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二百章 黄麋原(五)

第二百章 黄麋原(五)

(祝兄弟们中秋节快乐;这几天要多陪陪家人,一天一更,望大家谅解……)

虎贲军在黄麋河南岸的正面战线,侧翼最先是被数以万计的地方溃兵冲乱,继而每一侧都是两万黑巾兵精锐与十数流民军将卒所形成的滚滚洪流冲击而来。

宁致泽就没有想过虎贲军战阵两翼有被杀溃的可能,炼入防御法阵禁制的轻型战车、大型弓弩、战械都安排在正面,想着等两翼兵马绞散叛军的防线后,然而从正面直接碾压叛军的本阵,这样就能一鼓作气的彻底解决掉这场战事了。

如果这时候宁致泽直接放弃两翼的防线,直接推动本阵猛然的进击黑巾兵的正面防线,不是没有挽回败局的可能。

毕竟经过乐毅此前的调动,正面的黑巾兵人数已经减少到五万人,想要抵挡十五万虎贲军的冲击,极为困难。这时候只要虎贲军从正面撕开口子,不断的快速往前推进,暴露出来的两翼就会不断的缩小,最终就不会成为其软肋。

宁致泽还是太犹豫了,一直拖到两翼薄薄的防线被冲溃,被流民军将卒挟裹着黑巾兵精锐如洪流般冲击过来,才想到要从正面撕开口子,就已经有些迟了。

这一刻,天师巩梁、巩宝等赤眉教明窍境、道丹境强者都直接进入正面战场,与五万黑巾兵精锐一起,死死的守住战线,很快黄麋原战场就彻底的陷入血腥混战之中,仿佛绞肉机,无情绞杀敌手双方将卒的性命……

黄麋原虽然近百里宽阔,但诸路马兵分散开来,铺天盖地,就成了谁都无法轻易脱离的屠杀场。

宁致泽、宁成志等人,午后在三千多宁氏精骑的簇拥下,浴血杀出重围,艰难的退到黄麋原东侧山岭的谷口,这时候再回望战场已经是欲哭无泪,怎么都没有想到,会在黄麋原遭遇如此惨烈的溃败。

什么都完了,十五万虎贲军精锐、上万宁氏精锐子弟兵,都差不多葬送在这里,宁氏还有什么筹码,助太子燕丹掌握燕京城那些凶险诡异的局面?

就凭坐闭逾三十年、已经过五百岁、道之真胎都已经早走下坡路的道胎境老祖吗?

宁致泽、宁成志肠子都悔青了,在猜知英王有变之后,就应该不管会被流民军追袭尾部,虎贲军主力就应该第一时间回撤武胜关观望形势,不至于将筹码都输在黄麋原。

现在什么都迟了!

在这样的混战之中,天地元气被杀伐兵气搅得狂暴不堪,风雨雷电交加,宁致泽、宁成志等人修成再高,发挥的作用也极有限。

刀光剑芒纵横,也就是绞杀的效率高些而已,而流民军里也不是没有制衡的玄修强者。

虽然流民军的精锐数量要比虎贲军低得多,但真正战场陷入混乱之中,流民军是主导着战局的发展,天师巩梁、巩宝也始终各率一万黑巾兵精锐,没有参与混乱不堪的绞杀战,此时则缓缓往东岭谷口这边逼过来。

这时候宁致泽、宁成志等人即便集结三五千重甲精骑,他们也知道已经没有重新杀入战场、逆转战局的可能,他们只能守住谷口,希望能收拢更多的溃兵,能够逃出去。

他们此时唯一的优势就是跨下的良骑,但是流民军将卒太多了,铺天盖地,黄麋原百余里方圆,几乎到处都是流民军将卒的身影,到处切割、穿透,虎贲军及地方武备只能各自为阵,各自突围,只有少数人能聚拢到宁致泽、宁成志所守的山口。

到天黑之前,宁致泽、宁成志只能退守最近的谷阳县城,在谷阳县城再次收拢部分残兵,赶在流民军杀出黄麋原,他们再次仓皇东逃。

虽然流民军伤亡也极惨重,但士气如虹,他们已不敢再困守一城,以免被流民军彻底围住……

***********************

虎贲军大溃,仅剩两万残卒随宁致泽撤回武胜关的消息传出,燕京大震。

消息传到潼北府,则已经是七天之后。

刚刚入秋,潼河南岸已经有一丝凉意,陈海策马停在潼河的南岸,望着浩浩荡荡的潼河。不知道是英王这边想故意写出宁氏的愚蠢,还是太子那边想将英王的yīn谋更直观的揭穿出来,燕京传来的邸报对黄麋原一战的描述非常详细,十二万黑巾兵精锐在黄麋原突然出现,就注定的战局走向,宁成泽优柔寡断,葬送了虎贲军近三分之一的精锐。

流民军的伤亡也极惨重,黑巾兵死伤不会低于半数,普通的流民军将卒死伤可能要超过二十万,但流民军赢得了这场堪称辉煌的关键一战,清理战局,得到虎贲军遗弃下来的大量兵甲、战械,战力只会更强。

宁成泽率两万残卒退守武胜关,虽然京畿还有十万虎贲军精锐,但短时间内已没有出武胜关北进的可能,要是再惨败,武胜关失守,大燕帝国都有可能覆灭了。

虎贲军不能出武胜关北进,蓟阳郡已经被打烂,尽数落入赤眉教之手,而流民军的兵势极盛,此时北域诸郡也就苗氏能与之争锋,但短时间内苗氏只可能固守疆土,也不可能贸然出兵与流民军争强。

不然的话,即便是能惨胜,苗氏在北域的势力也注定会衰败下去。

流民军会继续留在蓟阳,还是从蓟阳郡挥师东进,短时候还难分辨,但想必也不会莽撞强攻武胜关、进军京畿,也不大可能北进去强攻苗氏,燕京城的形势却更加错乱复杂了。

即便这时候天下人都知道,十二万黑巾兵精锐,是英王赢述故意放到蓟阳郡的,又能拿英王奈何?

此时的英王赢述,留在秦潼关督造新城,而早在陈海、屠子骥率部进入野狐岭之前,赵无泰就从第一、第二大营抽调一万甲骑,先期率领赶到秦潼关,与英王赢述汇合。

太子赢丹即便确认同胞兄弟赢述包藏祸心,这时候有决心率虎贲军进攻秦潼关吗?此时依旧留守青龙峪的十万虎贲军精锐,还会忠心耿耿的听从太子赢丹的调动吗?

益天帝毕竟才是大燕帝朝的帝君,始终都没有正式退位;京郡八族,宁氏在黄麋原惨败中已残,其他七族对太子赢丹的态度,会发生怎样的改变,黄麋原一战的结果传到燕京后,就应该在剧烈的酝酿之中了。

潜流之后是风平浪静,还是波澜狂涌,这个只能静候了。

而事实上宁致泽在黄麋原败得太惨、黑巾兵精锐战力出乎想象的强大,却导致英王赢述身上的疑点模糊不清了,即便陈海他们在野狐岭以北,早就证明了黑巾贼兵的行军路线,但很多人都不认为,这部分贼兵精锐真是从秦潼山翻越重重绝岭跳到蓟阳郡去的。

这一切太不合常理了!?

黑巾兵的战力如此之强,强到超乎想象,完全可以在潼北府将西园军击溃,需要伤亡惨重的翻越秦潼山绝岭,与蓟阳郡贼兵联手伏杀宁致泽所部吗?

谁都没有想到,黑巾兵的强悍与那近乎疯狂的杀戮意志,就是在这场看似不可能、伤亡比例高到恐怖的绝岭行军中锤炼出来的。

在秦潼山时,黑巾兵真要有如此强悍的战力,打死都不会冒着未战就逾半的伤亡比例翻越秦潼山绝岭的——而事实上,流民军此战能胜也是侥幸,率虎贲军进蓟阳的将领,谁都没有想到流民军会如此的强悍,会强悍到与虎贲军精锐一较长短的程度,本质上还是轻敌而败。

这时候董潘、吴雄、董宁策马过来,在陈海身边翻身下马,也望向滔滔河水。

文勃源、樊春自然要更早知道虎贲军在蓟阳惨败的消息,不仅姚启泰、姚轩父子等人,已经被文勃源以莫须有的罪名给拿了下来,解除了将职,暂以车骑都尉苗赫节制第三大营外,西园军十三四万精锐,已经四天前陆续从雷阳谷往南开拔,此时已经是最后一批将卒正通过潼北大仓临时搭建的渡桥,跨越潼河。

待十五万西园军精锐,到秦潼关与英王殿下汇合,燕京的形势就差不多能明了了。

董潘猜不透陈海在想什么,问道:“你不去秦潼关?”

“数十万饥民嗷嗷待哺,文大人的意思也是要我与子骥暂时先留下来善后,”陈海他并没有受到英王赢述的召见,也不愿意去见英王赢述,笑道,“再说了,燕京城都是大人物的舞台,我一个小角sè跑过去凑什么热闹?董爷也不是没打算去燕京吗?”

现在除了屠子骥率一万精锐继续留在潼北府,处理后续的饥民赈济、战俘安置外,陈海也将继续留守潼北大仓。在燕京形势彻底稳定之前,潼北府、南樟府所在的秦潼山中麓、北麓,将始终是西园军的大本营。

当然,董潘作为客将,也没有急着率千余河西道衙兵,进燕京城去凑这个热闹,他、吴雄及裴晋华等人,与董宁等河西子弟都暂时留在潼北,要等时局平复之后,才考虑下一步的动向。

这也是河西的意思。

要是太子赢丹不甘心看到大势已失,想拼死一搏,他们这点兵力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倘若益天帝顺利重掌帝权,赢术受封太子,也少不了他们这边的好处,到时候再去燕京也顺理成章。

而乐毅作为黑巾兵的主将出现在黄麋原的战场之上,已初具一代名将之姿,董潘就能明白黑巾兵的骤然强盛,与陈海所编写的《练兵实录》有关。

看网友对 第二百章 黄麋原(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