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钩镰枪

第一百八十五章 钩镰枪

陈海不知道苏绫在想什么,他此时迫不及待的经营聚泉岭,还是要造一个能脱身的壳,但在脱身之前,也希望有一处根基之地,能助他将机关战车等战械真正的造出来。

而且造出来之后,陈海不希望这些机关战械被其他势力随意夺走。

陈海短时间内不可能回河西去,文勃源及英王赢述会让他担任清闲之职以便有更多的时间潜心修炼,但不会真正放他离开;而就算他回到河西,在董氏眼鼻底子,又能确保董氏对他就没有觊觎之心?

陈海决定还是留在秦潼山里。

只要英王赢述及文勃源认定蛊魂丹已经如蛆附骨种入他的体内,就会纵容他在秦潼山发展自己的势力。

此时赤眉教在诸郡掀起的烽烟四起,西园军西进秦潼,虎贲军半数兵马也都杀出京畿,奔走诸郡镇压民乱。这也意味着燕京城里的帝权之争,一时半会还不会有结果。

陈海要等待更合适的时机,一是要等舅父陈烈正式踏入道丹境,成为名列地榜的强者,但仅仅舅父陈烈一人踏入道丹境还不够,昭阳亭侯府还必须有一支数千人规模、能与道衙兵比肩的虎狼精锐,才真正算是在河西拥有一席之地。

到时候即便是益天帝夺回帝权,英王赢述夺得太子之位,他脱身逃回河西,还不至于没有容身之地;到时候董氏会考虑到昭阳亭侯府的分量,也不可能将他送出去讨好英王赢述。

就像不知道帝权之争何时会有结局,陈海也不清楚舅父陈烈何时能有突破踏入道丹境,当然,舅父陈烈也可能无望踏入道丹境,而益天帝、英王赢述也未必能迎得最后的胜利。

不管怎么说,只要这场帝权争夺的yīn谋闹剧一天没有结果,陈海就能通过潼北大仓源源不断的获得他所需要的资源,去试制机关战车等强悍战械;而同时秦潼山是一座真正的大宝库。

这也是他加强昭阳亭侯府力量最关键的一环,毕竟昭阳亭侯府短时间内也难拉拢到更多、更强的玄修强者。

这时候,陈海与吴蒙、丁爽等人潜心修炼所需要的资源,反倒是小数目了。

********************************

陈海在血云荒已经造出机关战车的初型车,但极其简陋,想要造出真正能用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机关战车,要比想象中困难得多。

整个研制过程所消耗的资源,绝对是天文数字。

包括车轴齿箱在内所有的核心部件,说是用精锻淬金铁铸造,但燕州目前所出的精锻淬金铁有十数种,要如何选择?

寒霜淬金戟,就是用精锻铁融炼寒纹玄铁后铸造而得,最普通的一杆寒霜淬金戟在河西都要用数百点宗门功绩才能换得;陈海手里那杆淬金戟,更是在普通寒霜淬金戟的基础上,进一步渗炼铁精石所凝炼的胎铁所得,理论上也算属于淬金戟的范畴,但价值则更是要高出数十倍。

然而不管哪种精锻淬金铁,燕州此前都用来铸造最顶级的凡铁兵甲,价格都极其昂贵;而玄铁、赤髓铜、黑髓金等极珍材料的产出也都控制屈指可数的宗阀或宗门手里。

陈海经营聚泉岭,一是要在聚泉岭以西的群山之中寻找新的矿脉及新的替代材料,同时还要不断改良精锻淬金铁的冶炼之法,还要在机关战车之外,制造更多能压制强敌的机关战械出来,或许可以通过苏绫,从赤眉教搞到逆灵散的炼制之法。

******************************

不过,周景元这次拿给陈海所看的图纸,却跟机关战车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陈海打算要造两杆能助他铲除聚泉湖巨鳄的玄兵。

聚泉湖底水深浪险、地形又极其复杂,吴蒙、葛同、齐寒江等人要是随陈海潜入湖底,发挥不了人多势众的作用,反而有可能会徒增不必要的伤害,但他们要是不随陈海潜入湖底,陈海一人潜入湖底又难以力敌两头巨鳄。

陈海就只能在战械玄兵上多想办法。

周景元照陈海描述,所绘的是钩镰枪的图样,又与传统的钩镰枪有所不同。

传统的钩镰枪,是锋利的枪刃连接倒钩,而陈海所要打造的钩镰枪,是六棱锋刃,六只倒钩则暗藏在六棱形的枪头之中,在枪头刺入巨鳄体内,倒钩才会弹出,死死卡在巨鳄体内,令其再也无法摆脱钩镰枪的咬噬。

考虑这两头巨鳄太过强悍,陈海这次将不多的精石胎铁都拿出打造两杆六棱钩镰枪。这一次集中内场的匠师、匠工,足够用了一个月,才将这两杆玄兵铸造出来,还镌刻道篆增强穿刺力。

也许请文勃源或者樊春哪天作客聚泉岭,顺手就能将那两头巨鳄除掉,但陈海不会这么做。

他也不会浪费这么好的机会,他要让聚泉岭更多的人看到,低境界的武修联手,想要斩杀巨鳄这样的强悍妖兽,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一次,依旧是昭阳亭侯府精锐扈从进行特种作战的一次演练而已。

为除巨鳄,陈海特地从潼北大仓调来两艘运兵船。

吴蒙、葛同各率五十名精锐扈卫乘两艘船并排驶入湖心,陈海则踏水而行,往那两头巨鳄所藏身的湖域靠近。

苏绫站在船头,看到陈海这次连斩狼剑都没有带,只是将两杆六棱钩镰枪背在身后,手持寒霜淬金霜踏水而行,实在不清楚他真要孤身潜入水底,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两艘大船与陈海在四五十里宽的湖面上,搜索了大半天,才捕捉到两头巨鳄的踪迹;也可能是那两头巨鳄恼恨人族的步步相逼,决心从湖底暗洞潜出,给这些狂妄不知死活的人类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苏绫紧盯着湖底,但陈海下潜速度极快,很快她失去陈海的踪迹,就见吴蒙这时指挥人手,将一根手指粗细的黑索垂入水中——黑索的一头用铁铸卷机连在船头。

下一刻,湖水就剧烈的翻涌出来,掀起十七八米高的巨浪,要不是吴蒙等人及时祭出平波符,两艘船怕是眨眼间就要被掀翻掉。

除了狂浪怒涌外,苏绫还是看不到陈海在湖底与巨鳄激战的情形,吴蒙、齐寒江等人也没有要潜入湖底去助陈海的意思。

就在苏绫摸不清楚陈海到底有什么打算之时,就见此前垂入水底的那根黑索急速往水底溜去,两个呼吸就绷得笔直,差一点将那艘三四十米长的巨舶直接拉竖立起来。

这两艘巨舶也是经过特别加固的运兵船,舱底加了十数万斤的压舱石保持平衡,船体还镌刻道篆牵引神秘的天地力量,进一步强固船体,要不是如此,也等不到船体拉竖起来,船头就会直接被巨力拉碎掉。

苏绫这才意识到那根手指粗细的黑索虽然不是什么法宝,却极不简单,心想要将大半个船头在瞬时拉沉到水底,这得有多么恐怖的气力?

苏绫自然明白是巨鳄在拖动黑索,但巨鳄怎么会去拖动黑索,是已经黑索困住,还是说咬住黑索要将这一船人掀翻到湖底?

吴蒙、丁爽他们反应也极迅速,两艘船实际也用铁索连在一起,虽然很多人一时不察人仰马翻,但更多的人都稳住阵脚,努力保持两艘船的平衡,拼命往岸边划动。

苏绫这才看出黑索是用数百根赤髓铜丝缠绕而成,既坚且韧,即便是用玄级中上品灵剑都难一下子斩断,更不要说拉断了,难怪手指粗细就能承担如此的粗力。

苏绫这时候也看到绷紧的黑索另一端有大片殷红的血迹从湖浪里洇开,这才确认有一头巨鳄,不知道被陈海用什么办法缠死在黑索上。

湖浪疯狂汹涌起来,一头将三十米多长的铁嘴巨鳄,仿佛一头蛟龙般从湖底拖上来,苏绫才看到陈海此前所背的一支六棱枪刺入巨鳄的下颚骨后死死卡住,黑索就用特制的搭钩紧紧的系在六棱枪的尾端。

这头巨鳄生命力无比顽强,自然不能就这样死去,但下颚骨是其一处软肋,一旦被赤髓铜丝缠绕而成的黑索死死拖住,它除了疯狂扭动巨尾,就没有其他办法可施。

还有另一头体形稍小一些,但同样恐怖吓人的巨鳄,这时候也从湖底杀出,侧颊同样深深扎着一杆六棱枪,只是没有第二根黑索去系死枪尾,对其没能造成多严重的伤害,正分波出水,疯狂的要往船这边扑过来。

这头巨鳄大概意识到咬断黑索不现实,疯狂的往两艘巨舶扑过来,想要将巨舶掀翻,好助同伴脱困。

然而陈海突然间从中间的湖底杀出,一杆寒霜淬金戟带数以亿万的湖水,化作一头狰狞的水龙往那头巨鳄狠狠的扑去,陈海竟用一人之力,将这头巨鳄死死缠住,令其左冲右突,都无法脱身靠近那两艘船解救同伴。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五章 钩镰枪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