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练兵实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练兵实录

看文勃源拿起《练兵实录》,陈海不动声sè的说道:

“蒙朝廷信任,陈海在伏蛟岭任职也快满一年了。虽然陈海幼时得异人传授兵术,但真正有机会在伏蛟岭操练甲卒,以及率兵进入秦潼山随卫帅、樊帅平剿民乱,自己的所思所想与早年所学,才有融会贯通的机会。这些天在大营里偷闲,就不自量力的想着将条理梳理得更清楚一些。到时候多誊写几本交给下面的营将学习掌握,我就可以省很多事情了。”

陈海在伏蛟岭十余种武道秘形融入基础步法、拳法、腿法、戟法、盾法之中,传授给基层将卒,辟灵境以上的武修弟子,或许都不屑修练这些最简单的武道绝学,但如此简单的武道绝学,普通将卒修炼娴熟后就能摧动百骸精气,也恰恰是这些基础武学最具价值的部分。

只是这些基础武学,既不是姚氏一族秘传,与太微宗及陈氏一族也没有关系。

而陈海练兵方式又是那样的独特及有效,无论是文勃源,还是董潘、吴雄等人,都只能认定陈海以往有过其他不为外人所知的机缘。

这也是不令人意外。

燕州有史以来,几乎每一名如星辰般耀眼的绝世强者问世,或多或少都有过世人莫及的无上机缘。

陈海曾得到过怎样的传承,幼时传授他诸术绝学的异人到底是谁,旁人都不便直截了当的当面追问,但听他说这次是将幼时异人传授的兵术,与这一年来的练兵实践结合录写成册传授给其他将领,文勃源都觉得手里这份文稿的分量不轻。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文勃源原以为陈海不可能将他胸中所学及异人传授的兵术,真正写出来传授给其他将领,但他翻开练兵实录,看到第一页见字字珠玉,每一字每一句细细琢磨都有不尽义理蕴藏在里面,绝对是最顶尖的兵术之学,神sè也是难以掩饰的一变。

玄法修行也罢、武道绝学也罢,以及兵术、制器、炼丹之法,都是宗门及宗阀世族的不传之秘,绝不会轻授他人,谁能想象陈海竟然轻易就将一本旷古绝古的兵术秘传抄录下来,要传授给第一营诸将?

董潘、吴雄却也不管陈海到底是怎么想,这会儿都情不自禁都凑到文勃源的身边看他继续将《练兵实录》翻看下去。

董潘、吴雄都有着丰富的领兵、治兵经验,甚至比文勃源更清楚这本《练兵实录》的价值所在。

这本实录除了问计、规戒、武训、兵形诸篇,提出当世兵典一些前所未闻的用兵思想及治兵之法外,陈海在器械篇里还将沙盘制作、连环甲马、连环船阵、三弓床弩、偏厢车、云梯、铁牌车、登楼车等以及他古玩造旧所涉及到的几种合金铸造之法抄录下来。

“这连环甲马阵真是精妙,真是闻所未闻……”董潘、吴雄都是用丰富作战经验的将领,看到实录里写到“马带马甲,人披铁铠。马带甲,只露得四蹄悬地;人披铠,只露著一对眼睛。教三千匹骑军,做一排摆着,每三十匹一连,以铁环连锁结阵,所向披靡……”两人都忍不住手舞足蹈的想当场推演战阵……

“这沙盘制作之法看似简单,但用于兵阵推演却极为精妙。异人所传的兵术果真了得啊!”

陈海心里一笑,他要想拿这本《练兵实录》金蝉脱壳,就要确保这本实录有足够的份量跟价值。

英王赢述及文勃源是看中他的治军之能,才会想着要用如此恶毒的手段去控制他,他想脱身必然要留足够分量的替代品。

要不然的话,他就算有再多的借口,英王赢述及文勃源都不会轻易许他离开西园军。

董潘、吴雄也不顾文勃源在场,直截了当的就问陈海:“这本练兵实录,河西能否抄录一份?”

文勃源脸sè微微一变,玄法仙诀之所以万人敬仰、会被世人奉为珍宝,最为关键的就是严格控制传播渠道,唯有在有限的人群里进行传授,才越发珍贵,倘若燕州人人得而传习,所谓的玄法仙诀又有多少价值可言?

兵术绝学也是同样的道理!

只是太微宗是陈海的师传宗门所在,陈海本质上还是董宁借用给他们这边的客将,陈海所修所悟,自然要第一个奉献给所修行的宗门。

董潘、吴雄这时候只是提出抄录一份,而没有要求陈海不将这份实录传播出去,就已经够仁义已尽了,他有什么借口阻止?

“我毕生所求是玄法大道,治兵之术于我不过是雕虫小技,怎么会蔽帚自珍?太微宗及世子对我恩重如山,倘若能稍稍回报宗门及世子,陈海又怎么会不愿意?”陈海大义凛然的笑道,他这些话辞都是为以后脱离西园军铺路,笑盈盈的将练兵实录从文勃源手里先拿过来,递给董潘,说道,“那就烦请董帅找人多抄几份,过两天也给文大人送几份过去……”

陈海的话也不会引起方勃源、董潘等人的质疑。

寒族子弟困于修炼资源有限,这才会先取功名利禄,但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功名利禄最终还是需要更高的修为境界及实力进行巩固。

陈海虽然不同于寻常的寒族子弟,但此时担任宿卫将军,还是远远高过他此时的修为境界,他想潜心苦修以证玄法大道,都是极正常的想法。

大多数的年轻宗阀子弟而言,进入军中任职也多为历练,就像此前雷阳谷大溃,很多武官营将逃跑起来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大不了直接逃回各自的宗阀、宗门潜心苦修,一点都不用怕太尉府能责罚到他们头上去。

见陈海流露出隐退的意思,文勃源也没有说什么,心想着待董潘抄寻过后,他要细看这份练兵实录到底有多大的价值。

***************************

《练兵实录》著好,抄录起来极是方便;何况踏入明窍境的玄修强者,都可以直接将实录内容分毫不差的“拓印”到识海之中,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过目不忘。

董潘那边将陈海所著的《练兵实录》原件给扣了下来,说是已经传回太微宗,交给世子董畴审阅去了,此外抄录了十二件副本给陈海送了回来。

陈海将这些副本传给赵融、屠子骥、冉虎、厉玉麟、岑云飞等人,又给文勃源及屠重锦都分别送过去一本;还给陈青送过去一本。

想起那天董宁想加入扈卫营却被他拒绝后的萧瑟神sè,陈海还是让蛮奴铁鲲拿了一本《练兵实录》的抄本,专程给董宁送去。

陈海没有要众人立下神魂大誓,也就不拘众人继续将练兵实录所载的治兵等法传授给他人,甚至不拘众人抄录更多的副本传播出去,但很快文勃源与董潘还是一起找上门来,送来《大日焚天剑诀》、《戮神戟》的残卷抄本作为谢礼。

《大日焚天剑诀》是剑修、武修能修炼的无上剑诀,学宫所珍藏的残卷,只录有大日焚天剑诀前五式绝学;文勃源送来的残卷抄本,只录有大日焚天剑诀前四式绝学;即便是如此,大日焚天剑前四式绝学,也是明窍境后期剑修强者才有可能完全掌握的无上剑诀。

《戮神戟》太微宗所保留的残卷,也只录有前两式玄戟绝学。

陈海在宗门时已经修习戮神戟的前两式绝学,也在这两式绝学的基础上,融合其他玄戟战诀,创出他此时所掌握的最强战戟十步断水斩。

不过,董潘送过来的残卷,是经武威神侯董良修订过的,董良在《戮神戟》前两式绝学及总纲的基础下,摧导到第三、第四式戮神戟,可以说价值不在《大日焚天剑诀》残卷之下。

陈海表示他毕生所求是玄法大道,文勃源及董潘就送过来诸修羡慕的戟诀、剑诀,可谓是宠恩浩大,但作为交换条件,陈海不能再让《练兵实录》不受限制的流传出去。

陈海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至于他已经十余副本送给屠重锦、屠子骥、厉玉麟、董宁等人,《练兵实录》会不会经他们的手传播出来,自有文勃源、董潘去做他们的工作,就与陈海无关了。

不要说董宁了,屠子骥、冉虎、厉玉麟、岑云飞等人,都是赵氏、屠氏或太微宗的弟子,自然会听文勃源及董潘的招呼,确定《练兵实录》今后就是仅能在有数宗门、宗阀内部流传的兵术绝学。

另一方面,他们这段时间都跟随在陈海的身边,对陈海的治兵之法最为了解,也清楚这本《练兵实录》所载兵术,体系更为完整,价值更高,有些总结性的阐述可谓是字字珠玉。

虽然不是孤本,但大家都清楚手里所得这本《练兵实录》的价值,都送来不菲的谢礼,陈海也都是不客气的笑纳下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五章 练兵实录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