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八十章 破心

第一百八十章 破心

见陈海的脸上震惊神sè渐渐收敛起来,苏绫也缓缓闭起眼睛。

有些秘密她也瞒不住,但除此之外,她绝不会吐露更多的秘密。

而苏绫也确信陈海在知道这么多秘密以及暴露或有意炫耀他这么多的深沉算计,绝不会留下她这个活口,她闭目想起自己短暂的一生,心里酸忍,禁不住两行清泪就滚落下来。

看到清莹的泪珠子在苏绫清丽无瑕的脸颊上滑落,长长的睫毛颤巍巍的,似沾了雨露的草丛,陈海伸手摸了一把她柔腻的脸瓜蛋,笑道:“你哭什么哭,以为我会杀你灭口?”

苏绫睁开眼,美眸定定的看着陈海。

“我留着你的性命,你以为将消息传出去,赤眉教就不会咬钩了?你还是太年轻太单纯了,你现在就是满大街去喊,说我故意放走乐毅,不要说文勃源、樊春了,即便是赤眉教,又有谁会信你?”陈海撇嘴一笑,脸上流露不屑的神sè。

苏绫虽然与陈海正面交锋后就溃不成兵,但听到他三番四次嘲笑自己太年轻太单纯,犹是气恼的瞪回来。

“这才是你该有样子的,”

陈海捏着苏菱的下巴,喜欢看她气恼却拿自己无可奈何的样子,笑着说道,

“虽然我是在《练兵实录》动了手脚,但到底是什么手脚,我不说,世间还真是没有几人能窥破。而无人能窥破,也就不会有谁能抓住赤眉教的破绽了——再说了,我与赤眉教无冤无仇,我放乐毅离开,也是为了日后好相见。而即便你与宁婵儿曾害过我,我以后也会在你跟宁婵儿身上讨回来就是,你担心什么?”

苏绫下意识的想将双手拢到胸前,但想到自己所修秘术是最不畏男人动淫|心的,而她此时突然如此慌乱,只是代表她在最初的交锋里被陈海彻底打得溃不成军。

苏绫又再次确认陈海眼里确无杀念,心思才稍定下来,脑海里又极速转过数念,细声说道:

“少侯爷要是也觉得道宗能成大气侯,绫儿也会极力引荐的。至于以往绫儿与姐姐对少侯爷有不利之举,也都是迫不得已,少侯爷一定念念不忘,要在绫儿身上讨回去,绫儿也不会怨少侯爷的。”

然而苏绫说最后一句话里,娇媚的脸蛋抹上一层轻红,声音又柔又腻,听得人骨子都要融化掉。

陈海撇嘴一笑,说道:“赤眉教自号太平道宗,但天地间被你们搅得到处烽火战乱,哪里有半点太平的样子?再说了,你想代表赤眉教招揽我,层次也太低了一些,或许你姐姐宁婵儿亲自过来还差不多。在赤眉教诸多淫|惑人心的女弟子里,宁蝉儿的地位才应该不低吧?你嘛,我容你活着,就是想看看你修炼的邪术,能不能破我的道心!”

被陈海说得如此不堪,苏绫心里又气又怒,咬着牙美眸怒瞪。

“你也不要气恼,我想你所修之术有惑人心神之能,真要能破我的道心,说不定我以后就会对你言听计从;你且不妨在我身上试试你的修行有多深火候。”陈海说道。

“绫儿不敢、绫儿也不想,绫儿更不会如此作贱自己;少侯爷倘若是真心喜欢绫儿,绫儿也是愿意服侍少侯爷的。”苏绫低下头,细声道。

“还有什么是你们所不敢做、不想做的?”陈海冷冷一笑,袖手站了起来,也不再管苏绫,径直推门走进屋里,将苏绫一人丢在大雪纷飞的院子里,天地间一片静寂,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

陈海平时除了修炼、处理军务之外,身边也不需要有什么丫鬟伺候,空荡荡的书房子里没有其他摆饰,陈海点起油灯,哔哔剥剥的响着,从怀里掏出《大日焚天剑诀》与《戮神戟诀》的残卷抄本,翻阅起来。

乐毅逃营事件很快就会翻过去,赤眉教知道西园军在雷阳谷的防备缜密,在真正逼上绝路之前,也不会从深山杀山,也可能是天师巩梁率小股精锐翻越绝岭逃入蓟阳郡,而更多的流民将卒遗弃在山里。

“唉,乱世人命贱如蝼蚁,何况这又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陈海心里轻叹,这轻轻一叹里却有着几许凄凉,他从地球随龙帝苍禹进入这异世也一些年了,却还没有办法像文勃源、天师巩梁这些人那样,将那些平民真正的视为无足轻重的蝼蚁看待。

“吱!”

陈海回头看苏绫掌着一支烛火推开门走进来,眼眸里藏着几丝幽怒,想走过来又有些犹豫,似乎要尽她贴身女侍的职责,怯生生的绝美脸蛋,谁见都怜。

见苏绫眼神落在书案的两本残卷抄本上,陈海说道:“你走剑修之路,戮神戟诀你看了也没有用,但倘若你想参阅大日焚天剑诀,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但切莫私下修炼。大日焚天剑诀四式绝学,系出学宫剑典,盗阅者一旦被发现,就不是被抹去记忆这么简单了。”

“难道少侯爷不知道将剑诀私授他人也是大罪啊!”苏绫说道。

“官字头上两张嘴,到底是私下传授还是盗阅偷学,都是人嘴里说出来的,”陈海撇嘴一笑,说道,“只要有人想知道我写的《练兵实录》到底是不是完整,有没有后续,就不会随意将私授秘法的罪名扣到我头上来。”

“苏绫虽然是侯府的婢女,见识肤浅,却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就想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少侯爷故意将怀里所藏的美玉露出来让所有人都窥见?”

苏绫睁着看似无辜的大眼睛,问道,

“苏绫想来想去,还是想不明白。苏绫与乐毅在少侯爷的眼里,要只是算小杂鱼的话,也应该不值得让少侯爷下这么大的饵;也恰如少侯爷刚才所说,少侯爷与赤眉教无冤无仇,少侯爷似乎也不值得为谋算赤眉教害自己陷入险地啊!”

见苏绫这么快就恢复正常,还凑过来找他针锋相对想扳回主动,陈海暗感以前还真是小看她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是不错,他怎么可能不懂,但要是有人已经窥见到他怀里所藏的“璧玉”,还要千方百计的抢过去控制在自己的手里,那他此时唯一的自保手段就将这“璧玉”公布于世,让所有人都看见,这样某些野心家反倒有所顾忌,暂时就会压制住独占之心。

只是陈海这时候不知道宁婵儿与英王赢述有没有牵涉,也不能将太多的秘密故意泄漏给苏绫知道。

陈海瞥了苏绫一眼,说道:“这么简单几句话就想试探我的底细,这或许还不是你所擅长吧?”

苏绫听陈海意有所指,娇艳的脸蛋飞出一抹轻红,敛起眸子,说道:“苏绫就在隔壁休息,少侯爷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

“你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再刻意压制修为提升,”陈海从怀里取出一只玉瓶,倒出四枚通脉丹,说道,“你要踏入辟灵境后期,才有资格给我喂剑。就算你想趁我不备刺杀我,也需要有辟灵境后期修为才有这个资格——当然,我还是要你明白,我对你是没有敌意的。”

通脉丹对修炼灵脉都效,但药效也不是不受限制的。

通常说来,通玄境时服用过三五枚通脉丹,是有助于开辟灵海秘宫,但在踏入辟灵境后,还再想用通脉丹贯通主气脉,就不会再有什么效果。

通脉丹在太微宗都极为珍贵,需要三五千点宗门功绩才能换得。

苏绫此前服侍在陈青身边,陈烈手下有一群部将忠心耿耿,那边再慷慨也不可能拿出通脉丹助她提升修为;而赤眉教也不可能让她的修为太显眼,也就是说她这时还未曾有过服用通脉丹快速提升修为的机会。

既然以前没有服用过通脉丹,这时候就能借通脉丹提升修为。

看陈海倒出四枚通脉丹,苏绫都是微微一怔,过了半晌才将四枚通脉丹拿在手里。

陈海此前因战功受赏一百枚通脉丹,他自己服用通脉丹已经完全没有效用,除了拿出大部分赏赐给有需要的部将扈卫外,他手里就留了十枚通脉丹,而此时给苏绫四枚也是有他用意的。

陈海掌握多种道之真意,其中包括完整的碎裂真意,可以说是道心极其坚固、神魂极其强大,然而在苏绫面前,他坚如磐石的心境也偶尔有被破开的一瞬。

所谓破而后立,陈海意识到苏绫所修的秘术,可能是助他提升道意修为的一种捷径,但很可惜,苏绫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仅仅是短瞬间破他的心境,还远谈不上惑他心神的地步,对他的道心修炼也就没有明显的助益。

陈海倒想看看苏绫在修为境后提升后,她所修炼的这种能惑动他人心魂的秘术威力会有多少提升。

当然,陈海修炼罗刹血炼秘法,傀儡分身的识海能凝聚罗刹魔神秘相,也不怕燕州能有什么秘术能真正的迷惑、控制他的心神。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章 破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