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命运

第三百七十六章 命运

银城,高空之上,一男一女漂浮在云端。

苍青和白sè的道袍猎猎作响,脸上的面纱在风中飘动。昆仑真人单手持剑,背上的银sè云翼,轻盈雪亮,布满精致羽毛状的花纹,美不胜收。

在她身旁,一名魁梧壮实的大汉,脸上戴着一张银白面具。面具打磨得很光滑,在额头位置,雕刻着两个古朴的字,兵人。

面具露出来的眼睛,深沉内敛。

最吸引人的,是他的双臂,那是一双粗壮的金属手臂。手臂从肩膀的位置开始,通体由金属打造而成,关节精巧,到处雕刻着玄奥繁复的纹路。

他背后的云翼,同样是银白,但是和昆仑真人的轻盈不同,他的云翼骨架粗大,强壮有力。

“师兄,我们下去吧。”

昆仑真人声音很轻,轻得仿佛随风而去。面纱露出的美眸,微微泛着光,就想带着某种难以明言的希冀。

轻如蚊吶的声音,大汉听得很清楚,点头道:“我在前面,你注意安全。”

“嗯。”昆仑真人嗯了一声。

大汉背上的云翼一展,他就像一头强健有力的翼龙,朝下俯冲。

粗壮的云翼呼呼扇动,风声沉重。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银sè面具露出的那双眼睛,依然沉着,没有丝毫波澜。

地面急速拉近,背部的云翼收起,他就像一道利箭,以惊人的速度朝地面俯冲。他的周身亮起耀眼的火光,火光明灭不定,倒映在面具露出那双眼睛之中。

尖锐的风声迅速变得低沉,带着颤音,随着和空气摩擦产生的火焰愈发强烈,低沉颤抖的啸音中还夹杂着流火的呼呼声。

地面众人,立即察觉到异常,纷纷抬头。

一道身影,在流火的包裹之中若隐若现,就仿佛陨石从天而降,声势惊人。

所有人的脸sè大变,此人的速度不仅没有半点减弱的势头,反而继续在增加。

每个人脑海都浮现同一个念头,这人疯了?

如此快的速度,当他降落的时候,根本无法减速。强大的冲击力会在第一时间,把他的身体撕裂成碎片。

流火环绕中的身影没有半点变化,面具露出的眼睛,波澜不兴。

他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强烈的金属光泽,在他的身体上迅速蔓延。转眼间,他浑身泛着强烈的黄铜光泽。

铜皮!

淬体最初级的阶段,但是在他身上,却明显不同。黄铜光泽逐渐变的明亮起来,从赤黄转为银白。身上的衣服,也泛着强烈的银sè光泽,就像薄薄的银片打造而成。在火光的倒映下,明晃晃得刺眼。

所有人的眼神再度发生变化,毫不犹豫抽身急退。

这家伙竟然要直接降落!

一道火光挟着万钧之势从天而降。

轰!

震天巨响从身后爆发,恐怖的气浪夹杂着流火和泥土碎砖,混乱的元力充斥其中,就像一道呼啸而至的铁墙,朝众人碾压而至。

佘妤身形如同一团烟雾,在空中留下几道残影,倏地出现在数十丈开外。

凌族老怪叫一声,猛地冲天而起,身形连续在空中几个拔高,堪堪躲过呼啸狂暴的气浪。

艾辉的反应也奇快无比,当天空出现其他人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当对方刚刚开始俯冲,他就意识到对方接下来的意图。

因为他曾经用过类似的招式,两者唯一的区别,他用的是剑招来化解这一招对自己的冲击力,而对方居然硬生生用身体来承受冲击。

之前桂虎的淬体艾辉已经觉得非常厉害,但是在这个怪物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这是太变态了!

艾辉第一时间,拖着萧淑人就往后暴退。

萧淑人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当她看到那道从天而降的火光,脸sè就变了。而在倒退的时候,眼睁睁看着院落的围墙就像松脆的饼干,被气浪摧毁、崩溃,最后被挟裹,犹如一个灰sè的怪物张牙舞爪朝她碾压而来。

她不由花容失sè,脸上血sè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最后关头,她眼前一暗,却是被楚朝阳拖着跳进一条排水沟里。气浪呼啸从她头顶碾压而过,地面颤动,萧淑人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地瑟瑟发抖。

最惨的是清风,他刚刚遭受楚朝阳重创,损失惨重。突然又遭受这样的打击,一时反应慢了半拍。狂暴的气浪席卷而至,他感觉就像被一头狂奔的野兽迎面撞上。

闷哼一声,他脚趾的草筋突然钻进地面,就像大树生根,死死抓住地面。

噼里啪啦,碎石雨点般打在他身上,火花四溅。他的身体剧烈地摇晃,但是他双脚生根,硬生生稳住身体。

他感觉自己被卷入飓风内部。

咔咔咔!

短短的一瞬间,却仿佛过了许久。

呼呼呼,他喘着粗气,死死抓住地面。他此时看上去异常狼狈,光洁如新的莲藕表面,布满龟裂纹。

当他重新抬起头,身上莲藕表面的裂纹消失,恢复如新。但是清风知道这只是表面上看上去恢复,自己的身体已经受到创伤,回去之后需要在荷塘里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恢复。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场内正中央的那名半蹲的银sè大汉。

浑身散发的强烈金属光泽,宛如一名用白银浇铸的金属人偶,强健的肌肉仿佛是古典雕塑家最完美的杰作。

他任何姿势,都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最吸引人,却是那双真正的银sè金属手臂,精美繁复的花纹,透着莫名的玄奥,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

当银sè大汉站直,面具额头上两个古朴的刻字,映入清风的视野。

清风瞳孔一缩:“兵人!”

兵人部是十三部之一,对方面具上刻着这两个,难道意有所指?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含意?

忽然一道虚影出现在银sè大汉身后,赫然是佘妤,她眼中杀机闪现。

她同样看到面具上“兵人”两个字,心中当时就咯噔一下,脑海浮现一些秘闻,杀机顿起。

佘妤突然心中一寒,暗呼不好。

头顶上方,一股锋锐凛冽的气机牢牢锁定她。

对方还有帮手!

她当机立断,身体就像扶风弱柳,曼妙摇晃,她身形突然分作几道虚影,朝不同方向周围冲去。

一道凛冽耀眼的剑芒从天而降,清脆的剑鸣杀机四溢。

三道虚影来不及逃窜,瞬间被剑芒洞穿,化作三蓬黑sè的雾气,消失不见。

十多丈开外,佘妤心有余悸地看着场内那个持剑而立戴着面纱的女子。

昆仑真人!

五行天第一位剑术大师。

看到昆仑真人,所有人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个名字,叶夫人!

昆仑真人和叶府关系匪浅,昆仑真人带着一位如此厉害的帮手突然出现,是偶然还是早有安排?

莫非叶夫人早就料到他们会来劫掠萧淑人,故意布下的陷阱?

大家的脸sè都变得有些难看。

凌族老的目光,却死死盯着银sè大汉,他想到什么,脸sè微变,目露杀机,他忽然道:“大家联手?”

清风此时脸sè看不到半点骄狂之sè,嘎嘎道:“先宰了两人!”

佘妤闻言,娇笑道:“人家也同意。”

三人立即散开,把两人围在中间。

银sè大汉夷然不惧,安之若泰。昆仑真人持剑而立,目光清冷。

艾辉拉着萧淑人躲在半截残留的围墙后面,他觉得世事真是变幻无常。刚才佘妤还和对方打得你死我活,转眼间又联手。

看到盟主和银sè大汉,艾辉提起的心也放松下来许多,两人的实力实在太强横!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银sè大汉的背影,总给艾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兽蛊宫,血池所在的大厅空旷无人。

鲜红粘稠的血sè池水,如今澄清透明,没有一丝杂质。

池底平躺着一名男子,他赤身裸体,双目紧闭。黑sè的长发散开,就像优雅的水草。

他缓缓睁开眼睛,世界在眼中渐渐清晰,透过清澈的池水,高耸穹顶是精美的壁画,描绘人类战胜怪兽、豢养怪兽的故事。红sè的鲜血,沾满鲜血的武器,一根根流淌鲜血的空心树管,他仿佛看到自己的命运。

他的心中响起一声叹息,身体缓缓从池底浮起。

当他的脸庞浮出水面,清冷的空气进入他的肺部,体内熟悉的水元力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陌生无比的力量。

一种比以前更加强大、澎湃如海、热烈如火的力量。

没有半点惊喜,只有空荡荡的失落。

既然已经接受,就不要婆婆妈妈,他对自己说。

他的目光落在池边的水棺,水棺内隐约却又熟悉的身影,让他的心脏骤然一缩。

他站起来,踩着水面,柔软的水面在他脚下宛如坦途。

走到水棺面前,他凝视着水棺中的女子,美丽而熟悉的容颜,让他宛如回到昨日。

如果……一切都还如同昨日,该多好。

“很抱歉,找到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残缺不齐。幸运的是,还没有死。”

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一个落魄的文士,赫然是兽蛊宫宫主南宫无怜。

男子没有回头,问:“能治好她吗?”

南宫无怜露出笑容:“很难,我只能尽力。”

男子淡淡道:“需要我做什么?”

南宫无怜抛过来一个黑红相交的面具,他接住。

黑sè的面具深沉如夜,妖异的红sè炽烈如火。

“从今天起,你就是红魔鬼!”

南宫无怜充满狂热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内回荡。

头上穹顶壁画英雄和怪物的注视之下,他一语不发,把黑红面具扣在脸上。(。)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六章 命运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匿名 : 2016年09月06日

    难道是艾辉的师姐?还有那个曾经带他们学员出城实习的教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