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斩鳄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斩鳄

那头下颚骨被扎入六棱钩镰枪的铁嘴巨鳄,看着像是快挺尸的,但在近岸时却突然翻身往崖岸窜过去,快如一道黑sè的闪电。

这一瞬时狂风大作,妖鳄腾飞之际两股激烈无比的水流带起来,在半空化作数以百箭的凌厉水箭往两艘战船怒射过来。

吴蒙等人祭用符篆,数道六甲秘盾瞬时就在船头凝聚出来,将水箭挡住,但外围还有不少水箭射入船体,苏绫就听到“扑扑扑”的钻透声传来,心里震惊,这妖鳄好强,柔弱无力的水凝聚成箭,竟然能射穿坚厚的船板;也亏得吴蒙他们训练有素、早有准备,不然不要说与妖鳄恶斗了,上百名乌合之众,定会被这头凶残之极的妖鳄杀得片甲不留。

这时候妖鳄又趁在凌空翻身之际,又将锁死它软肋的赤髓铜索咬在嘴里,想要凭借巨力将两艘船拉散架,再带着钩镰枪及铜索逃入湖中。

铁嘴巨鳄在水底还是不好借力,真要让它窜上岸,短肢粗壮而有力的扒住石岸猛拉铜索,赤髓铜丝缠绕成的铜索是极其结实,或许不会被拉断,但那艘运兵船的船头多半会被拉散架、拉烂掉。

然而吴蒙他们也早有准备,除了桨手外,百余扈卫持弓,便一阵暴风骤雨般的箭雨往妖鳄覆盖过去。

六甲秘盾符、金刚秘甲符,防御力不弱,更主要是娴熟炼制这些防御符篆的制符师相对较多,使得这类符篆量大价廉,也是战阵里最为常用的符篆,也的确极其好用;然而一些攻击类符篆,即便是同层次的,却因为炼制者少,数量稀微,价格甚至要上扬数倍、十数倍不止。

常规性的弓弩战械,这时候要能比攻击性符篆发挥出更大的作用来。

事实上,要不是战机不容有失,更多时候吴蒙他们还是依料坚盾抵挡水箭攻击,防御类符篆还是太昂贵了,一场恶战都不知道要消耗多少才够。

一波箭雨虽然绝大多数都被妖鳄那坚不可摧的乌沉黑鳞挡住,特别是妖鳄那身乌沉黑鳞还泛着玄光,有着额外强悍的防御力,然而聚泉岭所铸的羽箭,三棱箭簇都进行特别的处理,钻透力极强,只要妖鳄还有软肋,就不可能毫无顾忌。

就算玄修弟子施展防御术法能将周身遮挡得毫无破绽,但聚泉岭特制的尖锐箭簇,犹能加倍消耗其真元法力。

苏绫就见船头架着一架巨弩式的战械,在铁嘴巨鳄窜上岸的同时,吴蒙等人稳过船身,齐寒江亲自操控弩械,就见一道黑影射出,贴着铁嘴巨鳄的狰狞头颅上空,就散开一面广及数亩的大网罩了下来。

铁嘴巨鳄措不及防,被大网兜了一个结实,疯狂扭动,却被大网越收越紧。

就在苏绫感叹大网怎么也如此结实,就见大网“刺啦”一声就已经被妖鳄撕开一道数米长的大口子。

虽然大网也是用赤髓铜丝编成,但捕网需要有足够柔韧的度,收拢起来又要足够的小,能直接用弩械发射,极细的网线自然远不能跟手指粗细铜索比强韧度,能坚持短短数瞬才被撕开,就已经体现出聚泉岭超凡的炼器能耐了。

然而大网虽然撕开一道口子,铁嘴巨鳄想要挣扎出来却是不易,而且吴蒙也没有指望大网能将妖鳄完全困住。

吴蒙、葛同等十数人的速度皆不慢,趁着铁嘴鳄被大网缠实的数瞬短时,飞扑过去手里的战戟战矛已经不知道往铁嘴鳄侧颊、妖瞳以及下腹软皮等要害处刺捅多少下!

这时候丁爽又指挥诸浆手,划动船桨往聚泉岭东麓的河道里快进,将受创还被破铜网缠住短肢、巨尾的铁嘴鳄拖入相对狭窄的河道。

只要妖鳄无法潜入深水里,吴蒙、葛同等人离开战船从左右围攻上去,就犀利无比。

而近河岸,更是有周景元率百余扈卫簇拥十二架车弩冲下来。

考虑到妖鳄激怒后,有可能撇开陈海他们冲上聚泉岭大肆杀戮,周景元、丁爽等人率百余扈卫在聚泉岭山脚下严阵以待,不给妖鳄有机可趁。

车弩有半人高,架在两轮之上,却由四名壮汉推动着快速移动,车弩已经上满弦,三支寒光闪烁的弩箭仿佛獠牙探出来——车架两侧还各挂着十八支巨箭。

每支弩箭都粗如短枪,箭簇是用精髓淬金铁铸就,再经特别的处理手段淬过火,锋锐无比,五百步内轻易就能破开术法或符篆凝聚的六甲秘盾或两寸厚的精锻铁板,这时候也能从铁嘴鳄相对的软柔下腹射入,再给以致命的重创。

那头妖鳄的体积太庞大,像座小山,五百步范围都不需要刻意的瞄准,窥到机会,三十六支短枪|弩箭就往其腹下软皮射去。

另一头铁嘴鳄也是发了疯想救同伴,与陈海一前一后杀入狭窄的河道……

吴蒙他们不擅长在聚泉湖底湍急的水流里搏杀,此前就没有办法潜入深湖之中,与陈海一起围杀两头铁嘴妖鳄。

这时候一头妖鳄已经被他们杀得没有还手之力,看到另一头妖鳄竟然不知死活的也被陈海诱入狭窄的河道,吴蒙与葛同一左一右,各持寒霜淬金戟逼上来,要与陈海一起联手,斩杀这第二头妖鳄,彻底解决聚泉湖底的湖害。

“这头妖鳄,我来解决!”陈海出声阻止吴蒙、葛同插手,要他们负责解决第一头妖鳄,剩下的这头妖鳄,他还不急着想杀死。

吴蒙、葛同折身再往第一头妖鳄杀去。

妖鳄的生命力太顽强,攻击手段要比明窍境后期的武修差很多,但生命力绝对比明窍境后期的武修强出十数倍、数十倍。

这种妖兽常常是最难用将卒围杀,几乎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差,稍要疏漏,己方就会死伤一片。

吴蒙、葛同还是加入围杀第一头妖鳄的战场,就见这头妖鳄血如浆涌,已经将两三百米的河道染成赤红,却还是奋力的挣扎,苏绫都怀疑两艘看似坚固的运兵船,下一刻就会随时解体,她都只能龙骨在咔咔咔的作响。

周景元、丁爽没有直接冲上去助陈海,这时候则带着人沿河道组成一道封锁线,防备第二头妖鳄冲开陈海的封堵,往河道上游冲过去。

这场恶斗,将聚泉岭东麓的山脚搅得面目全非,河岸边崖岸垮塌、无数巨树摧折,大概是看到同伴已经淹淹一息,没有救出的可能,体型稍小的那头妖鳄横冲直撞再往聚泉湖那边杀去。

陈海虽然强悍,但孤身一人还是没有办法将这头侧颊刺入六棱钩镰枪的妖鳄截住,不过也没有让吴蒙、葛同他们过来相助,而是袖手看着这头妖鳄潜入聚泉湖底。

苏绫完全不知道陈海想干什么,竟然放一头跟聚泉岭结成死仇的妖鳄逃走,飞过去看陈海经此一战,竟也是伤痕累累。

陈海虽然得太尉府赐玄级下品灵甲火云甲,但水火相克,火云甲在湖底发挥不出多大的防护作用。

而其他低级的灵甲防护力有限,还影响在湖底搏杀的灵活性,陈海就索性没有穿护甲,穿一身贴身衣裳入水搏杀,这时候就剩一条内裤都不算完整,胸膛、大腿、胳膊到处都是恐怖的伤痕。

苏绫心里对陈海的怨恨难消,但见陈海如此情景,也知道他开始也是趁两头妖鳄轻敌,才将六棱钩镰枪刺入妖鳄体内,实际真要在水湖恶斗,陈海都未必能其中一头妖鳄的敌手,不然也不会挡不住一头妖鳄突围出去。

真是鲁莽冒险的家伙!怎么就不让两头妖鳄咬死在湖底?

“快将衣裳穿起来!”苏绫见陈海裆下隐约露出来的物什,跟他魁梧的身材一样,都大得惊人,无意识瞥见恨不得将自己的眼珠子挖掉,粉脸红烫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套袍裳给陈海扔过去。

陈海不愿无谓的消耗一丝真元法力,所以从来都不用储物戒,但不管是遇到什么恶战,苏绫都不愿出力,多余的真元法力刚好用来维持储物戒的空间法阵禁制运转。

陈海随决将长袍扎在腰间,第一头妖鳄虽然已经被杀得淹淹一息,但还在挣扎,他要防备第二头妖鳄什么时候再突然杀过来。

“逃走的那头妖鳄已视聚泉岭为死敌,稍恢复气力就会上岸来袭杀人兽,聚泉岭能时时防备这头妖鳄?你这以后还能静心潜修?”苏绫瞥着美眸问道。

“吴蒙、葛同率两百精锐,要是连一头妖鳄都防不住,那真是太无能了,”陈海撇嘴一笑,说道,“待我好好歇两天,再入聚泉湖找这妖鳄再杀一场,感觉甚是痛快!”

陈海有心除了妖鳄,除了聚泉湖里有着难以想象的资源不能浪费不开发,除了要打通聚泉岭与潼北府城的水路联系外,陈海他本人也有心想借聚泉湖底那湍急的水流修悟战戟及武道真意。

不过在聚泉湖底要没有强敌相搏,陈海心想他修悟武道真意就缺少足够的压力。

他们现在已经将一头妖鳄除掉,还留下一头妖鳄也就不会再是什么威胁。

苏绫这才知道陈海放走妖鳄,实是要借这妖鳄锤炼武技,以及借这妖鳄锤炼聚泉岭的防御体系,想及陈海留她性命,也是借自己锤炼他的道心,这时候心里对这妖鳄多少滋生出同病相怜的情绪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六章 斩鳄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