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机关战车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机关战车

陈海自然是认为机关木牛能改造更实用、有效,才费心思拆解开来研究。

而事实上,燕州的机关术、炼器术及符篆学如此发达,风阵匣都可以替代发动机了,完全可以造出不亚于重型坦克的强悍自驱性的机关战车出来冲锋陷阵,不应还要继续依赖于畜力的牵引。

机关战兽不够实用,但在机关战兽基础上改造的机关战车,在战场会不会有更强、更有效的利用?

然而,此时辎重营里的匠师已不再是陈海在药师园所培养的嫡系,他在战械改造方面的构想在练兵实录里已经泄漏够多的,自然不想泄漏更多的东西出去。

不过,要将机关木牛诸部件精准的绘成图纸,还是要将这些匠师揪出来帮忙。

前半夜,陈海就蹲在院子里看着这些机簧部件,苏绫看不明白这些东西有什么好研究的,却不知道陈海在想更深层次的问题。

燕州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宗阀、宗阀与平民阶层的隔裂极其严重,陈海从这具机关木牛不同部件的制造上,就能看透很多。

炼有风系符阵的核心风阵匣,必然出自有不弱修炼基础的炼器师之手。

不要说里面最核心的御风符阵了,即便是外层的匣体都是用上等的精纹玄铁铸造,这时候都看不到有半点损耗的痕迹。

然而其他机簧部件都是出自普通的匠师、匠工之手,用料已经算是不错了,但也只是普通的精锻铁,缺少必要的润滑跟缓冲,行进数千里就磨损得厉害。

陈海在地球上就知道,要想一件制作精巧的器物整体寿命提高,对核心部件的质量都必须严要求;对应到机关木牛上,风阵匣是核心部件,但诸多机簧部件的重要性也不容忽视。

事实上,只要将风阵匣体所用的那部分精纹玄铁,以渗铸之法,与精锻铁融炼为强度更高的精锻淬金铁,机关木牛的耐用度整体就能提高十数倍甚至数十倍。

这话说起来简单,但根本上要打通炼器师与匠工之间的隔阖,才能让高高在上的炼器师愿意与最底层的匠工通力合作。

风阵匣加机簧,驱动性能要强过普通的骡马,但目前还是无法跟青狡马这样精良骑兽相比并论。

宗阀出身的武官将领,根本就不珍惜底层将卒的性命,都习惯通过血腥战事的残酷淘汰,选拔出百战悍卒来。而最终选拔出来的精锐战力,比如道衙兵,宗阀及宗门更愿意豢养强悍的战兽、骑兽进行装备,而不是大规模的制造战械。

即便河西大都护府最精锐的道衙兵,已经批量装备防御战车,但也都是炼入防御法阵的精贵货,河西自身就有足够青狡马等高级骑兽牵引战车,风阵匣牵引又弱了一些。

因此,除了在一些小型的精良战船上,陈海还是能看到有御水符阵的使用外,在陆地战场上,目前还没有看到有风阵匣或其他什么符阵驱动的机关战车出现。

而普通将卒乃至平民乘御车辆,则只够资格用普通骡马牵引;风阵匣对这一阶层而言,又太高级了些。

宗阀或宗门所造的机关木牛,不是为了长途运输,是专门在短途运输中克服险峻崎岖的地形;就算有人想到风阵匣能与战车相结合,也不会受到重视。

究其根本,就在于宗阀、宗门与平民社会的割裂有如天堑。

也因为如此,陈海在燕州所能见到的铸造材料,要么像精纹玄铁、黑金钢、赤髓铜、胎铁等等,各方面性能强到惊人,比陈海在地球所见的最强合金都要强出数倍、数十倍,但这些金铁都是天才地宝,数量稀少,代价自然是极其不菲;要么就是凡铁粗铜,少量的精锻铁也只用于上等兵甲的铸造,根本满足不了大规模的制造战械及平民所用的器皿、器具。

事实上,风阵匣驱动车轴转动带动战车前行,要比驱动机关木牛的四只蹄脚跨越崎岖山岭容易得多,内部的机簧部件也能简化许多,但需要重新设计出配套的车轴齿轮箱就可以了,可靠性及寿命同时都会有大幅的提高。

*******************

陈海神魂意念通过蛇镯潜入血云荒地,傀儡分身的识海真可谓妙用无究,计算力也强悍令人震惊。以时髦的话说,陈海能够在傀儡分身的识海里,直接建模设计能配合风阵匣驱动的车轴齿轮箱。

当然,在血云荒地里,陈海有血奴姚老根等相助,铸造战车厢体、车轮、车轴齿轮箱以及其他的机簧部件都不是什么难事。

在之前的时间里,陈海除了教会姚老根他们开矿炼铁、教会姚老根他们锻造更精良的精锻铁,以及以渗铸法锻造开刃能轻松破开武卫级罗刹魔鳞皮的精锻淬金铁。

陈海除了教会姚老根他们铸造刀剑戟矛弓箭等兵甲,教会姚老根他们烧陶、烧砖及制造独轮车、伞具等日常用具。

姚老根等血奴学习能力极强,而他们随着掌握的知识越多、越复杂,血液里那种嗜杀凶残的本性就变得渐渐淡薄。

诸多血奴似乎从茹毛饮血的凶残血腥里,一直就被陈海强行带入工具或炼器文明时代之中,血腥杀戮已经不再是他们生存的必要手段——除了神魂受控制外,姚老根等血奴在陈海面前也表现得很顺从。

陈海想要试造新的机关战车,特别是设计、试制阶段,他自然不会再让西园军辎重营的匠师有机会参与进来,他在血云荒地有姚老根等血奴相助就足够了。

相对较难的,还是属于法器范畴的风阵匣的炼制,这个只能是陈海亲力亲为。

陈海在血云荒地里始终没有找到类似朱砂的存在,更不要说炼制法宝禁制的现在材料了,但他经过无数次试验,发现将研磨出来的玄铁粉混入罗刹魔的血液,所制成的玄血砂,同样有封灵导灵之用,可以作为炼制阵法禁制的替代品使用。

当然了,玄血砂作为替代品,所能炼制的阵法禁制都相当简陋,好在风阵匣内部的御风符阵也相当简单,以陈海此时在炼器上的造诣,也只能炼制最基本的符阵。

何况第一辆机关战车,作为试验品或者说原型战车,笨拙一些甚至丑陋一些,陈海也不怕几个血奴会嘲笑他。

前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陈海与姚老根等八名血奴,总算是将第一辆试验的机关战车给制造出来。

第一代自驱动机关战车自然是笨拙无比,在坑坑洼洼的裂谷深处缓慢前进,有如龟行,轴轮、厢体也相当简陋,看样子随时都会散架。

而铁铸的车身过于沉重,没有办法再装运更多的货物,也没有什么实用性,但陈海心里的兴奋实在是难以言喻。

血云荒地里人力还是太有限了,姚老根等血奴真聪慧好学,毕竟都不是真正的匠师,但陈海知道这一套原型机关战车要拿到桃花坞的铸造场做进一步的改进,就能作为他所预想的初级机关战车用于战场之上冲锋陷阵。

*******************

作为三万余悍卒的主将,陈海有资格用禁制将他书房彻底屏蔽起来,以防止他人窥视机密。因而他在雷阳谷西岭大营里,也可以肆无忌惮通过蛇镯潜入血云荒地。

苏绫虽然整天服侍在陈海的身边,但就见陈海除了必要防区视察、监管操练等军务外,剩下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关在书房里写写画画,或者盘膝闭目参悟武道。

陈海现在所手绘的图纸以及随手当草稿写下的心得体会,都会随手烧成灰烬,根本不给苏绫沾眼的机会。

陈海确定能造机关战车,但犹豫着要不要动用桃花坞铸造场的工匠正式造一辆机关战车时,已经是益天帝七十四年二月中旬了。

这时候潼北府境内聚集的饥民再度暴发民乱,有十数万人聚集冲击年后才开始兴建来储存西园军粮草物资的潼北大仓。

陈海距离潼北大仓最近,第一时间奉命前往镇压。

陈海不清楚赤眉教有无人在幕后唆使,但这次冲击潼北大仓的饥民,可真是面黄肌瘦,衣裳褴褛,陈海再铁血无情也没能忍心下狠心,只是驱散了事。

到这时候,诸多朝堂大臣或许也都意识到,继续一味的血腥清洗流民叛军,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饥荒得不到解决,血腥清洗只会让赤眉教的声势愈发强盛。

文勃源、樊春在潼北也正式具书上禀太尉府,请济灾民。

七十四天二月中旬,太尉府颁下符诏,同意潼北大仓分出部分粮食,赈济秦潼山北麓的饥民。

同时陈海上书奏请赵无泰接替他执掌第一大营也获得批准,而他则以宿卫将军衔,担任西园军总管府所属的潼北大仓司丞,分管西园军在秦潼战场的粮草物资调度。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机关战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