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60 他的来头,你惹不起

160 他的来头,你惹不起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个狂豹,真的是人如其名,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狂气。尤其是他现身在走廊的时候,四周的学生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可见此人名气之大、声名之广,不亚于当初在我们学校不可一世的胡风。

号称家里很有背景、在学校几乎可以横着走的牛峰和薇姐,都对此人恭恭敬敬,就连一向无法无天的豺狼,都说出“不行就跑”的话,更能说明一些事情。

就在大家以为这个狂豹是牛峰喊来故意针对我们的时候,此人却说是来找一个兄弟,再问这个兄弟的名字,竟然是我。

当时我就懵了,我和这个狂豹素不相识,他找我干什么?还是说这学校有人和我同名,狂豹找的是另一个王巍?然而,当众人齐刷刷地看向我时(这几天和豺狼在一起,好多人都知道我了),我就知道这学校只有我这一个王巍了。

虽然狂豹说找个兄弟,可谁知道这“兄弟”是什么意思,没准狂豹是在说反话呢?豺狼感觉情况有些奇怪,便稍稍往前迈了一步,试图挡住我的身子。但是已经迟了,狂豹已经顺着众人的目光朝我看了过来。

“你就是王巍?”狂豹朝我走了过来。

时至此刻,我再否认也没什么意义,便对着狂豹点了点头。狂豹看着我笑了起来,说:“原来是你,那跟我走吧!”

狂豹的语气挺温和的,看不出丝毫的敌意,但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就问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这时候,牛峰也跑了上来,奇怪地对狂豹说:“豹哥,你找他干嘛?我让你帮忙收拾的人里就有他!”

狂豹看了牛峰一眼,说是吗,那可不行,这兄弟是我们的人,如果你俩有什么不对付,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

接着,狂豹又看着我,说道:“王巍,是一个大哥让我来找你的,他在门外等你!”

大哥!

看狂豹尊敬的语气,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口中的大哥一定就是我舅舅。我舅舅之前让我安稳几天,说随后会让李爱国来找我,但可能李爱国有其他事,所以我舅舅又换了人过来。否则以狂豹的身份和地位,怎么可能对我如此恭敬?

我的心潮澎湃起来,体内的热血也隐隐涌动,谁说我舅舅混得不行了?看他身边的那些黑衣人,再看看现在的狂豹,这么多人死心塌地地跟着我舅舅,难道还不能说明一些问题么?龙毕竟是龙,走到哪里都是龙,就算我舅舅坐了二十年的牢,就算我舅舅白手起家、从零开始,也无人可以抵挡他的锋芒!

以前我恨我舅舅,但是慢慢地,我开始崇拜起他、敬仰起他,因为我也当过老大,知道一个老大要想被人跟随,单有凶狠毒辣是不行的,还必须兼具一定的人格魅力,才能让人死心塌地的服气!

毫无疑问,我舅舅的人格魅力出类拔萃,才能使得这么多人心甘情愿地跟随他。

想到我舅舅就在门外等我,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所以立刻点点头,对狂豹说道:“好,我跟你走!”

狂豹也点点头,恭敬地站在一边,对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之前狂豹对我言语上的尊敬,已经让四周众人足够惊讶,纷纷猜测我的身份。现在,狂豹一个“请”的动作,更是让大家震惊不已,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看得出来,狂豹的名气确实很大,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大惊失sè。

豺狼等人都意外地看着我,不过他们意外之余,眉眼间也都是笑意。我们中间出了一个连狂豹都恭恭敬敬的人,大家怎么能不高兴,以后在学校的地位就更高了。就连一直都看不起我、以为我是个废物的薇姐,都露出微微错愕的神情,一双眼睛不时在我身上打量。

然而就在这时,牛峰却急眼了,大概是觉得丢了面子,扯着狂豹的胳膊说道:“豹哥,这人什么来头啊,你干嘛要对他这样?”

狂豹回头看着他,目光深邃地说:“他的来头,你惹不起!”

这话一出,四周众人更是无比惊讶,甚至窃窃私语起来,都在讨论我这个新来的转校生到底是什么来头。而狂豹则不再理会牛峰,继续对我做着请的动作。

而牛峰还不死心,硬着头皮说道:“豹哥,不至于吧,难道我爸都惹不起他?豹哥,我爸平时给您的好处也不少,您可不能这样啊!”

或许是看在牛峰他爸的面子上,狂豹本来还对牛峰挺客气的,结果在牛峰说出这样类似威胁的话后,狂豹的脸sè一下就变了,不太愉悦地皱着眉说:“是的,我告诉你,就是你爸也惹不起他背后的人。【择天记吧少年王】小子,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你爸给我好处那是应该的,你要是再拿这个说事,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狂豹这话说得十分霸气,牛峰彻底傻了眼,呆呆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冲我投来既愤恨又不服气的眼神,但也不敢再说什么。杆子等人则是一副喜笑颜开的模样,还故意做鬼脸气着牛峰。而狂豹又对我尊敬地说了一句:“王巍,走吧!”

我点点头,回头和豺狼他们说:“我出去一下!”

豺狼也点点头,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说兄弟,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去吧!

我便和狂豹他们一起往前走去,路过薇姐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她一眼,薇姐则面无表情地转身走了。在一片惊讶又艳羡的目光之中,我和狂豹他们一起穿过走廊,朝着楼下走去。

在路上,狂豹对我还是挺尊敬的,不时问着我一些问题,比如我今年多大了,读几年级,什么时候转过来的等等,我也一五一十地回答。

和狂豹走在校园里面,我能明显感觉到好多学生看我的眼神也不一样了,仿佛我的地位在一瞬间也跟着涨了不少。不过我也是当过老大的人,手下兄弟曾经达到过百之众,该受的荣誉也都受过了,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自始至终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即便面对狂豹这样众人都很敬畏的老大,我也表现得不卑不亢,不说故意压他一头,起码也能平起平坐。看我这么淡定,狂豹对我也就愈发尊敬,言语之间也是小心翼翼。

我问狂豹,是谁在外面等我?

狂豹神秘一笑,说那位大哥不让他说,让我自己出去看看就知道了。这更让我确定是我舅舅了,因为我舅舅也不愿意我在外面借着他的名头逞威。随着狂豹等人一起到了校园外面,门口停着一辆黑sè的奔驰轿车,看上去雍容而又华贵。

狂豹快步走过去,打开了奔驰轿车的后门。

我舅舅以前出场,一向都是坐着李爱国的摩托车,所以这还是让我挺惊讶的,不过想想这半年来,我舅舅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释然了。不过我舅舅之前说是会让李爱国来找我,现在却亲自过来,还是让我挺惊讶的,可能有什么要紧的事吧。

于是我也快步跟着走过去,正准备探头往车里看的时候,就听狂豹对着车里的人恭恭敬敬说道:“宋大哥,人带来了。”

宋大哥?!

我吃了一惊,什么宋大哥?

我舅舅可不姓宋,李爱国更不姓宋。在我认识的所有大哥里,只有一个人姓宋,就是宋波、宋光头!

不过一句宋大哥,并不能证明里面坐着的人就是宋光头,或许是我舅舅的另外一个手下也姓宋呢?我的一颗心怦怦直跳,急于看看里面的人到底是谁,所以就稍稍踮了踮脚,透过狂豹的头顶往车里看,果然看到了一颗熟悉的光头和一张熟悉的面孔。

该死,真的是宋光头!

竟然是宋光头找我,不是我舅舅!

这一刹那,我的心里顿时有些慌张,排除掉我和宋光头之间的不愉快(上次给他打电话,他那副口吻让我终生难忘),我舅舅也和他是生死仇敌,他来找我肯定不安好心。

我有些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可是车里已经传来宋光头的声音:“外甥啊,你来了,快上车吧!”

宋光头的语气很温和,却让我觉得毛骨悚然,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就好像心里有一万只毛毛虫在爬。与此同时,狂豹也让开了身子,宋光头正坐在里面笑呵呵地看着我,好像我们之间那些愉快从来都没发生过,他还是那个对我非常关心的宋叔。

而我却早就识破了他的真面目,他越是这样虚伪的笑,越是让我觉得浑身发寒。我想撒腿就跑,可是狂豹他们都在四周站着,我就是跑也跑不到哪去,正好硬着头皮说道:“原来是宋叔啊,您找我有什么事?”

“呵呵,既然找你,肯定是有事了,还是先上车吧,咱们慢慢再说。”

我摇摇头,说不了,我还要上课,您有什么事就在这说。

宋光头还是嘿嘿地笑,说你看你,怕成这样干嘛,是你舅舅让我来找你的!

我舅舅让宋光头来找我?

我他妈就是相信猪会上天,也不相信我舅舅会做这种事情,于是便说:“是吗,那让他自己来找我好了。”

“你看,你还是不信。你等着,我这就给你舅舅给你打个电话。”

宋光头一边说,一边摸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里面说道:“小阎王,我到咱外甥的学校门口了,也见到咱外甥了,但他好像不太信我,要不你和他说说?”

接着,宋光头便把手机朝我递来。

我疑惑地接过手机,对着电话喂了一声,里面果然传来我舅舅的声音:“跟他走吧。”

听到我舅舅的声音,我特别吃惊,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我舅舅说出的话。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他被绑架了,不是自愿说出这句话的,或是有人冒充他的声音,故意来蒙骗我?

可是,我就一个孩子而已,实在用不着这样的手段啊,真有什么企图,直接把我绑了不就行了?

“为什么?”我奇怪地问。

“没什么,计划有变,跟他走吧,听他安排。”说完,我舅舅便挂了电话。

我一头雾水,还是不能明白我舅舅的意思。但我相信,我舅舅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让我这么做的,而且我也认为,宋光头要是真想对付我,也用不着使什么花招。

我把手机还给了宋光头。

宋光头还是笑着,温和地说:“现在信了吧,上车吧。”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上了车去,和宋光头并排坐在车子后座。我现在对宋光头既仇恨、又畏惧,所以一颗心始终怦怦直跳,手心都浸出了不少汗水。车外,狂豹把门关上,上了后面的一辆本田雅阁,由几辆黑sè车子组成的车队,缓缓驶离我们学校门前……

看网友对 160 他的来头,你惹不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