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湖泥砂矿

第一百八十八章 湖泥砂矿

这次随沈坤支援聚泉岭,有沈秀、周轻云等十数少年弟子,他们年纪轻轻,此前都在黄龙渊道院修炼,十六七岁就修炼到通玄境中后期,甚至已踏入辟灵境,难免会有站在芸芸众生之上的心高气傲,但经过一个多月的磨励,都成熟了许多。

他们这时候知道,既然是同境界的武修,实力依旧有着天差地别的差别,沈秀、周轻云虽然都踏入辟灵境,依旧不是那些通玄境老卒的敌手。即便一对一能胜,老卒联手的经验就太丰富了,在变幻莫测的激战依旧能给他们丰富的经验教训。

当然,沈秀、周轻云参与到与妖鳄的实战演练之中,成长也是极其迅速。

这期间,陈海每隔两三天,恢复真元气力后也会潜入湖底与妖鳄大战一番,但聚泉岭内的防御、警戒,他则完全不插手,都交给吴蒙、葛同他们负责练兵。

这种生活,即便是苏绫都觉得够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吴蒙、葛同所布防的警戒线出了漏子,直接让妖鳄杀入寨子里才有反应,那么多的凡夫族人,必然会出现不小的死伤。

到最后,周景元拿着陈海的名义,跟屠氏、樊氏在潼北府的代言人无法再借到丹药时,这场练兵才算终结掉,陈海亲自潜入湖底,将近三十米的妖鳄尸骸拖到湖边。

即便这段时间来,这头妖鳄已经被陈海及两百多精锐扈卫折腾得精疲力竭、伤痕累累,陈海能在湖底斩杀妖鳄,还是令苏绫难以相信所看到这一幕。

同时辟灵境后期修为,陈海真的要超越吴蒙、葛同他们这么多吗?

难道这才是西北域闱选第一的真正实力吗?

她贴身侍候陈海,陈海入湖底与妖鳄恶战,她就在岸边帮着捧衣甲等候,知道陈海都没有借助法宝,仅仅是凭借那杆寒霜淬金戟,激战两天两夜,才将妖鳄最后斩杀。

妖鳄的生命力有多顽强,大家都有目共同,陈海的气力能持续两天两夜,他还算是人吗?

服用蛟髓丹有如此的神异,陈海的肉身气力真能与蛟龙相提并论?

苏绫却是不知,五十多天里陈海与这头妖鳄大小近二十战,也就是在第十九次潜入湖底之时,他已经掌握完整的逆流真意,即便是在暗流湍急的湖底,面对凶残的妖鳄,也已经拥有碾压性的优势。

然而周景元是欲哭无泪,要不是陈海此时是潼北大仓的司丞,可以支借大量的资源,聚泉岭早就撑不下去破产了,从两头妖鳄尸骸上收获的极珍材料,都未必能弥补这持续近两个月的消耗。

聚泉岭此时拖欠屠氏、樊氏大量的丹药,还额外从潼北大仓支借六百支淬金戟、两百副淬鳞甲及两艘运兵船都差不多损耗尽了,还需要他们一点点的将帐给抹平……

陈海却不以为意,资源开发出来,就是要用的;也唯有用下去,才能化为无形的实力。

这一战,斩杀的两头妖鳄,能采集的材料顶多弥补消耗,甚至还有所亏欠,但除了两百扈卫无论是个人还是战阵实力都要实质性的跨越。

而就其他所得的资源而言,更是绝对是值得的。

斩杀妖鳄,聚泉湖无妖兽掀风作浪,就彻底打通与潼北府的水路联络,方便大宗物资的运输。

这时候聚泉岭附近乃至聚泉岭以西山岭里的矿石、木材、桐油、树胶、药材等物产都能大规模运到潼北府,也能从山外运入大量的粮食、常规铁器、瓷器等等。

这种大宗的物资交换一旦展开,聚泉岭以及以西的山地里,才能安置、繁衍更多的凡民。

斩杀妖鳄后,除了能开僻渔港,捕猎鱼兽外,沿湖以及诸多支流的两岸筑造湖堤、河堤,还能开垦出大量的粮田来,这时候就能将山外数以万计的饥民,引导到聚泉岭来安置。以前聚泉湖周围有大量的湖滨、河谷滩地得不到开垦,就是因为妖鳄作怪,更不要说下湖捕渔了。

而聚泉岭想更大规模开发秦潼山西麓的资源,缺不了大量人力的支撑。

就像一座大型的矿场,就需要三四千青壮劳力,现在聚泉岭连老弱妇孺都算在内,就只有三四千人,哪里有那么多的青壮劳力可用?

潼河上游的山岭,不少都是富蕴金铁的矿脉区域,但这些山岭都陆续被其他宗阀势力分割了,陈海也没有办法伸手去那里开采矿料。

然而数百年日积月累,这些深山里的矿岩受岁月侵蚀,风化成细碎的砂砾,随溪流而下,最终会有大量密度相对较高的金铁矿砂,随着潼河水流入聚泉湖,而在地形错综复杂的湖底淤泥里积存下来。

而这些湖泥实际就是更容易采集的砂矿原料;甚至还有很多天然的奇珍金铁就沉淀在湖底,等着聚泉岭众人去开采。

秦潼山西麓的深山老林,资源虽然更富足,但道路不通,人力稀缺,很多资源是无法开发的,但聚泉湖这座宝库就在大家的眼鼻子底下。

***********************

一艘运兵船经过简单的改造,就变成一艘采砂船,很快就将一船富含金铁矿砂的湖泥矿砂挖上来,经过前期数道工序的洗滤,就直接送入炼炉。

由于湖泥矿砂的成份太复杂了,比普通铁铜的冶炼难太多,炼炉甚至需要炼入大型的集焰符阵,大幅提高炼焰的温度后才能将矿砂烧熔化掉。

要是所炼出的仅仅是普通铁料,那成本就太高贵了,但恰恰是湖泥矿砂的成份太复杂,出炉所得就是淬金铁。

由于潼河上流溪源所流经的矿脉都是固定的,湖泥矿砂成份虽然复杂,却又十分的稳定,所出淬金铁的成份也极其稳定。

看着一炉淬金铁料直接浇铸成形,然而反复锻打,使内部成分分布均匀,周景元摸着那些未经打磨但已经模样的淬金戟、淬金矛以及淬鳞甲片,都激动要流出泪水来。

他们这里,淬金铁的冶炼,成本是要比普通铁料高出十数倍,但却又不到宗阀、宗门以渗炼之法所得淬金铁代价的四分之一。

聚泉湖末端湖底所积存的富矿湖泥,他们就是用一百年都不会用尽,这是何等恐怖的一笔财富?

这时候周景元才确信陈海选择聚泉岭,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打开始就是奔这湖泥矿砂而来——那两头妖鳄,哪里有资格能跟这满坑满谷的湖泥矿砂相提并论。

只是他不知道,陈海怎么就知道这湖泥矿砂是如此的珍贵?

陈海自然不会跟别人解释冲积砂矿的形成原理,这在地球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初高中地理就会有学,但在燕州却是无人知晓、或仅为极少数宗阀所垄断的勘地奇学。

当然了,聚泉湖能有砂矿富集,上游一定是存在大量的金铁矿脉,只是大自然鬼斧神工,将金铁矿砂聚集到聚泉湖而已。

周景元太清楚他们能在聚泉岭大规模冶炼淬金铁的意义了。

淬金铁相比较普通的精锻铁,各方面的性能都有飞跃性的提升。

玄修护身法术或法宝、灵甲,防御力并非无限,只是普通的铁箭,钻透力有限,非要百张弓弩齐射,形成压制性箭雨,才能在近距离内对黄级防护灵甲、护盾形成威胁。

而淬金铁所铸的淬金箭,穿透力则是普通铁箭的七八倍;要是镌刻能提升穿透力的道篆,威力更强。

精锻铁所造的铁臂弓,仅能射三四百步;而陈海此前用淬金铁所造的两把淬金铁臂弓,射出一千五百步,箭势稍无衰减。

要是换成大型的床弩、车弩,更是有穿山破壁之威。

同时,淬金戟是辟灵境乃至明窍境武修都会用的战兵;而用淬金铁所铸的淬金盾、淬鳞甲片,防护力也远非普通精锻铁甲片、铁盾能及。

只是淬金铁产量太稀微了,陈海配合厉向海杀出玉龙山,立下首功,才得赐一副淬金戟、淬金鳞甲;而即便到这时,聚泉岭两百精锐,都无法做到人手一副淬金兵甲。

却因为与妖鳄持续近两个月的恶斗,损毁五百多副从潼北大仓支借来的淬金兵甲,也难怪周景元急得要上吊。

现在好了,不愁没有足够的淬金铁去修复这些兵甲了,而能大量冶炼淬金铁后,聚泉岭就能造出真正能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机关战车及其他战械。

用精锻铁板所造的车体,笨重无比,防御力也差,都换淬金铁,车身减重一半以上,而防护力则能提升五六倍。

此时的聚泉岭铸造场,主要还是为潼北大仓修造兵甲,但由太尉府或西园军总管府拔给的修造材料,精锻铁与玄铁、黑砂金、赤髓铜等奇珍金铁都是分开来的,送到聚泉岭这边自行以渗铸之势炼成淬金铁。

这时候,聚泉岭能大规模炼出淬金铁,精锻铁倒也罢了,太尉府及西园军总管府拔给玄铁、黑砂金、赤髓铜等奇珍金铁就可以一点点的积存下来,到时候就可以铸造威力更强、穿透力令道丹境强者都心惊胆跳的破甲箭。

破甲箭的铸造,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但拳头大小的玄胎精铁或黑砂金,掺入其他材料,都足以炼制一柄黄级上品灵剑了,却只能铸造两三支破甲箭,燕州有哪家宗门舍得大规模铸造破甲箭?

陈海得太尉府所赐的斩狼剑,是玄级下品玄兵,所用黑钢铸材里真正的黑砂金成份,也就够铸十数支破甲箭而已。

聚泉岭此时垄断西园军的兵甲供应,哪怕太尉府及西园军总管府每年尽供应很少量的奇珍金铁,但积少成多,每年也能够铸造一批破甲箭了。

周景元盘算着,后山这边一定都要划为禁地,所有无关人等一律禁止出入。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八十八章 湖泥砂矿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