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631章 大伯与侄女儿

第631章 大伯与侄女儿

“你是我叔叔?”

王锦云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带着极大的疑惑之意,的确,她之间是收到了王冲天的消息,言道这一次出来凝煞,自己的一个兄弟也会与他一同前去。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自己那个神秘莫测的老爹竟然还有一个在九天观修行的兄弟,而这个兄弟的修为竟然与自己一般,仅仅只是灵根天。

现在,她更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叔叔竟然如此的年轻。

“叔叔?”

听到这两个字,王通没来由的不爽了起来,“叔个屁,算起来,你要叫我大伯,不是叔叔。”

“大伯?你竟然比我爹年纪还大。”

王通一脑门子黑线垂了下来,不满的道,“这跟年纪没有关系,你爹经常在下界行走,那里的时间流速与仙界完全不同,有的地方是仙界一天,地上便是一年,所以修炼的速度自然比我快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在仙界之中,对于王锦云这样的******而言,诸天万界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只是大家都觉得下界的元气质量不行,虽然可以拉长修炼时间,相对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谁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隐患呢?

说不定在下界修炼根基不稳,在未来冲击更高一个层次的境界时遇到重大的瓶颈,再说,出生于仙界的修行者,已经习惯了仙界的元气浓度与法则,到了下界,很不适应。

你到元气高的世界吧,人家的级别高,时间流速与仙界差不了多少,你到时间流速快的世界吧,又不适应那里的元气浓度与世界法则,最重要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心态的变化,即使修炼有成,说不定过个几百年后,回到仙界,又不适应了,还有就是,下界不比仙界,危险太多,万一哪个仇家得知了消息,直接在下界将你做掉的话,你哭都没办法哭去。

因此,在仙界之中,所谓的下界,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大多数的时候是一个陷阱,只有真正的修炼有成了,明悟了自己的道的修真者,才会下界,去执行一些任务。

仙界最强大的几方势力,对于诸天万界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这些影响力靠的并不仅仅是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力量,各方势力都会在诸天万界招收弟子,这些弟子修炼有成之后,便在各自的世界之中建宗立派,奉仙界的宗门为祖庭,从而形成巨大的影响力,甚至牢牢的控制住一方世界。

譬如昆墟界,便是九观天、玉禅寺和人皇宫的弟子暗中渗透,从而形成了道门与佛门以及独特的贵族武者制度。

九天观牢牢把控着道门祖庭的地位,无人能够与之抗衡,而玉禅寺则是佛门的源宗,亦从来没有人敢置疑他的地位,靠着这样的实力,仙界中的道门与佛门便能够深深的影响着昆墟界的发展,将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牢牢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而想要真正的达成控制,影响的目的,必要的时间便需要展现出一些实力来,仙界土生土长的修真者至下界,必然会受到一些世界法则的影响,很不适应,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仙界的势力会收本地土著的原因。

王冲天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六扇门的眼中,他出身于盘武大陆,身份清白,天资奇高,乃是盘武大陆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奇材,能够将这样的奇才纳入麾下,对于六扇门本身而来,亦是多了一个人才,进一步加强了自己的实力,而且可以凭借他的力量,镇压整个盘武大陆。

是的,如今的王冲天已经拥有了镇压整个盘武大陆的力量了。

他的实力和战力已经成为盘武大陆的第一人,在盘武大陆,已经没有人与之对抗,可以说,如果他愿意的话,很轻易的便能够成为盘武大陆的主宰,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以天下第一人的身份坐镇六扇门,将六扇门的影响力扩大到了极致,而借着他的手,仙界的六扇门便轻易的完成了对于盘武大陆的掌控。

在六扇门也好,仙界的其他势力也罢,对于出现了一个能够完全掌握一个世界的弟子和存在,都是非常的重视的,因此,虽然王冲天如今只是金婴天的修为,在六扇门中却已经享有了通天神强者才有的待遇,甚至在某些方面的待遇比通神天的强者还要强上几分,算是一个权势人物。

做为王冲天在仙界新得的女儿,王锦云自然也是六扇门中一个太子女一般的存在,再加上王冲天对他十分的宠爱,所以便养成了极为任性而霸道的脾气。

如果王锦云听到王通对于王冲天的修为颇有微词,心中顿时大为不爽道,“哼,有本事你也下界啊,一个个的屁的本事都没有,只知道藏在仙界像个乌龟一般,还偏偏嘲笑下界之人,简直丢人,你不会真的是我爹的哥哥吧?”

说到这里,她的心中可以说是疑惑极了,“我爹可是出身盘武大陆的,没听说过除了他之外,盘武大陆这几千年里有什么特别的人才出现啊,最多不过就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邪神党徒罢了,已经被我爹灭了,完全成不了气候,你究竟是什么人?”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竟然变的严厉了起来,隐约之间,透着一股子堂皇正大的威势。

“咦?”

感受到这一股惊人的气势,王通为之一惊,这种堂皇正大之气绝非是天生的在,而是修炼了一门特殊的功法,王通虽然不知道她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但是却想到了关于人皇宫的一些传闻,人皇宫是仙界之中一方极为特殊的势力,所修的功法据说传承自天帝一脉,极重气势,却需要借助人族的气运之力,精炼帝龙之气,而这帝龙之气的修炼不但需要拥有强大权势来辅佐,还需要极为特殊的血脉,难道这王锦云觉醒的竟然是这种特殊的血脉吗?

细想一想,也不可能,王冲天是自己的第二元神,自己懂的他也懂,自己会的他也会,自己可以轻易的让宗雪觉醒赤极天火的血脉,他让自己的女儿觉醒类似的的血脉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可是说王锦云是他最为宠爱的女儿,为什么要让自己这么宠爱的女儿觉醒这样吊诡的血脉吗?难道要让自己的女儿当女皇,这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妈的,这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多活了几百年,难道又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不成?”王通皱了皱眉头,旋即笑道,“我的确是你爹的大哥,比他早出生几息,不过我的气运通天,资质无敌,所以一出生,便惊动了道门使者,直接将我带到了比盘武大陆更高层的昆墟界修炼,然后又从昆墟界,进入了仙界,昆墟界你知道吧?”

“昆墟?”王锦云并没有置疑王通的话,因为王通的身份并不是他自己说的,而是王冲天告诉她的,她对王冲天的话自然是没有什么疑问,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如今听王通这么一说,倒也能够说的通,便没有再追问下去,心里直接便将事件的全程脑补的回来。

资质好,被上一界的道门看中,带回来尽力的培养,如今已经是九天观的入室弟子,虽然如今修为极低,但那也是时间的原因,自己的老爹如果是出生仙界的话,现在也不过是和这王通差不多的年纪罢了。

在她想来,自己的老爹同样资质极佳,凭着自己的努力加入了六扇门,进入了仙界,一入仙界,自然也就联系上了这个自己数百年没有谋面的大哥,正好自己这位大哥的修为同样到了灵根天的顶峰,需要出来凝煞了,而他所修炼的功法,亦是与自己一般,所需要的煞气与自己相同,所以便让他跑过来与自己一道凝煞,彼此之间,亦有一个照顾。

思虑及此,王锦云终于认同了王通的身份,目光变的柔和了起来,周身腾起的那一层让王通暗中吃惊的气势随之消解,抬眼瞅了瞅王通道,“好吧,既然如此,便一起去凝煞,不过我可告诉你,这一路之上麻烦的紧,你可不要拖我的后腿。”

“是你不要拖我的后腿才是。”王通笑道。

“好啊,那就看看,究竟是谁拖谁的后腿!”显然,王锦云这位姑奶奶亦不是一个容易服输的主,听了王通的话语,小脾气顿时也就上来了,冷笑一声之后,身形如电,眨眼间便射到了百余丈外,又闪了几闪,几乎已经消失不见了。

“幻魔身法啊,可惜,这已经是我玩剩下的了。”

王通自然认出王锦云用的是自己整理出来的幻魔身法,不过在那昆墟界,他的幻魔身法再交提升了一大步,已经将幻魔身法升华成了幻魔渡虚空的身法,因此,现在小丫头的这幻魔身法在他眼中已经很不够看了。

当下运转身法,一步踏出,横跨万丈之远,已然与冲出万丈之外的王锦云齐头并进。

“嗯?”王锦云却是吓了一大跳,她自己的轻功自己清楚,自己将父亲传给自己的这门轻功修炼成功之后,同境界之中,几无对手,就算是对方有法宝在身,自己亦能够轻松的脱身而出,所以她一直将这门身法做为自己最拿手的手段,他却是想不到王通不但速度能够跟上她,而且比她高明的不止一筹,无论她如何的努力,如何的加速,都无法对王通实现超越,事实上,自从追上她之后,王通的动作便十分的悠闲,双手背在身后,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可偏偏她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将王通甩开,心中不由大怒,低喝一声,一团红云自她的周身腾起,将她托到空中,娇笑一声,那团红云便化为一道长虹破空而去。

“这个小丫头。”

王通无奈一笑,脚下又是一步,这一步踏出之后,周围的空间法则似乎受到了一股强大力量的扭曲,但是随之还原,并没有破开,却在此时,产生了一股无铸的力量,直接便将王通的身体推到了极远的地方。

这是王通根据仙界的规则设计出来的一种身法,仙界的法则坚固无比,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就不要想去碰触任何一种法则,这也是仙界中人不想下界的原因之一,因为即使在下界之中修炼到了极高的层次,拿云捉月,裂空劈海,控制规则,到了仙界之后,一切都归零,因为下界的世界法则远不如仙界的牢固,而在想要应付这种牢固的规则,只有在仙界之中长期的浸淫方才能够熟练起来,否则的话,受到了世界世界的规则知识的影响,到了仙界之中,除非是真正的人中龙凤,否则的话,根本就没有人能够适应这种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法则。

来到仙界之后,王通亦感受到了来自仙界法则的深深恶意,即使昆墟界的法则亦无法与之相比,虽然借助末法之眼的力量,他可以强行破开空间,但是那样的话,消耗实在是太大,远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所以他便想到了这样的办法,同样是碰触法则,改变法则,但是却不打破法则,而是借助法则改变的契机,借助空间法则强大的恢复能力,将自己弹射出去,看起来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但是经过他六爻神算的推算之后,便轻易的成形了,将这种法门融入到他的幻魔渡虚空的身法之中,再次将他的这门身法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在仙界之中,不需要借助破开空间那么麻烦便便能够达到与瞬移差不多的效果,速度甚至比飞遁的法宝还要快速,所以,当王锦云发现王通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当真是吓了一大跳,特别是在发现王通竟然没有使用任何法宝,仅仅只是靠着那门自己有些熟悉的奇异身法追上了自己的飞遁法宝之时,更是惊的目瞪口呆,指着王通,一时竟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纯粹靠着身法之利与法宝争锋,这种事情她是听说过,但是没有见过啊,也不相信,仙界之中,纯粹的武者很少,纯粹走武道之路的修行者更少,毕竟这里虽然也适合武道修炼,但同样亦适合修炼术法神通,相对于术法神通而言,武道之途要艰辛的多,关注的也很少,因此,尽管她早就听说过,修炼武道之人到了最后,会将肉身修炼的强大无比,堪比法宝甚至仙器,她一直不相信,甚至对于这个传闻嗤之以鼻,不过,现在王通的表现明显颠覆了她的认知,终于她让认识到了,在仙界并不被人看中的武道,一旦修炼有成,亦是不输神通法术。

只是现在,就这么被王通超过了,她心中亦是非常的不爽,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虽然王冲天给了她许多护身的法宝,可能够用于飞遁的亦只有这一件而已,而且还是速度最快的。

心中赌气,自然也就不想和王通说话了,于是乎,两人沉默而行,只见一道红光与一道闪烁的人影交替前行,速度令人瞠目结舌,不过是短短的几息之间,便已经奔行了数百里路。

不过两人的速度虽然快,但是王冲天所提供的那一处凝煞之地却是非常的远,因此,在几个时辰之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

“哼!!”

催动法宝飞遁的时间太长,又不愿意认输,消耗太大,王锦云是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再看王通亦停了下来,冷哼一声,一扭头,便寻了一处树荫,气呼呼的坐了下来,也不知道在和谁生气。

“这个小丫头,还挺傲娇的。”王通心中感到有些好笑,突然之间,他猛的抬起头,左眼之中闪过一丝赤芒,旋即一闪身,便冲到了王锦云的面前,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展开身法,连续闪了数次,这几次连闪,却是动用了幻魔渡虚空中的穿梭空间神通,直接横移了近万里,方才在一处不知名的小山头下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

王通的动作太快,速度亦快的惊人,待到王锦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处她所不认得的地方。

“你干什么?”

王锦云尖叫一声,甩开了他的手,同时厉光一光,一道剑光刺向他的眉心。

“小丫头可真够狠的。”

王通侧首一闪,避过剑光,不过这剑光尽似乎无穷无尽一般,一剑既出,便化为了无尽的光雨,将王通整个笼罩于其中。

“法宝是不错,就是速度不行。”

面对如此之近,又如此凶猛的攻击,王通不退反进,身形在密集的光雨之中穿梭,看起来惊险到了极点,每时每刻都有被光雨淹没的可能性,但是偏偏,这剑光之雨却没有一道能够碰到他的身体。

如此妙到毫巅的身法再次让王锦云失神,以至于当剑光之雨消失之后,她都已经忘记了下一步的行动。

“你的法宝不少,但是太过依赖法宝终究是不行的,毕竟那些又不是仙器,没有办法做到绝对有效。”王通微笑道。

“你,你,你,你,你……”

王锦云听了王通的话,这才反应过琰,猛的抬起头,指着王通,张口结舌,已经是说出不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个时候她方才意识到,这个与自己的修为差不多的“大伯”,身法竟然高到了如此的骇人听闻的地步,以前她也不是没有听人说过自己的老爹的身法高妙,但是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识过,总有些不相信,如今亲眼见识到了王通的身法,在法宝攻击之中游刃有余的表现,心中之震惊早已经无以复加,这还只是她的便宜“大伯”而已,自己的老爹修为境界远超“大伯”那他的身法该高妙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哼,有这样玄妙的身法都不教给我,简直就是欠收拾!

王通自是不知道自己的表现已经让王锦云觉得王冲天欠收拾了,如果知道的话,他也一定会非常的高兴,毕竟王冲天这厮如今已经有了一些喧宾夺主的味道了,竟然支使起自己干活了。

“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

此时,王锦云已经清醒了过来,突然意识到事情的重点并不是这王通和身法,而是为什么他突然之么做,把自己拉到了这个自己完全不认得的地方来,他究竟有什么样的企图?

“那个汪文焕是什么来历?”王通并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而是开口问道。

“汪文焕?他是内阁大学士汪祺的独子啊,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这下子轮到王锦云奇怪了,她对汪文焕是一丁点的好感都没有,不过这和王通有什么关系吗?这和他把自己拉到这里来,又有什么关系呢?

“内阁大学士?”王通微微一怔,却是没有想到汪文焕的来头竟然这么大,所谓的内阁大学士其实就是人皇宫中的一个职位。

在仙界的数大势力之中,人皇宫一向自承继认天庭的道统,所有的规制一应都是如当年的天庭一般,人皇宫的宫主亦被称之为陛下,宫中治理的规章一应如天庭的官阶设置,这内部大学士便是天庭之中的一品高官,文官魁首,仅有三个,在人皇宫中被称之为阁老,无论是实力修为,还是地位都是极为崇高,仅次于人皇宫主之下。

“原来是内阁大学士的儿子,怪不得呢。”

“怪不得什么?”王锦云有些奇怪的问道,她被汪文焕埋伏,最后脱身而去,却是不清楚后来的事情,也绝不会想到王通下手竟然会那般的毒辣,直接便将那汪文焕给打死了,还弄的魂飞魄散。

“怪不得会有人追杀我们呢。”王通笑道。

“追杀我们?谁会追杀我们?”王锦云不解的道,“和汪文焕有关系?他疯了吗?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追杀我,他找死呢?”

“不是他找死,他已经被我宰了,来追杀我们的应该是那们内阁大学士的手下。”

“你杀了他?”王锦云尖叫了一声,一双大眼睛盯着王通,仿佛在看妖怪一般,“你杀了汪文焕?”

“是的?”

“为什么?”

“为什么?还能为什么,你爹让我照看你,他竟然敢暗中对付你,他不死谁死?”王通冷笑道,“再说了,总是被这样的东西盯在身后,你就不觉得麻烦呢?”

“我是觉得麻烦,可你也不能杀了他啊,这下子麻烦大了。”

王锦云出身人皇宫,自然知道汪祺在人皇宫中的分量,如今他的儿子被杀,究竟会引起多大的风波,她的心里也清楚的紧,一念及此,她也觉得自己太过冤枉了,不过就是出来凝个煞而已,招谁惹谁了,偏偏碰到了这么一个大伯,一出手便杀了汪文焕,直接把这个大黑锅罩到自己的背上,这可如何是好啊,就算这一次自己能够成功的凝煞,可是又怎么回人皇宫呢?

回到人皇宫之后,汪祺也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再加上自己的老爹不在,到了那个时候,可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毕竟只是一个小丫头,这个时候,竟然有些六神无主起来。

“慌什么,不就是一个内阁学士的儿子吗?有什么可怕的。”对于王锦云流露出来的惊慌之意,王通并不怎么理解,只是笑道,“人皇宫,又不是天庭,怕什么?”

“怕什么?”王锦云尖叫了起来,“你说怕什么,汪祺是内阁大学士,法相天王,在人皇宫权势极大,便是老爹也要让他三分,你倒是好,直接杀了他的儿子,你以为自己就九天观的弟子,他就会放过你吗?还有我,我是人皇宫的,你杀了他儿子,我还怎么回人皇宫?”

“人皇宫这种地方,不回也罢。”王通摇头笑道,“再说了,你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谁能证明汪文焕的死和你有关系呢?你又没杀他,至于我,汪祺知道我是谁吗?他能够做到那们位置,结的仇自然不少,杀不了他,杀他的儿子泄愤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总不能把莫须有的事情往你一个小丫头身上推吧?”

“没有证据?哼,难道你不知道人皇宫中养着不少天机师吗?”

“难道你爹没有告诉过你,我们这一脉最擅长的就是天机术吗?”王通微笑道,“蒙蔽天机,不过是一点小手段罢了。”王通笑呵呵的道,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几枚金钱,上下翻飞,“我现在就暂时蒙蔽天机,让他们无法推算到我们,爹如今已经凝成了元婴,天机术之高明已经远在我之下,想来以他的修为,不但可以蒙蔽天机,而且还可以引导天机,让人皇宫的那帮天机师去****吧!”

“你说什么?我爹最擅长的竟然是天机术?”王锦云听了,整个人都不好了,死死的盯着王通道,“你没骗我?”

“我怎么会骗你呢?不相信,去问你爹好了。”王通笑眯眯的道。

看网友对 第631章 大伯与侄女儿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