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黄麋原

第一百九十八章 黄麋原

当一方做好充分的准备,在这么近的距离,另一方是无法随便撤出战场的,何况虎贲军绝大多数将领都不赞同撤退。

不管是英王赢述包藏祸心,抑或是文勃源、樊春确实愚蠢到极点没有发觉秦潼叛军的异动,但没有一人,会认为数十万秦潼叛军主力翻越数千里绵延的重重绝岭之后,还能不崩溃,还能保持多强的战力。

为了翻越秦潼山东麓的重重绝岭,虎贲军甚至都认为这部分叛军,极可能将沉重的兵甲都丢弃掉了。

此前退入巨鹿岭的三五十万叛军,这一年来被他们撵着屁股狠打猛揍,屠灭近百万叛匪,早就证明是一群乌合之众,现在就算是再增加三五十万的乌合之众,又有什么能令人畏惧的?

而此时还仅仅是怀疑英王赢述包藏祸心,并无证据在手,就连太子殿下都没有下决心,十五万虎贲军精锐没有太尉府的调令,不战就突然撤回武胜关,除了摊牌,是没有其他退路的——要是摊错牌了呢?

击溃叛军主力后,十五万虎贲军就是名正言顺的班师回朝。

不管怎么说,大战一触即发,已经势难避免,而且就虎贲军而言,也不再希望战事继续拖延下去。一部接一部的虎贲军战卒,很快调到黄麋河南岸,不管叛军出不出山,都要坚决的发动攻势。

很快,一部接一部的黑巾兵精锐手持盾戟,也往既定的战场推进,宁致泽、宁成志等宁氏核心人物远远看了,也暗暗心惊。

杀伐意志太强盛了,即便相距数十里,但黑巾兵杀伐意志所汇聚而成的杀伐兵气,隐约予宁致泽等人有神魂被割刺之感,黑巾兵战阵的上空,更是风云卷云,一团团雷煞密云滚动,一道道的电弧雷光仿佛龙蛇游动……

杀伐兵气不仅仅是震动方圆数百里的天地元气,还引发这样的雷云异相,眼前这支黑巾兵明明是一支已然成形的虎狼之师啊!

虎贲军明窍境修为以上的将领是多,但天地元气都被双方战阵所凝聚的杀伐兵气锁住,明窍境以上的强者,根本就无法借御天地元气施展大神通,实力就不比辟灵境玄修弟子强出多少。

宁致泽、宁成志这样的道丹境后期乃至巅峰期强者,这时候神识延伸出去,只觉四周的天地元气狂乱就像是彻底狂暴起来的波澜惊浪,将他们的神识撕成粉碎,根本就不要想能控制四周的天地元气。

众人心里深深震惊,他们中很多人都是首次遇到能与虎贲军精锐匹敌的虎狼之师,心里皆想,难怪说道胎境天榜强者,在真正的虎狼之师面前,所能发挥的作用也极有限。

事实上,很多地级、天级法宝这时候也根本无法发挥作用。

宁氏将领以往还担心叛军会暗中部署天罡雷狱阵,现在倒好,就算叛军已经瞒过他们的侦查,在黄麋河南岸布下天罡雷狱阵,也会因为天地元息被双方的杀伐兵气彻底搅乱,而无法发挥作用。

所有借天地元气施展大神通的顶级法宝,这时候都不会比普通法宝强出多少。

怎么会是这样?

怎么会是这样?

宁致泽在地榜之中,也算是最顶尖的人物,这时候都难以想象眼前的这一切。

这时候是确认有数十万流民叛军翻越秦潼山重重绝岭,但这些流民叛军从肉身到意志不应该都被摧毁才对吗?

这些头包黑巾的贼兵,怎么可能有如此之强的斗志?这些贼兵虽然说体形瘦弱,经历艰苦到极致的跋涉后,肉身才修养了一个月,还不可能完全恢复,但为什么会予人坚不可摧的强悍之感?

而黑巾贼兵里的精锐数量又为何如此之多?宁致泽粗粗估算,黑巾贼兵阵列里,修成灵脉的通玄境武卒,差不多占到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的比例,这个比例已经不比虎贲军将卒稍低了。

四到六万名通玄境悍卒!

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数字,赤眉教暗中培养两三千精锐教众,就已经够令人震惊,但过去并没有大片的固定势力范围,甚至连山门都杳无踪迹,如何培养出如此规模的悍卒,而天下皆无所知?

黑巾兵以一万人为一阵,十二万人、十二座战阵分三列四纵缓缓往既定的战场移进,仿佛十二座黑sè的雄峙山岳在一尺尺的前进,气势压得诸多虎贲军将领都喘不过气来。

此外,还有近二十万流民军将卒,组成散乱的阵列,从黑巾兵的两翼进入战场。

这是真正要决一生死了啊。

宁致泽心里暗叹。

“诸将奋勇,屠灭叛匪,班师回朝之日,便是功成名就之时!”那员青年将领看其他将领的意志一时间竟然都受到叛军的气势压制,振臂大喝道。

诸将纷纷回过神来,想想也是,那些流民乌合之众是不值得一哂,叛军拥有十二万虎狼之师,确实是极震憾人心,但他们这边的虎贲精锐则多达十六万之多,兵力更占优势不多,而更大的优势则在兵甲战械上。

十二万黑巾兵主要是装备盾戟的步卒,远远看去,这些盾戟主要是精锻铁所造,并没有太精良的兵甲,应该是他们从歼灭的那部分西园军手里夺得,但骑兵极少,即便还有三四千骑卒分散在两翼,也都是普通的马区。

叛军虽然造出一批木厢车,由兵卒推着往前移动,但这些木厢车远看结构强度,就知道与虎贲军配备的轻型战阵是根本无法相比并论的。

叛军里有弓弩,但大型弓弩极少,这也是跟虎贲军无法相提并论的。

此外,虎贲军基层的精锐武官都配备大量的杀伤性或防御符篆,相必叛军也不会弥补这样的劣势。

说实话,虎卉军及宁氏诸将,虽然有些被叛军的强盛吓到了,但也绝不会认为他们会输掉此战,最后的结果,只可能说他们为此此胜捷付出的代价稍稍要比想象中大一些。

看到黑巾贼兵已经正式进入战场,诸将都纷纷策马驰回本阵;宁致泽也将两队重甲骑营从后面调过来,安排在中军的侧前翼待命,待前阵接触,他就准备用重甲骑从侧翼冲击叛军的战阵。

这些重甲骑,人马皆披重铠,总重超过两千斤,高速移动起来,气势极盛,除非用大量的战阵环结坚墙,普通的战阵根本无法抵挡数千重甲骑的冲击。

宁致泽也决定,将更多的防御战阵调到前阵前,他们的兵甲战械是更精良,精锐战卒数量也更多,但他担心虎贲军将卒未必能有叛军黑巾兵那么旺盛的斗志,一旦出现大规模的伤亡,是否还能维持士气,很多事情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一个娇小的身影,仿佛鬼魅般出现在宁致泽、宁成志及青年将领的身后。

“蝉儿,你怎么也过来了?”青年将领看到此人的出现,眼瞳闪烁着迷恋的光芒,欣喜的问道,“你修为又进了一步啊,已经远远将我摔在后面了,你要是真成在一两年内修成道丹,可是燕州千年不出的修炼天才啊!”

宁致泽回头看了一身,想问宁蝉儿为何突然到军中来。

这时候突然有人指着前方说道:“贼兵推进的那些车,怎么会有烟冒出来?”

一直关注战场动向的宁致泽,也注意到这一点,岔开心神,传令要前部战卒小心叛军有可能会将烧着的擂木掷到战阵里来。

而在两军前锋正式接战时,看到一蓬蓬炽红烧熔化的铁汁,从叛军这些简陋战车后泼洒出来时,泼洒向二三十米外的己军阵列,宁致泽脸皮都要抽搐起来,他都能清晰的听见己方将卒被铁汁浇洒后发出的惨叫……

这些烧熔的铁汁穿透性不强,但一团铁汁泼洒开来成千上万,那些一次能防御成千上万箭雨覆盖的中高级符篆,这时候就显得很无力,几乎抵挡两三团铁汁就被废掉,只能眼睁睁看着一蓬蓬炽热烧熔的铁汁,仿佛暴雨般往己方阵列倾泄过来。

这些铁汁,还掺杂了人畜的粪便。

虎贲军的将领这一刻是暴跳如雷,知道将卒被铁汁泼溅到,主要还是小范围的灼伤,虽然被搞得有些狼狈、混乱,但还不至于立时丧失战斗力。

而人畜粪便的混杂在铁汁里,灼伤不能悉心处理,很容易感染。

叛军太yīn毒了。

乐毅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命令身后十数袒胸露乳的悍卒擂鼓不停,激烈正面战场上已经与敌接战的黑巾兵,继续坚定不移的往前推进。

如果正面无法突破,他们此战非但无法获胜,很可能还会全军覆灭,毕竟双方还是有实力上的差距,己方唯一可用的,就是黑巾兵决死不息的意志,这意志是翻越重重绝岭磨砺出来的,是在无数生死关头磨砺出来的。

乐毅他本人不再压制自己的修为后,也是在这生死途中,接连突破瓶颈,此时已经踏入明窍境中期,此时正代替天师巩梁、巩宝,承担起指挥全军作战的职责。

乐毅同时也注意到虎贲军有两队重甲骑从后面调上来了,便下令暗藏阵中的十数辆辎重车往两翼推进,将大量的地铁、六角铁荆棘抛洒到本阵的两翼,在侧翼形成两三里宽阔的隔离带。

不过这些障碍物还远远不足以抵挡重甲骑的包抄,乐毅安排更多的戟兵到侧翼布阵:最外围的将卒,所持皆是超过一丈长的锋利长矛,尾端设有支架,深深斜插在石地里,形成数排往外斜指的密集长矛阵,准备应对重甲骑的快速突冲,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将敌骑的冲刺速度给减下来。

而在长矛阵之后,才是诸将卒持大盾结阵,当然也少不了一支支锋利的长戟、长矛支伸出去……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八章 黄麋原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