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54 从天堂到地狱

154 从天堂到地狱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龟哥的威胁像鬼怪低语一样响在我的耳畔,听上去有点不真切,感觉远在天边,又似乎近在眼前,感觉非常陌生,又似乎十分熟悉。【择天记吧少年王】

说完之后,龟哥便朝着大门口走去,他的那些人也跟着迅速离开。直到他们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农家院的老板才战战兢兢地奔了出来。

“天,这是怎么回事!”

他惊慌地叫着,又跑到院子外面去喊人:“来人啊,来人啊!”

不多时,便有很多人都跑了进来,都是贫民街的商户,霞姐也在其中。大家都吓到了,一边查看着我们的伤势,一边帮我们叫救护车。救护车的警笛声划破这片惊慌的夜,将我们一众人全部拉往医院。上车的时候,我和乐乐被并排放在一起,这家伙浑身都伤痕累累的,还看着我说:“王巍,振作起来,我们要报仇啊,一定要报仇啊!”

做手术的时候,我全程都醒着,即便打了麻药也醒着。我睁着一双眼睛,呆呆地望着头顶的手术灯,看着一众医生和护士在我身边忙活。我就好像完全傻了一样,眼睛一眨不眨,直到整个手术全部结束,然后又被拉到病房开始输液。

杨帆、乐乐、潮哥和我在一个病房,但是只有我一个人醒着,他们都在昏迷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得到消息的唐心哭着跑了进来,趴在我的床前问我怎么样了。

我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其实一众人里,就我的伤势最轻,只是挨了一刀,我能听到霞姐和老张他们在外面跑来跑去的忙活,能听到医生在嘱咐值班的护士注意观察我们的伤势,能听到唐心在我床前不断地哭着。可我就是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身子从里到外都像是被抽空了,一点点知觉、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硬要找一种形容的话,那就好像是天塌下来了,重重地压在我的身上,让我连喘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这半年来,我遭遇过很多很多的困难,在海天酒店外面,我被胡风打的死去活来;在某个废弃的工厂里,我差点被小刀给废掉;还在第一场雪到来的那天晚上,被人像条死狗一样扔在马路上……

可是从来没有一次,如同现在这么绝望过,哪怕我差点濒临死亡,哪怕我曾窝囊的求饶,可意识起码是清醒的,身子也都能动。可是现在,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绝望,那就是被曾经朝夕相处、并肩作战的兄弟所背叛,这种滋味实在是太难受了,如同被一万根针齐齐扎过来,直接将我扎得遍体鳞伤,连呼吸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原来能伤我最深的,不是敌人的利刃,而是朋友的背叛。

仅仅一刀,仅仅一刀就能让我彻底爬不起来!

回忆着曾经和龟哥相处的一幕幕,我送他那支半锋利半生锈的匕首时,他哭得眼泪止都止不住,说以后都跟定我了。现在他连同那把刀子一起变得锋利,却最终捅在了我的身上,是该怪他无情无义,还是该怪我遇人不淑?

现在的我又该怎么办,是该遵守诺言离开这个镇,还是不声不响地开始复仇计划……

“巍子,你和我说句话啊,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床边,唐心还在不断地哭着,她的眼泪滴滴答答落在我的手背上。

我的手稍稍动了一下,嘶哑着声音说道:“我没事,你去看看乐乐他们怎么样了。”

“嗯,嗯……”

看我终于说话,唐心使劲地点着头,用手背擦擦脸上的泪,站起身来去查看乐乐他们。但是乐乐他们都在昏迷之中,她一个女孩子也看不出什么来,只好跑到外面去问医生。

过了一会儿,唐心回来了,跟我说他们都没事,就是伤得有点重,要花点时间才能好。又拉着我的手说:“王巍,你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和霞姐他们照顾,没问题的!”

我嗯了一声,然后闭上了眼睛。说是休息,其实根本就睡不着,我的脑子一片麻木,似乎什么都没有想,又似乎什么都在想。

慢慢的,周遭没了动静,外面也没了声音,唐心也趴在我床边睡着了,整个医院也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我一夜无眠,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外面又渐渐有了声响。唐心也离开病房,到外面打了早饭给我,我又问她其他人怎么样了,她说有的人醒了,有的人还在昏迷着,有的人勉强可以吃点东西,有的人则只能喂点流体食物。

霞姐也走进来,嘱咐我好好休息,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了。又叹着气说:“唉,以前觉得老龟人还不错,怎么就突然这样了呢,真是人心叵测啊……”

吃过东西后,我又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一天过去了,又有一些兄弟慢慢苏醒,还有人能一瘸一拐地过来看我。但是受伤最重的乐乐他们,仍旧处在重度昏迷之中。唐心一直陪着我,只有打饭的时候才到外面,晚上回来的时候告诉我,说感觉医院外面守着些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知道,那是龟哥派人在监视我们,看看我们会有什么动作。

到了凌晨,病房内外又恢复安静,唐心还是趴在我床边睡觉。突然传来“扑通”一声,似乎有什么重物跌在地上,被惊醒的唐心也吓得叫了一声,我赶紧让她开开灯,就看到浑身缠着绷带的乐乐正趴在地上,一步一步地往门口爬着。

我吃惊地问他干什么,他回过头来看着我,说:“去报仇啊!我要把老龟那个王八蛋给碎尸万段!”

我说你现在走都走不动,还说什么报仇,先把身子养好再说!

唐心赶紧上去搀扶乐乐,她扶不动,又叫了两个护士过来帮忙,才把乐乐重新搬回床上。病房恢复安静以后,乐乐问我:“王巍,你打算报仇的吧,不会真就灰溜溜离开这吧!”

我咬着牙,说:“当然!”

乐乐又说:“叫瓜爷,还有花少,再把你舅舅找来,咱们分分钟弄死他!”

我点头,说那肯定的,你现在先好好休息,咱们一定要把失去的东西给夺回来!

乐乐说好,然后放心地睡过去了。

我却还是失眠,因为我知道想报仇太难了,以龟哥这样的性格,他既然决定做这件事了,肯定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先不说瓜爷他爹肯不肯帮我对付龟哥,当初他肯过来还是卖我舅舅的面子,而我现在根本就联系不到我舅舅,连他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又是新的一天到来,杨帆、潮哥他们也逐渐苏醒,第一件事就是痛骂龟哥,然后商量着该怎么报仇,怎么把龟哥给碎尸万段。

他们问我是怎么想的,到底有没有主意。我说我有主意,你们现在先休息好,其他的不要考虑太多了。

有我这一番话,大家都很安心,踏踏实实地养着身体。

常在外面跑的霞姐告诉我,龟哥现在已经逐步接手了镇上的地盘,并且努力巩固着自己的势力,还看到他和一个大光头在一起。据霞姐说,感觉龟哥对那个光头挺尊敬的。

我知道,那是宋光头。

显然对宋光头这样的人来说,谁当这个老大都无所谓,只需要乖乖臣服于他就好了,更别指望他能为我出头。

其实这几天来,我不止一次地幻想过我舅舅能够出现,就像过去的数次关键时刻他突然现身一样。【择天记吧少年王】但是这次无论我怎么等,他都没有一点点的消息,连平时负责传递消息的李爱国都没有影子。

我知道,这次恐怕是靠不上我舅舅了。

我要报仇。

我握紧拳头,这四个字不断在我脑海中回荡,我不能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这里,我一定要把我的东西拿回来。

可是,我应该怎么做?

这天中午,我吃过唐心送过来的饭后,刚要躺下休息,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我在病房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打电话,乐乐他们也都面sè紧张地看着我。我拿出手机一看,却发现是李妈妈给我打来的电话。

我接起来,叫了一声阿姨。

“巍子呀,你在哪呢?”李妈妈的声音和那天一样温和而热情。

我说我在宿舍,有事吗阿姨?

李妈妈说:“还是那天的事呀,你叔叔开的饭店老是被小混子骚扰,你能不能给那个镇的老大打电话说说?”

李妈妈的声音很小心,而我的心却像是被扎了一下,如果是前几天,这样的事对我来说当然不是问题,可是现在……

“知道了阿姨,我会尽快办的。”

“好的好的,知道你忙,不过你一定要记得办啊,你叔叔现在烦恼得很……好了好了,我不和你说了,有空来家里吃阿姨做的红烧鱼啊,娇娇也一直在等你找她玩呢,我晚上再给你打电话啊。”

背景音里传来李娇娇埋怨的声音:“妈,你别太打扰王巍啦,他现在好多事要处理。”

“哎呀,你们都是男女朋友了,打扰他一下有什么关系嘛。再说这是你爸的事,难道你就不着急吗?”李妈妈一边说一边挂了电话。

我也放下电话,呆呆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病房里静悄悄的,谁都看得出来我现在心情不好,所以谁都没有和我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坐了起来,然后下地。

大家都看着我,我说没事,我去上个洗手间。唐心要扶我,但是被我给婉拒了。我只挨了一刀,又已经躺了三天,已经完全可以自己走了,只是伤口还疼罢了。

我走出门外,不过并没有去厕所,而是一直走到走廊尽头。拿出手机,犹豫了很久,才打了一个电话出去,里面很快传来一个沉稳的男声:“谁?”

“宋叔,是我。”我咬着牙,拳头也握紧了。

宋光头似乎愣了一下,才说:“外甥,是你啊,这是你的电话?”

我说是的,我买上新手机了。

宋光头嗯了一声,又问我有什么事?

我便把李娇娇她爸的事和他讲了一下,说这个人是我一个关系不错的叔叔,希望宋叔你能帮帮忙,和那个镇的老大说说。

宋光头笑了一声,说这个事呀,很好办嘛,你舅舅就能办得了,你找你舅舅呗?

“我……联系不到我舅舅。”我的声音很低很低。

宋光头在电话里面笑了起来,说哎呀,你那个舅舅呀,做事全凭自己喜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失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了,连我都经常找不到他……

“宋叔,能帮我办么?”我紧紧握着拳头,小心翼翼地问着,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怎么会打电话给他?就算我现在不是这个镇的老大了,这么一丁点的小事,他总能帮我办吧,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宋光头不笑了,似乎有些为难,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外甥啊,不是我不想帮你,你说我收了人家的钱,还要插手人家的事,是不是不太好?另外,我这个当长辈的也得劝你一句,既然你都不是什么老大了,像这种事就不用再管了,是不是?好了不和你说了,我还有个会要开,就这样吧。”

甚至都不等我道别,宋光头就挂了电话,里面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我握着手机,靠着墙根慢慢地滑下去,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户洒在我的身上,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暖和,只觉得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凉飕飕的,就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凉水。我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握紧了又松开,泪水也悄然从我的眼角滑下……

所谓的从天堂到地狱,也不过就是这样吧。

“巍子,你怎么在这啊,你这是怎么了?”唐心惊讶的声音突然响起,并且伸手来扶我的胳膊。

“没事,没事……”我赶紧用手捂着眼睛,悄悄把自己的眼泪拭去。

回到病房,乐乐他们一个个都紧张地看着我。我冲他们笑,说没事,我刚才到走廊边上抽了支烟,继续休息吧。

“王巍……”

“没事没事,真没事……”我摆着手,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病房里又恢复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手机又响起来。睁眼一看,又是李妈妈打来的,我看看窗外的天空,原来已经是晚上了,估计李妈妈已经等急了吧。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接这个电话,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妈妈了。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我始终都没有接,最后只能调成静音。过了很长时间,我才瞄了一眼手机,里面已经有十多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未读短信。打开一看,是李妈妈发来的:巍子,我知道你现在混得不错,可阿姨只是求你一件事,怎么就这么难呢?

我叹了口气,删掉了这条短信,顺便把手机也关掉了。

又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轻轻敲着病房的门。唐心过去开门,看到外面的人愣了一下,我也坐起身来看,发现是李娇娇来了。

唐心侧身让了一下,李娇娇便朝我走了过来,一直走到我的床边才停下脚步。我看到她的眼睛红通通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你都知道了?”我问她。

李娇娇点了点头,眼泪又从她的脸上滑下。

我赶紧拉了她的手,心里如刀割一般难受,嘴上还故作轻松地说哎呦,你哭什么,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像我们这种出来混的,起起落落都很正常嘛,邓爷爷还三起三落呐……

“王巍,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李娇娇哭红了鼻子,坐在床边轻轻靠在我怀里,还用手环住了我的腰。

我也轻轻摸着她的脊背,说好啦好啦,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比这还惨的时候你都没见过呐。不信你就过段时间再来看我,保证我又重新崛起了,信不信?

李娇娇没有说话,只是趴在我怀里不停地哭着,好像要把所有的眼泪流干。唐心走过来,给我床头柜的杯子里续上水,又悄悄地走了出去。

过了好久,李娇娇才慢慢爬起来,坐在床边一脸难过地看着我。我心里也十分难过,疼得好像被刀砍、被斧劈,但还是故作轻松,说喂,不要用这种眼神啦,搞得我就快死掉一样。嗯,我跟你说,你爸那事啊,我正办着呢,再给我一点时间,让你妈也不用太着急。

李娇娇摇着头,红着眼睛说道:“王巍,你不用想那件事了,我爸他自己能处理好的,你现在养好身体就行。”

我刚嗯了一声,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中年妇女面sè冰冷地走了进来,李娇娇回头吃惊地说:“妈,你怎么来了?”

看到李妈妈进来,我的心里不由得一紧,刚准备叫一声阿姨,李妈妈已经走过来,看都没有看我,拉着李娇娇的胳膊就走。

“妈你干嘛啦!”李娇娇猛地甩开她妈的手。

“你说我干嘛,当然是要带你回家,你都在这多长时间了!”李妈妈声sè俱厉,又拖起了李娇娇的胳膊,听这意思,她在门外也听了一会儿,显然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估计是一路跟着李娇娇悄悄过来的。

“我不走,我要在这陪着王巍!”李娇娇又甩着她妈的手。

“你陪人家干什么,人家用得着你陪吗,给我走!”

“我不!”

李娇娇和她妈妈拉扯起来,李妈妈一时怒火攻心,扬起手来就要打她闺女。我看不下去了,踉踉跄跄地下了地,伸手抓住了李妈妈的手腕,说阿姨,你不要这样。

李妈妈看到我,眼神显得有些慌张,就算她知道我现在不是老大了,可对我仍旧有着一丝畏惧。现在的她,早已没有了之前叫我去家里吃鱼的热情,对我有种既嫌弃又恐惧的心理,我也早已习惯她的作风,所以并没有太当回事。

我松开李妈妈的手,回头对李娇娇说:“听话,先和你妈回去吧。”

李娇娇摇着头,说我不,我要在这陪着你!

我也摇头,说不用了,我有人陪的,你先回家去吧。

“是啊娇娇,你先和妈回去吧,等王巍处理完他的事,你再找他,行不行?你在这不是给人家添乱吗?”李妈妈也小心翼翼地劝着闺女。

李娇娇犹豫了一下,只好对我说:“王巍,那我就先走了。”

我点点头。

李娇娇走过来,抱了我一下,然后才跟着她妈妈离开。李娇娇三步一回头,而李妈妈不停拖拽着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李妈妈突然回过头来,冲我说道:“王巍,为了娇娇的安全着想,你最近一段时间就不要再找她了。”

我本来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李妈妈这一句话,差点气得我肺都翻上来。一股郁结之气直冲喉咙,让我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竟然吐出两口血来。一咳,又带动了肚子上的伤口,疼得我顿时弯下腰去,扶着床栏才勉强没有倒下。

“王巍!”

李娇娇大叫一声,就想朝着我扑过来,但是李妈妈抓着她的手,使劲将她往门口拖。然而就在这时,就听“砰”的一声,有人一脚将病房的门踹开,那门恰好弹在李妈妈身上,巨大的力道将李妈妈弹飞了出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脑袋还撞在了某个床脚上。

李娇娇赶紧扑过去将她妈妈扶起,问她妈妈有没有事,她妈妈揉着脑袋,哎呦哎呦地叫,摇着头说没事、没事。

得知她妈妈没事,李娇娇又朝我扑了过来,扶着我的胳膊问我怎么样了。我也摇摇头,勉强站直身子,朝着门口处看了过去。只听哗啦啦一阵脚步声,走进来十多个人高马大的汉子,为首的一个汉子长着一张马脸,我一下就认出了他,是龟哥身边的一个兄弟,叫大浩。

龟哥的人突然进来,我心里一惊,皱着眉问他干嘛?

大浩来回扫了我们几个一眼,说道:“这都几天了,你们伤养得也差不多了吧,龟哥让我来告诉你们一声,赶紧离开这个镇,不要逼我们动粗!”

原来是来赶我们走的!

郁结之气再次冲了上来,我扶着床栏又大声地咳嗽起来,一大口鲜血喷溅而出。

“我X你妈!”

距离房门最近的乐乐突然暴起,扯下头顶的输液瓶便狠狠朝着大浩的头砸了过去……

看网友对 154 从天堂到地狱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