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超凡传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扒光?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扒光?

天才壹秒記住超凡传 zetianjixiaoshuo.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罗伯打架,那是绝对的悍不畏死,其气势之强,有些修为比他高的人,见到他冲来,都忍不住要躲,看到他心里就慌,这种无畏的气势,大约和他小时候的遭遇有关。

四十多人,一个都没有跑掉,全都被打得趴在地上,谁敢起来,米小经和罗伯就打,很快所有人都明白了,起来就要挨揍,趴着就没有事,所以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等待米小经处理。

这些人心里后悔之极,抢劫抢到忘乎所以,没有见好就收,这下真的要倒霉了,若是被送进执法堂,不死也要脱层皮。

米小经笑眯眯道:“都把脸上的布拿下来!”

这些低级修真者全都吓傻了,这是要算账了,该咋办?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人家是筑基期修真者,自己才练气期,天然的鸿沟,等级的差距,都是不可逾越的,一个个欲哭无泪,只能乖乖的拿下罩脸的黑布。

沐筱音惊讶的看着他们,有不少都是她认识的熟人,其中也有草仁堂的低级修真者,一个个畏惧的看着米小经。

米小经遇到过一次抢劫,不过被他反抢了,那次他还得到一个储物袋,这次他打着同样的主意。

这些人他不愿意杀,作为衍修,他有强烈的因果概念,除非对方想要杀自己,如果没有这种杀意,他是不会主动杀戮的,这和他的理念不同。

“罗伯,你们去搜查,所有的东西都不许留给他们。”

罗伯瞬间就明白了米小经的意思,顿时大喜,说道:“我来!我来!哈哈!”他也是穷怕了的人,有机会抢劫,当然不会放过。

“衣服要扒吗?”

这些人有不少都穿戴华丽,让罗伯有了扒衣的冲动。

米小经其实也有这种想法,只是作为一个筑基期的前辈,扒衣这种事情,实在是做不出来。

这些低级修真者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这要是被扒光了,以后真的就没脸见人了,一个个哀嚎不已,不停的有人讨饶。

米小经道:“衣服就算了,其他都拿出来,哼哼,如果不拿出来,那就扒光了再说!自己把东西放在地上。”

灵石就不用说了,全都收走,储物袋也一样,然后挑选各自需要的东西,米小经收取了一些有用的东西,然后张柯搜罗一圈,罗伯搜罗一圈,卫福搜罗一圈,其他人都上来搜罗一圈,能够留下的东西就真的不多了。

幸好米小经不让扒衣服,别说罗伯有扒衣的冲动,张柯同样有,他要负责汇泉别院的后勤,所以他看什么都是有用的,米小经还只是挑选自己能用的,但是经过张柯的手,那就真没什么可以剩下的了。

这些低级修真者突然松口气,他们发现,米小经只是抢东西,却没有打算送他们去执法堂,仅此一点,他们心里就不算怨恨米小经,虽然损失了不少,可只要脱身,还能再抢回来。

沐筱音小声问道:“怎么处理他们?送执法堂吗?”她的概念中,遇上这种事情,送执法堂才是正确的选择。

这句问话,让所有的低级修真者都吓出一身冷汗,去了执法堂就真的完蛋了。

“前辈饶命啊!我们认罚……千万别送我们去执法堂!”

米小经原本就没有打算送他们去执法堂,搜出了这么多东西,若是送进执法堂,这些东西估计就留不下了。

一个修真者喊认罚,所有的人都喊认罚。

顿时一片叫声。

“我们认罚啊……”

“认罚……不要送去执法堂!”

米小经顿时笑了,他说道:“认罚?怎么认?怎么罚?”居然还有这种好事,让他的心情顿时大好。

这群人中,米小经还是认出几个来,其中就有洪清的弟子,陈忠和陈二狗,还有和罗伯打过的小六,一个个都趴在地上,喊着认罚。

米小经点头道:“也行,既然你们要求我罚,那我就提要求了,做不到的人,就去执法堂吧!”

“前辈说,我们认!”

这次很干脆,所有的人都认罚。

其实这些低级修真者是没有什么油水的,米小经也不可能开出他们无法承受的代价,也就是罚一些灵石而已,多的十来块,少的几块。

一个低级弟子,比如一个练气中期的修真者,一年也不见得能收获几块灵石,就算罚再多,他们也拿不出来。

米小经开出的灵石,都是他们能承受的,每个人留下姓名住址和认罪书,以后有了灵石来换,这样的条件,无人反对,这样又额外收入了一笔灵石。

米小经不但没有损失,还收获一大笔,他心情很好,对这些低级修真者的态度也就好多了,他说道:“好了,你们可以走了,记住了,拿灵石回来换自己的认罪书。”

其实米小经看到认罪书,也有点傻眼,他们竟然连莫雨儿的庄园都抢了,还真是胆大包天,要知道莫雨儿可是宗主莫沉天的女儿,这要是抓住了,真的会要命的。

有这种认罪书,米小经不怕他们不来,这可是把柄,握着这些人的把柄,他们不敢不来。

“对了,那个陈忠……嗯,还有陈二狗,留下,其他人走吧!”

陈忠和陈二狗吓出一身冷汗,以前他们还想着报复米小经,可自从米小经晋级到筑基期,他们就彻底怂了,这次两人落在队伍的后半截,进来就看到米小经,差点没被吓死,两人都不是米小经打趴的,而是自己很自觉的趴在地上,都不用打,就已经吓惨了。

没想到其他人都被米小经放走,就留下他们两人。

陈忠脸sè煞白,满头大汗,他抖着对陈二狗道:“完……完蛋了……我,我们要,要,要……没命了啊……”

陈二狗哭丧着脸,嘴里也直秃噜:“咋……咋……咋办啊?要,要不要……要不要抬,抬师傅……师傅出来……”

“师,师傅……师傅来了也不……不管用,他们,他们都是……都是筑基期,同辈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zetianjixiaoshuo.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扒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