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故人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故人

艾辉拖着萧淑人,躲在围墙后面,他的心神被激烈的战斗牢牢吸引。

盟主和银sè兵人联手,居然挡住凌族老、清风和佘妤三人的围攻。

昆仑真人道袍飘飘,面纱舞动,美眸清冷,有史以来第一位剑术大师的风采,展现得淋漓尽致。手中的长剑散发着凛冽的寒意,挥洒间剑意纵横。

艾辉心中不得不承认,昆仑真人的剑术比他更强,对剑术的理解更深刻。

譬如剑阵,艾辉的剑招中就经常使用,这也是他认为将来剑术的一个方向。但是在昆仑真人的剑招中,信手挥洒就能看到剑阵的痕迹。

和艾辉不同,她使用得更加零碎,更加随意,也能看得出来,她对剑阵的理解显然比艾辉更加深刻。

而且她的战斗方式,也让艾辉眼前一亮。

身随剑走。

她的身体就像没有重量,像缠在剑柄上的水草。剑招的光芒亮起,呼啸朝目标****而去,她的身形就隐藏在剑芒后。

艾辉立即明白这种奇特战斗方式的妙处。

剑芒的飞行距离,比不上弓箭。但是在短距离的爆发力,比弓箭更强。这种可怕的爆发力,配合剑芒锋锐无匹的特性,在短距离内,杀伤力十足。

而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在剑芒之后,缩小自己的破绽,让对方无处下手。对方只有先破坏剑芒,才能够伤害到昆仑真人。

当然,这种攻击方式并非没有弊端。

攻击方式凌厉迅捷,但是也变得比较简单,缺乏变化。只要避开剑芒的锋芒,耐心迂回,一定能够找到机会。

但是有银sè兵人在一旁,这种简单直接的攻击方式,立即变得威力惊人。

昆仑真人仿佛变成一把环绕银sè兵人飞行的宝剑,左冲右突,剑光缭绕。

银sè兵人强悍的身体,就像一头蛮不讲理的怪物,一般的攻击在他银光闪闪的身体上,甚至无法留下半点痕迹。那双金属锻造的手臂,变幻莫测,忽而化刀,忽而化拳,锤、椎、斧、棍……

各种招式,层出不穷。

如果仅仅如此,还不至于让人头痛。但是配合他爆烈如火的横冲直撞,大开大阖,霸道刚猛。

没有人敢和他硬碰硬,同样是金系元修的凌族老,在连续和他碰撞了几招,脸sè变得难看无比。

清风被他压制得完全没有脾气,只有闪躲的份。他的幽冥莲子,被艾辉重创,失去杀手锏之后实力大打折扣,非常狼狈。

飞掠的昆仑真人扬起一道道凛冽的剑芒,环绕在银sè兵人的四周。佘妤几次想偷袭,但是都没办法找到切入的空隙,反而差点被昆仑真人的剑芒所伤。

佘妤之前被凌族老留下的伤口,此时也让她的身形出现一丝滞碍。

昆仑真人和银sè兵人之间的联手,面对三位强者,丝毫不落下风,看得艾辉目不转睛。

如此激烈的强者之战,可不是想看就能看到。能够在一旁观摩,对艾辉大有裨益。

昆仑真人的剑术精深,艾辉并不奇怪,但是银sè兵人如此强横,却让他有点吃惊。在他的印象中,兵人部一直不太受欢迎。

兵人部虽然是五行天十三部之一,也是金元两大战部之一。但是它的地位,和同为金元战部的天锋部,却有着云壤之别。

天锋部的战斗力更加出sè,传承更加帅气,待遇各方面都比兵人要强得多。兵人部俨然就是一个苦力战部,做的也是一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兵人部不受欢迎的原因有很多种,但是最根本的,是兵人部的修炼道路所决定。兵人部走的是淬体这条路,淬体的在诸多修炼方式之中,最为艰难,最为辛苦。

初上手的难度比较低,但是进一步修炼非常困难。而且由于战斗的时候,经常需要在最前方充当肉盾,死伤率非常之高,干的都是苦活累活,不受人欢迎也就不奇怪了。

正式因为这些原因,导致兵人部在五行十三部中垫底的地位。

艾辉对兵人部的印象很少,唯一有接触过的,只有当年还在松间城的时候,遇到的李维大哥。

想到这里,艾辉忽然愣住。

他猛地抬头,目光紧紧盯着那个银sè兵人的背影。

无数记忆的碎片在脑海中浮现,远处的银sè身影,和许多模糊的记忆一点点重叠。

艾辉的呆呆地看着银sè刚猛的身影,越来越熟悉。

李维大哥……他没有死!

他脑袋一片空白,李维大哥没有死。

当年血灾爆发,松间城只有两个十三部的精锐,李维和周小希。周小希护送艾辉他们去万生园,遭遇血灾爆发,感染血毒的情况下只身求援,遭遇不测。李维大哥在参加后来行动,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李维大哥的死,明秀师姐伤心了许久。

没想到李维大哥还活着……

艾辉的目光落在李维的金属双臂,明白过来,肯定是当年双臂受伤。艾辉心中的激动渐渐平复下来,冷静下来,银sè的身影熟悉依旧,但是更多的是陌生。

如此刚猛霸道的气势,所向披靡,李维大哥已经脱胎换骨。

脱胎换骨的又哪里仅仅只有李维大哥一个人?倘若李维大哥看到现在的自己,只怕也大吃一惊吧?

动荡的乱世,每一天的一切都在变化,人命如草芥,不想死的只有拼命变强大。

不知道李维大哥还记得明秀师姐吗?

心中的激动消失,艾辉心中升起一缕淡淡的莫名伤感。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答案。

他怀里的萧淑人忽然动了一下:“你抱得太紧了。”

艾辉回过神来,警惕地紧了紧架在她脖子上的剑。刚才为了闪躲李维降落时的冲击,情急之下,他拉着萧淑人就往后跑。

此时两人的姿势有点暧昧,为了控制住萧淑人,也为了避免萧淑人被冲击波所伤,艾辉几乎是把萧淑人硬压在怀里,手中的银折梅还架在对方脖子上。

“别乱动!”

艾辉警告冷哼,手上还是松了点劲,他听出来萧淑人的呼吸有点困难。

萧淑人大口喘气,她看上去很狼狈,灰头土脸,刘海凌乱,依然难掩美丽娇艳的容貌。

艾辉十分警惕,萧淑人稍有异动,他就会动手。管她什么上古遗宝,反正自己一点都不想要。这个女人蛇蝎心肠,狡诈多智,稍有不慎,就会中了她的yīn招。

“我们做笔生意吧。”

萧淑人平复呼吸,十分平静道。

艾辉丝毫不信,冷声道:“你不要搞什么幺蛾子。”

“将死之人,其言也善。”萧淑人凄然一笑,接着道:“难道楚先生认为妾身还能活下去?”

艾辉愣了一下。

血池中的小宝,神sè茫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身体,隐约浮现一道道弯弯曲曲的明亮光带。这些半透明微微发光的光带,就像盘山公路,缠绕盘旋在他身上。

【曲水之体】!

这就是顾家独有的体质。

大长老蓦地睁大眼睛,眼中狂喜和激动。

血池旁其他人也纷纷睁大目光,露出惊容。竟然还是【九曲】!【曲水之体】中,最出sè最优秀的体质!

很快,他们脸上神情变得精彩万分。

许多人露出惋惜之sè,这么好的天赋体质,却出现在一个智障儿童身上,上天对顾家实在有点太残忍。哪怕没有那么聪明,只要智商健全,凭借如此出sè的天赋,再加上大长老给他铺路,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再不济,顾家也不至于后继无人。

凌长老等人眼中失望之sè一闪而逝。

大长老激动莫名,他虽然强自抑制,但是熟悉他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他有多么的激动。这些天的流言,yīn魂不散,吞噬着他的心。虽然他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是敌人的yīn谋,但是心底的某个角落,依然发生了动摇。

唯一的儿子英年早逝,孙子还是天生残疾,他心中悲苦。但是无论再大的缺陷,也是他唯一的孙子,是他精神的支柱。

歹毒的流言,就这么轻松找到他的弱点。

此时大长老看向小宝的目光,愈发地宠溺,还混杂着自责和内疚。

他的目光转向叶夫人,更是内疚,儿媳这些年都是独自抚养小宝,还要蒙受如此不白之冤。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上他也需要负很大的责任,万千语言在嘴边,却说不出去。

叶夫人理解他的心情,温柔地微笑,还是那么端庄贤淑。

凌长老看了一眼宋长老,宋长老微微摇头,示意无法作假。凌长老心中失望至极,他本来是这次为绝佳的机会。如果此时大长老家爆出什么丑闻,那大长老绝对无法在这个位置上坐下去。

心中失望,凌长老脸上却堆起笑容,大声赞赏:“早就说了嘛,琳儿我们看着长大,为人怎么样我们还能不清楚?”

尉迟霸亦笑道:“是啊,叶府的家教还需要质疑,那其他家还怎么活?这么荒谬的流言,居然也有人信。不过也好,这次大家都在场,小宝以后也不会被这流言所扰。”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大长老心中更加愧疚。愧疚之余,更多的却是愤怒,他寒声道:“还请大家做个见证,若是让我知道流言是何人所传,老夫少不了下狠手。”

“确实要好好收拾!此等流言,太下作了!”

“实在用心太险恶!该杀!”

其他人纷纷附和。

凌夫人脸sè苍白如纸,她呆呆看着小宝,几乎不敢相信眼睛。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自己绝对不会搞错!

叶夫人微笑如故,温柔端庄得令人心折。

就在此时,一名天锋部探哨走到铜鬼身边,低声汇报。铜鬼的身体一僵,悄然走到尉迟霸身边。

在场的都是大人物,眼睛老辣,第一时间注意到异常。

大长老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收起笑容,淡淡道:“发生了什么事?”

尉迟霸点点头,对铜鬼道:“如实向大长老汇报。”

铜鬼躬身道:“是,叶府遇袭。”

满室皆静。(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故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