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操训

第一百八十七章 操训

两艘从潼北大仓借过来的运兵船经过这一番折腾,差点就彻底散架了。

高近十米的船体,到处都是因承受不住巨力冲击而崩裂甚至崩断的船板,那些镌刻来加固船体的道篆也破碎不堪。

好在陈海此时是潼北大仓的司丞,就算他直接将这两艘运兵船贪墨下来,这时候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周景元指挥人手,将七零八落的压舱石御掉——正就是这些压舱石,船舱里更是一糟糊涂——准备直接拖上岸修缮整固。

就是为了打开聚泉岭到潼北府的水路以及开发聚泉湖的资源,这才下决心除了妖鳄,之后坚固的战船势不可少。

而且战船由水承载,可以造得比机关战车庞大数十倍,甚至数百倍,才能装备更多的战械;也可以炼入更多的符阵禁制。

周景元这时候已经在考虑要怎么改造这两艘运兵船了,是不打算还给潼北大仓,就当直接战损掉了,过后随便赔三五十副铠甲,将账抹平就可以了。

********************

更多的人,都跑下山来围观被围杀的那头妖鳄。

吴蒙、葛同他们也累得够呛,但还有一头妖鳄逃走,他们还不能放松警惕,就集中在崖岸前服食丹药休整,由曹善组织民勇,将妖鳄拖上去岸。

整头巨鳄长近三十多米,上千民勇才奋力拖上岸,这时候还如泉涌往外汩汩喷血,无数人看着像小山似的巨鳄,以往有山民能远远看到巨鳄在聚泉湖出没的身影,还没有什么感觉,这时候只有目瞪口呆,难以想象如此恐怖的妖兽,是人力所能斩杀。

铁嘴巨鳄是上古异种,铁闸门似的巨颚就长达五六米,最锋利的鳄牙就有十一二岁小孩那么高,闪烁着碜人的寒光。

在湖河恶战时没有觉得有什么,但齐寒江这时候凑过来看,胆大妄为的他都觉得头皮发麻,心想要是在湖中心,两艘战船被这头巨鳄拦腰咬一口,船体必然会被咬碎。

两艘运兵船毕竟不是正式的精锐战舰,防御力还是有限。

这头妖鳄还是蠢,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机会攻击两艘运兵船,不然在聚泉湖上还真难分胜负啊。

当然也可能是赤髓铜索令妖鳄错估了两艘运兵船的坚固程度。

“我就要一颗鳄牙留作纪念,待我老了,让拿出来给儿孙看,他们爷爷当年有多风光啊。”

看到陈海走过来,齐寒江无耻的先讨要战利品。

这头妖鳄,有鳄牙百余枚,长的五六尺,短的也有两尺多,即便不炼入法阵禁制,所磨制的鳄牙剑也是不弱的玄兵。

磨制鳄牙剑,倒不是什么精细活,主要是费工夫。

陈海也不能占用匠师的时间,除了四颗主牙要周景元收入库房,其他鳄牙给参加此战的精锐扈卫,一人分一颗当作纪念,让大家自己去磨制鳄牙剑,而等他们什么时候需要将鳄牙剑炼制成灵剑,到时候再分开来请炼器师帮助即可。

陈海这话一出,齐寒江就迫不及待的要将陈海那柄斩狼剑借过去,不然他们可没有办法将鳄牙从牙龈骨上切下来。

这头妖鳄除了牙骨以及一身刀枪不入的鳞皮外,就是心尖血最为珍贵,通脉丹就是采集这样的妖心血炼制而成。

这时候燕州的人类繁衍昌盛,宗门、宗阀势力发展强大,荒山野岭里能成气候的妖兽极少,这也造成通脉丹的稀缺跟昂贵——其他用妖兽牙骨鳞皮制成的宝甲灵剑以及其他法宝,数量都很稀微,跟妖兽满地跑、到处都能捡到炼制天器、地器的天才地宝的上古时代,根本就不好比。

陈海随龙帝苍禹进入燕州,潜心苦修也有几年了,但也就有两次斩杀妖兽的机会,便是这两次斩杀妖兽的机会,所获都极丰。

前次主要是玉龙山位于武威军与鹤翔军的两股势力的缓冲区域,才有妖蟒能蛰伏百年修成气候;而这次也是亏得秦潼山宗阀、宗门势力不盛,不然聚泉湖里的妖鳄,也根本不会落到他们手里。

聚泉岭没有炼丹师,但妖心血采集等基本手法,周景元他们还是清楚的。

待陈海用斩狼剑剖开妖鳄的腹皮,周景元采集了好几葫芦的妖心血,要是嫌妖心血送回河西太麻烦,也可以直接拿去跟屠氏、樊氏交换灵丹、灵药——这时候大家还处在蜜月期,屠氏、樊氏跟聚泉岭这边交易资源,甚至要比河西更加慷慨。

妖鳄的肉既韧又老,却相当滋补,但只能用土法花费十几天的工夫慢慢熬制药膳,而那张展开巨大的鳄皮以及坚如金铁的鳄骨,却是聚泉岭铸造场就能用得上极品材料……

************************

接下来的日子,周景元就带着上百匠师、匠工在山脚下肢解妖鳄,另一头妖鳄稍稍恢复气力就会上岸疯狂的寻仇。

吴蒙、葛同率领两百多精锐随扈,要是结阵自然能将那头妖鳄打出屎,但这头妖鳄虽然想疯狂报复聚泉岭,但毕竟已生狡慧,而聚泉岭的范围还是太大,两三百人怎么可能将二三十里方圆的聚泉岭守得滴水不漏?

为了防止妖鳄突袭山岭、吞食人兽,吴蒙、葛同他们是费尽了心机,山前山后疲于奔命,才勉强守住不多的核心区域,但更多的地方则是被妖鳄搞得面目全非、一片狼籍。

不过对绝大精锐扈卫而言,每天放开肚子吃着妖鳄血肉熬制的药膳,再痛快淋漓的大战一场,能感觉到气力几乎每天都在增长,能感觉到武技每天都能得到锤炼。

十步断水斩以及诸多武道秘形组成的玄功绝学,其中的种种精髓,对绝大多数的武修而言,都非要在这种恶战中才能一点点的体会。

这头恨不得将聚泉岭都吞噬的妖鳄,实是吴蒙、葛同他们锤炼武技、修悟武道的最佳陪练;这时候就算有明窍境巅峰的强者愿意陪他们玩,也没有如此恐怖的持续力。

周景元就苦逼了。

除了铸造场及东麓山脚是重点守御地点外,其他的事务都被迫停下来;山岭前后一些能砍伐用于造船造车的参天巨树被摧毁太多,也有大量的屋舍被摧毁;更为恐怖的是这样的恶战几乎没有一天或断,两百多精锐扈从每天的消耗都要让周景元恨不得将舌头咬断掉。

周景元每天都苦求陈海,不能再这么玩了,再这么玩下去,他们就要先破产了,斩杀妖鳄所得,很快就要抵消不了消耗了。

每天都有三五十杆淬金戟折断,每天都有三五十副淬鳞铠打成稀烂,淬金弩箭消耗更是不计其数,除了这些,两百多人每天消耗的丹药、伤药也是天文数字。

陈海却是无动于衷,铸造场这段时间为西园军供应甲械,有一些积蓄,哪怕都消耗掉也是值得的。

沈坤、齐寒江、丁爽、周景元等人的资质及悟性都不差,只是踏入辟灵境的时机太晚了,踏入辟灵境也是用丹药强行开辟的灵海秘宫。而其他的精锐扈兵底子都不差,有江洋大盗、有池山城的武官,有追随舅父陈烈多年的老卒,但这时候他们的筋骨已老,再想进步,实要比二十岁左右通玄境、辟灵境弟子困难数倍、十数倍。

除了沈秀、周轻云等年轻一代,绝大多数随扈都是这种情形,修为进一步的提升潜力极为有限。

换作其他宗阀、宗门,控制数百万甚至数千万人丁,有的是资质优异的少童可以选拔出来培养,自然不会有限的人身上下血本,但陈海手下就这么点忠心耿耿的精锐,聚泉岭聚集的宗族就只有三五千人,顶天有三五十资质尚可的童子可以选拔出来作为后备培养。

这时候怎么办?

那就不惜成本。

这样的恶战,消耗是恐怖的,但能从根本将每一名将卒的战斗本能从骨子里激发出来。在真正忘情的撕杀之中,不仅能更彻底的参悟武道真意,而摧动精气真元就已经不是洗炼主气脉了,甚至对精筋皮肉乃至五脏六腑都会有一点点渗透式的洗炼。

这时候沈坤、齐寒江他们已老的筋骨,就会获得脱胎换骨、洗髓换脉般的惊人变化。陈海在他们身上投入的资源,都相当于他们每人服用一枚龙虎伐脉丹以改善资质。

陈海没有其他选择,他这时候只有吴蒙、齐寒江等两百嫡系能依赖,不将资源投在他们的身上,难道积累起来,等哪天被董氏或者英王赢述抄老底?

陈海这时候将融入十步断水斩、虎距、反袖杀、斩云、云流等武道秘形所创的破杀战戟诀,分不同的层次传给吴蒙、葛同、齐寒江、丁爽、沈坤等人,但绝学传是传了,他们能不能真正接触到武道真意层次,还是要他们在不尽的杀戮与恶战一点点的去参悟、去磨砺。

陈海能掌握碎裂、逆流、云流真意,或许天赋过人,或许蛇镯及傀儡分身是堪比天器法宝层次的存在,但也与他在血云荒地无时无刻的搏杀罗刹魔,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初时的措手不及跟慌乱,渐渐演变成吴蒙、葛同、沈坤、齐寒江、丁爽各率一队精锐扈兵都能有效拦截妖鳄的突袭,发生这样的质变也就短短一个半月而已。

很多人看似修为境界没有提升,但都能感受到心境及肉身有更深层次的蜕变。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七章 操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