎了,似是而非的揉入这本《练兵实录》之中,逼格就连他自己看得都十分的满意……

“文大人……”

陈海差不多将《练兵实录》写完,又是一天过去,清晨时分听到外面有说话声传进来,他往窗户外看出,就见文勃源、董潘、吴雄、董宁等人,在屠子骥、吴蒙等人的陪同下,走进他住的院子里来。

“文大人、董帅,今天怎么有工夫跑到我这里来?”陈海推开门,站在廊檐下笑迎道,任谁都看不出他心里敛藏的愤恨。

“看你有好些天没有露面,我与董大人、吴将军、宁郡主今日闲来无事,便相邀一起到你这边来走一走,不会嫌我们厌烦吧?”文勃源眯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陈海的眼瞳打算了一阵,他锐利的眸光似一道雷电打入陈海的深处,要将陈海神魂都照得纤毫毕露,俄而又笑道,“你服下蛟髓丹,潜修十数日,修为果真是有不错的精益了啊。”

看文勃源这番言语,好像他刚才那直剖神魂深处的打量,真就是为了观察陈海在服下蛟髓丹后,修为到底提升了多少。

董潘、吴雄的修为不及文勃源一大截,但也看到陈海服用蛟髓丹后,气势比以往更强盛许多,暗感陈海曾在学宫闱选时,出手稳稳的抓住机关战兽,心想他这时候的肉身更加强悍,恐怕明窍境初期的武将都未必能压制得住他。

“这一切都是文大人厚爱。”

这些天过去,陈海已经能将心间那怒不可遏的恨意掩饰得很快,他看文勃源那双有着些许媚气的眼眸微敛着满足的笑意,心想他应该是认定自己已经中了招,并没有看出蛊魂已经被他动了手脚。

陈海无动于衷的笑笑,请众人进屋说话。

看到文勃源打量陈海的样子,董宁却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没想到一个大男人去势之后,看别人的眼神竟有如此的媚气,也不知道陈海怎么就受得的。

********************

“你这些天关门闭户,是在写这份东西?”文勃源走进屋,第一眼就看到书案上墨迹未干的《练兵实录》,他走过去拿到手里翻看起来。

别人这么做,是很失礼的行为,但文勃源乃是英王赢述跟前的近臣,以残躯修成道丹,地位非同一般,他随意翻看陈海书房里的东西,别人只会看到他对陈海的厚爱跟关切。

董潘、吴雄、董宁看到文勃源手里那叠文稿,却不知道陈海这些天躲起来,到底在写什么东西。

陈海虽然相貌粗犷,脸上身上伤疤纵横,神力无穷,一杆巨戟惯与强敌近身肉博,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这时候吴潘、吴雄都不会将他当成军中那些不善谋略、性格粗鲁的武将看待。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四章 残丹诡秘(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