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两百四十九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第两百四十九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深夜,幻空山脉偏隅一角。

聂天静坐着,以碎星决上篇牵引星辰之光的秘术,来汇聚九天星辰之力,将其炼入灵海内的星辰漩涡,化为一滴滴星液。

一只天眼,高高悬浮在半空中,帮助他查探周边的迹象,以免有灵兽和炼气士靠近。

炼化星辰之力,似乎不需要他集中所有的‘精’神,当一切步入正轨,一点点星辰之光穿透那青‘玉’环的光幕,洒落到他身上时,他开始分心去感悟碎星决的上篇。

他的一缕‘精’神意识,游弋在‘胸’口的那个六芒星印记内,旋即看到一个个排列的井然有序太古文字。

“咦!”

只看了一眼,他就注意到,在碎星决的上篇,本来存在着的,那个牵引星辰之光修炼的太古文字,竟然已消失不见。

那一篇法决,修炼星力,也是最基础的碎星决,已经被他给领悟透彻。

他能牵引星辰之力,所依仗的,就是那一篇法决。

他忽然生出一种明悟,碎星决上篇众多的太古文字,记载着的几种法决,只要领悟了一种,记录那法决的太古文字,就会渐渐消失。

根据华暮的说法,他只有将两个碎星印记,都给炼化以后,他才能光明正大地走出来。

他之前一直不明白,那碎星印记究竟该如何炼化,如今注意到一篇法决的消失,他渐渐把握了方向。

只要将碎星印记内,那碎星决上篇记载的种种法决和秘术,都给领悟了,所有烙印在六芒星印记的太古符文就会一一消失。

那时,也就意味着他和一个碎星印记融合为一了。

他的‘精’神意识,在记载着碎星决上篇的六芒星印记内活动着,去看后面的一篇篇法决。

他很快就明白,除了基础的牵引星辰之光的法决外,碎星决的上篇,还包括另外三种奇妙的法决。

那三种法决,分别为星动、星烁和星落。

三种法决,都是借助于星辰漩涡内的星液催动,星动是一种强大的攻击法决,星烁则是极速移形换位的秘术,至于星落,则是引动虚空星辰,能将域外飞逝的流星给强行改变方向,从而随心攻击目标的毁灭‘性’法决!

星动、星烁、星落,依赖的都是星液,以他炼化的星辰之力为力量源泉驱动。

他的‘精’神意识,只大致查探了一番那三篇法决,知道了三篇法决的强悍之处,但却没有真正去领悟修习。

“中篇呢……”

心神一动,他的一缕‘精’神意识,又飞向另外一个碎星印记,去查探碎星决中篇记载的秘术。

这时,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他的‘精’力有些不济了。

他旋即明白,以‘精’神意识去窥探碎星决内的一个个太古文字,只是大概地去看星动、星烁和星落的奇妙,就耗去了他不菲的‘精’神力。

但他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坚持着,想看看碎星决的中篇,究竟记载着何等奇妙。

“咻咻!”

就在此时,他的灵魂识海内,七颗碎星骤然闪烁。

一缕缕来自于碎星内的灵魂之力,‘混’杂在他的‘精’神力当中,一同逸入另一个六芒星的印记。

“必须要借助于灵魂力!要‘混’入七颗碎星的力量,才能查阅碎星决的中篇!”

聂天瞬间反应过来,他那‘混’入七颗碎星魂力的‘精’神力,在烙印着碎星决中篇的六芒星印记内,只匆匆游动了一下,就急忙收回。

‘精’神力耗费太多的疲惫感,散逸到全身,让他心神有些恍惚,‘精’神明显不太振奋。

他牵引星辰之光的效率,也因此受到了影响,点点星光洒落的时候,他炼化为星液的速度,明显迟缓下来。

但,通过先前一番的查探,他已经知道碎星决的中篇,记载着什么了。

那是几种修炼灵魂,动用灵魂力,或攻击、或防御、或沟通器魂的法决秘术!

他只是在其中惊鸿一瞥,只看到一种名为星链的灵魂秘术,还没有仔细解析其奥妙,就感觉辛辛苦苦凝炼的魂力都消耗了不少,只能匆忙退回。

“碎星决上篇,凝炼星辰漩涡,修炼星力,炼化星液,以星辰之力形成种种法决。”

“碎星决中篇,则是炼魂秘术,修炼星魂,以灵魂为力量,缔结种种奇妙法决!”

这一次耗费‘精’神和几丝魂力的查探,让他对于碎星决的上篇和中篇,终于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他也渐渐明白,所谓的炼化碎星印记,就是要领悟碎星决的上篇和中篇。

他每领悟一种法决,记载那一种法决的太古文字,就会在碎星印记内消失。

待到两个六芒星形状的碎星印记,里面再没有一个太古文字存在,也意味着碎星印记被其炼化,碎星决的上篇和中篇,已深深烙印在他的灵魂记忆深处,永不会泯灭。

那时,玄天域的天宫,也无法强行将两个碎星印记,从其身体内剥离出来。

……

同一时间,离天域。

一座狱府境内的高峰上,天宫的宁央神‘sè’晦暗,从修炼中醒来,疲惫地看着魔气的弥漫。

“你来了?有消息没?”宁央无‘精’打采地问道。

一袭白衣的苏琳,犹如从月亮上走下的仙子,在清冷月光中飘然如仙。

苏琳到了宁央身旁,轻轻摇头,“一点消息都没有,离天域各宗的人,找遍了整个离天域,都没有找到那个聂天。这段日子,我让宗‘门’的一些师兄弟,也帮忙打听了,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关于此人的消息。”

“这聂天,就像是凭空失踪了,也不知去了何处。”

宁央叹息一声,“一日找不到聂天,我们就一日不能回宗‘门’。宗‘门’的几个师叔,已悄悄派人告诉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我们天宫附近的那个空间缝隙,也在持续泄‘露’着魔气。再这样下去,不用十年,我们天宫都要被迫迁宗了。”

苏琳犹豫了一下,道:“你获得的那个碎星印记,有没有参悟透?”

此言一出,宁央俊俏的脸上,突显一丝狰狞。

他像是一头困兽般,低低咆哮了一声,并发泄般的,一拳狠狠地轰落在地。

“喀喀!”

以他的拳头为中心,峰顶百米范围的坚硬石地,慢慢显现出一道道细密裂痕。

山峰边沿的石块,则是纷纷向山涧坠落,许久后才传来轻不可闻地轰落声。

“我从碎星古殿获取的星魂力,已经在那碎星印记内耗尽,我所看到的,仅仅只是……”宁央深吸一口气,烦躁地摇了摇头,道:“我看不真切,但我却知道,碎星决的下篇,乃是筑域之术!”

“筑域之术?!”苏琳骇然,“是虚域、圣域和神域境的至强者,才能感悟修习的筑域之术?”

宁央颓丧地点头,恨恨然地说道:“这该死的碎星决,是需要循序渐进一步步修炼的,只有领悟了碎星决上篇和中篇,先修习凝炼星辰漩涡法决,然后以中篇修炼星魂,最后才能在灵境巅峰时,进行筑域之术的修炼!”

“我没有得到碎星决的中篇,我不能凝结星魂之力。我在碎星古殿得到的点点星魂,已经全部消耗在碎星印记内,我没办法再次凝聚星魂。”

“可即便能凝炼星魂,我也没办法去领悟筑域之术,这碎星决的下篇,我得到了却无法修炼。”

苏琳‘弄’清楚其中奥妙后,同情地看着他,安慰道:“小师叔,你也不用太着急,等找到那个聂天,将他的两个碎星印记剥夺了,都归于你了。那时,你就可以通过碎星决的上篇和中篇,一步步修炼下去了。”

话到这儿,苏琳一脸‘艳’羡地说道:“拥有筑域之术的整套法决,应该是贯通到虚域、圣域和神域,这样的神奇法决,也只有消逝的碎星古殿才能持有,就连我们天宫,也只是一步步‘摸’索着……”

“我担心的是,那聂天会炼化两个碎星印记,将碎星决的上篇和中篇参透。”宁央脸‘sè’‘yīn’沉如水,“到了那时,就算是宫主,也没有能力强行将那两个碎星印记,从他体内剥离出来。”

“他能融合碎星印记,而我却不能,那时候,我得到的这一个碎星印记,恐怕会被强行剥离出来让给他!”

想到这儿,宁央几乎已压抑不住内心的狂躁。

苏琳仔细一想,脸‘sè’也变了,道:“小师叔,我再想想办法,我拜托一些人,去陨星之地其它几域找找看。”

话罢,苏琳又匆匆离去。

她远去以后,宁央终于爆发,一边仰天嘶吼着聂天的名字,一边将山顶能看到的一切,都给砸成了粉碎。

……

(本章完)

看网友对 第两百四十九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