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187 彻底撕破脸

187 彻底撕破脸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宋光头的瞬间,我一肚子火都上来了,我能有现在的悲惨处境,全是拜这个卑鄙的家伙所赐。我已经足够小心翼翼,可还是踩进他早早布好的陷阱,要不是卷毛男和他爹帮我,我估计我都要撑不下去了。

而他现在,竟然还有脸笑,一张脸跟老化了的柿子皮似的,让我恨不得在他脸上狠狠捶上两拳。可我要揍他,总得有个理由,我俩在罗城道上都算名人,而且他比我更加有名。之前我进来的时候只有几个人认识我,现在他进来了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还有好几个吓得差点翻一跟头,那架势就跟看到皇帝似的。

人人都知,我是他手底下的,现在我要揍他,总不能说“你为什么举报我”吧,就我现在所处的这个环境,随便说句话都有可能坏事。我告诉自己要忍耐、要忍耐,甭管什么事都等出去再说,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说宋叔,你来了!

以宋光头在罗城的本事和地位,轻易不会被警察抓的,被抓也不可能关到这来,所以他明显是来探望我的。宋光头也点点头,拍拍我的肩膀,把头侧了过来,小声说道:“放心,我正在想办法捞你!”

宋光头这话放到以前还能骗骗我,现在只让我觉得心里反感,不过跟他在一起后,我的演技倒是大大提高了,也学会了表里不一、两面三刀,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修行。于是我也诚恳地看着他,说叔,麻烦你了!

这时候,左右上来不少人和宋光头打招呼,似乎人人都以认识宋光头为荣。宋光头的态度和我截然相反,他一点都不冷漠,也和这些人笑呵呵的,虽然他可能一个都不认识。这就和我不一样了,我还处在需要靠狠来立威的阶段,可他即便满面春风也没人敢冒犯他。

一阵子寒暄过后,众人主动退去,把最中间的位置让给我俩。我和宋光头并排坐在一起,表面看上去十分亲热,实际上都恨不得弄死对方。

我问宋光头怎么进来了,宋光头说想进来这还不容易,想进来随时都可以进来,想出去随时都可以出去。

这个我信。

我跟宋光头说我没事,让他不用太担心了,不用在这委屈自己,该出去还是出去吧。宋光头压低声音,说道:“外甥,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这次郑朝宗好像是铁了心要办你,你确定一切都做得干净吧,那柄杀了八爪鱼的刀也藏好了吧?”

我正要说话,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觉得不太对劲,宋光头显然是在套我的话。他不是问我刀藏哪了,只是问我藏好没有,如果我承认了,岂不是间接说明我确实杀人了?或许他身上有什么微型录音设备呢?

这王八蛋,还真是老奸巨猾,和他说话都得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就要进了他的套。

于是我不动声sè地说:“宋叔,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杀过八爪鱼,哪有什么刀啊。”

宋光头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话,微微皱了皱眉,说道:“外甥,我又不是警察,跟我还打什么马虎眼?”

我说宋叔,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警察,可我确实没杀过八爪鱼啊。

宋光头又压低声音,说外甥,干得漂亮,跟警察也这么绕弯子!那天你走了以后,我本来想帮你处理一下后事,但是还没来得及收拾八爪鱼的尸体,警察就冲进来了。外甥,是不是你身边出了内奸,这个问题你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这一瞬间,我真想往宋光头脸上吐口浓痰,不过脸上还是假装迷茫的样子,说:“叔,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咋听不明白呢?”

这一回,宋光头不说话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我,而我也始终不动声sè地看着他。过了许久,宋光头才说:“外甥,你是不是怀疑我?”

我说没有啊,我确实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宋光头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外甥,我在外面求爷爷、告奶奶,想尽一切办法捞你,你却跟我玩这一套,是不是有点太伤我心了?”

我说叔,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明明就没有杀八爪鱼,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叔,你也不用捞我,我站得端、行得正,不怕他们会冤枉我。

“嚯”的一下,宋光头站了起来,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满面yīn狠:“好啊,好啊,真是翅膀硬了!”

宋光头这话一说,本来喧嚣的囚笼猛地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定定地看着宋光头。而我也慢慢站了起来,说叔,我一直都很尊敬你,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啪!

宋光头突然一巴掌甩过来,狠狠打在我的脸上。

我确实没想到宋光头会突然动手,当时就有点懵了。我捂着脸,恨恨地看着宋光头,而笼子里则更加安静,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宋光头指着我,说道:“王巍,当初你舅舅托我照顾你,我一直尽心尽力地为你好,结果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说完,他又狠狠一脚踹过来,正好踢在我肚子上。这一脚实在太狠,我一下撞到墙上,又滚到了地上,宋光头继续骂着:“今天我就替你舅舅教训教训你!”

宋光头往前跨了两步,显然还要继续打我。这一回,我彻底忍不住了,也不怕跟他翻脸,或许他要的就是跟我翻脸。他忍了许久,我也忍了许久,不等他的脚再次踢到,我就猛地咆哮一声,疯狂跳起扑向宋光头,握紧拳头狠狠在他脸上打了一拳。

这是我第一次打宋光头,这个场面也在我脑海中幻想过很多次了,现在真正打出来才觉得无比畅快。多少次了,这家伙整我多少次了,要不是我一直警惕性比较高,早不知被他整死多少回了。反正现在已经撕破脸皮,我也不在乎以后会怎么样了,就是想把浑身的愤怒都发泄出来,所以拳头也如狂风暴雨一般轰向宋光头。

然而,宋光头并没有我想得那么脆弱,而且事实正好相反,他的实力异常强劲。除了第一拳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外,之后他就迅速反应过来,钢铁一般的手臂狠狠撞在我胸膛上,接着又狠狠一拳砸在我脑袋上。

一拳,仅仅一拳,我的身子就不可避免地朝后倒下,像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栽倒在地。我舅舅曾经训练过我一个月,后来的很多天里我也自行锻炼,现在即便两三个成年人也不是我的对手,可我在宋光头面前却没有一丁点的还手之力。

他的力量、他的气势,都远远地胜过我,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倒在地上之后,他又冲了过来,狠狠踢起了我的肚子、脊背和胳膊,边踢还边骂:“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怪不得你舅舅看不顺眼你,今天我就要替你舅舅好好教训你!”

宋光头也将满腔的怒火倾泄在我身上,将我踢得翻来覆去、死去活来,整个待审室里也回荡着他的咆哮。四周的人都吓傻了,谁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更别提过来管一管了。

好在宋光头并没有打上多久,动静就引起了外面警察的注意。好几个警察冲进来,才把处在暴怒中的宋光头给拉开了,并把他带出了这间囚笼。

一个警察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几乎都要散架了,只能面sè痛苦地点了点头,警察立刻呼叫同事,要把我送到医院里去。两个警察搀扶着我往外走,但是这时候又一个警察过来,说郑局长现在要审我。

没有办法,两个警察只好把我扶到审讯室去,并如实向郑朝宗汇报了我的情况。郑朝宗检查了下我的身体,说没事,他们这种人天天打架,身子骨硬得狠,继续审吧。

就这样,我又被锁到了审判椅上,接受郑朝宗的讯问。郑朝宗又问了我些老掉牙的问题,我当然一一否认,我就是再有作案动机、再有作案时间,哪怕是恰巧出现在案发现场,但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干的。

审到最后,郑朝宗不说话了,两只眼睛又直勾勾地盯着我。

“你知道是谁举报的你么?”郑朝宗沉沉地说。

“谁?”

“宋光头!”

郑朝宗冷笑起来:“就像你之前托我对付陈老鬼一样,这次也是宋光头托我对付你的,只是你那次成功了,而他这次失败了。”

我心里想,去你妈了个巴子,老子早就知道了还用你说。不过我还是假装很惊讶,说怎么可能,宋光头是我叔叔,他对我一直很好的,你不要挑拨我们的关系。

“好吗?”郑朝宗看着我伤痕累累的身子。

这次轮到我不说话了。

“王巍,我知道人是你杀的……你不用着急否认,这事究竟是怎么样的,你我心里都非常清楚,只是我现在缺少证据和证人罢了。宋光头虽然举报了你,但是他也不敢出来指证你,否则他以后就混不下去了。是,你做得很干净,骨头也很硬,比一些老油条都硬,连我都不得不心生佩服,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常在河边走就没有不湿鞋的,我迟早还能再把你给抓起来送进监狱。”

我心里明白,郑朝宗已经放弃审我了,但他之所以还对我说这么一大段话,其实是想挑起我和宋光头之间的战争。

他成功了。

如果说我和宋光头之前属于暗战的话,那么现在终于上升到明面上了。

我沉沉地说:“郑局长,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吗?”

“不能!”

我以为事情到了现在,郑朝宗已经没有理由再留我了,我也终于能出去了。可他一个不能出口,又把我打回了现实,我疑惑地看着他,说为什么?

接着,郑朝宗给我宣读了一份治安管理处罚书,说我之前没有配合警方办案,并且还有拒捕和暴力抗法的行为,严重阻碍了警方执行公务,给社会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要对我处以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

当时我都听懵了,感觉郑朝宗为了把我关进号子,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可他的处罚又完全没有不对,我也只能忍气吞声。

郑朝宗摆摆手,就要让人把我送进拘留所去。两个警察架着我,刚把我送到门口,郑朝宗突然又走过来,在我耳边轻轻说道:“王巍,你知道,我可不是帮宋光头的。如果你有他的罪证,也可以检举出来,我帮你对付他。”

对郑朝宗来说,恨不得我们这些人狗咬狗、一嘴毛,撕得天崩地裂才好。

“郑局长,我会努力的。”我说。

出了审讯室,一直等在外面的卷毛男就急匆匆迎上来,跟我说:“巍子,我爸努力过了,只能到这一步了!”

我点点头,说谢谢,已经足够了!

这是真的,相比杀人偿命,或是坐几十年牢,拘留十五天对我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很轻很轻的处罚了。

“没事巍子,安心住着,出来那天我给你摆酒接风!”卷毛男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点点头,说好。

又问他:“见我妈了么?”

卷毛男的面sè有些为难:“你妈……你妈好像回家了。”

在卷毛男看来,在这种时刻,我妈却回家了,实在有点不近人情。不过在我看来,这说明我妈并没什么大碍,所以心里还是挺欣慰的。

接着,两个警察便把我押了出去。

还是上次的拘留所,我也算是熟门熟路了,跟这的狱警和管教也都认识。上次,王宝林亲自给我按摩,这些管教还记忆犹新,见了我还跟我打招呼:“哟,二进宫啊?”

我虽然身上伤痕累累,但是依旧和他们开玩笑,说那是,走我这条道的,住几次拘留所算得了什么。又说:“王宝林他们不在了吧,别把我和他们安排到一起啊。”

狱警说早不在了,已经发回原籍了。

又压低声音:“王巍,你不知道吧,半路上他们又跑了,现在上面都不敢说!”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说怎么还能叫跑了呢?

狱警说谁知道呢,那帮悍匪太狡猾了,一般人都制不住他们。一边说,一边已经给我办好了手续,让我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又换上他们的衣服,住进去了。

上次只住了一天,这次又重新回来住,并且要开始为期十五天的拘留。同号的犯人,我都已经不认识了,不过在我自报家门之后,他们立刻变得尊敬起来,并且把我奉为牢头。

牢头,也就是号长,一号之长。当了牢头以后,起码活不用干了,还享有很多特权,饭都能比别人吃得多。在这地方,当然少不了弱肉强食和溜须拍马,有两个油滑的家伙立刻攀附上我,还安排人给我表演节目。

号子里面表演节目,我也早有耳闻,反正就是各种整人的招儿,什么报站名啊、念报纸啊层出不穷。上次蹲号,我心系着卷毛男,所以也没心情看他们表演,这次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好好观赏。整人挺难受的,不过我并不心疼他们,能来这地方的哪有好人,活该被整。

总之在号子里,我过着皇帝般的生活,就连管教都对我客客气气的,不会有任何为难我的地方。偶尔,我还能借来手机往外打个电话,花少、豺狼他们都很担心我,不过我跟他们说没事,等我出去以后咱们喝酒。

花少已经转到我们学校去了,算是彻底放下了刘梦,十多年的心结也就此解开,据说要重新回到花丛中去,宠幸天底下的万千少女,算是放弃一颗狗尾巴草,换来整座森林。

因为花少和豺狼他们彼此都听说过对方,所以都不用我引荐,自己就玩到一起去了,而且听说玩得不错,已经喝过好几次酒了。

这天晚上,我洗涮过后,和大家唠了会儿嗑就准备睡觉。号子的门突然打开,进来一个身材挺结实的汉子。照例,他被人按在地上一通审问,据他自己说,是犯了抢劫罪进来的,在这只是过渡,将来判了以后,还要转移到监狱里去。

这样的人,一般都不会怎么为难,毕竟大家级别都不一样,我们只是行政拘留,而他却要坐牢去的。所以他只要踏踏实实在这呆着,也不会有人故意找他麻烦。但是,有人给他介绍牢头,也就是我的时候,他好奇地朝我看来。

“这是王巍大哥,听说过吧?”一个办事挺勤快的小青年看那汉子一脸迷茫,又为我添油加醋,“深情酒吧总知道吧,那边的一条街都是王巍大哥的。”

那汉子一脸恍然大悟:“知道了知道了,那地方原来是狂豹的,后来狂豹死了以后,就换他上位了呗?”

那小青年踢了他一脚,说没礼貌,叫王巍大哥。

“叫个屁啊!”

这汉子回头一脚把小青年踹飞了。

我进号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张狂的,当场就跳起来准备给他一点教训。号中的人也是一样,立刻朝着这汉子围了上去,但是不等我们上前,这汉子就指着我说:“你们还不知道吧,宋光头宋大哥,已经把他给撤了,他现在是个毛的老大!”

汉子这一句话,犹如一颗深水炸弹,直接就把众人给镇懵了,一个个面面相觑,最后全部朝我看来。而我也傻眼了,我在号里呆了几天,确实不知道外面的事,也没有想过宋光头会把我的位子撤掉。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我俩上次都闹成那样了,他还留着我的位子才怪,趁我进了号子,当然要砍掉我的所有势力。

——更何况,我也没什么势力,仅有的那些兄弟,说到底也是听宋光头的话。宋光头说撤掉我,难道他们还会抗争?

号子里面十分安静,众人都大眼瞪小眼,而那汉子则叉着腰,洋洋得意地说道:“你们都被他给骗了吧?宋大哥说他以下犯上、阳奉yīn违,所以清出门户,还说以后和他没有关系。你们一帮人都老大不小了,还被个孩子玩得团团转,说出去还不叫人笑话?呵呵,牢头,牢他妈个头啊,这位子应该由我来做才对。”

汉子一边说,一边朝我走了过来,还把袖子也捋了起来。而号子里那些之前围着我团团转的家伙们,此刻一个个都哑了火,没有一个人出来帮我。

而我紧紧咬着牙,目光里也喷出了怒火。

“小子,上那边蹲着去……”汉子抓住我的后脖,就要将我往茅坑那边赶。

我顺势抓住他的衣领,接着膝盖狠狠往上面顶。就一下,这家伙就“嗷”的一声,身子也弯成了一只虾米。而我并不罢休,膝盖如炮弹一样持续往上面撞,大概撞了有四五下,这家伙终于反应过来,猛地抱住了我的腿,用力一拧,和我一起倒在地上。

四周的人都围过来,嘴里喊着打、打、打,现在他们谁也不帮,就看我俩到底谁厉害些,谁就来当这个牢头。

我对牢头的位子并不在乎,但我现在确实一肚子的火,急需要找个人发泄,这家伙正好撞到枪口上来,那就别怪我了。

我打不过宋光头,难道还打不过他?

即便倒在地上,我又抓住他的头发,狠狠一拳朝他眼睛砸了过去。这家伙又嗷一声叫,伸手要捂自己眼睛,而我的拳头已经狂风骤雨一般轰了过去。但是还没多久,外面就传来管教的大喊大叫,我立刻就停了手,站起来和外面说没事,活动一下而已。

“注意点影响!”管教看了地上的汉子一眼,确定他没什么大碍,就离开了。

而我一脚踩在那汉子身上,恶狠狠说:“老子就算不是老大,也不是你这种渣子可以随随便便骑在头上的!”

我这话虽然说得豪迈又霸气,可其中到底还蕴含着一种虎落平阳的悲凉,好在还没有到了被犬欺的地步,但是也足够让人难过的了。

接着,我又回过头去,一一扫过号子里的众人,他们谁也不敢说话,静悄悄地看着我。刚才那一番话不止是对这汉子说的,也是和他们说的。

完事以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躺下。号子里十分安静,大家都各做各的事,那个汉子也灰溜溜滚到了一边。

慢慢的,等号子里的气氛恢复一些之后,我便走到号子门口,喊来管教要借手机。好在管教对我的态度没有太大改变,将手机递给我后,说只给我五分钟。

我第一时间给豺狼打了过去。

豺狼他们之前已经在我那边看场子了,现在宋光头把我给撤了,我急切地想知道他们怎么样了。电话接通以后,我立刻问了豺狼这事,之前和我通话一直都很轻松的豺狼,现在语气变得凝重起来:“巍子,你知道这事了啊,本来想等你出来以后再说的……是的,宋光头把你的位子撤了,还把我们几个都打了一顿,现在我们还在医院里,不过你放心,大家都没什么大碍,你就踏实呆着,等出来再说吧……”

看网友对 187 彻底撕破脸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