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机关傀儡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机关傀儡

参悟一宿的剑诀、戟诀,初曦时吞纳天地灵气以化真元,陈海就背着斩狼剑与寒霜淬金戟,往后山走去。

苏绫也一宿未眠,担心陈海对她意欲不轨,夜里连袄裳都未解下,看到陈海走出院子,也拿着入门级的松纹剑追了上去,似乎要尽贴身女侍的本份。

大雪下了一夜未停,天地昏黑,路崖玄冰深厚,对陈海、苏绫而言,却毫无障碍。

也不怕苏绫站在旁边能看出什么,陈海挥戟直指茫茫大雪,神魂意念往无尽远处延伸,有那么一瞬过后,似乎每一片飘雪落在戟刃上的分量,他都能清晰的感知到,这一刻寒霜淬金戟化作无尽戟芒在大雪纷飞间纵横交错……

苏绫初不为意,毕竟任何一名辟灵境后期的武修,在武道上都有长年累月的浸淫,苏绫的修为还是弱了些,单纯从气势上很难看出陈海在武道上,与同境界的武修到底多大的区别。

蓦然间苏绫发现纷扬而下的大雪,皆丝毫不受到战戟挥斩之势的影响,肆意的飘洒下来,似乎陈海每劈斩出的战戟,都愉到好处的行经每一片雪花的间隙,而不卷动一丝风势,吹散雪花。

而在苏绫想细辨陈海戟势之时,寒霜淬金戟在陈海手里骤然一变,密密潺潺的戟茫劈斩出去,绵密坚实仿佛一道道戟墙不断的往外围扩散,就见陈海身前百步空间,形成一片扇形的真空带,竟连一片雪花都飞进来。

戟芒之外,风雪狂舞;戟芒之内,一切都似静止,似乎连风声都渗透不进去。

苏绫看呆在那里。

陈海以两项考核皆获非凡评价,名为西北域闱选第一,但苏绫并没有机会看到陈海在学宫闱选里绽放光芒的一刻。

而此刻她心里才明白,虽然河西修为踏入辟灵境后期的弟子成百上千,但就是有那么几个天之骄子,即便修为境界相当,却是有着将他人遮盖黯然无光的光芒。

苏绫却是不知,陈海此时还仅仅是掌握戮神戟第三、第四式绝学的皮毛,但陈海仅参悟十数日,就能掌握戮神戟第三、第四式绝学的皮毛,也是该令人瞠目结舌的。

陈海自然清楚仅仅掌握皮毛是远远不够的,但唯有持之以恒的苦修才能可能掌握真正精髓所在,他甚至还要进一步将戮神戟第三、第四式绝学拆解出来,将真正堪称精髓的武道秘形融入十步断水斩中,或能将十步断水斩提升到中三品武道绝学的范畴之内。

从初曦刚才到天光大亮,整整两个时辰过去,陈海都在后山顶崖苦修剑戟,待到将卒在大营里开始进行一天里第二轮操训时,陈海才背着剑戟走下山。

这时候西园军总管府所属的辎重马队,正将新一批的粮食运入营寨。

第一大营实编三万四千卒,照四万人满编拔备钱粮,每天消耗米面蔬菜牛羊肉以及战匹食用的马料,就要高达十数万斤。

由于潼北府彻底被打残,无法就地征粮,大量的粮食都只能通过上千辆骡马车,从京畿或秦潼山以西的天水郡、秦山群输运过来。

陈海最重视兵甲、粮食的入库,每次都会亲临现场,检查西园军总管府那边负责后勤的官员有无贪墨刁难。

陈海注意到这次运送粮草来的辎重车,有很多是直接套上机关木牛拖拽,他站在库房前看着这些机关木牛出神。

陈海在学宫参加考核时第一关“力挽狂澜”,就是要闱选弟子能沉着应对机关木牛的冲撞。

这种机关木牛,最初造出来就是为解决崎岖山路的物资输运,用于驭车也是力大无穷,但由于造一具机关木牛的成本,比豢养一头性子温顺、同样能负重三五千斤重物的长绒牛不低,因而机关木牛在辎重输运中并没有得到广泛的使用。

机关木牛虽然不需要喂养,但损耗却比真正的牲口还要高。

一方面是持续大荒灾年,使得京畿附近的畜力也变得紧张起来,同时也说明京畿外围的郡府民乱频发,太尉府对诸军的后勤补给,压力也变得极大,这才将那些阵年积存下来的机关木牛都拿出来运送粮草。

******************

傀儡术,有两大分支,一是肉身傀儡。

肉身傀儡的炼制,除了要有人兽尸骸作为身舍外,还需炼入己身神魂的精魄以御之。虽然炼就的肉身傀儡威力皆不弱,但会严重伤及己身元魂,限制己身修为的提升,甚至还有邪修视肉身傀儡为夺舍永生的捷径,因而被玄门大宗视为旁门左道之法,在燕州不显。

不过,在燕州南部的云州、越州,都有不弱的傀儡宗门传世,甚至在宁州大陆还有更为诡异的炼尸秘术传承。

陈海在血云荒地的傀儡分身,也可以说是肉身傀儡一种,但作为龙禹、左耳这一级数神魔所亲手炼制的神卫傀儡,就绝非云越等地的所谓傀儡大宗所能企及的。

傀儡术的另一分支,则是机关傀儡,是机关术与炼器术、符篆学的结合产物,与肉身傀儡实际上有本质的不同。

燕州的玄门道宗在机关傀儡术上积累的造诣也相当不凡,除了驼运货物及拉车的机关木牛外,还有能直接用于战场冲杀的机关战兽。

陈海斩获学宫考核第一个非凡评价,就是凭借自身气力与小空间内能借势腾挪,直接将一头机关战兽拉散架了。

机关战兽,除了机簧部件炼制更精良,还会炼入一些小型的法阵提升攻防及速度外,本质上与机关木牛并没有什么区别,差不多在更为强大的机关木牛身上裹上一层坚厚,所向披糜,声势实要强出数倍。

而太微宗弟子试炼塔内的一百零八樽铜人傀儡,则是更高级的机关战兽,炼入法阵甚至能控制特定的武技拼杀招数。

每一樽铜人傀儡除了铜头铁臂、坚不可摧外,攻击力及进退速度及身形之灵活都不弱于辟灵境中后期武修。

只是机关傀儡再强,也无法衍生出三魂六魄、六识感知,兼之炼制成本极其不菲,对玄修弟子而言,有那个精力跟物力,还真是实在远不如多炼制几件上品的灵剑、法宝更合算。

不过,大的宗门、宗阀都相对重视机关傀儡的炼制,除了干那些弟子不愿意干的粗笨重活外,更为重要的用途就是布置在宗阀、宗门核心人物坐化后的陵寝里。

无论是陵寝还是宗门之内,地形都相对单一,有机关傀儡的用武之地,但真正要地形复杂的战场上,机关战兽还是很难与真正的武修强者匹敌,应用不广。

“少侯爷,这机关木牛有什么好看的?”苏绫见陈海盯着运送粮草的机关木牛发了好一会儿呆,忍不住摧促问道。

“有几具机关木牛都快散架了,你搞一头快散架的机关木牛,送到我院子里来。”陈海没有理会苏绫,喊来库房前清点入库的辎重营小校吩咐道。

雷阳谷大溃,证明了修为精深的宗阀子弟虽然战力更强,但在战场上却未必能有这些笨拙而沉重的傀儡机关好用。

陈海既然决定将军务等事都推到赵无泰、赵融、屠子骥他们身上,那除了潜心苦修外,他还要再找点其他事情干干。

************************

陈海说是只要一具快散架的机关木牛,哪怕是散架的机关木牛也行,但他此时宿卫将军,是第一大营三万多悍卒的主将,辎重营那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很快就将两具完好无损的三级机关木牛送过来。

陈海也是笑纳不拒,从辎重营召了几名匠师过来,联手将其中的一具机关木牛肢解拆开。

大大小小的机簧部件堆满整座院子,最为核心的部件是一只铁匣子,炼有不需要祭炼就能受天地元气自动激发的微型风系法阵。操控者只需要打开风门,法阵就能自动运转,将大量的风源源不断的吸入腔体,驱动机簧从而带动重逾两三千的机关木牛在崎岖的道路上行走。

机关木牛前进的速度以及四蹄迈进的幅度,都有不同的机簧进行控制,十分的精妙。

拆解开的这具机关木牛,看似完好无损,但拆解开之后,很多铜铁铸造的机簧部件在经过数千里长途跋涉之后,已经严重变形,急需更换——这也是机关木牛并不受军中欢迎的关键原因——唯有核心部件铁匣子属于微型法宝范畴,坚固无比,没有什么损耗。

陈海知道最初级的机关战兽,相比眼前这具被肢解的机关木牛,除了铁匣子内炼入风系法阵更强一些之外,也就是在外面罩了一层浑身焊接尖锐铁钉的铁壳子而已。

“爷可是看出这机关木牛能有改造之处?”几名匠师看着满院子的机簧部件问道。

苦守左津谷时,陈海除了大规模制造三弓床弩外,还指导辎重营匠师造出很多防御战械,在抵御叛军攻势发挥出很大的作用,这时候辎重营的几名匠师过来帮陈海拆解机关木牛,自然认定他不会是拆开来玩玩。

“还有一具机关木牛,你们拿出拆解开来,将机簧部件的图纸绘制出来,我看能不能看研究出什么来。”陈海挥了挥手,让几名匠师带走另一具机关木牛,而将满地的机簧部件都留在院子里供他慢慢研究……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一章 机关傀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